♂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松白大厦的顶层餐厅内,朱家几人傻愣着不知何去讨好徐向前,但黄彬心里却是异常兴奋,朱家两兄弟也是嘿嘿傻笑,暗叹这回申大鹏的好日子已经到头,只要找到合适的机会,只怕随便一句话,便能让申大鹏生不如死。

    “堂哥,黄大少,如今咱们也有了县高官做靠山,是不是可以让徐向前给申家穿穿小鞋,尤其是那个县建委的申海涛!而我们则是可以坐收渔翁之利,我去跟徐向前聊聊?”

    朱神兵三番五次受到申大鹏的欺辱,每每堂哥都让他忍着,如今终于有了可以依仗的靠山,当然要把所受的屈辱十倍、百倍的讨回来。

    “不是不报,时候未到,神兵啊,我以前就告诉你要隐忍,现在怎么样?幸运女神已经开始眷顾我们了,找个机会,让申家也出点血!”

    朱神佑脸色泛起一抹阴损的邪笑,他也被申大鹏羞辱过,他又是个睚眦必报之人,如今有了徐先前做后盾,又怎会放过机会?

    黄彬冷笑轻哼,徐向前刚来根本不了解县里形势,曹新民又举家离开了青树县,再没有了可以束缚他拳脚的人,以后再做事就可以随心所欲了,尤其是看着朱家兄弟的兴奋癫狂,估计这是要偷偷下黑手,把申家往死胡同里赶呢。

    池塘边的榕树上,知了在声声叫着夏天,操场边的秋千上,只有蝴蝶停在上面……等待着下课、等待着放学,等待游戏的童年。

    夏天来啦,鹏宇食品厂除了饮料的销量再次提升,还有新生产的老式冰棍也非常符合青年人的口味。

    立夏时日,立夏蛋是必不可少的传统食物,刘凤云专门起了个大早,给老公和儿子煮了一锅的鸡蛋,生怕难以下咽,还配上了绿豆粥、小咸菜。

    “我的天呐,老妈,你这是要撑死我吗?一锅的鸡蛋?”

    申大鹏起床后还未等洗漱,就看到一桌子的鸡蛋,顿时哑然。

    “谁说都让你爷俩吃了,我这还给你小姨准备了,你大舅和小舅已经结婚了,都有各自的媳妇照顾,可怜你的小姨啊,都三十几岁的人了,还吊儿郎当不思进取,再过几年人老色衰了,那王志伟还不得嫌弃她?”

    刘凤云有一句没一句的唠叨着,也不知是跟儿子闲聊,还是在跟老公埋怨。

    申大鹏和父亲四目相对,无奈摇头,却是淡然的一笑,女人家还真是喜欢闲操心,明明王志伟和刘凤霞的感情很好,咋就成了人老色衰,被人嫌弃了?

    正说着,申大鹏的手机响了,拿起来一看,忍不住大笑,“妈,你和小姨真的是亲姐俩,你这正叨咕的来劲,小姨就来电话了。”

    说着,接起来电话,“喂,小姨,我妈给你煮了立夏蛋……”

    结果话说一半就生生顿住了,原本嬉笑的脸颊也没了笑容,取而代之的则是凝重之色,皱了皱眉,“好,我知道了,小姨你别着急,等我这就过去!”

    “怎么了大鹏?”

    申海涛正剥着鸡蛋,随口一问。

    “一个农民工喝了莹莹同学之后,不知为何住院了,现在县里的广播媒体纷纷爆料,说莹莹同学是化学勾兑的不合格产品,小姨有些慌了神,我得去看看有没有能帮忙的!”

    申大鹏匆匆去刷牙、洗脸,套了件衣服便匆匆欲要出门。

    “大鹏,这件事可大可小,切记不可冲动,做人做事,但求无愧于心,如果真是你小姨的饮料出了问题,咱就好好补偿,如果不是,也不要发生冲突!”

    申海涛挺直了腰板,说的义正言辞。

    “爸?我知道了。”

    申大鹏慌乱的心稍有平复,父亲说的没错,很多事情不能着急,急则生乱,乱一步则满盘皆输,只有平稳的心境才能彻底解决问题。

    申大鹏还未到厂子,市技术监督局的人就下到了县里,也不等食品厂站出来解释,直接把库房给查封了,说来也巧,带头之人就是上次处理朱神佑手机卖场时候,那个油嘴滑舌的小年轻,而且听说最近升了职,担任了执法大队的副队长。

    新官上任三把火,虽说只是个副队长,但也要撒撒火气、耍耍官威,而食品厂这件事正好就出在了这个节点,所以封仓库倒也是很正常的事情,毕竟若是饮品有安全问题,大面积流向市场之后,后果是不堪设想的。

    申大鹏还在赶往厂子的路上,电话再次响起,刚刚接起来,王雨莹急切焦虑的声音便匆促传入耳中。

    “申大鹏,你怎么还没来呢?市技术监督局的人要封库房,工人正在拦着呢,咱们现在到底怎么办啊?”

    “市技术监督局?”

    申大鹏眉头一皱,“王姐姐,你和小姨去找夏明,让他组织工人配合技术监督局的工作,不准横加阻挠,不然容易被扣上暴力抗法的大高帽,接下来的事情等我到了再说,对了,通知大家开会!”

    挂了电话,申大鹏却是眉头紧锁,农民工住院这事明明是今早才发生的,市里的局级单位什么时候办事效率这么高了?

    再者说,从市里到县里也要一个多小时的路程,难道他们局里都不用开会,就直接下命令封仓库?

    会议室中,众人皆是表情严肃,沉重苦闷,但更多的却是愤愤不平。

    “鹏哥,你刚才为啥不让工人拦着技术监督局的人?咱们饮品是否有问题还不能证实,农民工到底是不是因为喝了莹莹同学才住院也没有医学依据,他们凭什么不分青红皂白就封查库房?”

    李泽宇也是一早带着工人去库房取货,才知道出了这么大的事情,与监督局发生冲突的人也是他。

    “特么的,活了这么多年,除了鹏哥让我吃过亏,老子还没吃过哑巴亏呢,要是让我知道是谁冤枉咱们,我非找人割了他的舌头不可!”

    孙大炮子也是发了狠劲,用力锤着桌面,自从改邪归正之后,还从未受过这等憋屈气。

    “不行,这件事咱们不能就这么认了,咱们的饮料肯定不会有任何问题。”

    王雨莹来回踱步,既是焦急又是愤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