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br>    计划成功,黄彬显得异常兴奋,既是因为打压了申大鹏而开心,也是因为朱家兄弟的懂事而高兴,若是在京城有几个这样忠心的朋友或者手下,自己早就一鸣惊人了。..</br></br>    不过这也就是黄彬的意淫罢了,物以类聚,人以群分,能够与他熟识的同龄人,大多也得是京城有名有号的家族子弟,至少也得是某个大公司的未来接班人,要么性子极其顽劣,与他玩不到一起,要么就是知晓正道是沧桑的道理,早早成熟立世,岂会与他这种纨绔相交,更是不会做如今这些苟且之事。</br></br>    学校这几天高一高二分别放假,为的是两个年段穿插时间月考,苏酥也正是高二众多学子之一,自我感觉考试成绩还不错,蹦跳着从学校里出来。</br></br>    “苏酥,看你这高兴劲,考得不错?”</br></br>    陈宁在后面跑着追上来,拍了拍苏酥的肩膀,作为苏酥的闺蜜,她还真是哪里有空哪里钻,根本与苏酥不在一个考场,但是却能够突然出现在此,倒是也吓了苏酥一跳。</br></br>    “哎呀,小宁,你吓死我了,神出鬼没的,走路怎么都没声啊?”</br></br>    苏酥轻轻拍着自己的胸脯,长吁一口气的埋怨着。</br></br>    “谁说我走路没声,是你自己太高兴,忘乎所以了吧?怎么样,考得不错吧?要不要一会出去吃点冷饮,犒劳犒劳一下自己?松白冷饮厅去不?”</br></br>    小宁笑嘻嘻的凑上来,“他们家的冰淇淋虽然不好吃,但冷饮做的还不错!”</br></br>    “我……我就不去了吧!”</br></br>    苏酥下意识摸了摸兜,自从家里拆迁之后,父母就起早贪黑的赚钱、攒钱,为的就是在县里买个房子,虽说给她的零花钱一分没少,但她却是舍不得花,父母供她念书,给她稳定的生活,她不能报答父母也就算了,怎么还能大手大脚的花钱?</br></br>    “那好吧,我跟小秋她们去了,等有机会咱俩再去,我请客也行。..”</br></br>    说完,小宁挥挥手便离开了,但她不知道,自己这句真心实意的话语,却伤到了向来自强的苏酥。</br></br>    “钱真的那么重要吗?”</br></br>    苏酥愣在原地,小拳头用力攥的发白,沉默片刻,心中已有了答案,重要。</br></br>    有了钱,才能让自己过得轻松,有了钱,才能让父母不必再过如今的苦日子,有了钱,自己也不会自卑到因为好闺蜜无心的一句话而受伤。</br></br>    “我一定要好好学习,考上好的大学,赚更多更多的钱……”</br></br>    苏酥暗自发誓,走向了街道对面的小超市。</br></br>    人的改变并不非要经历生死,也无需体会大起大落,更不必经受世人的冷嘲热讽,有时候,或许只是一件小事,一句无心之话、甚至一个不经意的眼神,足以改变一个人的一生。</br></br>    “老板,给我个雪糕,要两块钱一根的雪糕,不要冰棍!”</br></br>    苏酥舍不得去松白冷饮厅花十几块钱吃顿冷饮,但买根雪糕还是能够接受的,两块钱,对于她们家现在的条件来说,并不算奢侈,但在她心里,已经足够。</br></br>    “好嘞!”</br></br>    超市老板取来了雪糕,递到苏酥手里,同时也拿走叠了两下,已经成为长方形的两张一元纸币。</br></br>    “谢谢!”</br></br>    苏酥拿着雪糕欲要出门,突然想起书包里还有个莹莹同学再来一瓶的瓶盖,便又走了回来,将瓶盖从书包侧面的小拉锁包里取出,“老板,我这个瓶盖中奖了,换一瓶莹莹同学。”</br></br>    “莹莹同学?”</br></br>    老板刚要接过瓶盖,却又收回了手,“莹莹同学停产了,现在哪家都没有货,兑换暂时无法兑换!”</br></br>    “停产了?这么好喝的饮料,怎么会停产呢?”</br></br>    苏酥无心的问了一句,她倒是并没在意一个饮料厂的倒闭,而是觉得可惜了一瓶饮料。</br></br>    “你还不知道?莹莹同学出事了,有人喝完住院了,据说是化学元素中毒,我估计呀,是前期这个饮料赚到钱了,后期生产量跟不上,所以开始用化学成分勾兑造假,哎,你说现在这些商人,只图一时利益,却不考虑别人的性命,这还好只是中毒了,若是喝死了人,岂不要愧疚一辈子?”</br></br>    超市老板唉声叹气的摇头,旁边却有一个买货的同学不高兴了,“谁说莹莹同学是化学成分勾兑造假?我一天买两瓶,中奖两瓶,每天喝四瓶也不见中毒呢?我怀疑那个中毒的人肯定是吃了别的东西!”</br></br>    “诶,也不一定啊!”</br></br>    旁边又一学生摇头道:“现在这些黑心商家啥事干不出来?前几天我妈买的槽子糕,回家觉得还挺暄软,但是有点咬不动,结果吃到一半,你们猜吃到什么了?棉花!”</br></br>    “棉花?往槽子糕里面放?那怎么放进去的?”</br></br>    苏酥有些不信,棉花是做衣服的,怎么可能放在吃的里面。</br></br>    “那谁知道他们怎么掺进去的,但是把槽子糕在水龙头下一直洗漱,最后就剩下山楂大小的棉花团了!”</br></br>    那名学生表情也同样难以置信的激动,“你们想想啊,那么大一团棉花,虽说吃不死人,但想想都觉得恶心,现在那么多收破旧棉被褥的,谁知道是不是都用来做槽子糕了?”</br></br>    苏酥觉得有些头皮发麻,也就没有继续跟着讨论话题,而是在别人激烈讨论的时候,悄无声息的离开了,出门超市的门,看着手中的瓶盖,却是叹息一声,不知怎地,竟想忽然想起了之前与申大鹏的种种。</br></br>    一时间心中总有种怅然若失的感觉,就好像还未曾开始的初恋,在不知不觉中结束了一般,纵有失落,但最近她并没有再时不时的就想到申大鹏,也不会夜半三更的从种种不堪提及的春梦中醒来,这倒让她烦闷的愁绪恢复了不少。</br></br>    鹏宇食品厂的会议室中,申大鹏正在揉着太阳穴小憩,但是脑子里很乱,根本就无法平静下来,这次农民工中毒事件并非小事,如今连市技术监督局都已经知晓,那现在就已经变成食品安全问题了。</br></br>    一个食品,可以不好吃,也可以不好吃还卖的贵,但是绝对不能涉及到安全问题,老百姓就算再穷苦、再没钱,也都想好好的活着,谁会花钱买有问题的东西?更何况还是吃进肚子里影响性命的食品?</br></br>    “鹏哥,不好了,市技术监督局的人又来了,说是要拿饮料回去抽样检查。”</br></br>    孙大炮子匆匆忙忙跑进会议室,跌跌撞撞差点没摔倒。</br></br></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