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苏酥在一旁越看越觉得不对劲,刘伯伯说话的语气一点也不硬气,石头叔也是一直在提醒着什么,而向来喜欢聊张家长、李家短的刘婶,却一句话也不说,总之今天刘伯伯这一家人就是有些奇怪。

    正在苏酥困惑纳闷之时,病房门口又传来开门声,随后便是皮鞋与水泥地的碰撞声音,想必来人应该是穿着西装革履。

    “呦,老刘,你这是有客人呐?”

    苏酥听着声音有些耳熟,可又一时想不起来在哪里听到的,由于她刚刚把看望带来的水果放在墙角,正好看不到门口来人,而来人也看不到她,但苏父正坐在床边,却能看得清楚,来人一行三人,都是穿着西装革履,异常洋气。

    “啊,我们是十几年的老邻居,您是?”

    “我是黄龙超市的总经理,来看慰问一下老刘,他还在给我们超市干活,也算是我们的员工吧,员工住院了,理应来看看……”

    苏酥越听越觉得耳熟,而且不知为何心里还泛起阵阵惊恐,稍稍探头一看,却是看到一张让她这辈子都无法忘记的面庞,前一阵被开发商抓走之后,就是被这人关在酒店里,欲要对她行不轨之事,当时她中了迷药,虽然无力反抗,也没法控制自己的欲望,但还有一丝神智,也是那片刻间记住了这张脸。

    苏酥吓得赶忙贴近了墙壁,低着头快步向外走,刚到门口的时候余光瞥见还有两个人,也不敢细看,一侧身躲开后赶忙大步跑了出去,当她在门口停下再向里面看的时候,顷刻便认出了朱家兄弟,自己第一次险些失身,就是被这两个人在车里下了迷药,还被带到了朱家的松白大厦。

    三个人,两次欲要对她图谋不轨,而且都差一点就成功了,这等阴损恐怖之人,就算她穷极一生时间,只怕也无法忘怀。

    “苏酥,你脸色不太好啊,是不是没休息好?”

    苏父与老刘家人告别之后,刚刚出来,就看到女儿脸色惨白,冷汗淋漓一片,顿时有些担心。

    “啊?我没事,我这是太热了,估计是要中暑吧?我去趟洗手间,洗把脸就好了。”

    不等父亲再说什么,苏酥自顾便匆匆跑去了洗手间,打开水龙头之后用冰凉的清水在脸上拍打几下,使得自己冷静一些。

    抬起头看到镜子里脸色惨白的自己,脑海中的朱家兄弟和那个男人依旧挥之不去,不过她现在更加纳闷的是,刘伯伯一家都是老实人,怎么会认识那三个大坏蛋?难道只是因为是超市的员工,简简单单的来探望?

    她刚到医院遇到孙大炮子和小姨的时候,猜测着食品厂可能跟申大鹏有关系,所以她就觉得申大鹏不应该是那种黑心的商人,刚才又看到刘伯伯一家人的古怪举动,此时再联系到朱家兄弟和那个不知名的坏人,更加觉得这里面有问题。

    “不行,我得去提醒一下申大鹏,让他有个心理准备。”

    苏酥正欲出去,却听到隔壁男厕的洗手间里传来了她做梦也忘不掉的,恶魔般恐怖的声音,由于县医院男女厕挨着,又没有房门,只是用布帘遮着,所以能听到声音却看不到人。

    “申大鹏是个大傻必,没想到他的小姨和孙大炮子也同样是傻必,居然还真的乖乖来交钱了,哈哈,估计他还不知道,这医院都是咱们的人,我坑不死他,没有个十万八万,他是别想了事。”

    朱神兵得意大笑,看向了身旁正在洗手的黄彬,“不过话说回来,黄大少找的那个钱小豪也挺厉害啊,居然能把医院安排的明明白白,假的病例、假的用药单、甚至连特么爷俩的名字都能换!”

    “钱小豪他家有亲戚在医院里,办这点小事还不简单吗?不过你现在好像不应该在意这些,倒是应该想一想别出什么岔子,嘴巴都严一点!”

    黄彬甩了甩手,想要找纸巾擦手却没找到,眉头不由得微微一皱,县医院的条件,实在太差了,厕所了熏人也就算了,居然连擦手的纸巾都没有。

    “黄大少你放心吧,我已经给他们家人交代好了,谁要是敢把这件事说出去,我肯定要他们好看,那个老刘是个实诚人,他不敢乱说话的。”

    朱神兵把自己的衣服递到黄彬面前,示意给黄彬擦手用。

    结果黄彬却是嫌弃的撇撇嘴,甩了甩手就走出了卫生间,与其用朱神兵这满是汗味的衣服擦手,还不如自然风干呢!

    朱神兵和黄彬俩人笑呵呵的走了,苏酥却是惊愕的愣在原地,她怎么也没想到,原来整件事情都是朱家人干的,还有那个坏人叫什么?黄大少?他们肯定都是一伙的,都是在针对申大鹏的。

    在苏酥看来,朱家人、黄大少以前跟申大鹏根本就不认识,申大鹏就是为了救她才得罪了那群坏蛋,这次的事情,完全可以说是因她而起,她怎么能不管?怎么能坐视不理?可是,她若帮了申大鹏,那刘伯伯一家人又怎么办呢?

    苏酥又开始在原地纠结,一面是从小看着她长大的邻居伯伯,另一面则是几次三番救她与水火之中的申大鹏,而且申大鹏就是因为自己才会受到朱家人的报复,到底该怎么办?到底是帮谁?

    “女儿,你在里面吗?不舒服吗?你说句话啊!”

    苏酥正纠结之时,外面传来了父亲焦急的声音。

    “我没事,这就出来了!”

    苏酥又用清水拍了拍脸颊,让自己的状态好一点,这才从洗手间出来,“我没事,天太热,多洗了几次脸,现在凉快多了。”

    “没事就好,你刘伯伯有别人探望,咱们回家吧。”

    回家这一路上,苏酥都是闷闷不乐、满面忧愁,几次想跟父亲提及心事,却又怕父亲担心,没敢说出口。

    眼看着就要到家门口了,苏酥实在是忍不住,停下了脚步,轻轻拽了拽父亲的手臂,“爸,我有事跟你说!”

    “有事?什么事啊?”

    苏华仁在医院的时候就发现女儿不对劲,肯定是有事瞒着他,可是他已经问了几次,女儿都没说,他也不好追问,毕竟女儿已经是大姑娘了,肯定会有些私密事情,他也只当是女儿来了例假,羞于启齿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