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br>    “我刚才在洗手间的时候,听见了来探望刘伯伯的人说话,他们说……”</br></br>    苏酥几番迟疑纠结,最后还是把听到的对话原封不动的重复了一遍,苏父的脸色逐渐变得难看,但是并没有开口说什么,而是一直盯着女儿。</br></br>    “爸,你记得刚到病房的时候,刘伯伯在睡觉吗?其实我早你一步进去的病房,我明明看到刘伯伯在跟刘婶和石头叔偷偷聊什么呢,但是当他们一听见脚步声,刘伯伯马上就躺床上装睡,我觉得他们诬陷申大鹏这事,应该是真的!”</br></br>    “真的又怎么样?之前吃的亏还不长记性吗?你都清楚朱家是什么人,你还想去招惹?要你去多管闲事吗?”</br></br>    苏华仁冷着脸呵斥道:“再说了,这些也都是你的猜测而已,就算你听到别人的对话,又能怎么样?你说出来,谁信啊?”</br></br>    “爸,食品厂是申大鹏他小姨开的,申大鹏不顾自身危险救过我好几次,我怎么能不管他呢?那我还是人吗?我学了这么多文化、知识,就是在教我怎么做人,若是我不知道知恩图报,眼睁睁的看着他们被陷害却不敢出手相助,那我这一辈子都会活在愧疚当中,难道你要女儿一辈子不能抬起头来做人吗?”</br></br>    “等等,这里怎么还有申大鹏的事呢?你说那食品厂是他们家开的?”</br></br>    苏华仁的难以置信,换来的是则女儿坚定的点头。..</br></br>    “申大鹏就是为了救我,才得罪了他们的,不然他们为什么要找申大鹏麻烦?”</br></br>    “唉,这事你别管了,交给我吧,我吃的盐比你吃的饭还多,不管结局如何,至少不会像你似的将自己推入险境。”</br></br>    苏华仁是穷苦人出身,虽说现在日子混得也不太好,但绝非是不懂感恩的无耻之人,上一次女儿被开发商掳走,若没有申大鹏的帮助,只怕女儿早已被歹人玷污,这个恩情,他总是要还的。</br></br>    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申大鹏现在也搞不清楚,到底是朱家兄弟还在从中作梗,还是有些记者和电视台为了收视率而恶意报道,只用了仅仅两天时间,农民工喝莹莹同学中毒的事情,居然已经闹得沸沸扬扬。</br></br>    连静湖市的街头巷尾都在讨论这件事,大部分人都是在怒骂商人黑心,只顾自身利益,不顾老百姓的死活,希望政府能严惩这些人,也有一少部分人相对冷静一些,觉得事情都有两面性,这件事里面可能是有些误会或者炒作的嫌疑。</br></br>    事情在持续发酵,两天时间市里就知道了,那再过几天岂不是整个省里都知晓了?为了能尽快解决这件事情,铁铮硕专门找了刘凤霞去谈话。</br></br>    在曹书记走后,陈县长也退居二线去了人大,坐等退休,本来他是想在临退休之前再做出一些政绩,没想到一个工业园区惹了那么多麻烦,他是年纪大了,胆子也变小了,所以现在基本上什么都不管了。</br></br>    而陈县长退居二线之后,铁铮硕便升任了代理县长,虽然对外界说是代理县长,但实际上也只是时间问题,等县人代会召开后,县长之位必定是铁铮硕的。</br></br>    但是就在铁铮硕刚刚登上代理县长位置没几天,就出现了食品厂造假饮料致使农民工中毒的事情发生,这让他如何还能够坐得稳?他跟刘凤霞关系虽然不是很差,但也没什么交情,所以在与刘凤霞的谈话中,语气也是异常严厉,明里暗里尽是指责与埋怨,还暗示要尽快把事情解决,别让他为难。</br></br>    小姨心里虽有不满,但她也清楚厂子出了这件事,不管是对鹏莹还是对县里的影响都不太好,若是不能尽快改变现状,只怕都有可能影响到成宇地产在县里的地皮开发,到了那时候,只怕损失就要大到无法接受了。</br></br>    小姨愁眉苦脸的回到了食品厂,看到申大鹏和王雪莹都趴在桌子上睡觉,顿时有些心疼,这都还是两个孩子啊,怎么就要经历这么多事情,真是为难他们了。</br></br>    “唉!!”</br></br>    小姨的一声叹息,却是将并未沉沉睡去的申大鹏吵醒了,抬起头来一看是小姨回来,勉强笑了笑,说废话似的问道:“没什么事吧?”</br></br>    “铁县长发火了,给我一顿臭骂,让我们赶紧把事情解决了,别给他找麻烦,警告我,若是给他找麻烦,自己看着办,你说,咱们还能怎么办?中毒的老刘我也找了,医药费也花了五六万了,他还是不愿意和解!”</br></br>    “我回来了,好消息,天大的好消息啊……”</br></br>    申大鹏和小姨正苦无应对之策,门外远远就传来李泽宇的大呼小叫,当他踢开门的那一刻,把王雨莹也给吵醒了!</br></br>    “李泽宇,你大喊大叫的干什么啊?我都两天没睡个好觉了,刚刚睡着,又被你吵醒了,如果你说的不是好消息,信不信我炒你的鱿鱼?”</br></br>    王雨莹迷迷糊糊的从桌子上爬起来,眼睛还没有睁开,已经在胡乱撒着起床气。</br></br>    “绝对是天大的好消息,老刘家现在的情况我都调查清楚了,确实挺可怜的,他的儿子得了急性白血病,要想保命,就得需要一大笔钱来治疗,每天的治疗费用就有可能过万,可他们家只是棚户区的普通穷苦百姓,哪来的钱?”</br></br>    李泽宇询问的目光扫过申大鹏、小姨、王雨莹,见他们都不明所以的摇了摇头,顿时更加得意,从兜里掏出来一沓票据,放到了申大鹏面前。</br></br>    “鹏哥,这是我托人找关系查到的,这孩子名叫刘大贺,在医院有一个专门的户头,本来里面只有不到一万块钱,可是后来却突然多了十万块,而户头多出十万块的那一天,就是老刘喝饮料中毒进医院的那天,老刘刚进医院不到半个小时,钱就已经到账了,而且最近小姨给老刘交的医药费,也都被转移到这孩子的户头了。”</br></br>    “这消息都是真的假的啊?孙大炮子也去过医院几次,医院都说公安局立案侦查,这些属于法定的私密证据,不允许提供给任何个人,你是怎么打听到这些消息的?这些都应该是保密的事情吧?”</br></br>    申大鹏看着手中的票据都是复印件,没有一张正本的本根票据,所以便有些怀疑,该不会又是朱家兄弟布下的局?</br></br></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