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正常去当然什么都查不到了,那后勤部主任是钱小豪的大舅,鹏哥你抢了钱小豪最珍爱的女人,他得多恨你,怎么可能帮你呢……”

    “咳咳!”

    王雨莹突然奇怪的咳嗽两声,脸上阵阵坏笑,“呦吼,原来我的好弟弟还抢了别人最珍贵的女人呢?到处欠下风流债,怪不得这么多人坑你。”

    “误会误会,别听李大脑袋乱说!”

    申大鹏尴尬的挠挠头,冲着李泽宇埋怨的瞪了一眼,“你继续说,到底怎么得到这些票据的复印件?”

    “后勤部主任是钱小豪的大舅没错,但副主任可是跟他大舅一直对着干,说来也巧了,这个副主任之前一直跟我家的水站做生意,县医院的桶装水都是我家送的,然后每一桶给他一块钱的回扣,虽说我赚的少点,但医院的销量大呀,所以我们俩一直有经济上的往来,我又请他吃了顿饭,他才把这些给我的!”

    李泽宇突然委屈的叹了口气,“唉,鹏哥,你都不知道啊,那家伙才能喝呢,他足足喝了两瓶五粮液,还硬逼着我也喝了一瓶,我现在一打嗝还都是酒精味呢,你看我这么辛苦,是不是有点奖励啥的啊?”

    “奖励你个屁,这厂子也有你的份,做点事情不应该啊?”

    王雨莹抢过票据的复印件挨个查看一遍,“现在票据的复印件和证据咱们都有了,是不是应该去告他们了?顺便我在找几个记者全程跟着录像,帮咱们彻底辟谣,还咱清白!”

    对于王雨莹的建议,申大鹏却直接摇头否定,“不行,现在还不是时候,这些票据的复印件算不上什么证据,就连医院的票据存根都可以被他们轻易毁掉,我们既然要翻案,那就要做成铁案,绝不能再给他们翻身的余地,李泽宇,你接着查下去,我要更实际的证据。”

    “好嘞,鹏哥,您就瞧好吧。”

    李泽宇也算得到了大家的肯定,一时精力百倍旺盛,哪还顾得喝了一瓶酒的难受劲,又匆匆离开了,对于调查这件事,他自己倒也是乐在其中,原来当间谍特务是这么好玩的一件事。

    “小姨,你把这些票据都收好,以后会用得着!”

    申大鹏把票据交给小姨保管,也算是彻底放心,如今事情已经大概明了,无非是老刘的儿子得了白血病需要钱看病,而朱家给了老刘十万块钱,让他来诬陷食品厂。

    这等简单的小把戏,却把众人耍的团团转,纵使申大鹏此刻也不由得开始警惕,看来之前还是太小瞧了朱家兄弟和黄彬,还有那个钱小豪也是够阴损的,若没有他,朱家兄弟这出戏还真是演不了。

    “申大鹏,我的好弟弟,刚才李泽宇说你抢了别人最珍爱的女人,是怎么回事啊?姐姐我很好奇,说来听听?”

    “哎呀,我都三天没去学校里,我得赶紧回去复习了,王姐姐再见,小姨再见……”

    申大鹏没给王雨莹继续说话的机会,脚底抹油,嗖嗖溜了。

    “小姨……”

    王雨莹确实太过好奇,又把目标转到了刘凤霞身上。

    “你别看我,我可没心思在意你们年轻人的情情爱爱,我什么都不知道!”

    小姨并没有说谎,她的确不知道刚才李泽宇说的是谁,不过她也纳闷,大鹏的事情,王雨莹这么关心干什么?

    当申大鹏回到学校的时候,发现王雪莹也在,还是坐在自己旁边的位置上,仍旧没有学习,而是又拿出了做标本的那套工具,不知道在解剖哪个可怜虫。

    一时间,申大鹏不免阵阵哀叹,刚从姐姐王雨莹的质问中逃离,又进入了妹妹的魔爪,王家这两个姐妹可真是一家人,难道是老天爷派来玩死自己的吗?

    “我姐姐的饮料厂出问题了吗?”

    申大鹏刚刚坐下,王雪莹看似目不转睛的盯着昆虫在做解剖,却彷如耳听六路眼观八方似的,早就发现了申大鹏。

    “小孩子别问那么多,跟你没关系!”

    申大鹏歪头一瞧,王雨莹竟又在解剖一只天牛,不免感叹,只怕王雪莹继续再待下去,一中的天牛就要灭绝了。

    “其实我知道,我姐姐很要强也很辛苦,但是女人要强又什么用呢?”

    王雪莹依旧在做着解剖,小刀用力大了一些,一注液体溅了出来,正好落在申大鹏的手臂上,这给申大鹏恶心的,擦会脏了手,不擦又是在手臂上,一时尴尬纠结,竟是不知道该怎么办,幸好王雪莹不在意,反正戴着胶皮手套,帮他擦掉了。

    “我妈也很要强,当初还跟我爸一起创业呢,但是现在怎么样?还不是跟我爸分居多年?自己过着守活寡的苦日子,再看看我爸,却找了几个温柔的小三儿,所以呀,我觉得傻女人更容易控制男人。”

    王雪莹也不知道从哪来的些歪理邪说,但是却说得好像头头是道,而且当她提及父亲找小三的时候,居然没有一丁点情绪变化,估计也是时间太长,早已习惯了。

    “傻女人?你傻吗?你那是吓唬人,是恐吓,成天又是母螳螂吃公螳螂,又是什么人形标本的,就你这样,谁敢跟你在一起?还想控制别人,你还是控制好你自己再说吧!”

    申大鹏嘴上不饶人,不过确实有点同情王雪莹,他能够看得出来,王家姐妹俩性格上有本质的区别。

    姐姐王雨莹是真正大咧咧的性格,这个是无法装假的,不然也不会与她开那么多次玩笑,她也丝毫不生气。

    至于这个妹妹王雪莹却心事很重,或许她如此叛逆,也是因为家庭的缘故,父爱和母爱永远都是不同的,父爱厚重,给人以压力,母爱细腻,使人得温暖,一个孩子从小到大的成长,脱离了任何一样,都有可能会造成心理问题。

    想了想,申大鹏还是决定继续开口劝说:“王雪莹,你有没有想过,就算你不想成为女强人,但也不能成为女流氓拿着动物标本吓人吧?最最起码也不能做个文盲啊,你想想你爸身边的那些小三,哪个能是有文化的?没文化才当小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