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苏酥正火急火燎的跟李泽宇解释,苏父却是蔫着从楼下走来,看见女儿被一个人高马上的男生挡住了路,还以为是女儿又碰到了流氓,匆匆跑了下来,把苏酥拽到身后,用自己并不算宽广的身躯与李泽宇的虎背熊腰正面相对,就像是遇到了老鹰袭击的鸡妈妈一样,拼尽全力也要保护着自己的孩子。

    “闺女,你怎么来医院了?我不是说这事不让你管吗?”

    苏华仁始终盯着李泽宇,见后者并没有任何其他过分举动,这才稍有放松。

    “爸,你跟刘伯伯谈过了吗?他怎么说的?同意不再继续闹事了吗?”

    苏酥此刻哪顾着父亲的担忧,见到父亲无奈的摇摇头,便知道刘伯伯肯定矢口否认了,赶忙指着李泽宇急匆匆喝道,“这是申大鹏的好朋友,他说已经掌握了刘伯伯欺骗讹诈的证据,人家马上就要报警了!”

    “报警?已经掌握了证据?”

    苏华仁稍有错愕,不过他毕竟是年长一个辈分的过来人,绝不会如苏酥那般好骗,“真是笑话,嘴上没毛办事不牢,毛头小子说的话,怎能相信?他说有证据?那咋还不报警?哼,警察都没查出来个一二,申大鹏不过是个高中生,难道比警察还厉害?”

    “嘿,你还别不信,我们手里还真的有一大堆证据,老刘他们家的经济情况不太好,刚买了房子不说,儿子又得了白血病,因为没钱控制病情,又需要大笔的医疗费用,所以收了朱家人的好处,整整十万块钱!”

    李泽宇用两个食指比划了汉字的‘十’,表情惊叹的有些夸张,“你们知道十万块是什么概念吗?非公职人员受贿罪,加上诈骗罪落实了,就得在监狱里蹲一辈子。”

    “什么?老刘的儿子得了白血病?你是说刘大贺?老刘还拿了朱家的十万块?这……不,不可能,我前一阵看大贺还活蹦乱跳的,而且我了解老刘,他向来胆子小,绝对不敢做这种事情,十万块,你开什么玩笑?”

    一听到十万块这个数字,苏华仁先是懵了好一会,回过神来后连连摇头,表示无法相信。

    “你还别不信,我们已经找到了所有银行流水和医院账单、用药的票根,除了朱家给的十万块钱,还有我们食品厂给老刘交的医药费,也都用来给他儿子治病了,不过这些事情与你们都没有关系,票根也没必要给你们看,正好你们认识老刘,没事的时候给他提个醒,监狱的大门随时向他敞开着。”

    李泽宇能与苏家父女说这些话,完全是因为他们认识老刘,有可能在中间成为传话之人,而刚才说的那些吓唬人的话也都是半真半假,食品厂的确掌握了那些账目流水的票根,但正如申大鹏所说,并不能起到决定性的作用。

    “李大脑袋,你,你们可千万不能报警啊,刘伯伯他们一家人不容易啊,这中间肯定有什么误会,我可以去跟他说说,劝他赶紧给食品厂赔礼道歉,跟所有人辟谣,证明你们食品厂的饮料没有问题……”

    “你爸都没能劝老刘改邪归正,你一个小丫头?算了吧,别浪费我们的时间了!”

    李泽宇又是摆手又是摇头,不屑的嗤了一声,顺着台阶缓步下楼。

    “哎,你等等,等等……我有办法,有办法,刘伯伯的老母亲还在,刘家老奶奶可是个识大体的人,把这事跟奶奶说一说,事情肯定有转机。”

    苏酥匆匆跑过拽住了李泽宇,“你开车了吗?咱们到奶奶家找人去。”

    “我倒是开车了,可是……”

    李泽宇还是一副为难的样子,如今证据还不足以翻案,他也怕打草惊蛇,前功尽弃。

    “对,对,刘家大娘是个大好人,她肯定不会让儿子做这种错事的,我知道他们的新家在哪,走,咱们去接大娘去。”

    苏华仁也不想十几年的朋友在监狱里度过余生,用力拽着李泽宇朝医院外面跑去。

    夜已入深,十点钟的青树县,街道上已经没有了多少行人,偶尔有几辆车在急驰狂奔,亦或者某些男士装必的带着女人闲逛兜风,当中一辆面包车正朝着医院的方向疾驰,若是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是急着去抢救病人。

    “老小,你给我起来,起来!还有心思睡觉呢?我的大孙子呢?你不是说他去市里学习、考试去了吗?怎么就得了白血病?”

    安静的病房里,老刘睡的正香,旁边的床位上石头也在上面酣睡,俩人却都被一声熟悉的暴喝惊醒了。

    “阿姨?”

    石头并未起身,睁开眼睛看见是老太太,赶忙闭上了眼睛装死。

    “妈……妈?这大晚上的,您,您怎么来了?”

    老刘睁开惺忪双眼,却被突然打开的管灯刺的眩晕,赶忙用手遮住,同时也是在遮挡着不敢与母亲直视。

    “老小,我问你话呢,我的大孙子呢?在哪呢?”

    老太太手中拄着的拐棍用力敲打地面,原本就满是褶皱的脸颊更是难看,眼中闪着冷冽之光,见儿子也不说话,急的迈着蹒跚的步伐走到病床前,用力锤了老刘几下。

    “妈,大贺,大贺他……”

    老刘正为难之时,突然见到了苏家父女,顿时怨恨的瞪着他们,“苏华仁,我不是说了我们家的事不用你管吗?用得着你在这传闲话,嚼老婆舌?我告诉你,我妈这是没事,要是我妈着急气过去,我跟你拼命。”

    “好你个老小,长能耐了是不是?连我都敢骗?这么说小苏说的都是事实?我的大孙子,大孙子……真得了白血病?”

    老太太急的都快哭了,手中拐杖举起了就要朝着老刘砸下去,却被一旁的苏华仁拦下。

    “老太太,我知道你担心大贺的安危,我们也跟担心啊,不过当务之急是老刘欺骗讹诈食品厂的事情,老刘收了朱家人十万块钱,所以才会诬陷食品厂,来的时候我不是都跟您说了嘛,那可是要蹲一辈子监狱的重罪啊,你们家都指着老刘过生活,他可不能出什么事,尤其是现在大贺还得看病,他更不能进监狱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