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刘总,我们要采访你一下,不知道你对食品厂这次中毒风波有什么看法呢?对于诬陷你们的犯罪嫌疑人老刘,又有什么解决办法呢?”

    记者是王雨莹的朋友,同样是年纪不大的一个漂亮女孩,但却是言辞犀利,直接在病房里,当着老刘一家人的面,把老刘说成了犯罪嫌疑人,顿时换来了刘家人的埋怨之色,可是他们又不敢耍混,毕竟今后的命运都掌控在别人的手中。

    “你好,我是鹏莹食品厂的总经理,刘凤霞,对于你刚才说的事情,首先我要更正一点,我们鹏莹食品厂没有起诉老刘,他绝对不是什么犯罪嫌疑人,更不会是罪犯,他只是受到居心不良之人的挑唆利用,老刘是个好人,是个老实人,我相信他的初衷绝对不是专门针对我们鹏莹食品厂,这点,毋庸置疑。”

    “第二,我刚刚得知老刘的家庭情况很不好,上有老母亲,下有得了白血病的儿子,他出苦力赚来的钱根本不足以给孩子治疗白血病,所以我们鹏莹食品厂决定,无偿垫付孩子的所有医药费,并且招收老刘为鹏莹食品厂的工人,每个月工资的一部分用来偿还我们垫付的药费。”

    “第三,也是最重要的一点,老刘做出这等儿戏的举动,完全不是他个人的意愿,而是受到了不良之人的挑唆、诱惑、利用,让他误以为我们是工业园区之前逃跑的那个黑心开发商,鉴于老刘已经诚心悔过,所以鹏莹食品厂选择……不予追究老刘的法律责任,给平凡人、老实人一个重新开始新生活的机会!”

    “好!!”

    听着刘凤霞阵阵慷慨陈词,病房里的众人皆是激动不已,尤其是刘家人,老奶奶、老刘夫妻,还有虚弱不堪的刘大贺,全都是痛哭流涕不止,眼泪鼻涕在脸上成了一幅幅抽向的写意画。

    记者也是头一次见到如此开明的企业,不仅没有强行追回本应属于企业的经济损失,还以德报怨的给老刘家儿子垫付了几十万的医药费,最主要还给了老刘夫妻俩一份稳定的工作,这无异于给了这个即将破灭的家庭一次重生的机会。

    “刘总,我仅代表我个人,对您表达由衷的佩服,您是个道德高尚的女强人,您的企业一定是个信誉为先,质量为重的良心企业,我诚挚的希望,您和您的企业能够越来越好,为青树县多做好事,为咱们静湖市其他企业树立个好榜样。”

    虽然记者是对着镜头说了这样一番话,但是看她眼中泛着晶莹泪花,已然是投入了真情实感,可能不会佩服的五体投地,但绝对已经被刘凤霞所折服了。

    天明时分,静湖市的早间新闻报道了采访视频被剪辑的一部分,镜头里,老刘一家人痛哭流涕的讲述着自己所做的错事,虽没有全部播放,但也都是些重要的话语和言辞,随后又是刘凤霞采访说的那些话,铿锵有力,掷地有声,最后便是记者的那翻用情至深的感慨……

    市里的早间新闻播放过之后,就引起了县里的注意,又在中午,晚上新闻重复播放着这个让人惊叹又心怀感恩的采访,一时间,引起了不小的轰动。

    受害人变成了诬陷食品厂的骗子,又主动在媒体面前痛哭承认,这件事情的可信性也就成几何倍的上涨,再加上食品厂老总隐恶扬善的高贵品质,媒体的风向也逐渐转变,开始追捧鹏莹食品厂的企业良心与道德高度。

    而且在对老刘的采访视频里也出现了新的问题,那个教唆老刘诬陷鹏莹食品厂的人到底是谁?

    之前携款潜逃的黑心开发商又是谁?去了哪里?政府部门为何到现在还没有抓到人,给老百姓一个交代?

    老话重提并不意味着毫无意义,越是已经出现、但却没有解决的问题,越能对世人以警醒,只有敢于面对犯过的错误,才有彻底改正的机会,个人如此,企业如此,政府更应该如此。

    鹏莹食品厂,申大鹏和王雨莹正在办公室里看着媒体风向的转变,也在看着电视上重复播放着小姨和记者的那翻言辞,申大鹏倒是淡定,似乎一切都按照预料的在发展,但是王雨莹却是乐得合不拢嘴。

    “呵呵,小姨还真是挺厉害的,三句话不离‘鹏莹食品厂’的名字,现在这段采访在县里、市里、甚至省电视台轮着播放,看来咱们食品厂可是要火了。”

    王雨莹笑呵呵的放下了手中的报纸,“你看看,报纸上整版都在谈及这件事情。”

    “还不够!”

    申大鹏摇摇头,收起了笑容,“你可以再多找些媒体朋友,把这件事再继续扩大,咱们可以安排小姨和老刘一家人继续接受采访,让大家都看看老刘家人现在生活的改进,还有可以跟进老刘他儿子的病情。”

    “还找记者?之前我要多找些记者,你阻挠不让,现在找有什么用?”

    王雨莹有些纳闷,指了指桌上的报纸和电视上采访小姨的画面,“现在就算不找记者,他们也都在不停的报道呢,咱们食品厂,在省里算是影响力暴涨啊!”

    “不,还不够,你那些记者朋友肯定还有记者圈的人脉,人脉之后还有更大的网状人脉圈,我要全国的报纸都报道这件事,如果可以,尽量在电视台也播放各种采访视频,我要的,是全国……”

    申大鹏连着两次强调‘全国’,王雨莹也恍然大悟,不过还是难以置信的凑了过去,指着申大鹏脑袋点了两下,“你要做全国的代理,是不是?”

    “这次我不独裁了,是不是你说了算!”

    申大鹏躲开王雨莹手指的‘袭击’,无所谓的一笑,“反正龙昌集团想要拿全国代理,就得先把这件事情搞定!”

    “哼,我就知道你是铁公鸡,一毛不拔,就知道欺负我和我爸。”

    王雨莹嘴上不悦,可心里却是兴奋,以龙昌实业的实力,或者可以说以她父亲的人脉,想把这件事扯到全国的范围,虽然有点难度,但也并非不可为,若一旦成功了,鹏莹食品厂的品牌即将面向全国,那龙昌实业这个全国总代理可就要赚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