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王雪莹似乎还有些不信,把信纸对着太阳光翻来覆去的看来半天,发现背面除了有个‘申’字以外,的确再没有其他字迹,这才终于放心,再抬头看向申大鹏,顿时尴尬的呲牙一笑。

    “我还以为是情书呢,原来啥都没有,全是文言文,你们俩真的没有关系?”

    王雪莹瞪着水汪汪的大眼睛,紧紧凑在申大鹏旁边,手中的信件轻轻摇晃。

    “你希望我们俩是什么关系?”

    申大鹏无聊反问,伸手去拿回信件,不想王雪莹挑逗性的快速收走。

    “真的没有?”

    王雪莹还是有些不信,两人隔着十万八千里,没啥关系还能彼此通信?不过看申大鹏也不像是在撒谎的样子,而且曹梦媛都已经走了,一个连面都见不到的人,她还有自信不会对自己产生什么威胁。

    对于这种无聊又没完没了的问题,申大鹏便以更加无聊的沉默予以回应,强制性按住王雪莹的手臂,把信夺了回来,重新叠好,小心翼翼的放进了兜里。

    “嗤,小气鬼,不就看你一封信嘛,就跟我耍脾气,大不了有机会的时候,我也让你看看我收到的情书,让你知道知道,什么叫仰慕的爱情,让你也得知晓,本姑娘是有多么有异性缘,免得你不知道珍惜本姑娘的芳心……”

    对于这点,申大鹏倒是不置可否,以王雪莹青春靓丽的面容的外在条件,的确应该有不少男生追她,但只要稍稍了解一下她古灵精怪的性格,又有几人能否承受的了?

    尤其是她刚来班级第一天的时候,就已经用马蜂蜇人的事把同学们震慑住了,班级里有些对她印象不错的男生,也只能把冲动和欲望埋在心底,毕竟天天能看到王雪莹摆弄昆虫,谁也不想成为未可能爱情的‘牺牲品’!

    中午放学的时候,林晓晓又一次来到申大鹏书桌前,极不情愿的剜了一眼,“梦媛的回信呢?我替你寄回去?”

    “回信?”

    申大鹏微微一楞,他倒是忘记了回信的事情,赶忙撕下了一页笔记纸,翻找着油笔,匆匆写下,随后把纸张按照曹梦媛叠纸的方法叠好,写下了一个媛字,便抬手递给了林晓晓,“麻烦你了,晓晓!”

    “就这么几句话?”

    林晓晓亲眼看着申大鹏写的信,顿时不悦,“申大鹏,你太没良心了吧?梦媛在京城,学习压力那么大都不忘给你写信,你却连回信都这么敷衍?有了新欢、忘了旧爱?可耻!”

    林晓晓虽然不爽,但还是把申大鹏的回信收走,不管如何,当初她也曾因为李泽宇的关系,给申大鹏和曹梦媛拉过红线,如今申大鹏这幅嘴脸待人,她也有些责任,只能希望梦媛能聪明一点,早早放弃这个花心之人吧。

    田家少闲月,五月人倍忙!

    五一劳动节,原本是第二国际劳动人民抗争命运的节日,也不知在何时变成了学子和上班族翘首以盼的法定节日。

    对于即将参加高考的高三学生来说,可是难得的休息日,提前三四天,就已经有同学们开始商讨着到底会放几天假?因为五一是周三,休息三天就到了周末,若是学校开恩,或许连着一起放假,那可是五天的休息时间,足可以约几个小伙伴出去野炊或者和家里人出去旅游了。

    对于已经被沉重高三生活压得喘不过气来的学生来说,或许这已经是高考之前最后一次长假了,想想就觉得莫名兴奋。

    “同学们,安静,安静……”

    李明辉在班级门口就听到同学们谈论放假的事情,根本无心学习,脸色不由得变冷,走到讲台上狠狠拍了拍黑板。

    “明天就是五一长假了,想必你们也知道,这次三天假期会和周末连在一起,为了让你们在高考之前好好休息一下,放松放松心情,所以学校决定……给你们免除周六周日的课程,连放五天长假!”

    “呜嗷!!”

    班级里顿时爆炸,拍桌子的、踢板凳的、扔课本的,总之是个个兴奋,但班级却乱成一团,兴奋大叫不断,窃窃私语不停,俨然一副闹市场景。

    “安静,吵什么?闹什么?几天不收拾你们,要造反了吗?”

    作为班主任,李明辉对外虽然很很护着学生,但对内还是讲究强硬的治理手腕,尤其是最近这几个月,更是高三年级出了名的严师,哪个同学犯了错误,他是既不打也不骂,看学生哪科薄弱,直接抄写知识点。

    虽然是为了学生好,但叛逆期的年轻人中,又有几人能够理解,所以这一段时间里,李明辉在同学们眼中变成了撒旦一般的魔鬼,背地里总是表达着不满,但是也有好处,那就是李明辉明显比之前更有威严。

    此时也就拍了几下黑板,再加上黑着的脸,倒是让原本熙攘吵闹的班级瞬间安静下来,同学们也全都将目光向他投去,等着聆听教诲,不过每个人脸上都强忍着兴奋的笑容,摇头晃脑,异常嘚瑟。

    “放假五天是没错,但我还另有安排!”

    李明辉此言一出,前一秒还异常兴奋的学生,全都变了脸,唉声叹气,暗叹班主任又想搞什么幺蛾子?该不会给他们留下大量的复习功课,让他们回家里自习吧?

    “同学们,三年高中生活即将结束,这个班级,承载过你们的眼泪和汗水,也见证过你们每一个人的成长与欢笑,它为你们遮过风、挡过雨,如今再有两个月你们就要离开了,难道,就没有一点点的感恩与不舍吗?”

    李明辉的语气从之前的严厉变为深沉,表情也从冰冷转成忧愁,目光扫过每一个学生,带着些许不舍,也带着浓浓的期望。

    一时间,班级鸦雀无声。

    “如果我是你们,就会好好想一想,对于这个为你们遮风挡雨了三年的教室,你们又该如何回报它呢?重新粉刷?那是学校的工作,但是你们能否在这个高中最后的小长假里,抽出一天的时间,给它做个彻底的清洁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