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br>    青树县县长办公室中,铁铮硕放下了手中的报纸,指尖轻点着鹏莹食品厂和刘凤霞的名字,陷入了沉思当中,久久之后,脸上纠结的表情不在,取而代之的则是一抹得意笑容,眼中闪烁精光。..</br></br>    “看来,刘凤霞这个人倒是可以提携提携……”</br></br>    铁铮硕心中所想的提携,倒不是想让刘凤霞走上仕途,而且这也是不可能的事情,他只是通过这件事对刘凤霞有了新的认识和看法,一个女人家,能给县里创造政绩,能帮领到收拾烂摊子,最主要自己惹了事也能平事,人都说请佛容易送佛难,但这个刘凤霞一介女流之辈,却是能把中毒事件完美解决,足可见她的能力之强。</br></br>    他只是代理县长的职位,在人代会颁布调令之前,他不敢有任何差池,而且新来的徐前书记还跟他打过招呼,让他尽快严肃解决食品厂的问题,以他当了多年副县长的经验,估计是食品厂与徐书记之间有些隔阂,所以他才会对刘凤霞态度冷淡,甚至找刘凤霞谈话批评。</br></br>    但是经过了这件事情之后,他却对刘凤霞这个人有了不同的看法,也对自己的未来有了新的规划,与其永远退让在徐书记的后面,不如借助如今势头正旺的刘凤霞,来完成一些属于他自己的政治抱负。..</br></br>    心中暗暗盘算着未来可期的种种,铁铮硕坚定的自顾点了点头,拿起桌上电话拨了出去,“喂,是老申吗?我是铁铮硕,你有时间吗?来我办公室一趟?”</br></br>    接到铁铮硕的电话,申海涛还是有些惊讶的,铁铮硕已经上台有些时日,若是有事找他,也应该在鹏宇食品厂出问题的时候找他,毕竟刘凤霞是他的小姨子,如果给县里惹了什么麻烦,他也肯定会多多少少受到些影响。</br></br>    “现在食品厂的问题已经解决了,铁铮硕还找我干什么?”</br></br>    到了铁铮硕的办公室门前,申海涛心中仍然满是疑惑,可是县长叫他,他又不敢不应,只能硬着头皮敲响了门。</br></br>    “请进。”</br></br>    申海涛开门进入办公室,身子刚刚探进去,就闻到了清新的茶香,再往里一瞧,铁铮硕正坐在沙发上,摆弄着茶几上一堆复杂的茶具。</br></br>    “老申来了?快,坐!我这里刚刚弄来了一些雨前的新茶,来尝尝味道怎么样?”</br></br>    铁铮硕招呼着申海涛坐在自己旁边的位置上,又亲手倒了茶递到申海涛手中,一抬手,示意申海涛品尝。..</br></br>    “好茶,味道清新淡雅!”</br></br>    申海涛有模有样的滋溜喝了一口,笑着夸赞,不过心里却在暗自苦笑,若是说喝点酒,他或许还能尝出来是什么牌子,哪个年份,但是提起茶,他根本就是毫无理解。</br></br>    “不知道铁县长叫我来,有什么吩咐吗?”</br></br>    申海涛着实觉得这杯苦茶有什么其他味道,喝了半杯就放在了茶台上。</br></br>    “老申,你这怎么一口一个铁县长、铁县长,太见外了吧?咱们俩可是校友,以前你可是叫我老铁的,那多亲切啊!”</br></br>    铁铮硕丝毫不见外的拍了拍申海涛的肩膀,“老申,你现在可是县里面的大红人啊,烂尾楼事件,工业园区的一期、二期工程,之前都出现过大大小小的意外,想想那时候可是人心惶惶啊”</br></br>    “唉!”</br></br>    铁铮硕自顾啧啧品了一口茗香,叹息一声,“那时候大家伙连说句话都不敢,生怕给自己惹火烧身,唯独你,千斤重担肩上扛,顶着炸药包向前冲,在学校的时候我就看出来你是个人才,没想到啊,你这简直就是个雄才啊,哈哈!”</br></br>    说到最后,铁铮硕竟然大笑出声,弄得申海涛不知所措,也是跟着傻笑。</br></br>    “老申啊,现在我坐上了县长这个烫屁股的位置,可是需要你这样的雄才来帮我一把呀,不然凭我一人,可是要累的丢了小命喽。”</br></br>    铁铮硕继续说道:“你我都是青树县本地人,又是校友,以后可要配合工作,互相勉励呀!”</br></br>    “是,是!”</br></br>    申海涛连连点头,铁铮硕的话已经说到了这份上,他已然想明白,这是让他站队呢,之前他算是曹新民一手提拔起来的,而铁铮硕则是前任县长陈克斌的心腹,倒不是说曹新民与陈克斌不和,只是俩人多少有些政见不同。</br></br>    不过好在曹新民已经升迁到了省里,而陈克斌则是已经退居二线,所以对于他来说,也就没有了什么站队不站队的选择性问题,而且现在看来还是应该跟铁铮硕的关系走近一些,毕竟他已经听说,新来的徐书记跟朱家人走的很近,而朱家人虽说每次见面都是笑呵呵的,但为人实在不敢恭维,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只怕那市里来的徐书记,也需要好好观察一下。</br></br>    “铁县长放心,只要是我分内的事情,绝对按照您的指使做事,完全配合县里的所有决策,就像您说的,毕竟咱们都是青树县本地人,理应互相帮衬,当然了,还是得要铁县长多多帮衬老弟!”</br></br>    “好,哈哈!工作时间不能喝酒,咱们就以茶代酒,喝一杯!”</br></br>    铁铮硕又给申海涛倒了一杯茶,两人轻轻碰杯,如酒水一般仰面入喉,一饮而尽。</br></br>    “老申,这次你那个小姨子,就是鹏宇食品厂和成宇地产的老总刘凤霞,可是给县里争光了,不仅得到了全国人民的赞誉和各级领导的注意,更是让全国都知道了咱们县的工业园区,这对县里来说可是件大好事,做的不错啊!”</br></br>    “啊,她也是碰巧撞了大运,否则还不知要给县里惹多大麻烦呢,等我回去了好好教育教育她,让她以后做事情仔细一些,别给领导惹麻烦!”</br></br>    申海涛搞不懂铁铮硕为何会提及到自己的小姨子,正是因为不知,所以只能随口附和。</br></br>    “你误会我的意思了,我是说,如果食品厂和成宇地产有什么需要,可以跟县里来商谈,只要对县里的经济、民生有好处,咱们都可以谈嘛,对不对?”</br></br>    铁铮硕的示好之意再明显不过,申海涛也是恍然大悟,估计铁铮硕是想通过食品厂和成宇地产来博取政绩,虽然有点私心,但这也是人之常情。</br></br></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