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铁县长您放心,有机会我一定安排您和凤霞吃顿饭,经济、企业这些事情我不懂,但您多年来就是主管县里的企业,到时候我让她好好跟您学习学习。”

    申海涛却还是有些疑惑,他自己是因为徐书记跟朱家走得近,所以没有站到徐书记的队伍后面,但是,铁铮硕应该与朱家没什么芥蒂,为何还拉拢自己?只是为了政绩?那只要与新来的徐书记站在同一队伍,以青树县如今的局面,政绩还不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好,好!”

    铁铮硕这算是彻底安心,连连道好、大笑,摸了摸脸上的胡茬,眼中闪过异常的坚定,他已经做了太久的二把手,之前因为是陈克斌亲手提拔上来的,所以不能越位夺权,否则会被人所不齿。

    但现在对他有知遇之恩的陈克斌已经退居二线,原本陈克斌的人脉,也就成了他们共有的资源,他又怎能安心屈居与徐前之下?若是徐前是个好说话的人,或许他还能与之共利共勉,但谁曾想徐前刚刚来到青树县,就因为食品厂的事对他加以指责,这叫他怎能不气?对立之势,自然应运而生。

    鹏莹食品厂的‘中毒事件’,也在媒体的争相报道下越炒越热,甚至还作为内参送到了省里,正好李高官最近也听到了不少关于食品厂良心企业的各种报道,一时对青树县工业园区的食品厂很感兴趣,所以让省报和省电视台再去做一次更为完整、真实的跟踪报道。

    曹新民作为副秘书长,虽说才刚刚上任,但碰巧是原青树县的县书记,更加了解一些真实情况,也对青树县更加熟悉,所以这个跟踪报道的协调工作,自然也就落到了他的头上。

    刚刚上任就有高官的指示在手,对曹新民来说,当然是件不可多得的好事,工作起来也是倍有劲头,有时候,哪怕是拿着鸡毛当令箭,也得有人给予一根鸡毛吧?怕就怕有些人在仕途混迹了半辈子,连触碰‘鸡毛’的机会都没有。

    曹新民看着手中的内参也是阵阵感慨,刘凤霞这个女强人很厉害啊,当初接盘整个工业园区,已经是拥有让常人叹为观止的勇气,如今‘中毒事件’的危局也能化险为夷,足可见其智谋,一个女人家如此有勇有谋,看来她的企业做强、做大也绝非偶然。

    不知为何,曹新民脑海中忽然映出了与申大鹏在富民食馆里对话的画面,那坚定的目光,那股子独属于年轻人的倔强,仿若映现眼前。

    “那个小子,真配得上我女儿吗?”

    曹新民的内心也在不经意间泛起了波动,对于申大鹏和女儿的事情,似乎并没有了之前那般决绝,不过转瞬还是无奈的摇了摇头,单靠刘凤霞这点产业与能力,申大鹏与黄家的差距还是太远、太远了。

    京城,安吉里罗高中。

    曹梦媛安稳坐在班级里,正来回翻动着手中的莹莹同学,这个品牌在一夜之间火爆全国,让她觉得简直是匪夷所思,不过现实就摆在眼前,又让她不得不相信。

    “申大鹏,难道这个就是你四年计划的第一步吗?步子迈的还真大啊!”

    曹梦媛纤纤玉指轻点着品牌名字上的‘莹莹’二字,嘴角的笑意却逐渐消失,眉头微微一皱,“莹莹同学是谁?是那个转学来班级的王雪莹吗?应该,不是吧?”

    若是她此时所想被别人知道,定会哑然失笑,原来女神也有小心眼的时候!!

    “曹梦媛,有你的信啊,青树县寄来的!”

    一个女生站在门口,高举着手臂呼喊曹梦媛,这女生就是之前跟曹梦媛讨论食品厂的前座,名叫张馨月,学习倒是比曹梦媛还好一些,可惜却没有曹梦媛这等才色双馨,是个胖乎乎的矮丫头,不过胖归胖、矮归矮,五官倒还是很标致,如果能瘦一些,估计也是个美人胚子。

    “我的信?”

    曹梦媛无需多想,她在这里只给林晓晓或者申大鹏写过信,如今有信寄来,肯定是他们俩人的回信,赶忙起身跑到门口,欲要接过信件。

    “诶,梦媛,你好像头一回对事情如此紧张,一封信而已,至于吗?”

    张馨月踮起脚尖把手中信封举的更高,挑着眉坏笑,“说,是不是你男朋友的信啊?”

    “馨月,你胡说什么呢?别闹了,赶紧把信给我……”

    曹梦媛比张馨月高了半个头,若是平常时候抢夺东西自然不用费劲,奈何张馨月朝着走廊又蹦又跳,她也找不准机会,倒是跟着跳了几下也没能把信拿到手。

    一时着急,落下的时候踩在了张馨月的脚上,张馨月疼的咧嘴痛呼,而曹梦媛则是趔趄着向着旁侧连连倒退,眼看着就要跌倒在地的时候,忽然觉得背后撞到了人,而被撞之人也好心的将她扶了起来。

    “对不起,对不起……”

    曹梦媛连连道歉,却看见一双锃亮的男士皮鞋,忽地抬起头来,并没有看到人脸,而是一对宽厚结实的胸肌,再微微仰头,才见到了一张帅气的脸庞。

    同样是一身西裤与T恤的衬衫,却穿出来模特的味道,头顶留着十之八九男人都无法驾驭的中分,但在他的儒雅气质下,反倒显得更加帅气。

    曹梦媛顿时更加尴尬,暗叹自己太不小心,怎么还撞到了一个男生。

    “你好,我叫公孙淼!”

    公孙淼伸出手欲要与曹梦媛礼节性的握手,等了半天,见曹梦媛并没有任何握手的意思,只好笑着收手,“你不是这个学校的吧?还是刚刚转来?我关注你好几天了,你很特别,交个朋友可以吗?”

    曹梦媛愕然,不过还是礼貌的笑了笑,“刚才撞到了你,实在对不起,感谢你的关注,不过我暂时没有交朋友的时间,我要准备高考了!”

    “哦?再忙,也要劳逸结合吧?真可惜,我也因此错过了你这个朋友!”

    曹梦媛落落大方的回应,公孙淼也是眼前一亮,不过他也没有强求什么,绅士的点头一笑,便离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