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今天倒不错,”迈克尔的手指轻轻地滑过课程表上,“草药课,和斯莱特林的学生一起上。..马尔福会很高兴的。”

    自从艾伦在门厅解救了马尔福,教训了穆迪,斯莱特林的小巫师们对他的态度格外尊敬。凭借更强大的力量惩罚穆迪,解救马尔福,再通过强权避免了惩罚,这样很纯血么

    而马尔福就更不必提,见到艾伦时,眼睛几乎在发光,这经常让潘西吃醋。

    吃过早餐,艾伦走过潮湿的菜地,来到三号温室时,马尔福已经早早地在门口等着了。

    潘西见到艾伦,僵硬地扯了扯嘴角,显然马尔福警告过她。

    直到进入了温室,马尔福才停止了黏在艾伦身上的目光,看向了斯普劳特教授,因为斯普劳特教授给全班同学看一种植物,这植物极为丑陋,实际上,它们不像植物,倒更像是黑黢黢、黏糊糊的大鼻涕虫,笔直地从土壤里冒了出来。而且一个个都在微微蠕动,身上还有许多闪闪发亮的大鼓包,里面似乎都是液体。

    “巴波块茎。”斯普劳特教授欢快地告诉大家,“需要用手去挤,你们要收集它的脓水——”

    “什么?”马尔福用厌恶的口气问道。

    “脓水,马尔福,脓水,”斯普劳特教授说,“它有极高的价值,千万不要浪费。听着,你们要把脓水收集到这些瓶子里。戴上你们的龙皮手套,未经稀释的巴波块茎脓水,会对皮肤造成不同寻常的伤害。”

    挤块茎的过程令人恶心,却也使人产生一种奇怪的满足感。每当一个鼓包被挤破时,都会喷出一大股黏稠的黄绿色液体,并发出一种刺鼻的汽油味。他们按照斯普劳特教授的吩咐,把这些液体收集在瓶子里,到了快下课的时候,他们已经收集了好几瓶子。

    一阵低沉浑厚的钟声越过潮湿的场地,从城堡传来,下课了,同学们纷纷散去。

    “黑魔法防御术,不知道穆迪教授会上什么内容,总不会让我们施展不可饶恕咒吧。”迈克尔的话让艾伦的眼神眯起来,如果没记错的话,赫敏的课表,今天早上第一节课正是……

    想到此处,艾伦加快了脚步,他无法想象赫敏神情痛苦的模样。

    艾伦的脚程极快,当他赶到了黑魔法防御课的教室时,刚好看到哈利和罗恩皱着眉头从教室中走了出来。

    艾伦一把抓住了哈利,“赫敏呢?”

    罗恩冷哼了一声,从艾伦身边走了过去。

    哈利为难地看了一眼艾伦,紧紧跟了上去。

    艾伦皱了皱眉,往教室里走去。

    一眼就看到教室中,赫敏俯身趴在了桌子上。

    艾伦连忙赶过去,手抚上了赫敏的背,“赫敏,你还好吧?”

    “艾伦?”赫敏将抽屉中的一本书取出来抱在了怀里,惊讶地问道。

    “你们上节课学了什么内容?”艾伦放下心来。

    赫敏脸色很好,没有一丝痛苦的痕迹。..

    “穆迪教授讲述了一些不可饶恕咒的施咒原理,不过当我问他你说过的那个蜘蛛的异状时,他没有回答。”赫敏不在意地说道。

    看来自己的警告起作用了。别人不知道,艾伦可是一清二楚,穆迪本打算在这群学生身上施展夺魂咒来着,现在不少剧情都被改变了,谁知道会不会在哪个学生身上留下隐患。

    实际上,如果不是担心出现意外,艾伦认为,这么多年最负责任的黑魔法防御课老师就是小克劳奇。毕竟对小巫师们威胁最大的魔咒就是不可饶恕咒。不过可以在集训的时候专门讲解一下这些在当今魔法界精英中流传的相对普及、却又有威胁性的法术。

    所有四年级的同学都注意到,他们这学期要做的功课明显增加了。

    “你们正在进入魔法教育的一个重要时期!”麦格教授告诉他们,两只眼睛在方方的镜片后面威严地闪着光,“你们的owl考试就要临近了——”

    “我们要到五年级才参加owl考试呢!”迈克尔气愤地说。

    “也许正是这样,迈克尔,不过请相信我,你们需要做好充分的准备!在这个班里,始终只有少数人能把刺猬变成一只令人满意的针垫。嗯,或许还要再加上一篇关于变形原理的小论文。”

    聪明的拉文克劳们明智地没有出声再反驳,何必在一件注定不能改变结果的事情上抱怨、浪费时间呢。

    另一方面,宾斯教授——教他们魔法史的幽灵,这周布置他们写一篇关于十八世纪妖精叛乱的论文。

    斯内普教授逼着他们研究解药。他们不敢掉以轻心,因为斯内普教授暗示说,他将在圣诞节前给他们中间的一个人下毒,看看他们的解药是否管用。

    弗立维教授则要求他们另外再读三本书,为学习召唤咒做准备。

    这样的生活让小巫师们如同上了发条的陀螺,忙得团团转。

    直到三强争霸赛的另外两所学校即将到来的消息传遍校园,他们才从似乎永无止境的学习生活中解脱出来。

    周五的下午,所有人都被叫到了门厅,列队准备去迎接布斯巴顿和德姆斯特朗的人到来。

    他们等了很久,小巫师们躁动起来,兴奋的他们很难保持长时间的安静,他们揣度着另外两所学校会怎样到来。

    突然,小巫师们喧哗声一下子大起来,他们无法控制地指着远处高空中的一个庞然大物,议论纷纷。

    直到那个庞然大物从禁林的树梢上掠过、被城堡窗口的灯光照着时,他们看见一辆巨大的粉蓝色马车朝他们飞来。

    它有一座房子那么大,十二匹长着翅膀的马拉着它腾空飞翔,它们都是银鬃马,每匹马都和大象差不多大。

    当马车在众人惊叹的目光中停下来时,一个穿着浅蓝色长袍的男孩跳下马车,弯下身子,在马车的地板上摸索着什么,然后打开一个金色的旋梯。

    他毕恭毕敬地往后一跳,哈利看见一只闪亮的黑色高跟鞋从马车里伸了出来——这只鞋子就有儿童用的小雪橇那么大——紧跟着出现了一个女人,块头之大,是他这辈子从没见过的。

    这样,马车和那些银鬃马为什么这么大就不言自明了。

    艾伦注意到大约十二三个男男女女的学生已从马车上下来了,此刻正站在马克西姆女士身后。从他们的模样看,年龄大概都在十八九岁左右,一个个都在微微颤抖。

    这是不奇怪的,因为他们身上的长袍似乎是精致的丝绸做成的,而且谁也没有穿斗篷。有几个学生用围巾或头巾裹住了脑袋。

    这时,他们中的一个突然冲出来,热情拥抱住了艾伦。而令霍格沃兹小巫师们惊讶的是,艾伦竟然没有推开她。

    “这是艾伦的球迷?”

    “女朋友?”

    众说纷纭中,那个主动拥抱艾伦的女巫解开了头巾,露出了一张令人目眩神迷的脸——是芙蓉。

    “你好艾伦,艾伯特最近过得好吗?”芙蓉第一句话问的就是艾伯特。

    “这个周末,如果艾伯特不加班的话,我会让他去霍格莫德。”艾伦眨眨眼,芙蓉的脸上绽放出了夺目的笑容。

    “你听见什么没有?”爱德华突然问道。

    艾伦点点头,仔细倾听。一个很响很古怪的声音从黑暗中向他们飘来:是一种被压抑的隆隆声和吮吸声,就像一个巨大的吸尘器沿着河床在移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