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听到克莱恩的问题,邓恩望了眼窗外通往“查尼斯门”的走廊,拿出自己的烟斗,塞入烟丝和薄荷叶,然后放到鼻端,深深嗅了一口,嗓音略有飘忽地感慨道:

    “只有在家里,我才能肆无忌惮地享受烟草和薄荷叶混杂的美妙味道……克莱恩,你知道创世神话吧?”

    “当然,我在教会周日学校接受启蒙时,就是靠《夜之启示录》认识单词,其中‘智慧书’和‘圣者书信’两章都提到了创世神话。”克莱恩边回想原主成为了碎片的记忆,边放缓了语道,“造物主从混沌中醒来,打破了幽暗,制造了第一缕光,自己则彻底融入宇宙,化身为万物,祂的身躯成为大地,成为星辰,祂的眼睛一只变为太阳,一只化作红月,祂的部分血液奔腾为大海与江河,滋润和孕育了生命……”

    说到这里,克莱恩不自觉停顿,半是因为后面相关记忆模糊,半是由于这创世神话和大吃货民族的盘古开天说有点相像……

    不同世界人民在神话传说上的想象力都有共通之处啊!

    见克莱恩遇到“难题”,邓恩笑了笑,帮他补充道:

    “祂的肺部衍化成精灵;祂的心脏衍化成巨人;祂的肝脏衍化成树人;祂的脑袋衍化成巨龙;祂的肾脏衍化成羽蛇;祂的头衍化成不死鸟;祂的耳朵衍化成魔狼;祂的嘴巴和牙齿衍化成异种;祂的剩余体液衍化成海怪,其中的精华是娜迦;祂的胃部、祂的小肠大肠、祂身体的恶之部位衍化成恶魔、恶灵与各种未知的邪恶存在,祂的精神化为永恒烈阳、风暴之主、知识与智慧之神……”

    “祂的智慧中诞生了人类,这就是第一纪,混沌纪元。”克莱恩讲出了最后一句,心头又感好笑又觉荒谬。

    作为键盘民俗学家,他还是第一次接触到“安排”如此详细的创世神话,详细到每个排得上号的种族由造物主哪部分衍化而来都具体细微地进行了罗列。

    真像在排排坐吃果果……

    而且不止黑夜女神的典籍经文这么说,风暴之主、蒸汽与机械之神的教会也有类似的描述,没单独地抬高自身,贬低其余神灵……

    这要么说明创世神话是真的事实,要么隐约透露出几大教会在史前,在第五纪之前,经过漫长的斗争和妥协,终于达成了一致……

    想到这些,克莱恩猛地又有了个疑问,微皱眉头道:

    “我觉得这有些问题,为什么永恒烈阳、风暴之主、知识与智慧之神直接从造物主的精神里诞生,而女神不是?”

    在《夜之启示录》的史前记载里,黑夜女神直到第二纪末尾才苏醒,与风暴之主、永恒烈阳等神灵一块,庇佑和帮助人类渡过了大灾变,也就是俗称的第三纪,“灾变纪元”。

    大地母神和战神也是同一时期才登场,原名“工匠之神”的“蒸汽与机械之神”则要到第四纪才诞生。

    这么一来,众神之间的地位高低就似乎不言而喻了。

    谁更古老谁更正统,无比清晰!

    这在黑夜女神的信徒中也造成了一定困扰。

    邓恩.史密斯用另一只手托着烟斗,不答反问道:

    “你把女神的尊名完整叙述一遍。”

    克莱恩顿时有自己插了自己一刀的感觉,忙绞尽脑汁,竭力回想道:

    “祂是比星空更崇高,比永恒更久远的黑夜女神,也是绯红之主,隐秘之母,厄难与恐惧的女皇,安眠和寂静的领主。”

    还好,还好克莱恩的母亲是虔诚的黑夜女神信徒,她在世的时候每天傍晚和用餐都要来上一遍,哪怕原主的记忆变成了碎片,也不至于全部遗失。

    “绯红之主象征着什么?”邓恩用引导的口吻问道。

    “红月。”克莱恩刚一说完,就似乎明白了过来。

    “那红月又是造物主哪个部位衍化成的?”邓恩微笑再问。

    “单独的一只眼睛!”克莱恩与对方相视一笑。

    这可不比造物主精神一分为三形成的风暴之主等逼格差啊!

    至于大地母神和战神的教会应该也有类似的说法,只有蒸汽与机械之神“诞生”的实在太晚,找不到理由——他们的教会在之前一千多年里始终弱势,直到蒸汽机明,抢占了先手,才真正与其他并立。

    邓恩摩挲着烟斗道:

    “人类从造物主的智慧里诞生,所以拥有聪明而非凡的脑袋,缺乏别的神奇能力,但是,从创世神话里,我们可以得到一个浅显而明确的结论,那就是万物同源而生。”

    “同源而生……”克莱恩重复着最后几个单词。

    “根据这个结论,在神灵庇佑下与巨人、恶魔、异种等对抗的人类,逐渐摸索出了获得凡之力的办法,那就是用恶灵,用巨龙,用怪物,用神奇树木、花朵或结晶的对应部位,配合其余材料,调制成魔药,然后服用吸收,掌握不同的能力,这是所有神秘学派系共同的常识。”

    邓恩没做太多的描述,只简略地介绍道,“在这个过程中,我们的先祖们依靠惨痛的教训现,如果直接服用高品阶、常规的魔药,很容易得到悲剧的下场,结果只有三种可能。”

    “哪三种?”克莱恩好奇追问。

    “第一,精神死亡,身体崩溃,每一块血肉都变成可怕的怪物,第二,被魔药里蕴含的力量瞬间改变人格,变得冷酷,敏感,易怒,残忍,漠视一切,第三嘛……”邓恩放下烟斗,拿起旁边的瓷杯,抿了一口道,“帕斯河谷的费尔默咖啡,很苦但也很香,回味很棒,要来一杯吗?”

    “我更喜欢费内波特的高原咖啡,当然,我只在韦尔奇家喝过几次。”克莱恩礼貌拒绝,“第三是什么?”

    “精神失常,当场狂,比恶魔还恶魔,这就是失控。”邓恩在“失控”这个单词上加了重音。

    不等克莱恩开口,他放好咖啡杯,继续说道:

    “经过漫长的实验和摸索,加上‘亵渎石板’的出世,人类终于完善了魔药体系,形成了一些逐阶提升,稳定增长的序列链条,序列数字越低,魔药品阶越高,到今天,七大教会各自最少掌握了一个完整的序列,另外还有几百年,几千年内搜集到的、不那么完整的‘路径’。”

    “亵渎石板?”克莱恩敏锐捕捉到这个名词。

    在“聚会”之中,“倒吊人”也提到过它!

    根据“倒吊人”的说法,亵渎石板是魔药体系成形和完整的最关键因素!

    这和邓恩刚才的话语不太相同。

    “这是一些邪神弄出来的东西,具体出现在哪个年代,记载了什么,有什么特殊,我也不是太清楚,如果你有现线索,必须立刻禀报我,它拥有最高响应等级。”邓恩含糊解释道,“刚才提到了其中一种失控,现在我讲剩下的四种。”

    “嗯。”克莱恩将“亵渎石板”的问题抛诸脑后,专注倾听。

    “人类虽然只有聪明的脑袋,没别的非凡能力,但这不是绝对,总有些幸运儿,或者说不幸者,天生就拥有较高的灵感,嗯,也就是对灵的感应能力,他们能听到别人听不到的声音,看见别人看不见的东西,拥有部分非凡特征。”

    邓恩说话时,看了看四周的空荡,看得克莱恩一阵毛骨悚然,“换句话说就是,他们等于半个序列9的非凡者,拥有固定的特性,呃,序列9是‘链条’里最低的品阶……总之,他们只能选择对应的、固定的序列途径,如果服食成别的魔药,轻微的精神异常,严重的失去控制,再严重的,直接死亡。”

    “明白。”克莱恩缓缓点头。

    “第三种失控和第二种类似,一旦你选定了序列链条,就只能沿着这个‘路径’走下去,再也无法反悔,如果服食了别的‘路径’,序列合适的魔药,虽然大概率会获得糅合的、奇异的、扭曲的能力,但几乎可以肯定的是,处于半疯状态了,或敏感易怒,或残忍嗜血,或沉默忧郁。”

    “而这样的机会只有一次,再往后,不管是服食原本‘路径’的魔药,还是现在序列的魔药,都只有失控一种结果,就看是精神死亡,肉身崩溃成怪物,还是衍变为恶灵了。”邓恩说着说着又端起咖啡杯抿了一口。

    听得有些胆战心惊的克莱恩沉默了几秒又道:

    “第四种失控呢?”

    “第四种,呵呵,这才是最常见的问题之一,我们服食魔药,获得原本属于凡物种的能力,属于不自然的衍变,或多或少会受到残留的精神影响,也许没有症状表现出来,外人无法察觉,但内心肯定有潜藏,在完全掌握魔药带来的非凡之力,排除掉那些微妙痕迹前,贸然服食更高序列的对应魔药,就会累积疯狂,累积失控……”邓恩忽地默然。

    停顿片刻,他才感叹道:“我们值夜者内部规定,即使队员立下很大的功劳,也必须在上份魔药服食三年且经过对应考查后,才能获得晋升,可就算这样,每年也有不少人因此而失控。”

    真是可怕啊……克莱恩吸了口气道:

    “那最后一种呢?”

    邓恩嘴角翘起却不见笑意:

    “第五种也是常见的失控原因,对非凡者来说,灵感或多或少都有提高,序列数字越小,提升越多,于是,就能听见别人无法听见的声音,看到别人无法看到的东西,遭遇别人不会遭遇的事情,时时刻刻都受到神秘的引诱和虚幻的蛊惑,一旦有了别的什么刺激,或者出现贪婪的欲望,那就会一步一步走向失控。”

    说着说着,邓恩转为正视,灰色的眸子映照出了克莱恩的身影。

    他语气变得萧索道:

    “现代值夜者体系的创立者,查尼斯大主教曾经说过:”

    “我们是守护者,也是一群时刻对抗着危险和疯狂的可怜虫。”

    ps:2/7,求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