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最快更新诡秘之主最新章节!

    走在佐特兰大街上,吹着湿热的微风,意气高昂的克莱恩忽然想到了一件事情:

    身上只剩3便士的零钱了,坐公共马车返回铁十字街则要4便士,而拿1金镑的纸币给对方找零,就像自己穿越前拿100块买瓶低价矿泉水一样,不是没有别的办法,实在拉不下那个脸。

    “用3便士坐3公里,余下的路程走回去?”克莱恩单手插兜,放缓脚步,思忖起其他方式。

    “不行!”很快,他就否决了前一个想法。

    余下的路程光靠走,得好一阵子,身怀12镑“巨款”的情况下,太不安全了!

    而且之前担心左轮被“值夜者”顺手没收,今天故意没带在身上,真遇到什么韦尔奇之死引发的危险,将毫无反抗之力!

    “在附近找银行换成零钱?不,不行,千分之五的手续费,太奢侈了!”克莱恩无声摇头,光想一想可能付出的手续费就觉得心疼!

    办法就这样一个个被排除,克莱恩突然眼前一亮,看到了家衣帽店!

    对啊,最正常的思路不就是买价格合适的东西找零吗?

    正装、衬衣、马甲、裤子、皮靴和手杖都在预算之中,早买迟买都得买!

    嗯,衣物要试很麻烦,而且班森比我更了解,也更会还价,可以等他回来再考虑……

    那买根手杖?

    不错!有句谚语说得好,手杖是绅士最好的防身武器,能当半个撬棍用,一手提枪一手拿杖才是文明人的战斗方式!

    思绪纷呈间,克莱恩下定了决心,半转身体,拐入了那家“维尔克尔衣帽店”。

    衣帽店的布局和他穿越前的服装店很像,左边靠墙是一排正装,中央是衬衣、裤子、马甲和领带等事物,右侧有一双双放在玻璃柜里的皮鞋、皮靴。

    “先生,您想买什么?”一名穿白衬衣、红马甲的男性店员迎了过来,礼貌发问。

    在鲁恩王国,因为有地位有权势有财富的绅士们,喜欢穿白衬衣黑马甲黑裤子黑正装,色彩相当地单调,所以男性的佣人、店员和服务生阶层就被要求身上颜色得艳丽,或者多彩多姿,以区分主仆或贵贱。

    和这相对的是,夫人和小姐们衣裙色调各异,装饰华丽,女仆则只能黑配白,或者白配黑。

    面对男性店员的发问,克莱恩思索了一下道:

    “手杖,沉一点,硬一点。”

    能打爆别人狗头的那种!

    红马甲的店员隐蔽打量了克莱恩一眼,领他进入店内,指着角落那排手杖道:

    “镶嵌有黄金的那根是用铁心木制作的,很重,很硬,11苏勒7便士,您要试一试吗?”

    11苏勒7便士?你们怎么不去抢?镶点黄金了不起啊?克莱恩被价格吓了一跳。

    他表面不动声色,微微点头道:

    “好的。”

    红马甲店员取下那根铁心木手杖,小心翼翼递给了克莱恩,一副怕他摔坏了货物的模样。

    克莱恩刚接过手杖,就感觉到了沉重,试着动了动,发现自己不可能做到顺利挥舞的程度。

    “太重了。”克莱恩边摇头边松气。

    这可不是借口!

    红马甲店员放回铁心木手杖,又分别指着另外三根道:

    “这是胡桃木的,由廷根最有名的手杖匠人黑斯先生制作,10苏勒3便士……这是水沉木的,镶银,和钢铁一样硬,7苏勒6便士……这是白博利树的树心制作的,也是镶银,7苏勒10便士……”

    克莱恩挨个接过试了试,发现重量都比较合适,接着,他又屈指敲了敲,大致把握住了每一根手杖的硬度,最后,他选了最便宜的那根。

    “就水沉木的这根吧。”克莱恩指着红马甲店员手中镶银的杖头道。

    “好的,先生,请您跟我去那边付款。以后这根手杖如果出现磨损或污迹,可以交给我们帮您处理,免费。”红马甲店员引着克莱恩走向柜台处。

    克莱恩趁这个机会,将掌心攥着的四张金镑展开,取出较小两张之一。

    “您好,7苏勒6便士。”柜台后的店员含笑行礼。

    克莱恩本想维持绅士的体面,可拿着1金镑纸币的左手伸出去时,还是忍不住开口了:

    “能便宜一点吗?”

    “先生,这都是手工制作的,我们的成本很高。”红马甲店员在旁边回答,“而且店主不在,我们没资格帮他降价。”

    柜台后的店员跟着附和道:

    “先生,抱歉啊。”

    “好吧。”克莱恩将纸币递了过去,从红马甲店员那里接过杖头镶银的黑色手杖。

    等待找零的空隙,他退后几步,拉开距离,小幅度试了下“副手武器”的挥舞效果。

    呜!呜!呜!

    风声很沉重,破空有质感,克莱恩满意地点了点头。

    他将视线重新投向前方,预备着看见钞票和硬币,却愕然发现红马甲店员远远退开,柜台后那位则缩到了角落,紧贴着墙上悬挂的那把双管猎枪。

    鲁恩王国对热武器实行的是半管制政策,想要持枪,需申请“全类武器使用证”或“狩猎证”,但不管哪一种,都不能拥有连发步枪、蒸汽高压枪和六管机枪等军控事物。

    “全类武器使用证”可以随意购买和保存任何一种民用枪械,但获得极其麻烦,即使有一定地位的商人也可能通不过审核,“狩猎证”则相对容易,哪怕郊外的农夫,也能拿到,但这类执照仅限于使用猎枪,且有数量限制,不少薄有资产的人都会申请一个,以做危急情况下的自保,比如现在……

    ……克莱恩看着充满戒备的两名店员,嘴角抽搐了一下,呵呵干笑道:

    “不错,这根手杖非常适合挥动,我很满意。”

    见他没有攻击意图,柜台后的店员神情放松了下来,将刚才找的钞票和铜币双手递出。

    克莱恩拿过瞧了一眼,见有两张5苏勒、两张1苏勒的纸币和一枚5便士、一枚1便士的铜币,心里不由点了点头。

    顿了两秒,他无视店员的目光,将四张纸币对着明亮处一一展开,确认防伪花纹和水印无误。

    做完这一切,克莱恩才将钞票和硬币分别放好,拿着手杖,扶了扶礼帽,像位绅士一样走出了“维尔克尔衣帽店”,奢侈地就近坐了无轨道的公共马车,经过一次换乘和总计6便士的花费,顺利回到了公寓。

    关好房门,他将11镑12苏勒的纸币反复数了三次才放入书桌抽屉,然后找出那支铜色转轮、木制握把的手枪。

    叮叮当当!

    五枚黄铜色的子弹相继落在了书桌上,克莱恩将有复杂花纹和黑暗圣徽的银色“猎魔子弹”一枚一枚塞入了转轮。

    同样的,他只塞了五枚,留出预防误击发的空位,剩下则和刚才取出的五枚正常子弹一起存放于小铁盒内。

    啪!

    转轮合拢,克莱恩霍然多了不少安全感。

    他兴致勃勃地将左轮装入腋下枪袋,稳稳扣好,然后一遍又一遍地练习解扣拔枪的动作,双臂酸软了就休息一阵再继续,直到天色将暗,过道里出现租客走动的声音。

    呼!克莱恩吐了口浊气,将左轮重新放回腋下枪袋。

    直到这个时候,他才换下正装和马甲,披上日常的棕黄外套,做起手臂放松运动。

    哒,哒,哒,脚步声靠近,钥匙插入锁孔,扭动之音响起。

    披着柔顺黑发的梅丽莎推门而入,鼻子微不可见地抽动了一下,她的目光扫过根本没点燃的炉子,眼中的神彩突然黯淡了少许。

    “克莱恩,我把昨晚剩下的食材一起煮一煮,班森也许明天就回来了。”梅丽莎转头望向哥哥。

    克莱恩双手插兜,大腿靠着书桌边缘,微笑道:

    “不,我们出去吃。”

    “出去吃?”梅丽莎愕然反问。

    “去水仙花街的‘银冠餐厅’怎么样?我听说味道很棒。”克莱恩提出了建议。

    “可,可是……”梅丽莎还是没弄清楚状况。

    克莱恩笑了笑道:

    “庆祝我找到了工作。”

    “你找到工作了?”梅丽莎的嗓音不自觉变大,“可,可是廷根大学的面试不是明天吗?”

    “另外的工作。”克莱恩含笑从抽屉里拿出那叠纸币道,“他们还预支了我四周的薪水。”

    梅丽莎看着那一张张金镑和苏勒,眼睛睁得很大道:

    “女神啊……你,他们,你,找了什么工作?”

    这……克莱恩神情一滞,斟酌着语言道:

    “一家以古物寻找、收集和保护为使命的安保公司,他们需要专业的顾问,五年合同,每周3镑。”

    “……你昨晚是在为这件事情烦恼?”梅丽莎沉默了一下道。

    克莱恩就势点头道:

    “对,做廷根大学的教员更体面,但这份工作,我更喜欢。”

    “……其实,它也很不错。”梅丽莎露出鼓励般的笑容,半是疑惑半是好奇地问道,“他们怎么会预支给你整整四周的薪水?”

    “因为我们需要搬家,需要更多的房间,需要属于自己的盥洗室。”克莱恩嘴角上翘,摊手说道。

    他感觉自己笑得无懈可击,只差问一句“惊喜吗”。

    梅丽莎怔了怔,突然语速很快地开口,略显慌乱:

    “克莱恩,我们住得其实还算不错,我偶尔抱怨没有自己的盥洗室也只是习惯,你还记得詹妮吗?以前住我们隔壁的,自从她父亲受伤,丢掉了工作,不得不搬去下街,一家五口人就只能住在一个房间内,高低床睡三个,地上睡两个,他们还想着把剩下的那个地铺空位分租给别人……”

    “和她家比起来,我们很好很幸运了,不要在这件事情上浪费你的薪水,而且,我很喜欢斯林太太的面包房。”

    妹,你这反应和我预想的剧本不一样啊……克莱恩听得一脸呆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