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克莱恩努力不让自己有异常表现,抱着货真价实的好奇心态问道:

    “‘占卜家’有什么能力?”

    “你的问题不够准确,应该是服用了‘占卜家’魔药会获得什么能力?”邓恩.史密斯摇头一笑,灰眸与面孔都背对着红月,藏在了阴影里,“占星术、卡牌占卜、灵摆、灵视以及类似的很多很多东西,当然,不是说你服下魔药,就立刻了解并掌握了它们,魔药只是让你具备学习这些的资格和能力。”

    “因为缺乏直接的对敌手段,呵,你应该能够想象到,仪式魔法需要太多的准备,根本不适合遭遇战,所以,相应地,在神秘学知识上,‘占卜家’会比‘窥秘人’更博学,更专业。”

    听起来也挺符合我要求的……就是缺乏直接对敌手段有些让人犹豫啊……而且黑夜女神教会大概率没有之后的“序列”……“圣堂”应该是指教会总部宁静教堂……低序列的直接对敌手段未必比得上的枪械……克莱恩陷入沉默,脑海内的天平左右摇摆,时而“窥秘人”,时而“占卜家”,至于“收尸人”,他已经不做考虑。

    邓恩.史密斯见状,笑了笑道:

    “不要急着选择,周一上午告诉我答案,不管你想选择哪个,或是打算直接放弃,在我们值夜者内部都不会有额外的看法。”

    “平静一下,询问自己的心灵。”

    说完,他摘下帽子,微微鞠躬,缓步越过克莱恩,走向了楼梯口。

    克莱恩没有说话,没有立刻给予答案,沉默着行礼,沉默着目送。

    虽然他之前时时刻刻都在希冀着成为非凡者,但当机会真地降临在面前,还是充满了犹豫:之后“序列”的缺少,“非凡者”的种种失控,罗塞尔大帝日记的可信度,让人疯狂引人堕落的虚幻耳语,一起混杂成了阻碍前行的沼泽。

    他深深吸了口气,又缓慢吐出。

    “堪比不好也不坏的学生高考填志愿了……”克莱恩自嘲一笑,收敛住散的思维,小声开门,回到家里,躺于床上。

    他躺在那里,睁着眼睛,静静看着沾染了淡淡绯红的上铺床底。

    窗外醉汉踉跄路过,远处有辆马车在空旷的街道上飞快行驶,这种种杂音没有破坏掉夜的宁静,反倒使它更加幽远更加深沉。

    克莱恩的情绪沉淀了下来,想起了地球上的种种往事,想起了喜欢锻炼身体,说话总是大嗓门的父亲,想起了有慢性疾病却喜欢为自己忙东忙西的母亲,想起了从小一块长大,从一起踢足球打篮球进化到战游戏搓麻将的死党们,想起了那位已模糊了长相的告白失败对象……这些就像沉静流淌的河水,没多少涟漪,没太深感伤,却无声无息淹没了心灵。

    或许只有失去了才会懂得珍惜,当绯红褪去,天边火烧,金黄浮现时,克莱恩已经做出了选择。

    …………

    他起床去公共盥洗室洗了把脸,让自己变得精神,然后拿上1苏勒的纸币,去温蒂太太那里用9便士买了8磅黑麦面包,补充昨晚吃完的主食。

    “面包的价格开始稳定了……”早餐之后,班森一边换衣服,一边表了评价。

    今天是周日,他和梅丽莎终于获得了休息的机会。

    早就一身正装的克莱恩坐在椅子上,翻看着昨天带回的过期报纸,颇感意外地说道:

    “这里有房屋出租的广告:北区文德尔街3号,独栋房屋,一共两层,楼上六个房间,三个盥洗室,两个大阳台,楼下一个餐厅,一个客厅,一个厨房,两个盥洗室,两间客房,以及一个地下储藏室……在房屋之外,前方有2公亩的私有草坪,后面是一个小花园,可出租一年、两年或者三年,每周租金1镑6苏勒,有意者请至香槟街16号,找古雪夫先生。”

    “这是我们将来的目标。”班森戴好黑色半高礼帽,微笑着说道,“报纸上的房屋租金都偏高,‘廷根市改善住房公司’有更便宜而且不比它们差多少的选择。”

    “为什么不去找‘廷根劳工阶层住房改善协会’?”梅丽莎手拿那顶破旧纱帽,换了条缝补过几次却依旧是最拿得出手的灰白色轻便长裙,从隔间里面走了出来。

    她沉静内敛,却难掩青春的气息。

    班森哈哈笑道:

    “你是从谁那里听说‘廷根劳工阶层住房改善协会’的?詹妮?罗切尔太太?还是说你的好朋友赛琳娜?”

    梅丽莎看了眼旁边,小声回答道:

    “罗切尔太太……昨晚洗漱的时候,刚好遇上她,她问克莱恩面试的情况,我大概说了一些,然后她就建议找‘廷根劳工阶层住房改善协会’。”

    班森见克莱恩也是一脸疑惑,含笑摇头道:

    “这是针对贫民,呃,准确描述是下层民众的住房协会,他们修建和改造的房屋基本都是公用盥洗室类型,只提供三种选择,一居室,两居室和三居室,你们希望继续住在类似的地方?”

    “‘廷根市改善住房公司’和他们有相同的业务,但也给中下阶层提供了选择的机会,坦白地讲,我们现在比中下阶层好一点,但比真正的中产又要差一些,不是薪水的问题,主要在于缺乏积累的时间。”

    克莱恩明白过来,收起报纸,拿上礼帽,站起身道:

    “那我们出吧。”

    “我记得‘廷根市改善住房公司’就在水仙花街。”班森边开门边说道,“他们和‘廷根劳工阶层住房改善协会’一样,叫‘百分之五的慈善’,知道是因为什么吗?”

    “不知道。”克莱恩提起手杖,走在梅丽莎侧方。

    而黑柔顺披至背心的女孩也跟着点了下头。

    班森往外迈步道:

    “这种改善住房的协会和公司都是受贝克兰德那边的影响成立的,它们的资金有三种渠道,一是向慈善基金募集,二是通过申报,从政府公共事务贷款专员那里拿到年息仅有百分之四的优质贷款,三是接受商业性投资,通过收取一定房租,每年给予对方百分之五的回报,所以叫‘百分之五的慈善’。”

    蹬,蹬,蹬,兄妹三人下了楼梯,缓步走向水仙花街,他们打算确定了房屋才去找现任房东弗兰奇先生,免得出现那边还没法入住,这里又不得不搬离的情况。

    “我听赛琳娜讲,还有那种纯粹的慈善性改善住房公司?”梅丽莎仿佛在思考般说道。

    班森呵呵笑道:

    “有的,德维尔爵士捐款成立的‘德维尔信托公司’就是,他修建针对劳工阶层的公寓,并提供专门的物业管理,却只收取相当低廉的房租,然而,要求非常严格。”

    “听起来,你不是太喜欢?”克莱恩敏锐察觉,含笑反问。

    “不,我很尊敬德维尔爵士,但我想他肯定不知道真正贫民的生活是什么样子,他公寓的入住要求就像牧师给予的希望,太不符合实际了,比如,必须接种主要的疫苗,必须轮流打扫盥洗室,不能将房屋转租或用于商业,不能乱扔垃圾,不能让孩子们在楼道里玩耍,女神啊,他希望把每个人都变成绅士和淑女吗?”班森用他惯常的口吻回答。

    克莱恩疑惑皱眉道:

    “听起来没有任何问题,都是很好的要求。”

    “嗯。”梅丽莎附和点头。

    班森侧过脑袋,看了他们一眼,呵呵笑道:

    “也许是我把你们保护得太好了,没真正见识过贫民的生活。你们觉得他们有钱去接种主要的疫苗?免费的慈善医疗组织排队能排到三个月以后。”

    “你们觉得他们的工作稳定,不是临时性的?如果不能将房屋分摊出租,收取一定费用,遇到失业的时候,再重新搬出去?而且很多女士在家里帮人缝补衣物和糊制火柴盒以维持生计,这属于商业应用,难道要把她们都赶出去?”

    “大多数贫民都在用尽一切精力去维持生活,你们觉得他们会有空闲去管教孩子,让他们不要在楼道玩耍?大概只能把他们锁在屋里吧,等到七八岁,就送去愿意接受童工的地方。”

    班森没用多少形容词地描述着,听得克莱恩略有点毛骨悚然。

    这就是底层民众的生活?

    他的旁边,梅丽莎也陷入了沉默,良久之后才语气飘渺地说道:

    “搬去下街以后,詹妮就不愿意再让我去她家里找她了……”

    “希望她的父亲能从伤势的阴影里走出来,重新找到稳定的工作吧,不过我见过太多从此用酒精麻痹自己的醉鬼……”班森语气沉重地嗤笑了一声。

    克莱恩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梅丽莎仿佛也处于同样的状态,兄妹三人在无言里走到了水仙花街,找到了“廷根市改善住房公司”。

    负责接待他们的是位笑容和蔼的中年,没穿正装,没戴帽子,白衬衣,黑马甲。

    “你们可以称呼我斯卡特,不知道几位需要什么样的房屋?”他瞄了眼克莱恩镶银的手杖,笑得愈和煦。

    克莱恩看了看擅长口才的班森,示意由他来回答。

    班森非常直接地开口了:

    “联排的房屋。”

    斯卡特翻了翻手中的文件和档案,嘴角上翘道:

    “目前还未出租的有五处,老实说,我们更多是针对真正住房困难,六个,八个,甚至十个,十二个挤在一个房间里的劳工和他们的孩子,联排的房屋并不多,一处就在水仙花街2号,一处在北区,一处在东区……每周租金12到16苏勒不等,你们可以看看具体的介绍。”

    他将手中的文档推给了班森、克莱恩和梅丽莎。

    浏览了一遍,兄妹三人对视一眼,同时指了指纸张上的某个位置。

    “我们先看水仙花街2号的。”班森开口说道,克莱恩和梅丽莎跟随点头。

    这附近勉强算是他们熟悉的区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