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没有窗户的地下室内,轮廓粗犷而深刻的阿尔杰.威尔逊坐在一张摆放着各种器皿和羊皮卷轴的长桌旁边。

    他的身前,一根燃烧了半截的蜡烛屹立,昏黄而黯淡的火焰将四周的物品和长桌的表面照得光影浮动,幽影绰绰。

    阿尔杰的头发像海草般凌乱,色泽深蓝近黑,他身穿绣有闪电花纹的长袍,双手交握,拇指相对,前倾凝视着蜡烛左侧的一瓶漆黑液体。

    呜!呜!呜!

    哗啦!哗啦!哗啦!

    那密封的瓶子内时而传出狂风呼啸的声音,时而响起大海澎湃的动静,而漆黑液体未曾淹没的地方,淡淡的雾气弥漫蠕动,仿佛长出了眼睛和嘴巴。

    阿尔杰侧头瞄了眼墙上的挂钟,看见时针正指向三点。

    他捏了下太阳穴,眼眸突然幽黑,桌上的各种器皿也浮出了微妙的光泽。

    就在这个时候,他发现深红的光芒潮水般涌现,凭空涌现,一下就将自己淹没!

    …………

    贝克兰德,皇后区,霍尔家豪华别墅内。

    打发走了舞蹈教师的奥黛丽反锁住房门,端正坐到梳妆台前。

    窗外阳光灿烂,花开明艳,桌上一册用淡褐色精致羊皮纸装订成的空白笔记本静静摊开,在它的右边,有根尖端金黄,身体镶嵌着红色宝石的钢笔。

    奥黛丽试了试,确定自己一脱离“聚会”,就能最快时间拿起钢笔,记录配方。

    “真是期待啊……”她吸了口气,按捺住激动的情绪,抿嘴望向镜子。

    可是,她没能看见映照出的自己,只有深红而虚幻的光芒从四周,从体内,同时爆发!

    …………

    灰雾之上,宏伟仿佛巨人王居所的神殿内。

    青铜长桌两侧深红绽放,喷泉般上涌又纷纷扬扬下落,“雕琢”出了两道模糊的身影,他们的位置与上一次相比,没有任何变化。

    金发柔顺,个子高挑的奥黛丽本能就望向上首,只见浓郁灰雾笼罩中的身影向后靠坐,一手平放,触碰着桌缘,一手虚握,轻捻着下巴。

    “下午好,愚者先生~!”奥黛丽语气轻快地喊道。

    接着,她转过头,看向对面,用同样的口吻发声:

    “下午好,倒吊人先生~!”

    这姑娘还真是没心没肺啊,就这么确认我是好人,一点也不害怕了?被保护得很好的贵族少女?克莱恩笑了笑,保持着高深莫测的形象道:

    “下午好,‘正义’小姐。”

    说话的同时,他微低脑袋,上抬虚握的左手,在眉心轻敲了两下。

    视线所见,瞬间不同,他看到了“正义”与“倒吊人”身上散发出的气场光彩!

    而周围的灰雾与深红星辰并无变化,没出现什么仿佛不存在般的事物和似乎有着一定生命的明净光华。

    目光轻转,克莱恩只见“正义”的气场颜色完全符合老尼尔的描述,该红的红,该紫的紫,该蓝的蓝,该白的白,而且光泽明亮,厚度恰当,一看就是充满活力的少女。

    “她的情绪颜色有红有黄,快乐,热情,亢奋……”克莱恩做出判断,将注意力投向了“倒吊人”。

    和“正义”相同,倒吊人的气场颜色没什么特殊,只是情绪为蓝色,夹杂几分橘色。

    “冷静,思考,谨慎,和一点点满足?”初次尝试,克莱恩不是太有信心地下了结论。

    就在他要将目光移开时,却突地发现了一件奇怪的事情。

    “倒吊人”的气场最内层,色彩和感觉似乎完全统一了!

    克莱恩凝聚精神,仔细再瞧,隐约看见“倒吊人”的“以太体”深处是一片深蓝如同海水的颜色,给人狂风和浪潮的感觉。

    “他的‘星灵体’?或者说‘星灵体’表层?这么看来,他真是非凡者,而且似乎比老尼尔还要强大。”克莱恩思绪纷呈,心中充满了疑惑,“也不一定,或许只是因为这种特殊的环境,只是因为这是我的主场,我才能看到这些,并非老尼尔没有类似的表现。”

    他又转头望了眼“正义”,确认那是非凡者才会具备的特殊。

    这时,阿尔杰也完成了问候。

    奥黛丽轻吸了口气,隐含期待地问道:

    “‘倒吊人’先生,那盒鬼鲨的血收到了吗?”

    阿尔杰望了眼克莱恩,只见他轻敲眉心,仿佛在思考别的事情。

    “非常感谢,它完美符合了我所有的期待。我真地没想到你能这么快将它送过来,鬼鲨的血并不是一般的超凡事物。”阿尔杰坦然回答。

    奥黛丽谦虚浅笑道:

    “我很高兴看见这个结果。”

    因为从小就喜欢神秘相关的事情,她在贵族圈子里也结交了一些有同样爱好的朋友,彼此会交换信息、书籍和稀罕物品,但在此之前,没谁获得超自然能力,成为真正的非凡者,倒是几位王子有暗示过,如果她愿意成为王妃,将获得想要的礼物。

    不过,这一次的鬼鲨血是她直接从家族宝库里拿到的,反正清单上登记的是“一大瓶”,没记录多少毫升,也没说满没满,她相信倒走一小半的一小半,肯定不会有人发觉,就算出现意外,事情败露,父母应该也不会追究,

    阿尔杰又深深看了灰雾笼罩里的愚者一眼,回过头来,笑笑道:

    “根据协议,我将告诉你‘观众’这份魔药的配方了。”

    “我准备一下,好了,开始吧。”奥黛丽吸了口气,集中起全部的注意力。

    “低序列的魔药配制非常简单,按照给出的顺序依次放入就行了,但必须记住,材料的分量宁愿少,不要多,那会出大问题的,你应该听说过非凡者的失控,不用我再重复一遍吧?”阿尔杰先讲了注意事项。

    奥黛丽轻轻点头道:

    “我完全了解。”

    说话的同时,她侧头看了“愚者”先生一眼,想知道这位神秘强者有没有补充,可惜,在她的视线中,“愚者”安静坐在那里,就像是一尊雕像。

    阿尔杰想了下道:

    “少一点也不意味着太过偏离……如果你没有帮手,我建议先花时间熟悉化学实验。”

    “我有这方面的家庭教师。”奥黛丽毫无负担地回答。

    阿尔杰又讲了讲偏离的最大程度等事项,接着才流畅地背诵道:

    “‘观众’,序列9魔药,80毫升纯水,加5滴秋水仙精华,加13克牛齿芍药粉末,加7瓣精灵花,加一对成年曼哈尔鱼的眼睛,加35毫升羊角黑鱼的血液。”

    “后面两样是主要材料,都来自海洋类超凡物种,一定要谨慎。”

    “嗯。”奥黛丽边回想边重复了起来,“80毫升纯水,5滴秋水仙精华,13克牛齿,牛齿……”

    “芍药粉末。”阿尔杰给予了提醒。

    在对方帮助下,奥黛丽逐渐以正确的顺序背下了配方,但她还是不太放心,在那里小声嘀咕着,重复了一遍又一遍。

    “你懂冥想吗?”阿尔杰见“正义”点头,继续说道,“我不知道你了解的冥想是什么样子,我先描述一遍……服食魔药后,尽快开始冥想,控制住灵性和力量……必须每天练习,以真正掌握魔药的力量,挖掘出它的象征意义和更多神秘,只有这样,你才能最大程度规避失控的危险,而魔药象征意义的重点在它的‘名称’,比如‘观众’!”

    克莱恩静静旁听着他们的交流,原本没打算插嘴,只暗自记忆和学习,可听到这里,心中忽然一动,有了个想法。

    奥黛丽认真听着“倒吊人”的讲解,正打算开口询问几个细节问题,却突地听到轻敲桌子的声音。

    她和阿尔杰同时转头,望向了坐在上首的“愚者”克莱恩,只见这位神秘的强者手指轻敲,低沉开口道:

    “不是掌握,是消化。”

    “不是挖掘,是扮演。”

    “魔药的名称不只是象征,还是意象,更是消化的‘钥匙’。”

    奥黛丽听得又呆愣又茫然,不是太明白愚者先生想要表达什么。

    她下意识用眼角余光去看“倒吊人”的反应,却愕然发现对方身体一颤,僵硬在了那里,如同普通人听到巨大而突然的雷声。

    “消化,扮演……消化,扮演……消化,扮演,钥匙……”阿尔杰一遍又一遍地低语着,仿佛抓住了什么关键,或是中了古怪的魔咒。

    过了一阵,他才抬起脑袋,沙哑着嗓音道:

    “感谢您,愚者先生,您的提示和我生命一样珍贵,这让我弄清楚了不少事情,当然,我相信我还没有完全地理解,完全地明白。”

    克莱恩保持着神秘高深的形象,笑笑说道:

    “这是预付的报酬。”

    其实他自己都还不怎么明白刚才那几句话的确切意思,只是肯定罗塞尔大帝比一般非凡者强,比“倒吊人”强。

    预付的报酬……奥黛丽看见“倒吊人”的反应,知道了刚才提示的珍贵,一边回味,一边问道:

    “愚者先生,您想让我们做什么?”

    对面的阿尔杰跟着点头道:

    “您有什么事情委托?”

    克莱恩往后微靠,分别看了两边一眼,嗓音低而舒缓地说道:

    “帮我搜集罗塞尔.古斯塔夫的秘密日记,哪怕只有一页。”

    PS:求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