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奥黛丽边回想父亲和哥哥讨论局势时的话语,边自行挥道:

    “他们认为现在政府的结构太过混乱,每次选举完毕,只要出现党派的更替,都会从上到下换一批人,让事情变得一团糟,效率极其低下,这不仅造成了战争的失利,还给民众们带来了极大不便。”

    克莱恩很清楚,因为没有参照对象,此时的鲁恩王国还没有进化出公务员考试制度,政党执政形式依旧处于初级阶段,所以,在选举胜利后,不少所谓的事务性位置也会奖励给成员和支持者。

    嗯,罗塞尔大帝在因蒂斯竟然没有明这种制度,简直不符合他的性格啊……难道说,后期他将重心转移到了别的地方?

    “倒吊人”阿尔杰听到这里,低笑着插了一句:

    “他们认为?他们的感觉还真是迟钝啊,也许他们被黑蚊叮咬之后,得过上一年才觉得痒。”

    黑蚊是鲁恩王国南方的一种生物,以毒性强烈,让人恨不得挠破皮著称。

    奥黛丽伸出手掌,掩了下嘴巴,没管“倒吊人”的嘲讽,抛出了刚才消息的核心:

    “可惜,他们暂时找不到替代这种制度的好办法。”

    克莱恩静静听着,感觉话题进入了自己擅长的领域,微微一笑道:

    “这是一个简单的问题。”

    大吃货帝国,和学习大吃货帝国的腐国,都有着非常成功的先进经验。

    “简单?”奥黛丽略感诧异地反问。

    虽然她的家教课程不包含政治,但经常旁听父亲、哥哥等人讨论的她,在类似方面,还是有着足够的了解。

    克莱恩仿佛回到了以前的论坛,从容笑道:

    “考试,就像大学入学考试一样,举行一场面对所有公众的考试,这可以分为两轮,或是三轮,用最客观的方式筛选出精英。”

    “可是……”奥黛丽隐约知道这会带来怎样的反对。

    没给她整理语言的机会,克莱恩继续说道:

    “之后,用这些精英填充内阁、郡政府、市政府和各个镇的事务性位置,嗯,也就是直接做事的位置,比如内阁高级秘书。”

    “针对不同位置的不同要求,可以在第二轮或第三轮里进行分开地、有区别地考查,专业的事情得交给专业人士去做。”

    “而大臣、郡长和市长这些政务性的位置就留给选举获胜的党派,这是他们理应分得的蛋糕。”

    旁边对这个问题缺乏足够兴趣的阿尔杰不知不觉侧过了脑袋,认真倾听,奥黛丽则微皱眉头,陷入了沉思。

    “不要急着一次就替换掉所有人,内阁和各级政府会瘫痪的,可以每年或者三年举行一次考试,逐渐更替,之后,再视王国扩张的情况和政府雇员辞职、老迈带来的空缺,有计划地核定名额。”克莱恩充分挥了自己键盘政治家的特色,末了摊手说道,“这种设计,可以最大程度上将王国内有见识的精英纳入政府,而且不管哪个党派上台,不管大臣是谁,事务官们都能让王国维持基本的,也相对有效的运转。”

    当然,副作用是诞生官僚主义这个不死的恶魔。

    奥黛丽边思考边疑惑问道:

    “也就是说,即使那些大臣变成卷毛狒狒,也不会有太大影响?”

    “不。”阿尔杰主动插嘴道,“我认为,卷毛狒狒是比现在大臣更好的选择。”

    他顿了下补充道:

    “毕竟卷毛狒狒只需要吃,睡,以及交配,不会给出愚蠢的主意,不会坚持没有脑子的计划。”

    “倒吊人”先生,听起来你有个不太好的上司……克莱恩坐在上,含笑摇头。

    奥黛丽回味着“愚者”先生刚才的描述,好一阵子才愕然道:

    “这听起来似乎真地能管用……”

    “很简单,却很有效的办法!”

    她望向克莱恩,诚心诚意赞叹道:

    “愚者先生,您一定是位人生经验丰富,智慧出众的长者!”

    ……克莱恩嘴角抽动了一下,看了看“倒吊人”和“正义”,沉默几秒道:

    “今天的聚会就到这里吧。”

    如果“正义”小姐能够影响她的亲属,推动这件事情的生,我就提前引导班森,让他有机会成为“公务员”。

    仔细想想,班森确实挺适合这行的。

    不过,“正义”应该不会主动去做,因为那样一来,我和“倒吊人”打听一下是哪位贵族提出的建议,就基本能猜到她真实的身份了。

    当然,她可以绕个圈子,用更隐蔽的办法。

    “遵从您的意志。”奥黛丽和阿尔杰同时起身道。

    克莱恩往后微靠,切断了联系,只见“正义”和“倒吊人”虚幻模糊的身影迅破碎消散。

    灰雾之上,神灵居所般的宏伟大殿里,一下只剩安静坐在青铜长桌上的他。

    克莱恩没有像上次一样,直接坠入灰雾,离开这里,因为已成为非凡者的他,还足够精神。

    他之所以提前结束“塔罗会”的碰面,是因为知道了“值夜者”对安提哥努斯家族笔记的真实态度,决定等下得做出认真寻找的样子,而不是直接躺倒睡觉,那会被邓恩.史密斯他们怀疑自己在家里做了什么。

    而且今天的收获也不算少了。

    克莱恩坐于青铜长桌上的高背椅,双臂搁在扶手上,十指交叉目光沉然地打量起那片无垠灰雾,只觉这里空旷寂静,仿佛千万年来都无人踏足。

    他在建立联系,“召唤”来“正义”和“倒吊人”的投影时,敏锐察觉了一件事情。

    那就是身为非凡者的自己,有余力再触碰另外的“深红星辰”!

    “也就是说,能再‘召唤’来一位?”克莱恩回想那种感觉,几乎确定地自语了一句。

    但他之前并没有冲动尝试,因为不知道拉来到的新人会是什么身份,会有什么态度,毕竟不是谁都能像“正义”和“倒吊人”一样因独特的性格飞快融入,各取所需,似乎愿意隐瞒,如果拉来类似邓恩.史密斯那种,那自己这个刚成立的“神秘组织”就立刻暴露在“教会的注视”下了。

    作为“邪恶”组织大Boss的自己将前途堪忧。

    ——克莱恩知道这片灰雾非常特殊,明白它不是邓恩.史密斯这种序列的非凡者能够“破解”的,但问题是,既然有非凡力量了,就不得不考虑神灵的存在。

    克莱恩目前谨慎地相信七位正统神灵都切实存在,当然,他更倾向于这些神灵只是比高序列者更强更厉害一点而已,并且受着某种严格的限制,至少第五纪以来,除了几份神谕,祂们再未有事迹呈现。

    “呵,强迫拉人也是不好的事情,没谁愿意莫名其妙卷入神秘事件……还是等以后再看看吧……”克莱恩叹了口气,站了起来。

    他展开本身的灵性,感应着身体的存在,然后开始模仿那种急下坠的沉重感。

    眼前光影当即变幻,灰雾和深红瞬间远去,克莱恩像是穿透了无穷无尽的水膜,终于看见了现实的世界,看见了满屋的昏暗。

    这一次,他完全清醒,认真体验着过程。

    “奇怪……灰雾和灵界还是有点不同……”克莱恩动了动手脚,感受到血肉的真实。

    他认真体悟了一阵,摇头走到书桌前,伸手拉住了窗帘。

    刷!

    帘布退缩,阳光照入,一室光明。

    望着凸肚窗外的街道和来来往往的行人,克莱恩吸了口气,无声自语道:

    “该出去干活了。”

    “我该怎么扮演‘占卜家’?”

    “这个不能太急……我暂时还只会灵视……”

    …………

    贝克兰德,皇后区。

    奥黛丽.霍尔看见了镜中的自己,看见了激动到绯红的双颊和明亮至让人不敢直视的眼睛。

    她顾不得审视这些,赶紧回想之前,然后提起镶嵌宝石的钢笔,刷刷刷在精致羊皮纸上书写起“观众”这份魔药的配方:

    “8o毫升纯水,5滴秋水仙精华,13克牛齿芍药粉末,7瓣精灵花,一对成年曼哈尔鱼的眼睛,35毫升羊角黑鱼的血液。”

    呼……奥黛丽吐了口气,反复看了几遍,终于确认无误。

    她又有了舞蹈的冲动,但告诉自己要矜持。

    想了想,她开始在魔药配方周围书写各种化学物品的名称,将这一页伪装成了繁杂的、混乱的科学知识。

    嗯,只要不是有意识地仔细阅读,随意翻看的人肯定现不了我隐藏的细节……真棒!奥黛丽自我表扬了一句,将思绪转向材料的获得:

    “先在家族的几个宝库里找,没有的部分试试能不能从其他人那里交换到……”

    “如果这样还是凑不齐,只能在下次聚会时找愚者和倒吊人先生帮忙了……拿什么作为报酬呢?”

    考虑了一阵,奥黛丽合拢笔记,将它放到卧室内的小书架上,接着步伐轻快地来到门边,拉开了房门。

    一条金毛大狗正乖巧地坐在外面。

    奥黛丽嘴角上翘,露出灿烂如同阳光的笑容:

    “苏茜,你的任务完成得很好!”

    “报纸上的连载故事里,侦探先生总是有一位得力助手,我想,真正的‘观众’身后,也需要跟随一条大狗~”

    …………

    只有一点烛光摇曳的地下室内,阿尔杰.威尔逊抬起手掌,仔细看了看。

    许久之后,他出一声感慨:

    “还是那么神奇,完全把握不到细节……”

    哪怕自己提前做了充分的准备,依旧没能洞悉“愚者”是怎么完成“召唤”的……

    他目光下移,望向了长桌上的羊皮卷轴。

    在那片黄褐色的抬头位置,深蓝色墨水书写出了一行赫密斯文:

    “7,航海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