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顶着下午的烈阳,克莱恩走出了家门。

    因为要从铁十字街一直走到韦尔奇的住所,他换掉了正装、礼帽和皮靴,改成了亚麻衬衣、陈旧棕色外套、同色圆边毡帽和老旧皮鞋,这样就不用担心汗水味道渲污染那价值不菲的一套了。

    沿着水仙花街,他缓步往铁十字街前行,途径拐角广场时,下意识望了眼那里。

    那一顶顶帐篷已是消失,之前的马戏团早完成演出,离开了此地。

    克莱恩本来还想象过那位帮自己占卜的驯兽师其实是隐藏的强者,因为现了自己的特殊,专门来进行引导,后续肯定还会有碰面和暗示,然而,一切都没有生,她跟着马戏团开始了下一段旅程。

    哪有那么多的套路……克莱恩失笑摇头,转向了铁十字街。

    铁十字街并非只有一条,而是如它名字一样,由两条道路交错形成。

    以十字路口为核心,它分为左街、右街、上街和下街,克莱恩、班森和梅丽莎之前所住的公寓就位于下街。

    不过住在公寓和周围的民众都不认为附近是下街,而是自创了“中街”这个名词,以此与两百米之外道路延伸处的贫民聚集地区别。

    在那里,一间卧室可能挤五口,六口,甚至十口人。

    克莱恩走在左街街道边缘,思绪散开来,想起了那本安提哥努斯家族的笔记,想起了它的不知所踪,想起了值夜者的重视,想起了由此而来的那场血案。

    他的心情慢慢变得沉重,脸色阴郁了下来。

    就在这时,一道熟悉的声音传入了他的耳朵:

    “小克莱恩。”

    嗯……克莱恩疑惑转头,现自己走到了“斯林面包房”的门口,头灰白的温蒂太太正带着柔和的笑容扬手招呼。

    “你看起来不太,不太开心?”温蒂和煦开口。

    克莱恩揉了下脸庞道:

    “一点点。”

    “不管有再多的烦恼,明天终究会来临。”温蒂太太微笑说道,“来,帮我试一试我新制作的甜冰茶,我不知道它是否适合本地人的口味。”

    “本地人,难道斯林太太您自己不是?”克莱恩好笑摇头。

    试一试应该就是免费的意思吧?

    温蒂.斯林扬了下嘴角道:

    “你猜对了,我其实是南方人,跟着我丈夫来到廷根,这是四十多年前的事情了,呵呵,那时候班森还没有出生,你父亲和母亲甚至都还没有认识。”

    “我对北方的食物风格一直都有点不习惯,总是想念家乡的食物,想念猪肉香肠,想念土豆面包,想念烤薄饼,想念猪油炸蔬菜,想念特色酱汁的烤肉。”

    “嗯,也想念甜冰茶……”

    克莱恩听得泛起了笑容:

    “斯林太太,这真是让人饥饿的话题啊……不过,我感觉好了很多,谢谢。”

    “美食总是能治愈悲伤。”温蒂递给了克莱恩一杯棕红色的液体,“我根据回忆调制的甜冰茶,你来尝尝好不好喝。”

    克莱恩道谢之后,抿了一口,只觉这饮料有些地球上冰红茶的口感,但没那么刺激,茶味更浓,清爽感更甚,一下就驱散了烈阳照耀带来的灼热。

    “非常棒!”他赞叹道。

    “那我就放心了。”温蒂笑得眯起了眼睛,和蔼地看着克莱恩将那杯甜冰茶喝完。

    和斯林太太闲聊了一阵搬新家的事情后,克莱恩回到了最熟悉的那条街道。

    下午时分,这里的街贩少了很多,他们要到五点半之后才会重新聚集,剩下的那些也是没什么精神,蔫蔫的样子。

    刚拐入这里,克莱恩的心情突然莫名阴郁,有种说不出的压抑、低落和灰暗感。

    怎么回事?他敏锐察觉到自身的不对,当即停顿下来,左右打量,可是,并没有看到什么奇怪的事物。

    想了想,克莱恩抬起手,状似思考般在眉心轻敲了两下。

    他视线所及,当即生了变化,那一位位街贩和几个行人的气场呈现了出来。

    克莱恩还没来得及审视他们健康的颜色,就被那象征着情绪的浓郁黯淡所吸引。

    被观察者具体的想法,他无法判断,但那种悲观、麻木和沉郁的印象深深刻在了他的心头。

    环顾一圈,他现附近都是这种昏暗的色调,哪怕阳光都无法驱散。

    这是不知多少天多少月多少年染上的压抑。

    看到这里,克莱恩一下明白了原因。

    就像老尼尔说的那样,开启灵视的自己很容易因为进入陌生环境而感觉不舒服,也很容易被别人的情绪感染。

    类似的道理同样能用在“灵感”这个能力之上——这是成为“占卜家”后,不需要额外学习就能获得的能力,它属于被动且无法拒绝的感应,可以让人直接察觉到一些异常情况的存在。

    而察觉肯定会有一定程度的交互,所以,在类似“通灵者”的非凡眼里,每个人的灵感强弱是如此明显,就像黑夜里的火炬,所以,高灵感的人也就会很自然很容易地被异常且强烈的氛围影响,只能通过反复的练习来把握,来控制,来适应。

    “这样压抑的‘色调’恐怕得很长时间才能形成吧?”克莱恩叹息摇头,有所触动。

    他又轻敲了眉心两下,并努力收束住灵性。

    哒,哒,哒,克莱恩一步步走向公寓,感应着其他可能存在的异常和微妙联系,以此寻找被“自身”藏起来的安提哥努斯家族笔记。

    街道与往常一样,有脏水,有垃圾,一直到公寓门口,才算干净了起来。

    克莱恩推开半掩的大门,于阳光未能企及的阴暗里,在一楼转了一圈。

    他一阶阶上行,让木制的楼梯不断出吱呀的声音。

    二楼一如既往地缺少光明,克莱恩放纵着“灵感”,直视着昏暗。

    然而,他不仅没能现笔记的线索,连无形的灵体都未看到一只。

    “要是能这么容易遇见,绝大多数普通人也就不会察觉不到非凡事物的存在了……”克莱恩自我感叹了一句。

    他已经明白大多数“灵”不是以灵体的形式存在,而是灵性,必须“通灵者”才能有效进行沟通。

    到三楼转了一圈后,克莱恩离开公寓,沿着记忆里的道路,步行往韦尔奇的住所。

    他足足走了一个小时,依旧没能在途中有所现。

    立在那栋花园别墅外面,克莱恩隔着紧锁的铁门,眺望着房屋,暗自嘀咕道:

    “韦尔奇家应该不用找吧?队长和戴莉女士肯定地毯式搜查过了……”

    “而且我又没有这里的钥匙,总不能翻墙吧……”

    “明天换另外一条路线过来试试……”

    “今天走了这么多路,却没有步数排行榜……”

    吐槽之中,克莱恩回身前往附近的街区,打算坐公共马车去黑荆棘安保公司,将今天份的三十子弹领出来,抓紧时间进行练习。

    “占卜家”缺乏快又有效的攻击手段,只能靠左轮和手杖来弥补了!

    韦尔奇住所附近的区域相当干净,街道两旁有着不少窗明几净的店铺。

    拐过路口,克莱恩正待寻找公共马车点,目光忽地扫到了对面二楼位置的几个招牌:

    “哈罗德百货商店。”

    “退伍军官俱乐部。”

    “占卜俱乐部。”

    ……

    占卜俱乐部……克莱恩默念着这个名称,突然想到了自己要“扮演”占卜家的事情。

    嗯,过去看一看……寻找寻找新想法……

    思绪纷呈间,克莱恩穿过街道,来到对面,登上二楼,进入大厅,站到负责接待的漂亮女士前方。

    这位女士盘着棕黄色的头,打量了克莱恩一眼,微笑说道:

    “先生,您是想占卜,还是加入我们俱乐部?”

    “加入有什么条件?”克莱恩随口问道。

    棕黄色头高高盘起的女士熟稔地介绍道:

    “填写详细资料,缴纳会员年费,初次是5镑,之后每年1镑,放心,我们不像那些政治或商业俱乐部,必须获得正式成员的推荐才能加入。”

    “会员可以免费使用俱乐部的会议室和各种占卜房、占卜工具,免费享用我们提供的咖啡和茶水,免费阅读我们订的报纸和杂志,成本价购买午餐、晚餐、酒类饮料和一些占卜教材、占卜材料。”

    “而且,我们每个月至少会请一位有名的占卜者来讲课,来解答疑难。”

    “最重要的是,您能找到一群有相同爱好的朋友,能互相交流经验。”

    听起来不错,然而,然而我没有钱……克莱恩自嘲一笑,转而问道:

    “如果想占卜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