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有趣的技巧?”

    克莱恩非常好奇地问道。

    老尼尔嘿嘿一笑道:

    “我去巡视一遍武器、材料和文献库,你用桌上的两个杯子泡两杯咖啡,在其中一杯里放入不好的事物,具体是什么,你可以自己拿主意,挥你的想象力,唯一的要求是,不能浪费太多的咖啡粉,那是我用高原特产的咖啡豆自己手磨的!”

    “好的。”克莱恩虽然不是太明白老尼尔想做什么,但还是愉快地答应了下来。

    看着对方拿出铜制钥匙,打开武器库的铁门,听到里面回荡起悠长的脚步声,他慢悠悠摆好杯子,确认了壶里有热水。

    揭去镶银锡罐的盖子,克莱恩用泛着金属光泽的小勺分别往两个杯子里抖了一勺香味浓郁的咖啡粉,接着倒上热水,熟稔搅拌。

    ——作为一名物资丰富时代过来的穿越者,他对咖啡不算陌生。

    做完这一切,克莱恩思考片刻,坐了下来,翘起右腿,用手捻取了些许皮靴鞋底沾染的泥土,并放入左侧那个杯子里。

    然后,他仔细又做了一次搅拌,直到两杯咖啡从外观颜色和本身香味上几乎没什么区别。

    过了几分钟,老尼尔甩着钥匙串,走出了武器库,哐当一声关上了铁门。

    “弄好了。”他略显浑浊的暗红眼眸转动,望向了桌子对面的克莱恩。

    “好了。”克莱恩点头回答。

    老尼尔笑了一声,边解开手腕缠绕的银链,边坐了下来。

    他的表情很快变得沉静,左手持握链条伸出,让银链竖直垂于自身右侧的咖啡杯之上,那枚纯净的白水晶只差一点就要沾染上液体。

    一阵令人放松的安宁里,那枚白水晶莫名有了轻微摆动,带着银链做起了小幅度的逆时针运转。

    “这杯是放过不好事物的。”老尼尔用肯定的口吻说道。

    不等克莱恩确认,他收起银链,拿起旁边那杯咖啡抿了一口:

    “你喜欢喝苦咖啡吗?我习惯是一勺糖一勺牛奶。”

    克莱恩没做回答,兴趣浓厚地问道:

    “您的占卜结果很准确,是依靠那枚白水晶吗?是白水晶吧?”

    “这是占卜里的垂摆法,又叫灵摆法,依靠本身星灵体与灵界、星空的联系,借助一些自然材质与灵性的沟通,比如水晶、宝石和特殊金属,来占卜事物的好坏……让我们回到刚才那两杯咖啡,逆时针摆动为坏,顺时针为好,不动就是不好也不坏。你也可以将事件写在纸上,注意,是事件,不是问题。”老尼尔放下手中咖啡杯,详细讲解道。

    克莱恩仿佛在思考般道:

    “也就是不要用疑问的语句?”

    “对,不能用‘谁谁谁是否愿意做我的未婚妻’,要用‘谁谁谁愿意做我的未婚妻’,将它写在纸上,平放于桌面,然后用非惯用手拿住摆链,注意,是非惯用手。”老尼尔呵呵笑道,“这个时候,将手臂打直,调整摆链长度,让水晶刚好垂在纸张正上方,几乎接触我们书写的事件,然后闭上眼睛,于心里默念那段话语七遍,默念完,睁开眼睛,看灵摆是否有转动,没有,就再次闭上,重复之前的过程,直到有摆动。”

    克莱恩微微点头道:

    “逆时针‘否’,顺时针‘是’?”

    “也可以解读为不顺利和顺利。”老尼尔纠正了一下,将灵摆占卜的其他用法和细节教给了克莱恩。

    克莱恩回味几遍,现这是一个非常实用的占卜技巧,比如到了陌生环境,能用它快确认食物是否有毒,不需要额外再“点”“野外生物学”等技能。

    当然,这种占卜的形式太过简单,得到的答案也只有两三种,无法进行深入的探究和解读,比如某些东西虽然对本身有害,但经过一定处理,又能变得非常有益,比如有的食材,对人体确实有损害,但并不严重,在快要饿死的情况下,吃一吃其实没太大问题,这些都无法用灵摆法来判断。

    “我得尽快攒钱买水晶或纯银来制作灵摆了……”克莱恩叹息出声。

    老尼尔诧异地看了他一眼:

    “你可以直接申请的,这属于非凡者,尤其我们这种偏辅助类型的非凡者的制式装备,武器库里还有一根黄水晶和一根纯银的灵摆。”

    “可我还不算小队的正式成员啊……”克莱恩砰然心动,略有犹豫。

    老尼尔轻笑道:

    “对于非凡者,无论是不是正式成员,既然不涨薪水,那肯定得从别的方面给予一定便利。”

    “用‘福利’可能更恰当,我等下就向队长申请!”克莱恩暗自握拳,做出了决定。

    不试一试,又怎么能知道队长是否同意呢?

    “好的。”老尼尔笑笑道,“我们开始正式的‘神秘学课程’,它基础之一叫‘象征’,知道什么是‘象征’吗?”

    克莱恩回忆着之前听到的只言片语和自己在灵界、在灰雾之上的所见所闻,斟酌着说道:

    “无论灵界,还是虚幻的星空,以及那些未知的领域,都处于我们感官世界之外,不是耳朵、鼻子和眼睛获得的信息可以准确描述的,我们得到的只能是难以言说的直观启示和经验,它们又外显为抽象的符号和图形象征,这些象征就分别代表着不同事物不同含义。”

    “很准确,不愧是‘占卜家’。”老尼尔严肃点头道,“只有掌握了解读象征的能力,才算真正进入神秘学的大门,嗯,塔罗牌上的图案,图案上的每一个元素,都是一种象征,人为规定的象征,以帮助我们理解和解读原始的‘启示’。”

    他抽出一张纸,拿起旁边的钢笔,画了条不长的弧线。

    紧跟着,他在弧线下方刷刷添了几条竖线,抬头望向克莱恩道:

    “知道这个象征代表什么吗?”

    克莱恩看了又看,好一会儿才犹豫着说道:

    “眼睫毛?”

    “……”老尼尔吐了口气道,“这是丰收星座的象征,这是雷鸣星座的,这是白霜星座的……”

    他随手又画了好几个象征符号。

    克莱恩一边记忆,一边忍不住开口道:

    “这些星座的名字,真是,真是特别的质朴,对,质朴!”

    好乡土好原始……

    老尼尔露出笑容道:

    “当初罗塞尔大帝也是这么认为的,他一直打算将星座名称改成什么处女座、巨蟹座、天蝎座,可惜,他还是没能抗衡住传统的力量,至少这些星座的古老名称和各自代表的日期能指导耕种,指导收获。”

    “不得不说,罗塞尔大帝是个有想法的人。”克莱恩不知该如何吐槽。

    嗯,罗塞尔大帝生前应该是个体面人……

    老尼尔无法理解克莱恩的幽默,继续讲解起各种基础的象征符号,比如各种星座的,比如太阳、红月、褐星、赤星和蓝星的。

    讲这些的时候,他又穿插着教导了占卜星盘的画法和注意事项,水晶球的制作与材料、咒文的选择,听得克莱恩几乎有目不暇接的感觉。

    若非他现“占卜家”魔药有小幅度提升自己的记忆力,早就让老尼尔停止,方便自身消化所得了。

    “今天的‘神秘学课程’就到这里,你自己思考思考,有什么疑问都可以来找我。”老尼尔拿出块金色怀表,啪地按开看了一眼,“不要忘记阅读我给你准备的历史资料,坦白地讲,我看到它们就感觉畏惧。”

    “好的。”克莱恩拿过老尼尔书写有符号的那些草稿,先将今天学到的神秘知识快过了一遍,免得出现明显遗忘。

    老尼尔又抿了口重新冲泡过的咖啡道:

    “光靠记忆不行,必须经常使用,这样才能将知识化为你的本能,还有,冥想也得每天进行,只有多练习,多使用,才能真正掌握住魔药的力量,挖掘出它潜藏的神秘,消弭掉不好的影响。”

    提到这个,克莱恩就想起了扮演,想起了占卜俱乐部,试探着说道:

    “我魔药的能力与占卜有关,只靠一个人练习是不行的,必须和大量的人接触,分别给他们占卜,才能尽快掌握。我打算有了额外的钱,就去加入‘占卜俱乐部’,北区豪尔斯街上的那个,做一位真正的‘占卜家’。”

    这件事情将来肯定瞒不过值夜者们,提前铺垫一下比较好。

    “你的想法和戴莉很像啊,她一直说要做个真正的‘通灵者’。老尼尔摇头笑道,“可为什么要等到有了额外的钱再去?你可以写申请给邓恩,让他批准费用啊!”

    “‘占卜俱乐部’之类的组织也许有混入邪教徒和邪恶组织的成员,你作为值夜者小队的文职人员,标准的非凡者,加入他们,方便地进行监控,属于工作的需要啊!我们之前会定期巡察这些地方,只是因为人手不够,难以长时间地跟踪,现在正好交给你。”

    还有这种操作?看着老尼尔一本正经的表情,克莱恩简直惊呆了。

    这是光明正大找理由给自身私事报销费用啊!

    我对类似的事情简直一无所知……

    我果然只是一个键盘强者……

    “你希望用自己的金钱去做这件事情?”老尼尔见状,含笑补了一句。

    克莱恩当即摇头,语气坚定地回答:

    “我等下就打报告给队长!”

    老尼尔满意颔,望了眼尚未倒掉的、有不好事物的那杯咖啡道:

    “你究竟在里面放了什么?”

    克莱恩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只是,只是皮靴鞋底的一点污泥,它的颜色和您的咖啡粉差不多,差不多。”

    老尼尔怔了一下,忽然用手抵住嘴巴,低声吼道:

    “还不把它拿去倒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