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廷根市北区,豪尔斯街13号,位于二楼的占卜俱乐部。

    克莱恩又一次看见了那位负责接待的漂亮女士。

    她依旧盘着棕黄色长,显得成熟而典雅,仅从外表上,很难判断她的具体年龄。

    “您好,格拉西斯先生今天不在,您是否要换一位占卜者?”这位漂亮的女士含笑说道。

    听到这句话,刚将脱下的丝绸礼帽重新戴好的克莱恩顿时诧异了:

    “你还记得我?”

    这都是五天之前的事情了!

    棕女士抿嘴笑道:

    “您是第一位找格拉西斯先生占卜的客人,也是到今天为止,唯一的一位,我很难不留下深刻的印象。”

    贪小便宜吃大亏的印象吧?克莱恩自我吐槽了一句,沉吟着问道:

    “格拉西斯先生上次来俱乐部是什么时候?”

    棕女士瞄了他一眼,仿佛在思考般回答:

    “老实说,我们无法掌握会员前来的规律,他们有着自由的意志和各种各样的事务,唔,我记得那天之后,给您占卜之后,格拉西斯先生应该就没有再来过俱乐部了。”

    祝他好运,愿女神庇佑他……克莱恩祈祷了一句,没再多问,转而笑道:

    “我这次不是来占卜的,我想加入俱乐部。”

    “真的吗?这是我们的荣幸。”棕女士适时表现出了惊喜的神色,“初次成为会员,请缴纳5镑年费,之后是每年1镑,详细的情况不需要我再重新介绍了吧?”

    克莱恩从内侧口袋里掏出新领取的一张5镑纸币,看着亨利.奥古斯都一世的头像远离了自己。

    认真检查过防伪水印,棕女士郑重收起钞票,拿出一张表格,递给了克莱恩:

    “您填写一下详细信息,我给您开收款凭据。”

    有票吗?抬头是黑荆棘安保公司……克莱恩被自己的想法逗乐,拿起桌上的沾水钢笔,就着蓝黑色墨水,将姓名、年龄、所在街道和公司名称等信息填写完毕。

    不过,他故意空缺了出生年月日,对一位“占卜家”来说,这是关系着自身奥秘的灵数。

    开好收款凭据,登记完会员情况,棕女士伸出右手道:

    “欢迎加入廷根市占卜俱乐部,我是安洁莉卡.巴雷哈特,你们勤劳的服务者,这是您的会员袖钉,上面有我们独特的铭文,能证明您的会员身份。”

    “你好,安洁莉卡女士。”克莱恩轻握对方的手掌一下,接过了那枚暗金色的袖钉。

    他现上面的独特铭文使用了赫密斯语里一个单词的词根,那个单词是“占卜者”。

    安洁莉卡收回左手,想了几秒道:

    “不知道您擅长什么占卜术,或者说,想要在俱乐部学习什么占卜方法?我们会考虑请对应的知名占卜者来授课,也会给您介绍有类似擅长的会员,让你们愉快交流。”

    “每一种占卜术,我都懂一点,不需要特别考虑我。”克莱恩稍作修饰地回答,并且询问道,“我现在就可以替人占卜吗?我并不是一个刚开始学习的菜鸟。”

    他是来扮演“占卜家”,而不是学习普通人都能接触到的占卜方法。

    安洁莉卡保持着礼貌性的微笑道:

    “您随时都可以在俱乐部自由地帮人占卜,只是在确认您的水准前,我们不会在顾客询问时帮您说好话,您希望的占卜收费是多少?”

    “两便士吧。”克莱恩打算在没什么名气时以价格取胜。

    “我们会按照总价八分之一的标准,抽取四分之一便士的费用……”安洁莉卡先将各种规定说了一遍,然后才把克莱恩的信息写入那本供顾客挑选的“占卜者”图册。

    做完这一切,她微笑指着走廊尽头的会议室道:

    “海纳斯.凡森特先生正在讲解星盘占卜,您可以安静地找个位置旁听,也能举手询问疑难。”

    “好的。”克莱恩颇感兴趣地走向了会议室,想听听海纳斯.凡森特和老尼尔讲得有什么不同。

    这时,安洁莉卡追了上来,压低嗓音道:

    “莫雷蒂先生,您需要咖啡还是茶?我们免费提供锡伯红茶、南威尔咖啡和迪西咖啡。”

    最近常常看报的克莱恩知道这些咖啡和红茶都属于中等偏下的水准,但也明白它们肯定好于家里的劣质品类,于是想了想道:

    “一杯南威尔咖啡,三勺糖,不放牛奶。”

    鲁恩王国南威尔郡最著名的是啤酒和红酒,不少大人物都相当喜欢,而咖啡相对就没什么名气了。

    “好的,等下给您送进来。”安洁莉卡伸手指向会议室。

    克莱恩缓步来到半掩的门口,听见那带有浓厚阿霍瓦郡口音的讲解说道:

    “星盘占卜在所有占卜术里也属于相当复杂的一种…”

    这仅是相对普通人而言……克莱恩默默帮对方补了一句,看见会议室的五六张长桌围成了半圆形,簇拥着位穿黑色古典长袍的中年男子,海纳斯.凡森特。

    这位先生有着明显的黑眼圈,褐色头浓密而刚硬,它们一根根倔强地竖立着,就像在扮演刺猬。

    除此之外,讲解星盘占卜的他没什么明显特点。

    看见克莱恩进来,海纳斯.凡森特微微点头,没有中断课程,只是稍微放缓了语。

    克莱恩一手插兜,一手提杖,随着找了个边缘位置坐下,舒服地往后一靠,就着下午依旧灿烂的阳光环顾了一圈,看见这里有六位会员,四男两女。

    他们有的专注做着笔记,有的低声交流着什么,有的则向克莱恩回以苦笑。

    放好手杖,克莱恩按了按半高的丝绸礼帽,屈起手指在眉心轻敲了两下。

    他的目光投向海纳斯,看见了对方的气场,看见了那不同的颜色、亮度和厚薄。

    “暗红色,情绪上有点焦虑……其他部位都很健康,就是那里有点问题,不知道是什么情况……”克莱恩边悠闲听课,边默默自语。

    这时,他右手成拳,抵住了嘴巴,免得笑声外泄出去,因为他突然感觉自己像个无证老中医。

    对于灵视这个能力,他现在相当满意,虽然只能以此判断大概的情况,无法分辨具体细节,但也足以获得很多有用的信息。

    又环视一圈,他再次轻敲了眉心两下,仿佛在思考海纳斯刚才的话语。

    星盘占卜属于占星术的一种,但普通人也能尝试着进行解读,比如最基本的“出生星盘”,就是根据询问者出生时太阳、月亮、蓝星和赤星等的位置,分别在天空的位置,将它们的象征符号标注于星盘上正确的地方,并附加各种星座的相应状况,最后以此来解读对方的命运。

    这就要求占卜者必须懂得倒推计算行星和星座的状态,相当的复杂,当然,也有人出版工具书,供人查询,也有人直接简化,只用星座等做最模糊的解读。

    克莱恩安静听着,没有插言,没有提问,时不时摩挲袖口里的黄水晶吊坠,时不时抿上一口安洁莉卡送进来的南威尔咖啡。

    过了许久,海纳斯揉了揉眉心道:

    “你们也许需要尝试着绘制自己的星盘,有什么疑问可以来找我,我在白水晶房。”

    目送他离去,一位白衬衣、黑马甲的年轻男子笑着起身,走到了克莱恩旁边:

    “你好,我是爱德华.斯蒂夫。”

    “你好,克莱恩.莫雷蒂。”克莱恩起身还礼。

    “星盘实在太复杂了,每次听到,我就忍不住想要开始一场梦境。”爱德华.斯蒂夫自嘲道。

    克莱恩笑了笑道:

    “这是因为凡森特先生总是忍不住将他掌握的知识全部教给我们,就像一下子给我们一桌因蒂斯大餐,这太不利于消化了。”

    “如果是我,我能吃完一桌因蒂斯大餐,他们总是用很大的盘子装一点点食物。”爱德华呵呵一笑,顺势坐了下来,好奇问道,“你是新会员吧?我这两年都没见过你。”

    “今天刚加入俱乐部。”克莱恩坦然回答。

    “你擅长什么?我最擅长塔罗和扑克占卜。”爱德华随口问了一句。

    “我都懂一点,也只懂一点。”克莱恩将以前对自身的形容用在了这里。

    他不是谦虚,是因为在占卜领域,确实还有太多未曾掌握的神秘知识。

    就在其他会员想过来交流星盘占卜时,安洁莉卡走入了会议室:

    “斯蒂夫先生,有人找你占卜。”

    “好的。”爱德华.斯蒂夫微笑起身。

    “看起来你是位优秀的占卜者。”克莱恩望着对方道。

    “不,这只是因为我的价格最合适。”爱德华低笑道,“普通人前来占卜,绝对不会直接挑选最昂贵的那些,而除非他脑袋被驴踢过,否则肯定也不会放心最便宜的几位,价格处在中央的最容易获得机会。”

    我就是你说的脑袋被驴踢过的……看着对方离去,克莱恩忽然摇头苦笑:

    自己的价格定位似乎出现了问题……

    他站起身,拿上手杖,走出会议室,再次找到安洁莉卡:

    “我希望更改占卜价格,嗯,8便士。”

    安洁莉卡深深看了他一眼道:

    “我们会满足您的要求,但也会告诉顾客,您刚加入我们俱乐部。”

    “没问题。”克莱恩并不介意地点头。

    有的时候,神秘也是“占卜家”吸引顾客的重要元素。

    改好资料,克莱恩返身走向了会议室。

    这时,他看见海纳斯.凡森特从白水晶房出来,手里拿着一面镀银的镜子。

    这位知名占卜者对会议室内的三男两女五位会员道:

    “我最近刚掌握了一门新的占卜术,魔镜占卜,你们希望学习吗?”

    魔镜占卜?这可不是什么安全的占卜方法啊……身穿黑色正装的克莱恩停在会议室外面,皱起了眉头。

    ps:4/7,第一更,求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