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晚上七点半,莫雷蒂家的餐桌旁。

    “克莱恩,为什么你作为顾问,也需要早到?安保公司的紧急事务会不会比较危险?”班森叉了块土豆炖牛肉里的土豆,隐含关心地提起了清晨的事情。

    克莱恩小心地吐出香煎肉鱼的刺,早有准备地回答道:

    “一批需要立刻转运去贝克兰德的历史文献,我必须到场清点,确认没有遗漏,你知道的,那些只会挥舞拳头的家伙根本不认识古弗萨克文。”

    听到他的回答,咀嚼完嘴里食物的班森不由感慨了一句:

    “知识真地很重要。”

    趁此机会,克莱恩拿出剩下的那张5镑钞票,递给了班森:

    “这是我今天获得的额外报酬,你也需要一身体面的衣服了。”

    “5镑?”班森和梅丽莎同时出声。

    他拿起那张钞票,看了一遍又一遍,半是惊讶半是疑惑地说道:

    “这家安保公司还真是慷慨啊……”

    他1周的薪水是1镑1o苏勒,4周刚好6镑,仅仅比这额外的报酬多1镑!

    而靠着那样的薪水,他养活了弟弟妹妹,给予他们还算不错的住处,让他们每周能吃两三次肉,每年能获得几件新衣服!

    “你们不怀疑我说的话?”克莱恩故意这么反问道。

    班森呵呵一笑:“我想你没有那个能力,也没有那个胆量,去抢劫银行。”

    “你不是一个会撒谎的人。”梅丽莎停下刀叉,认真回答。

    我,我现在是一个习惯撒谎的人……克莱恩顿时有点羞愧。

    虽然这是现实的逼迫,但妹妹的相信还是让他一阵惆怅。

    “今天的事务比较紧急,也很重要,我在里面挥了相当关键的作用……这就是价值5镑的原因。”克莱恩略略解释道。

    从某种意义上来讲,他说的都是真话。

    至于即将下的5镑经费——之前准备用来加入占卜俱乐部的那笔,他打算隐瞒下来,一是又拿5镑回家,真地会吓到哥哥和妹妹,让他们怀疑自己在做什么不合法的事业,二是得为“占卜家”的学习和神秘知识的掌握,积攒一些购买额外材料的金钱了。

    班森满足地撕咬了一口燕麦面包,想了十几秒道:

    “我现在的工作不需要太体面的衣服,嗯,准确地说是,布料太好的衣服,家里的这些足够了。”

    不等克莱恩劝解,他主动提道:

    “有了这笔额外的收入,我们就真正有了积蓄,我打算再买几本会计方面的书籍,进行更深入的学习,克莱恩,梅丽莎,我不希望再过五年,我的周薪还在2镑以下,呵,你们知道的,我的老板和我的经理,脑袋里都灌满了大便,一张嘴就是一股恶臭。”

    “非常棒的想法。”克莱恩赞同道,顺势引导了一句,“为什么不看一看我房间内的文法书籍呢?要想成为真正的体面人,要想获得足够丰厚的报酬,这是相当关键的因素。”

    也许,用不了多久,公务员考试就会在鲁恩王国出现,提前准备能占不少便宜……

    班森听得眼睛一亮:

    “我确实遗忘了这件事情,来,让我们为美好的未来干杯。”

    他并没有喝黑麦啤酒,而是将牡蛎清汤倒入三个杯子,与弟弟、妹妹同时轻碰了一下。

    喝掉清汤,克莱恩看向与香煎肉鱼奋战的妹妹,低笑一声道:

    “除了班森的书籍,我想梅丽莎也需要一条新的裙子了。”

    梅丽莎抬起脑袋,不断摇动道:

    “不,我认为最好……”

    “存起来。”克莱恩帮她补充道。

    “嗯。”梅丽莎重重点头。

    “其实,如果不追求布料和最新的设计,并不会太贵,剩下的钱我们就攒起来。”克莱恩以不容拒绝地态度说道。

    班森也附和了一句:

    “梅丽莎,难道你想在赛琳娜的十六岁生日晚宴时,还穿旧的裙子?”

    赛琳娜.伍德是梅丽莎的同学兼好朋友,家庭条件还算不错,哥哥是事务律师,父亲是贝克兰德银行廷根分行的资深雇员。

    不过,他们所谓的晚宴,也就是请朋友们共享晚餐,以及聊天、玩纸牌。

    “好吧。”梅丽莎低下脑袋,嘟囔着回答,然后狠狠叉起了一块炖牛肉。

    沉默一阵,她忽然记起一件事情,忙抬头说道:

    “隔壁的肖德太太让女仆送了张名片过来,希望周日下午,也就是明天下午4点,半正式地拜访我们,认识新的邻居。”

    “肖德太太?”克莱恩完全茫然地望向哥哥和妹妹。

    班森用手指轻敲着餐桌边缘,状似思考般道:

    “水仙花街4号的肖德太太?我见过她的丈夫,是一位资深的事务律师。”

    “资深的事务律师……也许他认识赛琳娜的哥哥。”梅丽莎略有几分欣喜地说道。

    我们是水仙花街2号……克莱恩微微点头道:

    “认识邻居是必要的事情,不过你们知道的,我周日依旧要去安保公司,只有周一才能休息,替我向肖德太太说声抱歉。”

    说到这里,他想起了上辈子小时候的邻居,想起了住在铁十字街公寓时的邻居,好笑轻叹道:

    “半正式地拜访……邻居不是应该自然地认识,自然地接触吗?”

    “哈哈,克莱恩,你不明白的,你最近看了不少报纸,却没有接触过那些提供给家庭,提供给妇女的杂志,他们将年入1oo镑到1ooo镑间的家庭称为中产阶级,宣扬这是整个王国的支架,并赞美中产阶级没有贵族和富豪的傲慢,也不像低收入阶层那么粗鲁。”

    班森轻松而愉快地解释道,“这些杂志将贵族交往间的不少仪式简化,以此作为中产阶级的标志,亲密拜访、半正式拜访和正式拜访的区别就来源于这里。”

    说着说着,他摇头失笑道:

    “一般来说,将自己视为这个阶层的先生、夫人和小姐,都会特别在意类似的细节,她们对邻居和朋友的拜访,在下午2点到6点,称为晨访。”

    “晨访?”克莱恩和梅丽莎都诧异反问道。

    下午2点到6点的拜访算什么晨访?

    班森放下刀叉,摊手笑道: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仅仅看了几本女同事带来的杂志,嗯,也许是因为要穿晨礼服来拜访……”

    原本的晨礼服是弥撒、集会时的礼服,后来代指日间正装,与晚礼服区别。

    “好吧,你们明天上午记得去买些好的咖啡粉和茶叶,再从斯林太太那里买点小松饼和柠檬蛋糕,不能在邻居面前失礼。”克莱恩笑了一声,将剩下的面包沾上肉汁,夹入土豆,放进口中。

    …………

    第二天,也就是周日清晨。

    克莱恩喝完最后一口劣茶,放下报纸,戴好半高丝绸礼帽,拿上镶银的黑色手杖,慢悠悠出了大门,乘坐公共马车抵达佐特兰街。

    他与刚结束值夜,打算去休息室睡觉的罗珊打了声招呼,一路下行,来到地底。

    拐角处,他遇上了一名值夜者小队成员,“不眠者”洛耀.莱汀。

    这是位看起来很冷淡的女士,眉毛细长,眼睛很大,头漆黑顺滑如同丝绸。

    “早上好,莱汀女士。”克莱恩含笑行礼道。

    洛耀用深蓝色的眸子望了他一眼,微不可见地点头致意。

    两人快擦肩而过时,洛耀忽然停步,目视前方地说道:

    “仪式魔法是很危险的事情。”

    啊……克莱恩愣了一下,再转过身体时,就只能看见对方远去的背影。

    “谢谢。”他皱起眉头,对着洛耀.莱汀的背影轻喊了一声。

    往左拐弯,他很快见到了武器库值守室内的老尼尔,以及本来不该出现于这里的布莱特。

    “走吧,去我家,我已经领取好对应材料了,布莱特也答应帮我看守。”老尼尔笑呵呵说道。

    克莱恩顿时诧异了:

    “不在这里?”

    老尼尔提着银制小箱,啧了一声:

    “这里没有练习仪式魔法的空间。”

    克莱恩不再多问,跟着老尼尔返回了地面,接着,两人乘坐公共马车,一路来到北区城郊。

    老尼尔的家是一处独栋房屋,前方的花园内种植着玫瑰、金薄荷等“材料”。

    刚一进入,是铺着地毯的门廊,里面摆放着两张高背椅和一个伞架。

    通过门廊是宽敞的客厅,墙面贴着浅色的墙纸,地板刷成了深棕色,中间铺着有印花图案的小地毯,摆放着一张质地厚重的圆桌。

    圆桌周围环绕着舒适的长椅,座椅,以及一台钢琴。

    “我过世的妻子非常喜欢音乐。”老尼尔指着钢琴,随口提了一句,“沙和茶几在起居室内……我们今天的仪式魔法就在客厅吧。”

    “好的。”克莱恩有些拘谨地回答。

    老尼尔放下银制小箱,笑了笑道:

    “我先给你演示一个仪式魔法,你注意观察和记忆。”

    说话间,他从银制小箱内取出了一张仿羊皮纸,用专门调制的、有宁静香味的黑色墨水在上面画着奇怪的图案。

    克莱恩看了又看,现老尼尔似乎、大概、可能在画一张账单!

    等到老尼尔于对应位置填上“3o”这个数字和相应的“镑”符号后,克莱恩再也控制不住自己,又疑惑又茫然地问道:

    “尼尔先生,你要进行什么仪式魔法?”

    老尼尔咳嗽了两声,非常严肃地回答:

    “我今天要用魔法解决那3o镑的债务。”

    这样也行?克莱恩眼睛瞪大,嘴巴半张。

    ps:第三更求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