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见克莱恩神情诧异,安洁莉卡顿时有点动摇:

    “不是吗?格拉西斯先生说您只靠观察,就看出他的肺部隐藏着疾病……”

    她越说越是小声,最终闭上了嘴巴。

    观察?眉心黑?克莱恩一下恍然,摇头失笑道:

    “我想格拉西斯先生是误会了。”

    他本打算就这么敷衍一句,可突地想到昨天下午没人找自己占卜,导致扮演“占卜家”的过程非常不顺利,于是脑筋急转,略略解释道:

    “这其实是一种占卜。”

    “占卜?可格拉西斯先生只提到您有观察他的脸部,这也算是占卜?”安洁莉卡又惊讶又疑惑地反问道。

    克莱恩从容笑道:

    “作为占卜俱乐部的一员,你应该知道手相吧?”

    看手相并不是大吃货帝国的专利,即使在地球上,印度和老欧洲也分别展出了一套理论,更别提如今是个有着非凡力量的世界。

    “知道,但是,您似乎也没给他看手相啊?偷偷观察的?”安洁莉卡好奇询问道。

    “我看的是面相。”克莱恩胡诌道,“它的原理和手相没有本质的区别。”

    “真的吗?”安洁莉卡的眼神里写满了不信。

    克莱恩为了“占卜家”事业的展,轻笑一声,装作思考的样子,抬手轻敲了眉心两下。

    凝神望去,安洁莉卡的气场呈现于了他的眼眸中,头部紫色,手脚红色,喉咙蓝色……健康并没有什么问题,只是颜色都稍有黯淡,但这属于正常疲惫状态的表现。

    克莱恩再看对方的情绪,只见橘色里夹杂着些许红色和蓝色,也就是温暖中带着一点兴奋与一点思考。

    还好……现是这种没有异常的状况,克莱恩打算关闭灵视,就在这时,他突然看见安洁莉卡的情绪颜色深处,藏着浓浓的灰暗。

    “而且,她也缺乏一点白色的积极向上……”克莱恩若有所思点头。

    “莫雷蒂先生,您在看我的面相吗?”见身前穿黑色正装的年轻绅士突然沉默,认真打量自己,安洁莉卡敏锐察觉到了什么,半是好奇半是担忧地问道。

    克莱恩没立刻回答,又轻敲了眉心,一副专心审视的模样。

    就在安洁莉卡有些不安的时候,他温和开口了:

    “安洁莉卡女士,有的悲伤,有的痛苦,不要密封于心里。”

    安洁莉卡的眼睛一下睁大,嘴巴张了张,却没能说出话来。

    她看着头戴半高礼帽、有明显学者气质的克莱恩,听到对方用低沉,舒缓,让人感觉温暖的嗓音说道:

    “你需要一次登山,一场网球赛,或者一出悲伤的戏剧,让身体因运动而疲惫,让眼泪不用遮掩地流下来,然后痛哭,嘶喊,将那些情绪彻底地爆出来。”

    “这对你身体的健康也很有帮助。”

    话语娓娓入耳,安洁莉卡仿佛变成了雕像,立在那里,一动不动。

    她努力地眨了眨眼睛,慌乱地低下脑袋,闷声说道:

    “谢谢您的建议……”

    “今天似乎有不少会员?”克莱恩没再多说,就像刚才未做任何占卜一样,侧身望向了走廊尽头的会议室。

    “周日下午……至少5o位会员……”安洁莉卡的嗓音还有些低哑,描述也仅是说了几个关键词。

    她顿了顿,语逐渐恢复了正常:

    “您是要红茶,还是咖啡?”

    “锡伯红茶。”克莱恩微微点头,礼节性地取了下帽子,然后慢慢往会议室走去。

    直到他消失在门边,安洁莉卡才缓缓吐了口气。

    …………

    占卜俱乐部的会议室非常大,几乎相当于克莱恩高中教室的两倍。

    往常这里只有五六名会员,显得非常空荡,此时,几十位“占卜者”三三两两坐在不同的位置,一下就塞满了大部分空间。

    阳光从几扇凸肚窗照入,会员们或小声讨论,或围在海纳斯.凡森特周围请教,或埋头演练,尝试占卜,或独自喝着咖啡,阅读报纸。

    这样的画面让克莱恩有种回到地球学生时代的感觉,只是那时候更热闹,更喧嚣,没有这份宁静的味道。

    他环视一圈,没看到格拉西斯和爱德华.斯蒂夫这两位熟人,于是随意取了本公用的占卜教材,找了个角落,悠闲地翻阅起来。

    没过一会,安洁莉卡端着杯红茶进来,放到了克莱恩面前的桌子上。

    她正要安静离开,忽然看见莫雷蒂先生从左手袖口内解下了一根造型别致的银链,上面吊有一枚纯净的黄水晶。

    他要做什么?安洁莉卡不知不觉放缓了脚步,凝望向克莱恩。

    克莱恩左手持握住银链,将黄水晶笔直坠到了那杯锡伯红茶之上,让它和液体表面只差少许就会接触。

    他神情宁静地半闭上了眼眸,四周的气氛顿时变得幽静。

    那枚纯净的黄水晶轻微动了起来,带着造型别致的银链做出顺时针旋转。

    看到这一幕,安洁莉卡只觉莫雷蒂先生异常神秘。

    “你们的红茶还不错。”克莱恩睁开眼睛,微笑低语道。

    他刚才的举动是故意做出来的,故意做给安洁莉卡看的!

    要想很快有人找自己占卜,负责接待和推荐的安洁莉卡其实是非常关键的因素!

    既然要扮演“占卜家”,克莱恩也不再有什么顾虑,真正地投入了这个身份。

    “……是的,凡纳斯先生对红茶的品质很挑剔。”安洁莉卡怔了怔道。

    这时,克莱恩收回灵摆,将它重新缠好,然后端起白色有花纹的瓷杯,含笑遥敬了对方一下。

    …………

    安洁莉卡回到接待厅,再没有心情阅读杂志,她坐于那里,呆呆出神,不知在想些什么。

    直到一阵敲门声传来,她才猛地惊醒,慌忙望向入口,看见了一位穿浅蓝长裙的小姐。

    这位小姐取下了有粉蓝色缎带的纱帽,表情沉静而忧郁。

    “下午好,尊贵的小姐,您是想加入俱乐部,还是找人占卜?”安洁莉卡熟稔地迎了过去。

    “我想占卜。”眼睛漂亮,却藏着忧郁的小姐咬了下嘴唇道。

    安洁莉卡先请对方坐到沙上,然后将会员占卜的情况详细介绍了一遍。

    她取来图册,递了过去道:

    “您可以挑选任何一位。”

    情绪低沉的小姐认真翻起了图册,因为今天在俱乐部的会员实在太多,可供挑选的余地实在太大,看得她一阵烦乱。

    “你能推荐一位吗?这几页里面的。”她指着图册的中间部分,略去了价格在2苏勒以上和4便士以下的占卜者。

    安洁莉卡拿回图册,看了几分钟,斟酌着说道:

    “我推荐这位先生。”

    潜藏着不安的小姐凝神看去,现是一位叫做“克莱恩.莫雷蒂”的占卜者。

    “……莫雷蒂先生刚加入俱乐部……水准值得信赖吗?”她不太放心地询问道。

    安洁莉卡肯定地点头道:

    “我和一位会员都能确定莫雷蒂先生是出色的占卜师。如果不是因为刚加入俱乐部,他不会只收取这么低廉的费用。”

    “我明白了。”忧郁的小姐点了点头,“那我就请莫雷蒂先生占卜。”

    “好的,您等一会儿。”安洁莉卡拿上图册,起身走向了会议室。

    她来到克莱恩身边,压低嗓音道:

    “莫雷蒂先生,有人请您占卜,您需要使用哪间占卜房?”

    效果不错嘛,第一单“生意”上门了……克莱恩放下红茶杯子,平静点头道:

    “黄水晶房。”

    “好的。”安洁莉卡缓步在前方引路,并打开了黄水晶房的木门。

    克莱恩坐到放了诸多占卜器具的桌子后面,等待了几十秒,看见位身穿浅蓝色长裙、情绪低沉而忧郁的女子进来。

    趁对方反手关门的机会,他轻敲了眉心两下。

    “胃部的黄色有点黯淡……情绪的暗色非常重,以担忧,不安为主……”克莱恩仔细看了一遍,往后微靠,抬手关闭了灵视。

    “你好,莫雷蒂先生。”浅蓝色长裙的女子坐了下来。

    “下午好,该怎么称呼你?”克莱恩礼节性问道,并没有抱一定获得答案的期待。

    作为一名键盘强者,他知道很多人在占卜时是不愿意使用真实姓名的。

    “你可以称呼我安娜。”浅蓝色长裙的女子将纱帽放至一边,满含期待又多有怀疑地看着克莱恩道,“我想占卜我未婚夫的状况,他为了一桩生意,三月份去了南大6,上个月三号的时候,电报给我和他的家人,说即将起航返回,可是,二十天过去,他依旧没有归来,我最初以为是狂暴海的天气原因,但到今天,一个多月过去了,他乘坐的那艘‘苜蓿号’还是没有抵达恩马特港。”

    分隔北大6和南大6的海洋叫做狂暴海,以天灾众多、险流无数闻名,要不是罗塞尔大帝派人探索出了几条相对安全的航道,北大6诸国直到今天都未必能开启殖民时代,更别说铺设海底电缆,完成有线电报的架构。

    克莱恩看着自己“占卜家”生涯真正意义上的第一位客户,谨慎问道:

    “你希望使用哪种占卜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