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出门之前,克莱恩抓紧时间,用小刷子和手帕一丝不苟地清理了正装和礼帽,然后换洗了白色衬衣,穿上它亚麻材质的同类与原先唯一体面的廉价外套,快步来到街上。

    先是梅丽莎的裙子,接着是班森的正装,最后才能考虑我的第二套,钱总是不够花啊……另外必须一件件积攒招待客人的釉瓷餐具了……而且还得为购买各种神秘学材料存钱……克莱恩坐到公共马车上,心算着家里的财政情况,越算越是摇头。

    他估计至少得一年,才能让自己,让哥哥和妹妹过得像所谓的中产阶级。

    当然,这是没考虑升职加薪的情况。

    公共马车驶过一条条街道,停在了豪尔斯街“占卜俱乐部”的对面。

    克莱恩按住黑色非丝绸的半高礼帽,半跳半走地下车,沿着熟悉的道路,进入位于二楼的俱乐部大门,看见了头棕黄的漂亮女士安洁莉卡。

    她的眼圈有着残留的红肿,但整个人显得非常放松。

    克莱恩抬起手,轻敲了眉心两下,仔细审视了一番,现安洁莉卡情绪颜色深处的浓浓灰暗消散了许多,且平添了几分阳光般的白亮。

    看完之后,克莱恩才走了过去,脱帽笑道:

    “安洁莉卡女士,今天真是阳光灿烂的一天,对吧?”

    安洁莉卡抬起头来,短促地惊呼了一声,旋即绽开笑容道:

    “你和凡森特先生的那只猫很像,走路都没有声音,嗯,您看得出来?呵呵,我忘记了,您是一位擅长看面相的占卜师……”

    她停顿了下,轻咬着嘴唇行了一礼:

    “谢谢,谢谢您昨天给的建议,我感觉好多了,这一年来,我从没像现在这样放松,愉快,以及满足。”

    听着对方诚挚的道谢,克莱恩也被感染了那份喜悦和快乐,嘴角上翘道:

    “能帮助到你是我的荣幸。”

    说话的同时,他只觉自身的灵性都轻松活泼了不少。

    这就是“魔药”想要的“占卜家”?能真切帮助到询问者的“占卜家”?克莱恩仿佛在思考般捏了捏眉心,悄然点了两下。

    不得不说,他已经在实践中现目前开启和关闭“灵视”的动作还是不够隐蔽,但问题在于,他短时间内也想不到更好的替代方案,因为他才成为“占卜家”没多久,灵性还未增长到当前极限,本身的掌握也同样如此,所以,必须是能有效刺激到灵性的位置才能作为“开关”的媒介,而这样的部位并不多,眉心是相对优越的选择。

    等彻底消化了“魔药”,成为真正的“占卜家”,应该就可以设计更隐蔽的“开关”动作了……克莱恩微不可见地点头,往大门半开的会议室走去。

    “咖啡,还是红茶?”安洁莉卡连忙问了一句。

    “迪西咖啡。”克莱恩抱着各种饮料都尝一尝的心态回答道。

    这时,他看见会议室内有六七名会员,但并不包括之前一直在这里的海纳斯.凡森特。

    “凡森特先生没来?”克莱恩停住脚步,随口问了一句。

    安洁莉卡怔了怔道:

    “凡森特先生并不会每天都来,他接受邀请,去恩马特港一个占卜组织讲课了,您有事情找他?”

    “没有,只是好奇,毕竟我之前每次过来,都能看见他。”克莱恩含笑摇头。

    与此同时,他现那七名会员里有自己熟悉的面孔:

    为自己占卜过的格拉西斯!

    格拉西斯正戴着单片眼镜看桌上的资料,忽地察觉到有人在注视自己,于是抬起脑袋,望向视线的原点。

    他脸上霍然浮现出明显的喜悦,双手一撑,站立起来,几步冲到了克莱恩面前:

    “下午好,莫雷蒂先生,我刚才一直在想,您今天会不会来。”

    “听安洁莉卡说,您不是医生,而是一位擅长看面相的占卜师?”

    克莱恩笑笑道:

    “我并不只擅长这个,格拉西斯先生,你似乎已经彻底摆脱了疾病?”

    他捏了下额头,轻点眉心两次,现格拉西斯的健康颜色都恢复到了正常。

    “是的,我当时真的非常后悔,后悔自己没听您的建议,还好,还好我家附近有位非常厉害的药师,他给了我妻子相当神奇的药剂,这让我远离了死亡。”格拉西斯感慨道。

    作为值夜者小队的准成员,克莱恩很有职业敏感性地反问道:

    “非常厉害的药师?相当神奇的药剂?”

    神奇?多神奇?是否属于非凡的范畴了?

    “他说是伦堡那边的一种民俗药剂,总之,对我的病症有很大帮助。”格拉西斯没感觉异常地回答道。

    民俗草药师?克莱恩仿佛在思考般敲了敲眉心:

    “他叫什么名字?住在哪里?你知道的,占卜师没办法保证自己不会生病,也许将来我还要去他那里购买药剂。”

    克莱恩通过导师和同学们知道,这个世界的现代医疗体系才刚刚成形,对很多疾病几乎没有办法,所以,神奇的药剂和厉害的药师还大有市场,了解一下不会错,说不定以后就有需要的时候。

    格拉西斯坦然回答道:

    “他叫罗森.达克威德,在东区弗拉德街18号有家小店,叫做‘罗森的民俗草药店’。”

    “谢谢。”克莱恩默默记下,诚挚开口。

    格拉西斯转过身体,引他到自己旁边坐下,这时,安洁莉卡也泡好咖啡,端了过来。

    比起南威尔咖啡,迪西咖啡的香味更加浓郁,但口感相对较差……克莱恩抿了一口,品味片刻。

    格拉西斯见他放下了白釉杯子,忙斟酌着语气道:

    “莫雷蒂先生,我能请您帮我占卜一次吗?我会按照您确定的价格支付报酬的。”

    “8便士足够了,我不会临时提价的。”克莱恩正希望有人找自己占卜,“需要到占卜房吗?”

    “好的,黄水晶房。”格拉西斯比他更熟悉地率先过去。

    进了占卜房,反锁上木门,克莱恩坐到长桌之后,沉然问道:

    “格拉西斯先生,您想占卜什么事情?”

    “我有一个投资的机会,但牵涉的金额太多,如果失败,我和我的家庭都会遭遇沉重打击,我想占卜它是否能够顺利。”格拉西斯主动提道,“我自己用塔罗牌占卜过一次,嗯,是纯净心灵后的占卜,得到的结果还不错,是的,是我自己做的解读,不过我并没有违反那些象征原则。”

    克莱恩想了想,好奇说道:

    “那你将事情具体描述一遍,再给出本身的信息,如果能有对方的就更好了,我们做星盘占卜。”

    “好。”格拉西斯整理了一下语言道,“兰尔乌斯先生在霍纳奇斯山脉考察时,现了一处藏量丰富、品相很好的大型铁矿,他花光积蓄买下了那块地,并请专业的公司做了勘察,得出了让人鼓舞的结论。”

    “他缺乏后续的开资金,于是成立了一家钢铁公司,打算用这个项目向银行申请贷款,并同时行一定比例的股票来募集初始资金,这个计划暂时还在私下筹备的阶段,给出的回报非常丰厚。”

    最近常看报纸,又是“历史专家”的克莱恩知道这个世界有股票,更知道股票的概念源于罗塞尔大帝,嗯,又是他。

    在殖民南大6的过程中,他建立西拜朗公司,通过行股票向公众募集资金,顺利解决了财政上的问题,成功攫取到殖民利益的第一桶金。

    因为回报是丰厚的,从那以后,类似的事情一件接一件,比如铁路股票,矿山股票,蒸汽开利用股票,等等,等等,这里面有成功的,也有失败的,于是催生了贝克兰德证券交易所等组织。

    除此之外,罗塞尔大帝还弄出了国家债券、信托基金等东西,前者沿袭到今天,成为最稳定的投资方式,每年有百分之四到六的回报。

    克莱恩记得哥哥班森曾经说过,如果能继承3ooo镑的财产,那就不用再辛苦工作了,因为稳定的年金收益就有百分之五左右,大概15o镑,略等于克莱恩目前的年薪。

    这就是所谓的食利阶层啊……克莱恩暗叹一声,斟酌着问道:

    “你确定这件事情没有问题?兰尔乌斯值得信任?”

    “我看过他的地产文书和勘探报告,上面有西维拉斯郡政府的印章和专业公司的背书,而且兰尔乌斯先生的办公室里还有他和德维尔爵士,和市长先生的合影。”格拉西斯点头回答。

    合影?合影什么都代表不了……生在知识大爆炸时代的克莱恩见过太多类似的事情,并没有因此而信服。

    不过,他信不信都没什么用处,只能拿起笔,根据格拉西斯提供的关键时间信息,绘制了对应星盘。

    良久之后,克莱恩指着“星盘”道:

    “你自己应该也能看得出来,这件事情会很不顺利,表面的繁华之下是悬崖,是深渊,我的占卜意见是绕过它,避开它。”

    “……”格拉西斯陷入了沉默,嘴巴几次张开,又都重新合拢。

    过了几分钟,他才苦笑道:

    “回家以后,我会认真考虑的。”

    听到这样的回答,克莱恩只能摇头暗叹,体会到了一位“占卜家”应该有的无奈:

    “占卜家”只能给出建议,无法替人决定。

    两人刚离开黄水晶房,安洁莉卡就走了过来道:

    “莫雷蒂先生,有人找您占卜。”

    说到这里,她小声补了一句:

    “他没有让我推荐,也没有看图册。”

    名声传出去了?克莱恩疑惑地转向了接待厅。

    ps:12点有一章补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