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前行几步,克莱恩看到了来占卜的客人,他身穿黑色正装,手拿镶金木杖,头戴半高礼帽,金色的短从边缘顽强露出,鼻尖微弯,仿佛老鹰的嘴喙。

    安娜的未婚夫……那位经历了可怕磨难的乔伊斯.迈尔……在“梦境占卜”中见过对方的克莱恩当即微笑开口道:

    “下午好,迈尔先生。”

    “下午好,莫雷蒂先生。”乔伊斯取下礼帽,弯腰行礼,“感谢您对安娜的指点,她一直都在称赞您的神奇,几乎停不了嘴。”

    克莱恩呵呵笑道:

    “我什么也没有改变,该感谢的是你自己,没有坚韧的意志和对美好的向往,是无法战胜那些厄难的。”

    客气之后,他忍不住在内心吐槽了一句:

    这算是商业互吹了吧?

    “坦白地讲,我对自己能活着回来依旧感觉梦幻,依旧不敢相信自己能闯过那一场又一场的厄难。”乔伊斯感慨摇头。

    不等克莱恩再说,他好奇问道:

    “您刚才一看见我,就知道了我是谁,是我的鼻子太有特点的原因,还是您提前占卜到了我的拜访?”

    “我有你的详细资料,对占卜家来说,这就足够了。”克莱恩故意含糊回答,摆出神棍的样子。

    乔伊斯果然被震住了,十来秒后才堆出笑容道:

    “莫雷蒂先生,我想请您占卜。”

    话音刚落,他忽然察觉了一件事情:

    克莱恩.莫雷蒂先生自称占卜家,而不是占卜师,占卜者!

    “好的,我们到黄水晶房。”克莱恩做了个请的手势。

    这个时候,他莫名觉得自己该穿一身黑色长袍,话语尽量不要多,以体现占卜家的神秘。

    进了占卜房,乔伊斯.迈尔主动反锁住木门,并观察了周围环境,而克莱恩趁这个机会,悄然捏了眉心两下,开启了灵视。

    乔伊斯坐了下来,靠好手杖,拉了拉黑色的领结,沉着嗓音道:

    “莫雷蒂先生,我想请您解梦。”

    “解梦?”克莱恩保持着一切都在预料之中的状态,确认般反问了一句。

    他看见乔伊斯的健康颜色有不同程度的黯淡,但都还没达到疾病的程度,情绪颜色则以思考的蓝色为主,而它深暗得透出明显紧绷。

    乔伊斯郑重点头道:

    “从苜蓿号抵达恩马特港开始,我每晚都在做同一个梦,梦里充满了恐惧,我知道,这或许是厄难留给我的阴影,我应该去看心理医生,但我怀疑那不是正常的梦,正常的梦即使每晚重复,也肯定会有细节的不同,而这个梦,至少我记得的部分,从来没有生过变化。”

    “对占卜家而言,类似的梦都属于神灵给予的‘启示’。”克莱恩半是宽慰半是解释地说道,“你能将梦境详细描述一遍吗?”

    乔伊斯握拳抵住嘴巴,沉思片刻道:

    “我梦见我从苜蓿号上跌落,跌向海洋,那海洋是深红色的,如同腐朽的血液。”

    “在我坠落的时候,我被船上的人拉住了,我看不清楚他的样子,只知道他的力气很大。”

    “而我也同样拉着一个人,试图避免他坠海的结局,这个人我认识,他是苜蓿号的乘客,尤尼斯.金。”

    “因为他的重量,因为他的挣扎,我再也无法承受,只能松开手,看着他哀嚎着坠入血色的海洋。”

    “就在这个时候,我上面的那位也松开了手,我挥舞着双臂,想要抓到什么,可什么都没有抓住,整个人开始急坠落。”

    “再之后,我就会惊恐地醒来,背后和额头全都是汗水。”

    克莱恩手抵额头,轻轻敲动,做出思考的样子,接着组织了下语言道:

    “迈尔先生,单纯的噩梦,相似的噩梦,连续的噩梦,属于心理上的问题,有对应的根源,而同样的噩梦反复出现,则是你灵性对你的提醒,也是神灵给予的启示。”

    见乔伊斯流露出不解的神色,他深入解释道:

    “不要怀疑,普通人的灵性也会给予自身一定的提醒。”

    “我不知道苜蓿号上具体生了什么,但看得出来,它是一场以血与铁为主角的悲剧,给你留下了很深很深的阴影。”

    看到乔伊斯微微点头,克莱恩继续说明:

    “在船上时,你肯定很恐惧,你很害怕,而这种极端的情绪里,人类非常容易失去观察力,忽略许多不该忽略的细节,但这并不表示你没有看到它们,只是忽略了,明白吗?忽略了。”

    “在你的潜意识里,在你的灵性之中,被忽略的细节依旧存在,如果它指向的事情足够重要,那你的灵性就会提醒你,以梦境的方式。”

    之前我记起忽略的感觉,现那本笔记落在了瑞尔.比伯手里,就是同样的案列……只不过我更敏锐,灵性更强,神秘学知识更加丰富,所以能第一时间就做出判断……克莱恩停顿几秒,看着乔伊斯.迈尔的眼睛道:

    “那位因你松手而坠入血色海洋的尤尼斯.金先生,是不是在船上祈求过你,但依旧没能逃脱宿命的结局?”

    乔伊斯不太自然地扭动了下身体,张了几次嘴才回答道:

    “是的,但我并不同情他,也许几天,也许一周以后,您就能从报纸上看到他是一个多么残忍多么让人憎恨的恶棍,他强暴并杀害了至少三位女士,将一个婴儿丢入了狂暴海里,并领着一群失去理性的野兽,大肆屠杀乘客和船员。”

    “他是狡诈的,强壮的,邪恶的,我不敢也不能停手,那会葬送我的性命。”

    “我并不质疑你做的这件事情。”克莱恩先给出态度,然后才解释道,“只是你的梦境告诉我,你在后悔,在遗憾,认为自己不该松手。既然你认为杀掉他是一件正义的事情,那为什么会后悔和遗憾,以至于反复梦到松手的画面?”

    “我也不知道……”乔伊斯迷茫摇头。

    克莱恩双手交叉,放在下颌位置,试探着解析道:

    “结合我刚才的描述,你是否在这件事情上忽略了什么,比如尤尼斯.金提到的事情,哀求的内容,展现的姿态,等等,等等,我无法代替你回忆,请你好好思考。”

    “没有……他当时只来得及说一声‘饶过我,我投降’……”乔伊斯满是疑惑地自语道。

    克莱恩不知道具体的经过,只能结合梦境,给予引导:

    “那是否你认为尤尼斯.金活下来更有用,能证明一些事情,能解释一些事情?”

    乔伊斯一下皱起了眉头,好一会儿才开口说道:

    “也许……我始终觉得苜蓿号上的冲突来得太突然,展得太激烈,就像所有人心里潜藏的恶欲一下就不受控制地爆出来……这不正常……非常不正常……也许,也许我想审问尤尼斯.金,问他最初是为了什么,才会做出恶魔附身一样的事情……”

    听着乔伊斯宛如梦呓的描述,克莱恩结合梦境,思绪霍然开朗,用神棍特有的语气道:

    “不,不只是这样。”

    “什么?”乔伊斯仿佛吓了一跳。

    克莱恩双手交叉,靠住下巴,目光沉然地盯着乔伊斯的眼睛,语气低缓却有力地说道:

    “你不只认为这件事情不正常,你还看到了一些被你忽略的事情,而这些被忽略的事情串连起来,可以推导出一个可怕的结论。”

    “于是,你的灵性告诉你,有个人具备很大的嫌疑,也就是梦里拉住你,但最终放开了手的那位,你下意识不去怀疑他,所以看不见他的样子,他是你的同伴,他曾经主宰过你的生死,或者说,救过你!”

    乔伊斯霍然后靠,撞得椅背出闷响。

    他额头慢慢泌出汗水,眼神里充满混乱。

    “我……我看见了……”

    哐当,乔伊斯猛地站起,让高背椅摇摇晃晃,险些倒下。

    “特里斯先生……”他用尽全身力气般说出了一个名字。

    那是一个圆脸的、和蔼的、腼腆的男孩,那是拯救了幸存者的英雄……

    克莱恩没去打扰对方,向后微靠,静静等待。

    乔伊斯的脸色变幻了几下,最终恢复了正常,带着点苍白的正常。

    他露出一抹苦笑道:

    “我明白了,谢谢您的解梦,或许我得去趟警察局了。”

    他拿出皮夹,取了1苏勒的纸币。

    “我不认为金钱能体现您的价值,只能按照您确定的价格给予,这是您的报酬。”乔伊斯将纸币推给了克莱恩。

    你直接给1o镑,我也不介意的……1苏勒,你和你未婚妻还真像啊……克莱恩保持着神棍的风采,什么也没说,含笑按住了钞票。

    乔伊斯吸了口气,戴上礼帽,转身走向门口。

    解除反锁时,他忽地回头,诚恳说道:

    “谢谢您,莫雷蒂大师。”

    大师?克莱恩暗笑一声,目送着对方离开占卜房,无声自语了一句:

    “苜蓿号上似乎生了什么了不得的事情……如果队长在就好了,他能从乔伊斯.迈尔的梦里弄清楚全部经过……”

    …………

    周二清晨,贝克兰德,皇后区。

    提前起床的奥黛丽找来金毛大犬苏茜,一本正经地说道:

    “苏茜,你也是非凡者了,我们是同类,呸,不是,我的意思是,我们必须更好地互相帮助,你等下守住门,不让任何人打扰到我,我要进行一个仪式。”

    苏茜看着主人,无奈地摇了下尾巴。

    ps:5/7,周一第一更求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