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高空的绯红之月安静地悬挂在黑暗中,照耀着逐渐归于沉寂的“大学之城”廷根市。

    克莱恩立在书桌前,透过凸肚窗俯视着清冷无人的水仙花街,耳畔听到远处有马车飞快却不喧嚣地驶过。

    他拿起有枝蔓花纹的银白怀表,啪地按开,看了一眼,然后伸手将窗帘拉拢,让煤气灯偏黄的光芒更多地反射于卧室内。

    克莱恩不快不慢地转身,反锁了房门,合拢了闸阀。

    整间屋子顿时被黑暗笼罩,只些许透过窗帘的微红月光带来色彩,带来孕育了诸多民俗故事的夜深场景。

    在这样的环境里,克莱恩拿出一把申请来的银制小刀,于脑海内勾勒出光球,预先进入半冥想的状态。

    他积蓄精神,按照之前的练习,让灵性通过刀尖喷薄而出,并让它们跟着本身的移动,与环境奇妙结合,密封了房间。

    他这是在防备等下可能出现的异常波动,害怕班森和梅丽莎因此被惊醒。

    接着,克莱恩放下小刀,逆时针走了四步,每一步都伴随着来自地球的咒文。

    不变的嘶喊和呢喃袭来,不变的疯狂与痛苦加身,他竭力控制着自己,在近乎半迷糊的状态下撑过了最难熬最危险的阶段。

    灰白的雾气无边无垠,深红的“星辰”或远或近,巍峨的神殿仿佛死去巨人般屹立,克莱恩眼前的一切与以往相比,没有任何变化,几千上万年积累的寂静与古老扑面而来。

    不,还是有变化的!克莱恩默然自语,目光锁定了一颗位于近处的深红“星辰”。

    那是象征着“正义”的星辰!

    这颗“星辰”的深红接连收缩和膨胀着,幅度不大,但坚持不懈。

    克莱恩小心翼翼展开本身灵性,往那深红蔓延而去。

    两者刚有接触,他脑海顿时嗡了一声,看见了模糊而扭曲的画面,听见了虚幻而重叠的祈求声:

    “不属于这个时代的愚者啊;”

    “你是灰雾之上的神秘主宰;”

    “你是执掌好运的黄黑之王。”

    “我祈求您的帮助。”

    “我祈求您的眷顾。”

    “我祈求您让我拥有一个好梦。”

    ……

    “我祈求您让我拥有一个好梦。”

    ……

    “我祈求您让我拥有一个好梦。”

    ……

    女性的声音不断回荡,层层交错,克莱恩的精神随之变得烦躁和杂乱,就像刚想入睡,却听见楼上正捶桌子砸地板地吵架。

    他按捺住情绪,用冥想的办法抚平着冲动,仔细辨认起眼前浮现的模糊画面。

    那是一个身穿白色长袍的女孩,有着一头柔顺亮丽的金,她正立于四团摇曳的火光前,尊敬低头,不断诵念。

    从扭曲的画面里,克莱恩勉强认出这是“正义”小姐。

    到了这个时候,他完全确认自己构想的仪式咒文能精准地指向这里,指向自己!

    这让他充满了成就感,觉得自己从无到有的摸索很有成效。

    我就不自夸了不起了……克莱恩心情转好,只觉苍蝇般徘徊于耳边的祈求声都变得可以接受。

    他心中一动,尝试着将脑海内勾勒的“回答”通过那微妙的联系传递给“深红”星辰:

    “我知道了。”

    …………

    眼前灰雾层层弥漫,一道扭曲而模糊的人影立在最深处。

    他双眼位置流转着深红,声音在空旷无物的世界里不断回荡:

    “我知道了。”

    “我知道了。”

    “我知道了。”

    ……

    奥黛丽.霍尔突然惊醒,拥被坐起,脑海里尽是刚才梦到的画面。

    她清楚明白地知道,自己梦见的是愚者,那位高居灰雾之上的神秘愚者!

    “这是对我清晨祈求的回应?”很快进入“观众”状态的奥黛丽冷静分析着。

    虽然她不理解愚者为什么不当场回应,非得等到夜里,但还是被那仪式魔法有效,被那几段咒文真的有用深深震撼。

    以往她向黑夜女神祈求,可从来没得到过回应!

    愚者先生即使还不是神灵,应该也相差不多了……奥黛丽缓缓吸了口气,又缓缓吐出。

    既然对方是无法反抗的强大存在,她很快就将一些忧虑抛到了旁边,开始思考起接下来该做什么:

    “第一,彻底消化掉‘观众’魔药……我的‘扮演’还算不错。”

    “第二,寻找心理炼金会。”

    “第三,看能不能从愚者先生那里得到‘读心者’的魔药配方,或者心理炼金会的线索。”

    “不过,每一位神灵般的存在都有着属于本身的完整序列链条,不一定知道其他序列途径的配方……心理炼金会这种新生的非凡组织,也不一定有资格得到愚者先生的关注……”

    …………

    脱离接触,克莱恩心情不错地坐到了青铜长桌最上。

    他浑身笼罩着灰雾,往后靠住椅背,手握成拳地抵住嘴巴,回想和审视起刚才的过程。

    此时,这片灰雾的世界,只有他一个生灵,除此之外,寂静无声。

    “似乎只能传递信息过去,无法借此调动这里的力量……那看来我之前的一个取巧思路行不通了。”克莱恩不断轻杵嘴巴,无声做着总结。

    他原本的打算是,如果设计的咒文和仪式有效,那就尝试能不能通过这种办法,将自身和灰雾世界捆绑在一块,以此撬动这片神秘空间的力量。

    到时候,他就可以自己向自己祈求,从而取巧地绕过限制、谜团和危险,更加充分地利用灰雾世界。

    比如,他可以先举行仪式,向“自己”祈求法术的赐予,接着,进入灰雾之上,自己响应这个祈求,给予恩赐。

    “看来我还是想得太美了……我对这片灰雾世界的了解和掌握远没达到那种程度……”克莱恩摇头自嘲,准备离去。

    就在这时,他看见象征“倒吊人”的那颗深红“星辰”也开始了收缩和膨胀,听到虚幻而无形的声音一圈圈荡开。

    “正好遇上‘倒吊人’举行仪式?”克莱恩若有所思点头。

    他就坐在青铜长桌的上,伸手虚点向那颗“星辰”。

    灵性蔓延而出,触碰到了那不断收缩和膨胀的深红。

    他听见了“倒吊人”低沉重叠的祈求,也看见了模糊不清的画面。

    画面里,“倒吊人”身披纯黑长袍,站在四团火光之前,周围灵性成墙,隔开着外来的影响。

    克莱恩没立刻回应,就这样静静看着,静静听着。

    “……你是执掌好运的黄黑之王。”

    “我祈求您的帮助。”

    ……

    “倒吊人”祈求完毕,等待了片刻,见没有回应,便开始解除灵性之墙,熄灭火焰,收拾祭台。

    到了最后,他伸手一抹,水光弥漫,充当祭台的桌子立刻焕然一新。

    “水性法术……风暴的恩赐……‘倒吊人’确实是,至少是‘航海家’……”克莱恩微微颔,在画面消失之前,按照预想的方式,将“回应”传递进了那团深红。

    …………

    阿尔杰.威尔逊正置身于罗思德群岛的府“慷慨之城”。

    他没和船员们一块去这里有名的“红剧场”,而是留在旅店内,紧闭住门窗,尝试起愚者描述的那个仪式。

    熟稔地完成祈求,阿尔杰耐心等待了一阵,但并未获得任何回应。

    “看来这个尝试不太成功…愚者先生得换个办法了……”他又是庆幸又略感失望地想着。

    处理好后续,阿尔杰打算去楼下要杯“烈朗齐”——酒精有助于挥“暴怒之民”的能力,所以“风暴之主”的代罚者们都相当喜欢这种“饮料”。

    拉开房门,阿尔杰刚要走出,眼前突地一花,看见走廊之上是虚幻而无垠的灰雾,看见一道模糊的人影端坐于最深处,就像端坐于高高在上的王座。

    “我知道了。”熟悉而低沉的嗓音无形地回荡于阿尔杰的耳畔,让他愣在了原地,脑袋略感抽痛。

    阿尔杰的眼眸霍然转深,再看四周,却现一切与之前没什么区别,依旧是踩上去会吱呀作响的地板,依旧是有了年头的墙壁烛台,依旧是不算太干净的走廊。

    我知道了……阿尔杰的耳畔仿佛还有声音在回响。

    他脸色变沉,握拳轻击胸口,但却没能说出对风暴之主的敬言。

    沉默许久,阿尔杰的表情恢复如常,只是目光又幽深了几分。

    …………

    灰雾之上,克莱恩没耽搁太久,等到残余的声音全部归于平静,他就以灵性包裹自身,坠入灰雾,坠入物质的世界。

    眼前光影飞快闪烁,如同几十倍快放的电影画面,克莱恩脑袋一阵眩晕后,就看见了透着绯红月光的窗帘,看见了轮廓朦胧的书桌和书架。

    他再次拿起银制小刀,解除了房间的灵性之墙,然后在一阵突如其来的风中,悄然打开门,望了眼走廊。

    见哥哥班森和妹妹梅丽莎的房间都没有动静,他才彻底放松下来。

    “这‘转运仪式’简直是居家旅行必备啊……又隐蔽又神奇……”克莱恩无声低语了一句,重新关上门,走向卧床。

    他明天的“任务”是和老尼尔一块去非凡物品的地下交易市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