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哒,哒,哒。

    马蹄迈开,车轮滚动,开启“灵视”并转身打量的克莱恩没能如愿看见那位温文甜美的年轻女士,眸子内尽是棕色厢体前移的场景。

    此时,这一站点准备坐公共马车的乘客已全部上完,厢门紧紧闭着,逐渐远离。

    而在车厢内,二三十位人类因为相隔太近,气场彼此交叠,互相遮掩,在克莱恩眼里,简直五颜六色,光彩缤纷,委实难以分辨。

    他无声摇了下头,抬手轻敲眉心,关闭了“灵视”。

    对他来说,刚才是一种既然遇上,能帮忙就帮忙的朴素情怀,可要是已经错过,状况又不是特别清晰,那也犯不着总是记挂,耽搁本身的事情。

    沐浴着绯红的月光,沿着此时还算热闹的水仙花街,克莱恩漫步回到家里,看见梅丽莎坐在餐桌旁,就着辉芒明亮的煤气灯,埋头对付着学校布置的练习。

    她轻咬钢笔笔杆,微皱起眉头,正苦苦思索。

    “班森呢?”克莱恩随意问了一句。

    “啊……”梅丽莎抬起头来,茫然了几秒才道,“他说今天转了好几个区,累得浑身都是汗,要好好泡个澡放松一下。”

    “好吧。”克莱恩笑了一声,突然现梅丽莎穿着条自己从未见过的长裙。

    它整体呈米白色,有着时髦的羊腿袖,领口和衣襟边缘则镶嵌了薄纱荷叶边,除此之外,没有太过繁琐的设计,属于轻便日常型,将十六七岁女孩的青春感完美衬托了出来。

    “新裙子?”克莱恩含笑问道。

    这是之前他和班森强烈要求才定下来的消费。

    梅丽莎“嗯”了一声:

    “刚从罗切尔太太那里拿回来,我想着等等肯定要洗,不如先试一下。”

    克莱恩听得颇为疑惑道:

    “罗切尔太太?”

    这不是以前的邻居吗?

    梅丽莎点了下头,认真解释道:

    “罗切尔太太其实是名裁缝,只是不太走运,不得不在家里帮人缝补衣物,过得,嗯,有点艰难,我知道她手艺不错,价格也比去女士衣帽店买便宜,而且还很合身,就在她那里订做了新裙子,只需要9苏勒5便士,只需要几天,同样款式的裙子,在哈罗德百货商店,要整整1镑半!”

    好节俭持家……妹啊,我知道,你至少有一半的原因是同情罗切尔太太……克莱恩没去指责梅丽莎的自作主张,转而笑道:

    “你什么时候去过哈罗德百货商店?”

    那在豪尔斯街区,在占卜俱乐部附近,属于至少中产阶级才能消费得起的地方。

    “……”梅丽莎一时语塞,好半天才道,“是赛琳娜,还有伊丽莎白,一定要让我陪她们去,其实,嗯,我其实更喜欢齿轮,更喜欢有蒸汽和机械的地方,嗯。”

    “女孩子偶尔逛一下百货商店,嗯,挺好的。”克莱恩笑着安抚妹妹。

    闲聊了几句,急着洗掉酒吧杂味的他快步上了二楼。

    正当他要回自身卧室拿换洗衣物时,突然听到靠近小阳台的盥洗室内有动静传出。

    不过几秒,班森一边擦着日渐后退的头,一边开门而出。

    “怎么样?有没有夸奖梅丽莎的新裙子?”他瞄见克莱恩,微笑问了一句。

    “好像忘记了,只是问了在哪里做的……”克莱恩想了下道。

    班森顿时呵呵摇头:

    “真是不称职的哥哥啊,梅丽莎刚拿到那条长裙,就舍不得放下来,好不容易弄好菜,洗过碗,立刻迫不及待地穿上,到现在都还没脱掉。”

    “……她不是想等洗完澡再换吗?顺便浆洗晾起来……”克莱恩下意识用梅丽莎给的解释反驳了一句,

    “啧。”班森感叹道,“这几天都比较炎热,她又在厨房忙了那么久,我想洗澡之后再写作业肯定会比现在舒服很多。”

    也对……克莱恩一下恍然,和哥哥班森相视而笑。

    原来你是这样的梅丽莎啊……女孩子爱美有什么错,没必要找借口修饰嘛……他嘴角上翘,轻摇脑袋,走进了自己那间卧室。

    之后洗澡时,克莱恩隐约听见楼下有敲门声,心头顿时犯了嘀咕:

    从瓦斯计费器里取硬币的工作人员不是两周才来一次吗?

    难道是隔壁的肖德太太?不对,这位女士据说严格遵守着中产阶级的交往礼仪,不会在不合适的时间上门拜访的。

    疑惑中,克莱恩擦干净身体,穿上陈旧但舒适的衬衣和长裤,蹬蹬蹬跑下了楼。

    他环视一圈,没现任何陌生人,于是出声问道:

    “刚才是不是有人敲门?”

    悠闲看着报纸的班森笑道:

    “是比奇.蒙巴顿,负责铁十字街的警察之一,问我们今天有没有遇上一位脸蛋圆乎乎的十八九岁男孩,呵,他还给了我们画像辨认,可惜啊,我和梅丽莎都没有见过,否则就能拿到赏金了,你呢,克莱恩?”

    “没有。”克莱恩大概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教唆者”特里斯成功逃出了码头区恶龙酒吧那一片,逃到了铁十字街和水仙花街附近,于是有了警察的登门询问。

    而弄到这一步也说明抓捕“教唆者”的行动接近失败了!

    克莱恩没再多想这件事情,因为他还未开始格斗训练,射击也只能说刚刚入门,这个时候去考虑对付天生的“刺客”,简直是在拿生命开玩笑。

    这一晚,他睡得很不踏实,总担心那位“教唆者”会潜入自家躲藏,制造另一起血案。

    幸运的是,水仙花街整夜平安,清晨的阳光驱散了所有阴霾。

    放松下来的克莱恩换上正装,戴好礼帽,提着手杖,一路来到佐特兰街,和接待厅的罗珊打了声招呼。

    “上午好,克莱恩。”罗珊欢快回应,压低嗓音道,“听说昨晚的大行动失败了?”

    “抓捕‘教唆者’特里斯的行动?”克莱恩好奇反问道。

    “嗯嗯!”罗珊重重点头,瞄了眼隔断位置道,“好像是代罚者小队的线人在码头区现了‘教唆者’……本来他们的打算是等另外的非凡者和一支警察部门的特别行动小队全部抵达再展开行动,争取一下解决,不惊扰到普通人,可惜那个‘教唆者’非常敏锐,及时现了问题,提前突围,成功逃走。”

    “这种时候,他们需要一位有追踪能力的非凡者,比如我。”克莱恩开了句玩笑。

    “当时并不缺乏追踪者。”突然,邓恩.史密斯的嗓音响了起来。

    罗珊猛地扭头,看见队长穿着黑色风衣,轻靠着隔断门框,正用幽邃的灰色眼眸盯着自己。

    她忙举起双手,捂住了嘴巴,然后连连摇头,示意自己什么都没说。

    邓恩移动视线,转到克莱恩身上,沉思片刻道:

    “代罚者,机械之心,以及我们值夜者,一共过六位非凡者,追踪受伤的特里斯来到铁十字街下街,现了他的临时居住点,然而,线索就断在了这里,无论是凡手段,还是正常的排查,都失去了作用,他就像突然蒸了一样,彻底消失了。”

    “需要我用占卜帮忙吗?”克莱恩试探着问道。

    邓恩微微摇头:

    “机械之心有‘窥秘人’,是一位不比老尼尔差多少的资深非凡者,我甚至怀疑他已经处在序列8的位置,只是不清楚对应的魔药叫什么。”

    “灵知会能传承到现在,肯定有他们的特殊之处。”克莱恩随口宽慰了队长一句。

    接下来的整个上午,他与之前一样,继续着神秘学课程,继续着历史资料和文献的阅读,继续着某些技巧的练习。

    眼见午餐时间即将来临,克莱恩逐渐有点心不在焉。

    又过了几分钟,他干脆收拾起了资料,听从肚子的召唤。

    就在这时,邓恩.史密斯来到文职人员办公室,嗓音低沉而醇和地说道:

    “克莱恩,你和我去一下查尼斯门,封印物‘2—o49’已护送抵达,之后的行动可能需要你对那本笔记的感应。”

    “……好的。”克莱恩起身回答道。

    他内心的思绪开始纷呈,想着那件封印物到底是什么模样,想着这趟行动会不会有危险。

    这样略显紧绷的沉默中,他跟着邓恩下了楼梯,进入甬道。

    直行通过十字路口后,邓恩忽然停步,侧过脑袋,严肃说道:

    “你跟着我做这个动作,一直保持,绝对不能停,记住,绝对不能停,这关系到你的安全!”

    说话的同时,邓恩屈起手臂,又伸展开来,伸展开来,又重新屈起,一直这么反复循环,没有间断。

    克莱恩茫然地看着队长演示,突地灵光一闪道:

    “因为那件封印物的特殊?”

    “对。”邓恩异常郑重地点头,“这样的动作能让我们第一时间现你出了问题,而及时解救就不会有生命的危险。”

    “嗯。”克莱恩没再犹豫,跟着做起了“屈臂伸展动作”。

    “如果这条手臂累了,那就换另外一条。”邓恩又叮嘱了一句。

    “2—o49”封印物还真奇怪啊……这样的动作到底能有什么意义?非常危险的样子……克莱恩念头闪动,慎重看着队长道:

    “好的。”

    他心里有着太多的疑问,但由于查尼斯门在望,只好强行忍耐了下来。

    再说,以我的保密等级,估计没办法知道详细情况,只能按照吩咐去做……克莱恩吐了口气,跟着队长邓恩来到了查尼斯门外的值守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