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午后的明媚阳光照耀下,衣物沾染了尘埃的克莱恩飞快调整了左轮的击位,扳开了相应装置,让自身进入随时可以开枪命中敌人的状态,让黄铜色泽的枪身金属反射出流淌般的辉芒。

    他单手握枪,平伸往前,警惕着周围可能的变化。

    与此同时,他颇有点担心队长邓恩和那位身穿灰色对襟风衣的艾尔.哈森先生,因为他们都是“梦魇”,更擅长暗中影响敌人,正面的对决不知道行不行。

    就在克莱恩念头转动的瞬间,艾尔.哈森主动放缓了前冲的脚步,表情变得宁静而忧伤。

    他嘴巴张开,吟诵起一让人平和,让人仿佛置身于夜晚的诗歌:

    “每当太阳在西方下沉”

    “露珠缀满黄昏的衣襟”

    “她素颜苍白得如同月明”

    “或如随伴月亮的星星”

    “月见草在夜露滋润下”

    “绽开了优雅纤弱的花”

    “像隐士一般避开阳光”

    ……(注1)

    吟诵声回荡开来,克莱恩险些就失去紧绷的感觉,彻底放松了下来。

    还好他早有类似的经验,又未处在艾尔.哈森面对的方向,于是迅沉淀了精神,用半冥想的状态对抗着“诗歌”的影响。

    呼……他暗自松了口气,对邓恩和艾尔的正面战斗力不再抱有怀疑。

    因为才晋升没多久,对序列魔药称不上特别了解,他刚才都忘记了序列7的“梦魇”是由序列8“午夜诗人”进阶的,能完整保留之前的能力,并有小幅度的提高。

    而克莱恩对“午夜诗人”的印象全部来自于伦纳德.米切尔,知道这个职业同样继承了“不眠者”的特殊,擅长格斗、射击、攀爬和感应,也擅长用不同风格的诗篇对周围的生灵造成不同的影响,简单来说,就是暴力诗人。

    艾尔.哈森的吟诵声中,层层叠叠的大木箱堆旁忽有水波荡漾,浮现出了一位身穿黑色燕尾服、头戴半高丝绸礼帽的男子。

    然而,这男子的脸上却涂着红黄白三色油彩,涂出了两边嘴角高高上翘的“小丑”模样,与本身参加晚宴般的正式打扮形成了荒诞可笑的对比。

    蹬蹬蹬!被介绍为神枪手的黑洛络塔飞快冲刺,一手提枪,一手握拳,几步就靠拢了那位燕尾服小丑。

    燕尾服小丑似乎受到了艾尔.哈森诗篇的影响,身体略微摇晃,眼神平静安然,一点也没有反抗的欲望。

    啪!黑女士洛络塔以拳击的步伐斜跨,提臂挥拳,轰向了燕尾服小丑的脸部。

    砰!

    空气炸响,燕尾服小丑突然如镜子般破碎了,一片一片,迅蒸,消失不见。

    就在这个时候,几步之外的木箱堆阴暗位置,燕尾服小丑的身影飞快勾勒,重新呈现。

    刚才那个受到影响的家伙竟然只是幻影!只是表演!

    燕尾服小丑一如既往地嘴巴咧开,笑容滑稽,他一手按着半高礼帽,一手抬起,猛地打了个响指。

    乓!

    他的响指打出了枪械射击的声音,洛络塔抢先左扑,连续翻滚,进行着躲避。

    可是,什么都没有生,除了虚拟的枪响。

    乓!乓!乓!

    邓恩和艾尔各自抬枪,稳定点射,那燕尾服小丑时左时右,时退时滚,身形矫捷地仿佛在表演杂技。

    突然,黑女士洛络塔不知从什么地方又冲了过来,被称为神枪手的她依然拧腰摆臂,挥拳击敌。

    砰!

    燕尾服小丑来不及躲开,上抬左臂,挡住了拳头。

    见他停顿下来,邓恩和艾尔一点也没有犹豫地各自瞄准,扣动了扳机。

    就在这时,燕尾服小丑抵住洛络塔拳头的手臂位置忽地燃起了橘黄色的火焰。

    不过腾得一下,那火焰就将燕尾服小丑包裹在内,向着洛络塔蔓延而去。

    乓!乓!邓恩和艾尔的左轮分别射,命中了那团火焰。

    火焰急燃烧,很快只剩下黑色的灰尘飞扬,可是,那燕尾服小丑的身影又出现在了不远处,半躲藏于叠放的几个木箱背后。

    他抬起右手,又打了个响指。

    乓!

    虚拟的枪声里,洛络塔突然顿步,没做扑击,她的身前有泥土溅射,有弹孔浮现。

    燕尾服小丑的这一击不再是幻象!

    虚虚实实,真真假假,委实让人难以分辨。

    乓!乓!乓!

    燕尾服小丑连打响指,时躲时现地和邓恩、艾尔对射了起来。

    看到这样的场景,洛络塔眯起了眼睛,抬起了左手持握的暗金色长管左轮。

    乓!

    燕尾服小丑猛然下蹲缩身,避开了致命一击,他的半高丝绸礼帽则向后飘飞,跌落于尘埃,上面有明显的焦痕弹孔。

    几个翻滚,他灵活得像是卷毛狒狒般攀爬上了那层层叠叠的木箱,居高临下地打起响指,射出空气弹。

    艾尔.哈森退后几步,垂下手枪,又一次开始了吟诵:

    “她的美色只对黑夜开放”

    “可是夜对美视若无睹”

    “对她的爱意完全盲目”

    ……(注1)

    燕尾服小丑不断跳跃于木箱之间,忽地抬手掏了掏耳朵,用固定的滑稽笑容看向艾尔。

    他不会预先把耳朵给堵了吧?密修会掌握的序列魔药挺奇怪的……克莱恩远远望着,心里有了一定猜测。

    他的想法刚有闪过,忽然看见一道人影出现于侧方仓库顶部,并飞快地跑向瑞尔.比伯藏匿的最里侧那间。

    这道身影穿着灰白色的码头工人衣物,脸上似乎也涂着红黄白的油彩。

    燕尾服小丑负责引开队长他们,另外有人去取走笔记?克莱恩思绪浮动,下意识抬起右手,对着房顶的人影来了一枪。

    他刚有瞄准,并给了提前量,那道人影突地下蹲,改跑为翻。

    乓!

    克莱恩没有收住地扣动了扳机,只见那道人影猛然顿住,身上有血花绽放。

    那人影惊愕地望了这边一眼,忍着伤痛,继续冲向最里侧的仓库。

    随缘枪法了解一下……克莱恩嘴角一抽,又一次扣动了扳机,这一次,子弹命中了人影旁边的木制屋顶。

    乓!乓!乓!

    伦纳德和博尔吉亚也分别开枪,但都没能命中那道人影。

    克莱恩本想吐槽他们的枪法还不如自己,可扣动扳机的手指却霍然停在了那里。

    对啊!为什么要阻止他?

    我刚才不是占卜出仓库里面危险极大吗?让这家伙去探个路,踩个雷,不是挺好的吗?

    伦纳德和那位博尔吉亚先生应该也是这个目的……

    想法闪烁间,克莱恩抬高枪管,往上打鸟。

    乓!乓!乓!

    几声枪响里,那道人影没受半点阻碍地来到了最里侧仓库的屋顶。

    他猛然下扑,手肘一撞,连同破碎的屋顶一块跌了进去。

    伴随着这个声音,黑女士洛络塔的眼睛忽然变得幽黑,左手做了个下拉的奇怪动作。

    燕尾服小丑翻滚跳跃的动作当即卡顿,脚踝似乎被一只无形的手紧紧攥住了。

    而邓恩没有立刻射击,反倒垂下了左轮。

    他张开嘴巴,于喉结不动的情况下,纯粹用本身灵性共鸣了周围的空气,虚渺的、飘忽的、古怪的声音随之响起:

    “她的花一夜开到天明”

    “但待到白昼睁开了眼睛”

    “被凝视羞得无处可躲”

    “她便在晕眩中蔫萎凋落”

    ……(注1)

    燕尾服小丑挣扎的动作顿时无力,似乎失去了那份求生的欲望。

    艾尔.哈森抬起手枪,瞄准敌人,指头即将扣动。

    就在这电光石火的瞬间,最里侧仓库内传出了一声异常凄厉的惨叫:

    “啊!”

    那惨叫蕴藏着极端强烈的恐惧,仿佛遭遇了什么无法想象的可怕事情。

    克莱恩毛骨悚然之际,惨叫声戛然而止,最内侧那个仓库重归了安静,让人头皮麻的安静。

    乓!

    艾尔受到一定影响,子弹只命中了燕尾服小丑的肚子。

    荷,荷。荷!最内侧仓库的安静再次被打破,一阵本该很轻的喘息声突兀响起,它由小变大,牵动了每个人的神经。

    咚咚咚!咚咚咚!

    铁黑色箱子内的“2—o49”突然狂暴,疯到了极点。

    注1:引用自英国诗人克莱尔的《月见草》,飞白,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