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荷,荷,荷!

    咚!咚!咚!

    巨大的喘息和猛烈的敲击先是交替,继而重叠,让克莱恩等人的精神瞬间紧绷到极点,仿佛听见了什么邪恶的耳语。

    趁着艾尔、邓恩和洛络塔的注意力被短暂引开的机会,燕尾服小丑猛地从口袋内抽出了一根长长的纸条。

    啪!他右手急甩,将纸条“抖”成了燃烧着漆黑火焰的长鞭,将长鞭抽向了自身脚踝的旁边。

    一声飘忽但尖锐的惨叫荡开,燕尾服小丑摆脱了无形的枷锁,往后做出空翻。

    乓!乓!乓!

    邓恩、艾尔和洛络塔的子弹同时落空,钻入了木制货箱内。

    燕尾服小丑不再逗留,右手按住伤口,向着远离这片仓库的方向狂奔而逃。

    他速度极快,眨眼间就只留下一个背影。

    而他消失之前,按住腹部的右手霍然往本身左臂一撩,肚子上的伤口随之消失,完好如同最初。

    左臂被撩到的位置则血肉模糊,有银色子弹若隐若现。

    邓恩等人没有追赶,因为最内侧仓库里的喘息声已经大得让人眉心跳动,灵感不安。

    砰!

    最内侧仓库的大门突然崩裂,向着四面八方飞溅。

    紧跟着,一条缠着破布的事物飞了出来,落在克莱恩面前不远。

    克莱恩凝神望去,发现那竟然是一条胳膊,血色的筋肉被咬得七零八落,白森森的骨头则不规则断开,往外支出。

    啪!啪!啪

    一样又一样事物飞了出来,先是血水溢出,瞳孔放大的眼珠,接着是被活活撕下来般的耳垂,之后是还在跳动的半边心脏,装满黄褐物体的肠子。

    要不是在瑞尔.比伯家见过更加恶心的“巨人观”,克莱恩此时恐怕又要忍不住地呕吐起来。

    他的情绪快要绷断,好不容易才遏制住了往漆黑门洞内开枪的冲动,然后将之前的部分空弹壳退出,装上新的猎魔子弹。

    乓!

    邓恩返回靠拢,沉稳地向着仓库内部点射了一发。

    可是,他的子弹就像进入了大海,没有任何回响传出。

    荷!荷!荷!

    巨大的喘息越来越紧促,灰白的颜色填充满了“敞开”的大门。

    乓乓两声,艾尔.哈森和博尔吉亚的子弹穿透了灰白,但依旧没能阻止那“颜色”往外涌动,也没有让对方留下伤口,溢出液体。

    克莱恩屏住呼吸,没盲目开枪,看见那“灰白”逐渐露出完整的轮廓。

    这是一个超过两米的人形生物,手脚关节全部不自然地反向扭曲着,像是被人硬生生折断了一样。

    一根又一根的白森森断骨从它的皮肤下支出,整体的灰白表面充满沟壑,如同被剥掉了“外壳”的人类大脑。

    这怪物浑身流淌着灰白的腐烂状黏稠液体,脑袋则相对正常,有深深的法令纹,有苍白的肌肤。

    它嘴巴张合间,能看到一颗快要掉落的全瓷假牙,几根拉成了长丝的血色唾沫,以及变为了碎屑的肌肉骨骼。

    瑞尔.比伯……这TM还像人吗?克莱恩无声吸了口气,只觉自己的心脏一阵乱跳。

    乓!

    伦纳德的猎魔子弹击中了瑞尔.比伯的额头,直接穿透了过去,留下一个深深的孔洞。

    灰白的液体留了出来,落到地上,滋滋扭动,变成了一条条乳白而肥胖的蛆虫。

    可是,那怪物却丝毫没受影响,动作不算快也不显慢地扑向了离它最近的博尔吉亚,真正的目标则似乎是那个铁黑色箱子,是封印物“2-049”。

    “非凡力量失控……”邓恩沉声喊了一句,“洛络塔,它看起来是死灵,你尽快寻找到它的弱点。”

    “好。”洛络塔没有多说,抬手按住了自己的双眼。

    她的瞳孔转为灰白,接着无色,像是进入了灵性的世界和死灵的国度,从更高的层次俯视着敌人,寻觅着那非常重要的“节点”。

    克莱恩见正常的枪击无效,也就没浪费自己的子弹,抬手轻敲眉心,开启了灵视,打算以此辅助“掘墓人”洛络塔女士。

    他的视线里,“怪物”比伯的灵光只剩下了一种,那就是纯粹的灰白,充满疯狂意味的灰白。

    除此之外,克莱恩什么也没有看出来。

    这时,艾尔.哈森和伦纳德.米切尔同时吟唱了起来:

    “啊,恐惧的危险,绯红的希冀。”

    “起码一事是真:此生飞逝。”

    “一事是真啊,其余皆谎。”

    “花开一度后将与世长辞。”

    ……

    让人安睡的力量弥漫而出,那扭曲的灰白色怪物迅速缓慢了下来,似乎也无法抗拒诗歌的魅力。

    就在这时,它张开嘴巴,发出了一声常人听不见的尖叫:

    “啊!”

    ……

    砰,克莱恩脑袋一痛,自行退出了灵视状态。

    他只觉鼻端瞬间流出了温热的液体,下意识伸手一抹,发现掌背尽是鲜红。

    艾尔和伦纳德则同时后仰倒地,嘴角、鼻端、眼边全是鲜血的痕迹。

    博尔吉亚、邓恩和洛络塔各自退后了一到两步,脸色转白。

    那怪物仅仅“尖叫”了一声,六位非凡者似乎就已经承受不住,变得脆弱不堪。

    蹬!

    它靠拢博尔吉亚,扭曲的关节猛然一甩。

    乓!乓!乓!乓!

    博尔吉亚和邓恩分别开了两枪,却都没能给怪物比伯造成哪怕一点伤害。

    砰!博尔吉亚被抽飞了出去,加长型左轮扑通落地。

    他努力了几下,想要站起,可短时间内却无法成功。

    怪物比伯的口角流出粘液,向着铁黑色箱子扑了过去。

    乓!

    关键时刻,艾尔.哈森一枪打在了箱子上,将它击飞出去好一段距离,让怪物比伯没能抓住,前冲了足足十来米。

    铁黑色箱子出现了裂痕,且随着里面咚咚咚的猛砸,越来越明显。

    “找到了!”黑发女士洛络塔终于开口说话,“我需要你们控制住它,至少三秒。”

    “好。”邓恩没有啰嗦,伸手按住眉心,闭上了眼睛。

    他似乎就这样睡了过去,有无形的波纹一圈又一圈荡开。

    瞬息之间,怪物比伯停顿了下来,眼眸里的疯狂极速消退,它那只剩薄薄一层的透明眼皮也止不住地开始下坠。

    邓恩的身体出现了颤抖,衣物之下有什么东西一撮一撮鼓了起来并原地蠕动,仿佛藏着一条又一条的滑腻无鳞毒蛇。

    洛络塔狂奔了出去,一个翻滚滚到了怪物比伯的身下。

    她单手按地,握拳往上,炮弹发射般轰进了怪物比伯的裆部。

    噗!

    她不顾腐蚀般的疼痛,按住地面的手再次用力,整个人又往上腾起了一节,拳头钻得更深。

    刺啦!洛络塔小臂回伸,拖出了一节满是黄褐和血污的肠子。

    在那肠子之中,隐约有一本古老陈旧的笔记。

    “啊!”

    怪物比伯发出了有声的惨叫,身体霍然发亮,如在融化。

    “趴下!”

    艾尔.哈森急促的话音刚落,克莱恩就看见怪物比伯膨胀了起来。

    轰!

    巨响声中,远处的克莱恩被冲击波浪直接抛飞,重重摔落。

    他头晕恶心地挣扎着站起,看见怪物比伯变成了一块块恶心的、腐烂的血肉,看见邓恩和洛络塔落在十几米外,状似昏迷。

    艾尔.哈森、博尔吉亚和伦纳德.米切尔也倒在了地上,或痛苦呻吟,或挣扎着想要站起未遂。

    克莱恩刚想松气,忽然发现距离自己两三米的地方有一件熟悉的事物。

    那个铁黑色的箱子停止了翻滚,将布满裂缝的一面朝向了天空。

    一条细细的、棕褐色的胳膊从那里伸了出来。

    封印物……“2-049”……艹!克莱恩心头一紧,立刻就要反向扑往几米之外,远离封印物“2-049”的作用范围。

    刚才那阵爆炸竟然将铁黑色箱子抛到了他的附近!

    就在这时,克莱恩的脑袋突地嗡了一下,思绪随之滞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