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艾尔.哈森附和道:

    “确实,很难想象‘占卜家’的后续会是‘小丑’,依照正常的逻辑,没有谁会把它们联系在一起。”

    “这很奇怪吗?我记得不少途径的序列魔药,前后也缺乏必要的关联。”黑女士洛络塔捂嘴打了个哈欠,看得出来,她的伤势较为严重,以至于“女神的凝望”也难以让她再保持旺盛的精力。

    “不,洛络塔,这完全不同,其他的序列魔药即使再缺乏关联,我们也能从另外的方面找到一定的共同点,但‘占卜家’和‘小丑’不行,我完全无法理解。”艾尔.哈森摇头感叹道。

    克莱恩听着他们的议论,笑了一声道:

    “不,还是有共同点的。”

    “是什么?”艾尔好奇问道,邓恩屈伸手臂的动作也明显放缓。

    克莱恩一本正经地回答:

    “不管是‘占卜家’,还是‘小丑’,都能在马戏团找到。”

    “……”艾尔、邓恩和洛络塔一下愣在了那里。

    “噗……不错的回答,我喜欢你这样的年轻人!”黑女士洛络塔最先回神,笑了出声。

    艾尔跟着露出笑容,摇头说道:

    “现在这个时代,具备自嘲精神的绅士是越来越少了,幸运的是,我们今天又遇到一位。”

    你以为我喜欢自嘲啊……我不也是没想到其他共同点吗……克莱恩腹诽了两句,笑容略显苦涩地回答:

    “我只希望这个序列途径的魔药不要再出现‘驯兽师’,‘杂技演员’,‘魔术师’等名称,那样就真组成马戏团了。”

    而且还是一人成团……

    “哈哈。”邓恩等人当即被他的话语逗笑,车厢内充满了欢快的气氛。

    马车前行,一路来到佐特兰街,没怎么受伤的克莱恩当先进入了黑荆棘安保公司。

    “女神啊!你遭遇了什么?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罗珊随意一望,愕然出声。

    克莱恩低头看了下自己肮脏且破损的正装,依旧感觉心疼地回答道:

    “任务里总是有这样和那样的意外,还好,女神庇佑,结局是美好的。”

    “赞美女神!”罗珊虔诚地在胸前画了个“绯红之月”。

    不等克莱恩开口,她主动询问道:

    “需要我们再次去三楼躲避?那件封印物真有那么危险?”

    “相信我,它比你想象的更加危险。”克莱恩心有余悸地回答道。

    要不是自己有更加神秘的“转运仪式”,今天就交代在“2—o49”那里了!

    “女神啊……”罗珊嘴唇翕动,似乎还有好多话想说,还有好多问题想问,但考虑到队长就在下面等待,她终于忍耐住了冲动,招呼着奥利安娜太太等人前往三楼——黑荆棘安保公司的左右隔壁,楼上楼下,要么属于教会产业,要么居住着虔诚的、模糊知道情况的教士。

    等到文职人员全部撤离,克莱恩没抢着去娱乐室通知别的值夜者,他当即返回,协助队长等人将封印物“2—o49”、怪物比伯残留物和安提哥努斯家族笔记护送到了二楼。

    通过隔断,邓恩推开娱乐室的门,对两位正在玩昆特牌的值夜者道:

    “弗莱,洛耀,你们立刻去码头区提利尔仓库,协助伦纳德处理后续。”

    “好的。”头乌黑,表情冷淡的女士洛耀率先起身。

    黑蓝眼、皮肤苍白的“收尸人”弗莱跟着站直。

    他们放下昆特牌,走出娱乐室,在通过隔断的时候,明显都停顿了一下。

    “等等。”邓恩没有辜负大家期望地喊了一声。

    “还有什么事情吗?”“不眠者”洛耀表情未变地扭头问道。

    “记得通知警察,让他们封锁道路,在你们处理好现场,将尸体搬运回来以前,不要让任何人靠近。”邓恩轻拍了下额头道。

    “好的。”洛耀转身,往前走了两步,重又停顿下来。

    她回过头,眨了眨眼睛,冷冷淡淡地确认道:

    “队长,没有别的事情了吗?”

    “没有。”邓恩斩钉截铁地回答道。

    洛耀微不可见地点头,率先走向了大门。

    而气质冰冷阴暗的“收尸人”弗莱则依旧保持着不快不慢的度。

    就在这时,邓恩又一次开口:

    “记得,记得告诉罗珊和奥利安娜太太她们,可以下来了。”

    “没问题。”弗莱平静到近乎没有情绪波动地回答道。

    目送两位值夜者走出大门,爬向三楼,克莱恩悄然松了口气,跟着队长和艾尔等人进入地底,一路直行,抵达了那对开的查尼斯门。

    “你去武器库,找老尼尔过来,我们需要他的仪式魔法治疗。”邓恩一边示意留守的“不眠者”科恩黎打开查尼斯门,一边吩咐着克莱恩。

    随着药剂效果的褪去,他的精神逐渐萎靡。

    “好的。”克莱恩没等待队长补充,自顾自说道,“我会代替老尼尔看守武器库,也会再申请至少二十枚猎魔子弹,并等待圣堂的批复,忍住对安提哥努斯家族笔记的好奇。”

    “……”邓恩一时竟找不到语言来应对。

    “队长,没有别的事情了吧?”完成了抢答的克莱恩微笑问道。

    邓恩摇了摇头,还是没能说出话。

    取出手杖,转过身体,走了一截,克莱恩拐向武器库,将事情大致的经过告诉了正在喝清水的老尼尔。

    “变成了失控的怪物……你还击杀了一位非凡者?”老尼尔快收拾了下桌子,“我就像在听一个戏剧的剧本。”

    他嘟囔着绕过桌子,目标直指走廊,根本没等待克莱恩的回答。

    克莱恩倒是颇为好奇地问了一句:

    “尼尔先生,教会没有真正的治疗药剂吗?竟然还需要仪式魔法的帮助。”

    “普通材料调配的药剂无法长时间固化来自仪式的治疗效果,凡类型的材料则非常稀少,且大部分都不适合用来做这种事情。”老尼尔随口解释了一句,“你应该知道‘女神的凝望’了吧,这种药剂刚通过仪式制作出来的时候,是标准的、真正的治疗药剂,但之后每一分钟,效果都在蒸,直到只剩下一点。”

    “这样啊……”克莱恩略有些失望地点头。

    作为曾经的“键盘冒险者”,也就是游戏爱好者,向往治疗药剂实在是习惯问题。

    目送老尼尔离开,他坐了下来,感受到阔别很久般的安宁。

    这样的安宁里,他回想起了燕尾服小丑临死时的惨状,回想起了自己冷血的射击,回想起了那狰狞的创口和泊泊涌出的鲜血。

    克莱恩的身体渐渐颤栗,心里充满了不适感,他先是站起,接着坐下,然后缓慢重复了这个过程,并夹杂上来回的走动。

    “呼……”他吐了口气,打算给自己找点事情做,免得总是想起那些不好的画面。

    克莱恩摘下礼帽,脱掉正装,掏出手帕和刷子,认认真真清理起衣物上的泥土和灰尘。

    不知过了多久,他听到了熟悉的老尼尔脚步声——那是由脚后跟先落地制造的特殊。

    “真是让人疲惫啊……”老尼尔抱怨着走进房间。

    “你告诉其他人,一个小时内都不要来这里,我需要一定的休息。”他的目光扫过克莱恩,随口吩咐了一句。

    “不如你去楼上休息,我看守这里?”克莱恩好心提议道。

    老尼尔摇了摇头:

    “上面太吵闹了,小罗珊是个停不住嘴的姑娘。”

    “好吧。”克莱恩没再坚持,穿上外套,戴好帽子,拿起手杖,回到了走廊,并将武器库的大门拉至半掩。

    哒,哒,哒,他缓步走在空旷的过道上,忽然看见旁边多了个自己之前从未见过的房间。

    “这里有道密门啊……”克莱恩停在靠近拐角的位置,眺望向那个房间。

    他现“收尸人”弗莱已经返回,正在里面详细检查一具被完全剥光的尸体。

    尸体?克莱恩心头一动,鼓起勇气靠近房间,在敞开的门上轻敲了三下。

    咚,咚,咚。

    弗莱停下动作,转过身体,用蔚蓝而冰冷的眼眸看了过来。

    “抱歉,打扰到你了,我只是想知道这是不是那具非凡者的尸体?”克莱恩斟酌着语气问道。

    “对。”弗莱薄薄的嘴唇张合,却只吐出了一个单词。

    克莱恩的目光越过他,看向尸体,果然在额头现了那道熟悉的狰狞伤口。

    是那个燕尾服小丑……克莱恩暗自吐了口气道:

    “有什么现吗?”

    “没有。”弗莱异常简洁地回答道。

    气氛一下尴尬,克莱恩正想着告辞,弗莱却主动开口了:

    “如果你感觉不适,可以进来看看,你会现这只是一具尸体。”

    怕我有心理障碍?克莱恩若有所思点头:

    “好的。”

    他进入房间,来到铺着白布的长条桌旁,望向了那具尸体。

    燕尾服小丑脸上的红黄白油彩已全部被清除,暴露出一张没什么特色的陌生脸孔,黑头,高鼻梁,年纪在三十上下。

    这时,弗莱走到墙角的方桌前,拿起了一截铅笔和一张白纸。

    他返回尸体附近,放好白纸,手拿铅笔,刷刷刷画了起来。

    克莱恩好奇地瞄了一眼,现弗莱竟然在给燕尾服小丑的头部做素描。

    没过多久,弗莱停下了铅笔,而白纸上多了一个栩栩如生的肖像,它和尸体相比,仅仅只是没有伤口,仅仅只是多了蓝色的眼眸。

    人才啊……克莱恩诧异地赞叹道:

    “我没想到,没想到你的素描竟然这么好。”

    “在成为值夜者之前,我的梦想是做一位画家。”弗莱的语气没有一点起伏。

    “那为什么不去实现梦想呢?”克莱恩疑惑问道。

    弗莱放好铅笔,手拿燕尾服小丑的肖像道:

    “我的父亲是女神的牧师,希望我也成为一名牧师,这是足够体面的职业。”

    “你做过牧师?”克莱恩愕然再问。

    他很难想象弗莱这种性格这种气质的人做牧师。

    “嗯,做得还不坏。”弗莱表情冷漠,嘴角隐有点上翘地回答道,“后来遇见了一些事情,经历了一些事情,就成为值夜者了。”

    克莱恩没去详细打探别人的隐私,转而问道:

    “你曾经是女神的牧师,那为什么不挑选‘不眠者’呢?”

    “一个私人的理由。”弗莱坦然回答道,“而且戴莉女士是个好榜样。”

    克莱恩点了点头,正待岔开话题,却听见弗莱说道:

    “你帮我看着这里,我必须立刻将肖像画交给队长……关闭密门很麻烦。”

    “好的。”克莱恩虽然有些害怕单独面对尸体,但还是强忍着答应了下来。

    随着弗莱离去,房间内变得安静,那具尸体躺在那里,沉重压于克莱恩心头。

    他吸了口气,想要战胜自己般靠近了那张长条桌。

    燕尾服小丑静静躺着,脸色苍白,眼睛紧闭,失去了所有的气息,他除了伤口狰狞,还散出死人独特的冰冷。

    克莱恩凝望了一阵,心情逐渐沉淀,似乎平静了下来。

    目光扫过,他现燕尾服小丑的手腕处有个奇怪的烙印,于是大着胆子,伸手去触碰,想要翻转过来,看得更加清楚。

    冰冷的感觉刚从克莱恩的指尖传入大脑,那只苍白的、失去了所有生机的手掌突然弹起,一把抓住了他的腕部。

    紧紧抓住了他的腕部!

    ps:6/7,第一更求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