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各种颜色浮现,气场映入眼中,克莱恩随意审视了一下德维尔爵士的状态。

    “身体很健康,几乎没有隐藏的问题……情绪非常差,黯淡之中透着虚弱……精神虚弱?睡眠不好?可问题是,他头部的紫色没有一点问题啊……”克莱恩无声自语之中,德维尔爵士一行越走越远,离开了图书馆。

    收回目光,克莱恩捏了捏额头,暗自感叹了一句:

    “做富豪也不容易啊……”

    他没多关注这件事情,重新将视线投向了面前的期刊杂志。

    一篇篇读完,克莱恩没找到太有用的线索,只是确认了几件事情:

    首先,霍纳奇斯山脉的主峰及周围,确实存在过一个古老的国度;其次,这个古老国度的历史能追溯到至少一千五百年前;再次,他们的建筑风格以宏大为主,留下了各种各样的壁画,从壁画上可以看出,他们相信人死之后,会在黑夜里庇佑亲属;最后,在那些遗迹里,随处可见象征着黑夜的符号,但又与黑夜圣徽明显不同。

    “如果有机会,不,哪怕有机会,我也不去那里!”克莱恩咬牙低语了一句,决定远离作死。

    他收拾好那些期刊杂志,将它们放回了原本的位置,然后,戴上礼帽,提起手杖,离开了德维尔图书馆。

    …………

    占卜家俱乐部。

    博格达看着负责接待的漂亮女士道:

    “我想占卜。”

    安洁莉卡礼貌性笑道:

    “您有指定的占卜师吗?或者,翻看我们的介绍,选择最适合您的那位。”

    博格达按了按腹部右侧,无声吸了口气道:

    “我想请克莱恩.莫雷蒂先生帮我占卜。”

    “可莫雷蒂先生今天并不在。”安洁莉卡不用确认地回答道。

    博格达一下沉默,来回踱了两步道:

    “莫雷蒂先生什么时候会过来?”

    “谁也不知道,他有自己的事情。据我观察,他周一下午来的次数最多。”安洁莉卡边思考边说道。

    “好的。”博格达脸色一暗,转身打算离开。

    “先生,您也可以挑选别的占卜师,比如廷根市有名的海纳斯.凡森特先生。”安洁莉卡尽力挽救着生意。

    博格达顿住脚步,犹豫了下道:

    “不,我只相信莫雷蒂先生,嗯,我能在这里等一会儿吗?也许他忙完自己的事情就会过来。”

    “没有问题。”安洁莉卡温婉笑道。

    博格达来到沙发区域,坐了下去,时而摩挲手杖,时而望向窗外,显得相当焦躁。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就在博格达脑袋一片混乱,不知该走还是该继续等待的时候,他听见那位漂亮的女士惊喜喊道:

    “下午好,莫雷蒂先生!”

    克莱恩看见熟悉的安吉莉卡,本想随口问一句怎么又是你在这里,难道你不需要休息,没有假期吗?

    不过,他立刻考虑到自己是一位占卜家,不应当问出类似的问题,而且反倒该用神棍的口吻道:命运真是奇妙啊,安洁莉卡女士,我们又一次相遇了。

    呃,这会不会像在搭讪?克莱恩想法急转,最终只微笑着回答:

    “下午好,安洁莉卡女士。”

    “有位客人想找您占卜。”安洁莉卡指了指沙发区域慌忙站起的博格达道。

    竟然有人指定我?克莱恩惊喜地摘下半高丝绸礼帽,顺手捏了眉心两下。

    “下午好,这位先生……”他目光望去,话语突然停顿。

    在他的“灵视”里,求卜者肝脏部位的颜色暗淡无光,近乎转黑,连带着让身体其余部位也失去了平衡,气场各有变薄。

    克莱恩斟酌了下,表情严肃地说道:

    “这位先生,你应该去看医生,而不是来占卜。”

    博格达愣在了那里,旋即露出惊喜的神色,喃喃自语道:

    “真是神奇啊……”

    “安娜没有骗我……”

    ……

    他猛然抬头,恳切地望向克莱恩:

    “莫雷蒂先生,我其实已经看过医生,接下来或许会有一场手术,但我对手术充满恐惧,希望占卜出结果的好坏。”

    这个时代的手术还真是非常危险……虽然有罗塞尔大帝的推动,但还是缺乏很多必要的科技点……克莱恩没有拒绝,微微点头道:

    “我占卜的价格是8便士,有问题吗?”

    “8便士?”博格达愕然出声,“您竟然只收8便士?”

    按照安娜的描述和莫雷蒂先生刚才的表现,我至少愿意给1镑!

    没听说过薄利多销吗?克莱恩一阵尴尬,想了几秒,嘴角上翘,从容淡定地回答:

    “获得神灵的启示,窥见命运的一角,这是足够幸运的事情,所以,我们必须保持谦虚,克制贪欲,只有这样,才能继续得到恩赐。”

    “您是一位真正的占卜家。”博格达以手按胸,行了一礼,语气非常真诚。

    感受到这种赞美与相信,克莱恩的灵性又仿佛轻松了不少,而刚才描述的“行事准则”也让他似乎触及到了什么。

    “安洁莉卡小姐,黄水晶房能使用吗?”他转头看向旁边的漂亮女士。

    安洁莉卡悄然为博格达松了口气,甜美笑道:

    “可以。”

    进了占卜房,克莱恩让博格达反锁房门,自身则坐到桌子后方,捏了捏额头。

    “我们用塔罗牌来占卜,怎么样?”他微笑询问了一句。

    “灵摆法”只适合测与自身相关的事情,而画星盘太浪费时间。

    “您做决定。”博格达毫无意见。

    于是,克莱恩让他洗牌,切牌,摆出了一个因蒂斯牌阵。

    仗着“占卜家”的特殊,克莱恩没有去翻别的纸牌,直接掀开了象征最终结果的那张。

    “逆位的命运之轮,事情会向坏的方向发展。”他瞄了一眼,语气郑重地说道。

    博格达的脸色瞬间苍白,他嘴唇翕动了几下道:

    “没有希望吗?”

    克莱恩秉持着尽力的想法道:

    “那我换一种占卜法,麻烦你留下你的戒指,并在这张纸上书写你的出生年月日,然后到外面安静等待。”

    被他温和舒缓的嗓音感染,博格达冷静了下来,按照吩咐写好了信息,留下了戒指。

    目送对方出门,克莱恩在记录信息的纸上书写了一行单词:

    “博格达.琼斯的肝部手术结果。”

    他拿起戒指和纸张,往后靠住椅背,又一次尝试“梦境占卜法”。

    迷蒙扭曲的世界里,他逐渐找回了自我,看见刚才那位先生脸色黯淡地倒下,看见他蒙着白布,从摇晃不定的手术室里被推了出来。

    这一次,克莱恩没再遇见奇怪的事情,没再出现那种被注视的感觉,他很快苏醒,眉头微皱,考虑着该怎么告诉博格达结果。

    手术很大可能导致死亡……我今天才学会的治疗用仪式魔法倒是可以试一试……但这会暴露非凡者的事情,而且必须先向队长申请……嗯,未必能治疗这么严重的疾病……克莱恩苦苦思索,忽然想到了一件事情。

    “格拉西斯先生的肺部疾病是被一位药师治好的,他说对方的药剂非常神奇……叫什么来着?对,罗森.达克威德,东区弗拉德街18号,‘罗森的民俗草药店’!”因为当初用心记忆过此事,克莱恩很快就想起了细节。

    他手指轻敲桌子边缘,很快做出了决定。

    用“灵摆法”迅速确定了想法的好坏,克莱恩开门而出,看着慌忙站起的博格达,边递还戒指,边温文笑道:

    “我看见了你的希望。”

    “真的?”博格达惊喜反问道。

    克莱恩没有回答,自顾自说道:

    “你的希望在东区,在弗拉德街,和‘罗森’这个单词有关。”

    “如果你没有找到,周一下午四点以后再来这里找我。”

    “好的,好的。”博格达连声点头,激动地掏出了钱包,数出了一个5便士和三个1便士。

    他完全按照克莱恩刚才的说明,没有用小费腐蚀真正的占卜家。

    克莱恩嘴角微抽地接过,笑容和煦道:

    “希望你尽快找到希望。”

    等到博格达离去,他和上次一样,既交了抽成,又给了安洁莉卡小费,假装自己收的是1苏勒。

    …………

    东区,弗拉德街。

    博格达从街头走到了街尾,走了足足三回,走得肝部又隐隐作痛。

    终于,他确认这条街上与“罗森”有关的事物只有一个,那就是位于18号的“罗森的民俗草药店。”

    鼓起勇气,走了进去,他闻到了各种草药的味道,看见店铺老板是一位黑发很短、脸蛋很圆的三四十岁男子。

    这位老板正穿着类似乡村巫医的服饰,长袍深黑,绣满各种奇特的符号。

    “您好,您有能治疗我疾病的药剂吗?”博格达礼帽地问道。

    那位老板抬起头,用深蓝色的眸子扫了博格达一眼,嘴角微翘道:

    “你肝部的疾病很严重啊,但一切的前提是,你有没有钱,足够付药剂的钱?”

    他能看得出来?博格达霍然多了几分信心,慌忙点头道:

    “您的药剂价值多少?”

    “10镑,这很公道。”老板随手从柜台下掏出了一包草药道,“加水,足够的水,一起煮成药剂,煮完再加十滴新鲜的公鸡血液,然后立刻喝下去。这包草药能煮三次,三次之后应该就没有问题了。”

    说话间,他拆开那黄褐色的纸张,往里面又丢了几种奇奇怪怪的草药。

    听起来非常不可信啊……博格达吞咽了口唾沫道:

    “就这样?”

    老板凝望了他一眼,忽地露出笑容道:

    “你还想要别的?这包怎么样?等你肝部的病好了,保证让你和你的夫人满意。”

    他嘿嘿掏出另一包黑纸草药,压低嗓音道:

    “里面有添加木乃伊粉……相信我,很多贵族都在服食这种东西,放入茶里,或者熬汤喝。”

    ……博格达对老板的信心完全动摇,甚至感觉恶心。

    我相信莫雷蒂先生……他深吸口气,掏出皮夹,从所剩不多的金镑里抽取了两张最大面额的钞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