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看见妹妹疑惑的眼神,克莱恩突然觉得这是一个机会,他上下打量了对方几眼,表情严肃地说道:

    “梅丽莎,你也不够尊重今天的晚宴。”

    “什么?”梅丽莎一脸的不解。

    克莱恩指着她的脖子道:

    “作为女士,你还缺一根点缀这里的项链。”

    不等妹妹开口,他笑呵呵从口袋里掏出了一根被天使羽毛簇拥着的银制护身符:

    “还好,我替你准备了。”

    “……”梅丽莎先是一愣,旋即脱口问道,“多少钱?”

    妹,你关心的重点不太对啊……克莱恩无声吐槽了一句,笑呵呵解释道:

    “实际上它并不贵,因为最初只是半成品,我仿照之前见过的文物,雕刻了祝福的咒语和漂亮的花纹上去。”

    “你雕刻的?”梅丽莎果然被带歪了注意力。

    “怎么样?觉得我的手艺怎么样?”克莱恩顺势就将护身符递给了妹妹。

    梅丽莎翻来覆去看了好几眼,轻咬了一下嘴唇道:

    “我喜欢周围的天使羽毛。”

    觉得我雕刻的咒文和符号很丑就直接说嘛,不用掩饰……护身符看的主要是效果!克莱恩嘴角微抽,正待劝说妹妹接受,就看见梅丽莎带着一脸“勉为其难”的表情,将银制的项链戴到了脖子上,并认真摆好了护身符的位置。

    “完美。”克莱恩打量一眼,浮夸地赞美道。

    梅丽莎瞥了他一下,低头看着护身符,闷闷说道:

    “克莱恩,你以前不是这样的,这样……”

    “也许是因为有了好的工作,有了不错的收入,整个人都变得自信了。”克莱恩打断了妹妹的话语,先行做出了解释。

    哎,虽然我接收了原主的记忆碎片,在大的方面没什么问题,但一些细节上,还是习惯性呈现真实的性格……尤其和班森、梅丽莎相处越来越自然以后……他暗自叹了口气。

    梅丽莎似乎认可了他的理由,抿了抿嘴道:

    “你现在这样很好,真的很好……”

    兄妹俩闲聊了一阵后,班森换好衣物下楼,白衬衣,黑马甲,燕尾服,黑色领结和笔挺的裤子让他整个人焕然一新,像是那种拼搏多年后有了自己事业的成功人士。

    发际线也很像……克莱恩心中暗笑道。

    “非常棒,班森,你就适合这么穿。”他笑容灿烂地摊手道。

    梅丽莎也在旁边认真地点头附和。

    “事实证明,衣服比本人重要。”班森自我调侃了一句。

    克莱恩趁机掏出剩下那个护身符,将之前的说辞重复了一遍,末了道:

    “我也给你制作了一个。”

    “还不错,我会随身携带的。”班森坦然接受,并打趣道,“克莱恩,即使以后你突然会理发,会做衣服,会修钟表,会喂养卷毛狒狒,我也不感觉奇怪。”

    “人生总是充满惊喜和意外。”克莱恩笑着回答。

    接下来,兄妹三人拾掇好自身,走出大门,乘坐无轨公共马车抵达了赛琳娜家所在的北区法尼亚街。

    伍德家也是联排的房屋,但和克莱恩他们不同,这里有门廊,有门前小草坪,显得更加雅致。

    拉动门铃,克莱恩、班森和梅丽莎仅仅等待了十几秒,就看见了今天的主角赛琳娜.伍德。

    这位有着一头酒红色长发的女孩欣喜地给了梅丽莎一个拥抱:

    “我喜欢你这条裙子,它让你显得特别美丽。”

    赛琳娜身旁是她的父亲老伍德先生,贝克兰德银行廷根分行的资深雇员。

    “欢迎你,我们可敬的兄长,欢迎你,我们的青年历史学家。”他故做夸张地招呼着班森和克莱恩。

    青年历史学家……为什么不加“有良心”的描述……克莱恩腹诽两句,取下帽子,微笑回应道:

    “伍德先生,你比我想象得更加精神,也更加年轻。”

    他的恭维风格不知不觉就偏向了大吃货帝国。

    班森则伸手和老伍德握了握道:

    “我认识不少的银行雇员,但他们都一样高傲,僵硬,就如同最新型号的机器,没有一个像您这么有风度。”

    “如果你是在银行见到我,或许就不会这么评价了。”老伍德笑得非常开心。

    寒暄之后,穿着新长裙的赛琳娜略有点蹦跳地引着兄妹三人往内,时而音量正常地说“伊丽莎白已经到了”,时而压低嗓音对梅丽莎道“你两位哥哥比我想象得英俊”。

    喂,我的听力很好的……虽然你是在说赞美的话……克莱恩无奈地看着前面并肩而行的两位十六岁少女。

    也不对,我现在这个样子和英俊还有不短的距离啊……嘶,赛琳娜小姐,你之前究竟把我和班森想得有多丑?一个内敛阴郁,不修边幅,脸色苍白,眼睛无神,一个头发稀疏,过早衰老?克莱恩顺手捏了捏眉心,勤快地练习“灵视”。

    赛琳娜小姐身体健康,情绪兴奋,非常快乐……老伍德先生的肺部有点小问题,对,我看见他的烟斗了……克莱恩心情不错地扫视着在场众人。

    “伊丽莎白,梅丽莎来了。”这时,赛琳娜语气轻快地向着前方招呼道。

    一位身穿蓝色蕾丝长裙的少女走了过来,她有着天然卷的褐色长发和可爱的婴儿肥。

    克莱恩看得愣了一下,因为他认识这位少女。

    在地下交易市场,他还帮对方挑选过护身符!

    伊丽莎白先是和梅丽莎打了声招呼,接着望向了班森和克莱恩。

    她怔在了那里,眉头微微皱起,似乎在思索什么。

    很快,伊丽莎白露出笑容,若无其事地礼貌问好。

    克莱恩也装作没认出对方,在老伍德引领下,来到客厅沙发区域,被介绍给赛琳娜的哥哥克里斯和其他客人。

    看着班森以自家隔壁肖德先生为话题,和克里斯等事务律师聊得相当愉快,克莱恩不禁有些羡慕。

    我就没有这样的交际能力……他从角落的桌上拿起一杯餐前酒,安静旁听,时不时点头,并附和着笑两声。

    没过多久,客人们全部到齐,晚宴正式开始。

    因为邀请的客人太多,伍德家的餐桌无法承担,所以晚宴是以自助的形式展开,女仆将牛排、烤鸡、炸鱼、土豆泥等食物一盘盘端上,放于不同的桌上,男仆则负责切割,让分量适合取用。

    克莱恩看到那些典雅的釉质餐盘和银制的刀叉,不由暗自咋舌,觉得仅仅只是中产阶级的伍德家太过奢侈。

    “既然这么有钱,那克里斯为什么还要为婚礼多准备几年?”他疑惑地想到了妹妹曾经说过的事情,“嗯,也许就是为了积攒这样的餐具,才要多准备几年,对这样的家庭来说,体面很重要!”

    思绪纷呈间,克莱恩拿起一个瓷盘,来到餐桌前,叉了一块涂有蜂蜜的烤肉。

    就在这时,脸上有着可爱婴儿肥的伊丽莎白靠拢过来,望着食物,低声说道:

    “原来你是梅丽莎的哥哥……谢谢你,赛琳娜很喜欢我送的护身符,说刚戴上就感觉身体变得健康。”

    赛琳娜……护身符……克莱恩忽然记起了身旁少女当初挑选护身符的理由:

    送给一位喜欢神秘学的朋友做生日礼物!

    那个朋友是赛琳娜?赛琳娜喜欢神秘领域的东西?克莱恩微皱眉头,礼貌笑道:

    “那可能只是安慰剂一样的作用。”

    说完这句话,他开始等待对方赞美罗塞尔大帝。

    可伊丽莎白的反应是一脸的懵懂:

    “什么是安慰剂?”

    “就是纯粹的心理作用,有的时候,我们坚信自己会变好,就真的会变好。”克莱恩粗略解释了一句。

    “不,她说和她以往买的护身符都不一样,感觉不一样。”伊丽莎白强调道。

    她侧头看了克莱恩一眼,好奇说道:

    “我没想到梅丽莎的哥哥竟然是一位神秘学专家。”

    “你知道的,我是学历史的,总是会接触到类似的事物。”克莱恩不着痕迹地将话题带过,转而问道,“你也在廷根市技术学校?”

    “不,我和赛琳娜、梅丽莎以前是同学,后来她们去了技术学校,我在附近的伊沃斯公学。”伊丽莎白认真解释道。

    公学不是公立学校,而是面向公共招生的学校,由好的文法中学演变而来,以培养能考入大学的毕业生为目标,学费相当昂贵,且会考察学生的家庭背景,即使一般的中产阶级也难以承受。

    她没有多聊,挑选好食物就返回了赛琳娜那边。

    祝贺过今天的主角生日快乐,晚宴渐渐进入尾声,克莱恩和班森被邀请着加入了德州扑克的行列,小盲注半便士,大盲注1便士,而梅丽莎和伊丽莎白、赛琳娜等朋友去了二楼,不知道是聊天,还是玩别的游戏。

    克莱恩今天运气不佳,玩了二十来把,竟然都没拿到过好的手牌,只能不停地看牌弃牌,充当看客。

    他又一次翘起纸牌一角,发现是红心2和黑桃5。

    “要不要诈唬一把?”克莱恩考虑片刻,还是没能鼓起那个勇气,并克制住了用占卜作弊的冲动。

    他盖好牌,敲了敲桌子,示意不跟注,然后起身离开长桌,前往盥洗室。

    罗塞尔也是有强迫症的人,竟然找了奇怪的理由,将这种玩法继续命名为德州……克莱恩边摇头边前行。

    就在这时,他突然停步,眸子微缩。

    他的灵感告诉他,楼上有奇怪的波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