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下午两点,北区城郊,一栋风格古朴,年久失修般的二层房屋外面。

    一身见习督察警服的克莱恩看着杂草丛生的花园和爬有不少植物的墙壁,略感愕然地侧头道:

    “我的格斗老师就住在这里?”

    能被值夜者小队挑中的格斗家肯定很出色才对啊……

    领着他过来的伦纳德.米切尔低笑一声道:

    “不要因为居住的环境轻视高文先生,他虽然最终没能获得爵位,但曾经也是真正的骑士。”

    说到这里,这位随意穿着白衬衣、黑长裤和无纽扣皮靴的诗人气质值夜者忽然满是感伤:

    “他活跃于骑士最后的辉煌年代,那些穿着胸甲的勇士向着排成阵列的火枪和火炮疯狂冲锋,摧毁对手,踏平阵线,可惜的是,他们很快就迎来了高压蒸汽步枪和六管机枪的明与列装,从此之后,骑士们就逐渐退出了舞台。”

    “高文先生也是这样,二十多年前,他所在的阿霍瓦骑士团遭遇了因蒂斯共和国拥有最先进武器的军队……哎,每当想到这些,我就仿佛触及了历史的尘埃,被那种无法扭转的沧桑和宿命震撼,心中有诗篇在酝酿,在涌动,然而,我并不会写诗。”

    ……那你说这么多做什么?克莱恩假装没听出伦纳德的自嘲,正经而严肃地建议道:

    “我的大学同学告诉我,写诗是一件非常需要天赋的事情,最好从阅读《鲁恩早期古典诗歌集》开始。”

    伦纳德的情绪说变就变,轻松愉快地接口道:

    “我早就买好了这本诗歌集,另外还有《罗塞尔诗选》等图书,我会努力让自己成为一位午夜诗人的,占卜家先生。”

    这是在暗示……扮演法?克莱恩仿佛什么也没听懂地回答:

    “那你还需要文法方面的书籍。”

    “好的,我们进去吧。”伦纳德伸手推开了半掩的铁栅栏大门,沿着可供两人并行的道路走向了房屋。

    还未靠近,克莱恩就看见正门后敞,屋内走出来一位身材高大的男子。

    他金很短,两鬓已出现白色,脸上的皮肤有着风霜侵染的痕迹,抬头纹、鱼尾纹和法令纹则深刻而明显。

    “你们来做什么?”这位中老年男士沉声问道。

    “高文先生,根据你与警察厅签署的合约,我们这位见习督察将跟随你学习格斗。”伦纳德微笑解释道。

    “格斗?现在的时代不需要学习格斗。”高文用略显浑浊的眼睛望向克莱恩,死气沉沉地说道,“你该练习拔枪和射击,掌握最先进的武器。”

    这是被六管机枪和高压蒸汽步枪打出心理阴影了?克莱恩没有鲁莽回应,好笑地侧头看着伦纳德。

    “对警察来说,格斗依旧是必须掌握的科目,我们所面对的大部分罪犯,都不是必须立刻处死的恶魔,他们甚至不一定有武器,这种时候就需要格斗技巧了。”伦纳德早有准备般开口。

    高文阴着脸,沉默了十几秒道:

    “你试一试出拳。”

    他是对克莱恩说的。

    没拿手杖的克莱恩回忆着上辈子看过的拳击比赛,抬起手臂,往前挥动。

    高文嘴角微不可见地抽了一下,想了想道:

    “踢腿。”

    半侧身体,甩动胯部,克莱恩绷紧大腿,抽出了右脚。

    “咳……”高文用手抵住嘴巴,轻咳了两声,看向伦纳德道,“我会遵守合约的,不过以他的情况,最开始的一个月,每周只需要来四次,每次三个小时。”

    “你是格斗专家,你决定。”伦纳德毫不犹豫地点头,笑眯眯对克莱恩道,“晚餐见。”

    等到他走出铁栅栏大门,克莱恩才好奇问道:

    “老师,我该从哪里开始练习?出拳,还是脚步?”

    作为合格的键盘强者,他知道格斗的脚步也相当重要。

    高文双手垂于身体两侧,暮气很重地摇头道:

    “你现在最需要的是力量练习。”

    “看到那里了吗?有两个铁制的哑铃,它们就是你今天的同伴。”

    “除此之外,你还需要练习深蹲、跑步和跳绳等内容,我们一组一组地来。”

    在克莱恩愣之中,他的嗓音突然拔高,威严问道:

    “明白了吗?”

    “明白了!”这一刻,克莱恩感觉自己回到了军训,面对着不近人情的教官。

    “先去把衣服换掉,沙上有一套骑士练习服。”高文忽然叹了口气,背手转身,走向那对铁黑色的哑铃。

    …………

    晚上六点,老维尔餐厅一角。

    除了轮值查尼斯门的弗莱,黑荆棘安保公司的成员全部到齐,共六位值夜者、五位文职人员。

    白色的餐布安静地铺在长条桌上,侍者们端着一盘又一盘的食物过来,他们先行切割,再分别送到每位客人面前。

    克莱恩看见了浇着黑胡椒汁的牛排,看见了培根,看见了配土豆泥的香肠,看见了乳蛋羹,看见了芦荟,看见了特色起司,看见了琥珀色的香槟酒,但是,他没有一点胃口,下午的训练让他差点吐出来。

    瞄了眼脸色白、眼神涣散的新晋值夜者,邓恩端起面前的那杯红葡萄酒,笑笑道:

    “让我们欢迎新加入的正式成员,克莱恩.莫雷蒂,干杯!”

    冷淡内敛的黑女士洛耀.莱汀,矮小精悍的“不眠者”科恩黎.怀特,不修边幅的浪荡男士伦纳德.米切尔,以及白黑瞳的“午夜诗人”西迦.特昂,齐齐举杯,望向了新加入的队友。

    克莱恩忍着训练残留的不适,端好那杯琥珀色的香槟酒,站起身道:

    “谢谢。”

    他逐一与每位值夜者碰杯,仰头喝干净了不多的香槟。

    “这种时候,我们的作家小姐不说点什么吗?”邓恩含笑望向了西迦.特昂。

    西迦.特昂是位三十岁上下的女士,容貌相当普通,但气质非常出众,沉静而安宁,再加上她那少见的白色长,竟颇有几分独特的魅力。

    克莱恩听老尼尔提过,这位“午夜诗人”业余是小说爱好者,并且尝试着给报纸和杂志投过稿,可惜只有几份小报通过。

    西迦笑了笑,看了邓恩一眼道:

    “为了让你们称呼的‘作家小姐’成为事实,队长,我想你该特批我一笔费用,以便自己付钱出版小说。”

    邓恩摊手笑道:

    “你应该向老尼尔学习,找个更加合适的理由。”

    “在这方面,我最佩服尼尔先生了!”罗珊吞咽下一块烤羊腿肉,嚷嚷着附和道。

    众人说说笑笑之间,伦纳德望了眼克莱恩,轻笑道:

    “太累了,没有胃口,吃不下?”

    “是的。”克莱恩叹了口气。

    “如果你还没有碰过,那我可以帮忙。”伦纳德一副不要浪费食物的样子。

    克莱恩半点也不介意地点头道:

    “没问题。”

    就这样,他面前的绝大部分食物都被伦纳德等人吃掉了。

    到了晚餐尾声,侍者们端上来一个个牛肉布丁和一份份冰淇淋。

    克莱恩尝了后者一口,只觉冰冷带甜,分外开胃。

    不知不觉,他吃完了自己那份浇蓝莓汁的冰淇淋。

    而正是因为这样,他开始感受到抓挠心脏和胃部的饥饿,那是大量消耗后身体亟待补充的渴望。

    吞咽了口唾沫,克莱恩望向身前,只见餐盘狼藉,几乎没有剩余。

    “到这里吧,让我们最后再为克莱恩干一杯。”这时,邓恩提议道。

    他话音未落,克莱恩脱口而出道:

    “队长,我能再来一份晚餐吗?”

    听到这个要求,众人一阵沉默,接着小声笑了起来。

    “哈哈,你终于恢复了,没问题,再来两份都行。”邓恩摇头笑道。

    焦急而难耐的等待中,克莱恩听见了自己肚子的鸣叫声。

    终于,刚煎好的一块黑胡椒汁牛排端了上来。

    刀叉飞舞,差点流下眼泪的克莱恩只用了一分半钟,就解决掉了那份七分熟的食物,口腔内有肉香和汁水回荡。

    不知过了多久,看着一个个空荡荡的餐盘,他满足地吐了口气,放下刀叉,喝了口香槟。

    “服务生,结账。”邓恩转头对旁边的侍者道。

    那位侍者先是去了前台,然后拿着账单归来,详细解释道:

    “你们一共开了五瓶迪西香槟,每瓶12苏勒3便士,一小杯南威尔红葡萄酒,1o便士……每份黑胡椒汁牛排1苏勒2便士……每个牛肉布丁6便士,每份冰淇淋1苏勒……总计是5镑9苏勒6便士。”

    5镑9苏勒6便士?差不多吃了我一周的薪水!餐厅果然比在自己家吃贵很多!克莱恩听得一阵咋舌,非常庆幸队长说过不用自己请客,有小金库,有额外经费!

    他仔细算了算,现晚餐最昂贵的一部分是酒水,仅仅5瓶香槟就3镑出头了!

    这和地球上没什么区别……克莱恩悄然摸了下肚子,强撑着将最后的那口香槟喝完。

    …………

    第二天的清晨,克莱恩迷迷糊糊地感觉到下腹憋胀,翻身想要起床。

    他刚有力,立刻被肌肉的酸痛弄得彻底清醒,只觉身体完全不属于自己了。

    “好熟悉的感受啊……就跟以前被罚蛙跳后的第二天一样一样……今天休息日,还要去拜访导师,看能不能从大学图书馆里借到那本霍纳奇斯主峰的学术专著……”克莱恩嘴角抽搐了一下,艰难挪动着走向外面。

    每走一步,他都想要倒吸口凉气。

    “克莱恩,你怎么了?”刚从盥洗室出来的梅丽莎疑惑地打量着姿势古怪、动作缓慢的哥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