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下午时分,回到家中的克莱恩拉拢窗帘,让卧室处于昏暗之中。

    他翻出纸笔,思考许久,终于写下了一段话语:

    “艾略特被绑架案存在凡因素的引导。”

    作为一名“占卜家”,克莱恩之前其实有占卜过那几件感觉巧合的事情是否存在不自然的展,而结果证明他想多了。

    这一次,受到阿兹克教员的影响,他又重视起这个问题,并吸收燕尾服小丑的教训,认真设计了“占卜语句”,从开始就排除掉一些模糊的、容易混淆的描述。

    “嗯,把三次巧合分解,各自占卜……”克莱恩若有所思点头,缓慢从袖口里解下了黄水晶吊坠。

    他用左手握住灵摆,让吊坠垂于纸面的“占卜语句”之上,近乎接触。

    收敛心神,进入冥想,克莱恩闭住眼睛,开始重复默念:

    “艾略特被绑架案存在凡因素的引导。”

    ……

    一遍又一遍,他睁开双眼,看向灵摆,只见黄水晶吊坠正小幅度地逆时针旋转。

    “还是否定……”克莱恩低语一句,又重新设计了好几次“占卜语句”,可结果依旧是那件事情不存在巧合。

    他又分别占卜了“瑞尔.比伯滞留廷根事件”,“赛琳娜魔镜占卜事件”,得到的答案都是“正常”。

    呵,我作为真正的占卜家,被阿兹克先生这个假神棍唬弄住了?再说,队长他们也没感觉古怪啊……克莱恩好笑摇头,但还是抱着谨慎的心态,准备用“梦境占卜”做最后确认。

    思考片刻,他改变“占卜语句”,以适应不同的方法。

    “艾略特被绑架案的真正起因。”钢笔刷刷书写,克莱恩时而停顿,斟酌用词。

    反复读了几遍,他撕下纸张,起身走到床边,放松地躺了下去。

    握住“占卜语句”,克莱恩借助冥想,飞快入睡。

    一片朦胧扭曲、支离破碎的世界中,他找回了部分知觉,迷糊着游荡在那里。

    渐渐的,他看见了那几位绑匪,看见他们在赌桌上输掉了最后一个筹码,看见他们从地下渠道搞到了枪支,看见他们几次踩点,并临时租赁瑞尔.比伯家的对面房屋作为藏身处……

    这一切不算连贯,属于画面的闪现,但克莱恩找不到半点违和的地方。

    而且这与他了解到的绑匪供词基本吻合。

    退出梦境,克莱恩又分别占卜了另外两件事情,结果都是一样,展符合规律,巧合真的只是巧合。

    “确实是我想多了,阿兹克先生只是占卜爱好者……”克莱恩缠稳灵摆,摇头苦笑。

    他正要拉开窗帘,让下午的阳光照进卧室,指尖忽然停顿在了这里。

    “从原主的印象看,阿兹克教员是位沉稳可靠,值得信赖的先生,几乎从来不会说没有根据的话语,即使他经常和导师争执,那也仅限于学术问题,各有各的道理……如果只是单纯的占卜爱好者,他不会以这种方式和我交流……而且原主根本就不记得他喜爱占卜……当然,也有可能是对应的记忆碎片缺失……”克莱恩皱起眉头,总觉得还是不够放心,总想再找办法确认一下。

    他怀疑阿兹克先生在偶然间知道了什么内幕消息,遂借口占卜,提醒自己。

    “该找什么办法再做个确认?”克莱恩在只能勉强看见书本文字的昏暗卧室里来回踱步,回忆着自身掌握的其他占卜法。

    一步,两步,三步,他突地停住,有了一个思路。

    “先假设巧合确实有问题,我占卜不出来是序列还不够高,是受到了外在的干扰,那可以换一个环境嘛,换一个比这些事情更加神秘更加难以理解的环境!”克莱恩精神一振,拉开抽屉,拿出一把银制的小刀。

    然后,他积攒精神,让灵性从银匕的尖端流出,和周围的自然连成整体。

    随着他的步伐,灵性之墙逐渐密封了整个卧室。

    克莱恩的打算是去灰雾之上占卜,去那神秘的世界占卜!

    …………

    无垠而朦胧的灰白雾气之上,巍峨宏伟的古老神殿之中。

    克莱恩的身影端坐于青铜长桌最上,面前摆放着一张刚“具现”出来的羊皮纸。

    他提起圆腹钢笔,按照之前的尝试,写下了“占卜语句”:

    “艾略特被绑架案存在凡因素的引导。”

    手握灵摆,低垂吊坠,克莱恩让自身的精神飞快沉淀,安静而空灵。

    他半闭眼睛,默念了七遍“占卜语句”,使灵性与高居一切之上的灵界交感。

    感受到银链的轻微拉拽,克莱恩睁眼望向了灵摆,

    这一看,他顿时愣在了那里:

    黄水晶吊坠在做顺时针的转动!

    这就意味着艾略特被绑架案存在凡因素的引导!

    而这和克莱恩在外界的占卜结果完全相反!

    没有一点痕迹的引导……这样的力量,或者说手段,简直可怕……幕后之人的目的又是什么呢?安提哥努斯家族笔记和我的宿命纠缠?克莱恩心中大骇,失去了宁静,让灵摆的转动一下混乱。

    他放好黄水晶吊坠,捏了眉心一下,表情异常凝重。

    考虑了几秒钟,他没再尝试占卜另外两件事情,而是写下了新的“占卜语句”:

    “艾略特被绑架案的真正起因。”

    握住纸张,默念七遍,克莱恩往后靠着椅背,在灰雾之上进入了沉眠。

    很快,他看见了一片无垠的、虚幻的、灰白的雾气。

    雾气缓慢分开,露出了缤纷的花朵和青碧的草坪。

    在花朵和草坪的后方,空间扭曲着重叠,就像变成了活着的怪物。

    克莱恩竭力看去,勉强看见那里藏着一个暗红色的烟囱。

    就在这时,他眼前的万事万物垮塌粉碎,梦境霍然崩解。

    恢弘的神殿之中,克莱恩猛然弹直腰背,只觉心脏在砰砰乱跳,没有缘由地砰砰乱跳。

    “呼……感觉窥视到了什么可怕的事物……”他深吸了两口气,平复着凌乱的情绪。

    笃笃笃,片刻之后,克莱恩轻敲着长桌边缘,又一次陷入沉思:

    “红烟囱……花园……草坪……这是与幕后之人有关的地方?但那些巧合还看不出他的目的,甚至可以说没有恶意存在……”

    思绪纷呈间,克莱恩一阵心惊,为自己,也为队长和弗莱等同伴:

    自己等人就像牵线的木偶,被操控着进行表演,而更加可怕的是,还自我感觉良好……

    “哎……这件事情还不知道怎么和队长提,老尼尔的占卜结果和我在外界一模一样……如果让我现场做一次确认……根本没法确认啊……”克莱恩头疼般地揉了揉太阳穴。

    平静了十几秒,他开始占卜“瑞尔.比伯滞留廷根事件”,同样的,先用了灵摆法。

    这一次,克莱恩愕然看见自己的黄水晶吊坠停在那里,一动也不动,既不肯定,也不否定。

    “有古怪……”他低语一句,思绪散地猜测起原因,“那位幕后者察觉到了我的占卜,做出了应对?”

    接下来,他又尝试起“梦境占卜”,可是,只能看见不连贯的、破碎朦胧的灰雾,再没有别的现。

    而“赛琳娜魔镜事件”的结果也是一样。

    克莱恩几乎确认了刚才的想法,在一时之间找不到好契机提醒队长邓恩.史密斯的情况下,他对提升自己有了前所未有的迫切。

    “等下继续去占卜俱乐部,争取尽快‘扮演’成功,消化掉‘占卜家’魔药……还有,确认‘小丑’魔药是否为‘占卜家’的后续,并找到它的线索……另外,多和阿兹克先生接触,看能否挖出他所知道的内幕消息……”克莱恩右手扶额,飞快制定了接下来的计划,明确了重心。

    想了想,他又在面前具现出一张羊皮纸,提笔书写道:

    “序列9‘占卜家’对应的序列8是‘小丑’。”

    ——有了刚才的经历,此时此刻的克莱恩完全相信自己的占卜水平在灰雾之上能得到加持,获得升华。

    “就跟跑团总是能掷出大成功一样……这就是执掌好运?”他无声低语,重新拿起了灵摆。

    没过多久,克莱恩获得了肯定的答案:

    序列9“占卜家”对应的序列8是“小丑”!

    紧跟着,他又书写道:

    “‘占卜家’对应的序列8、序列7、序列6、序列5将分别获得至少一种全新的、互不统属的能力。”

    呼,吐出浊气,克莱恩又一次尝试“灵摆法”。

    可是,他又看见黄水晶吊坠停在那里,没做任何转动。

    “前置信息不够,无法完成占卜,获得启示?”仿佛在思考般自语了一句,克莱恩放下银链,开始斟酌“梦境占卜”需要的语句。

    过了十几秒,他提起钢笔,郑重书写道:

    “‘小丑’魔药的线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