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克莱恩拧开金属小瓶的盖子,将它凑至鼻端,闻到了略显刺激但让人精神一振的味道。

    这是由深眠花、龙血草、深红檀香和薄荷等草药调配成的“圣夜粉”,因为制作简单,克莱恩在地下交易市场补充完材料后,当时就找机会弄了一瓶,如今正好派上用场。

    他往掌心倒出部分“圣夜粉”,随之沉淀精神,让眼眸转深。

    然后,克莱恩收好金属小瓶,捻起粉末,将灵性灌注入内,并洒向地面。

    他边洒边走,绕了西里斯的尸体一圈。

    无形的墙壁霍然竖立,将这里与外界隔离。

    克莱恩抖掉剩余的一点“圣夜粉”,又拿出别的金属小瓶,将里面的“安曼达”纯露等液体依次滴向四周。

    他布置仪式的顺序与老尼尔在瑞尔.比伯家那次有所不同,因为想要祈求的事情不同,希望达到的目的也不同。

    比如,老尼尔是先洒液体,后用“圣夜粉”,这能营造出仅次于正式祭坛的宁静与圣洁,而克莱恩则是先用“圣夜粉”,后洒液体,因为他的目的只是避免西里斯残留的灵性被周围的事物打扰,并拥有一个勉强满足仪式需求的环境。

    ——如果他换用老尼尔的方式,那西里斯残留的灵性将被驱除出去,根本无法沟通。

    做完这一切,克莱恩收好材料,保持住冥想的状态,低声诵念起赫密斯语书写的咒文:

    “我祈求黑夜的力量;”

    “我祈求隐秘的力量;”

    “我祈求女神的眷顾。”

    “我祈求您让我与祭台内的邪教徒灵性沟通。”

    ……

    随着咒文在密封环境里的回荡,克莱恩猛然感受到了磅礴的、恐怖的、隐秘的力量降临。

    他的眸子完全变黑,似乎失去了瞳孔,失去了眼白。

    抓住这个机会,克莱恩在心里默念起“占卜语句”:

    “小丑魔药的配方。”

    “小丑魔药的配方。”

    ……

    默念之中,他借助冥想,让自己短暂进入了梦境,站着进入了梦境。

    没有天空和大地的灰蒙蒙世界里,克莱恩这次异常清醒地注视着一道透明的、虚幻的身影。

    他伸出右手,触碰向西里斯残留的灵。

    轰的一声,他眼前的场景霍然改变。

    那是一张涂了暗红油漆的书桌,那里立着承载三根蜡烛的银制烛台,那里摆放着一页空白的信纸。

    西里斯正持握钢笔,书写出通用的鲁恩语:

    “这是第二份配方,笔记记载的名称是‘小丑’。”

    “纯水80毫升,曼陀罗汁液5滴,黑边太阳花粉末7克,金斗篷草粉末10克,毒堇汁3滴,以上是辅助材料。”

    “主要的、非凡的材料是:成年的霍纳奇斯灰山羊独角结晶一枚,完整的人脸玫瑰一朵。”

    西里斯似乎不需要回想,刷刷刷就写完了小丑魔药的配方。

    这时,他稍有停顿,喝了口咖啡,然后解下了缠在手腕部位的银制吊坠。

    他握住吊坠,半闭上眼睛,喃喃自语着“毁灭日”“心的宁静”“愿主庇佑”“向您忏悔”等单词和句子。

    等到西里斯祈祷完毕,克莱恩终于看清楚了那枚吊坠的样子。

    一环一环扣住的银制手链下方,垂着一个拇指大小的人形雕像。

    这雕像有着巨人独特的竖直单眼,头部朝下,双脚被链条捆住,连接着上方。

    就在这时,那巨人的竖直单眼突然闪过了血红色的微光。

    喀嚓!

    克莱恩看到的场景瞬间支离破碎,他双腿一软,险些跪倒于地面。

    脑袋传来被人狠狠抽了一棒的疼痛,克莱恩眼前尽是血红,双手不由自主撑在了膝盖位置。

    过了几秒钟,他才缓了过来,重新站直,只觉本身灵性异常虚弱,似乎又听到了刺穿精神的耳语。

    不过,得益于他“消化”魔药的进展,异常的反应很快就全部归于平静。

    “倒吊的巨人,真实造物主……西里斯和海纳斯是极光会的成员?可是,队长在海纳斯.凡森特梦里看到的是巨大十字架,是倒吊着被钉于十字架上的恐怖存在,并非极光会的‘倒吊巨人’……”克莱恩做了两下深呼吸,等待着灵性的缓慢恢复。

    极光会是最近两三百年才出现的隐秘组织,他们崇拜“真实造物主”,以倒吊的巨人作为那位存在的象征,他们相信每个人都拥有神性,只要精神足够坚韧,能承受住住一次又一次的考验,那就可以积攒到丰厚的神性,成为天使。

    根据值夜人内部资料记载,极光会掌握的序列9叫做“秘祈人”,这些非凡者能够察觉到某些神秘恐怖的存在,掌握了一定的祭祀知识和少量仪式魔法,有足够的证据表明,资深的“秘祈人”或多或少都会出现认知观点的扭曲,且容易失控。

    极光会掌握的序列7不详,序列8是“倾听者”,这属于相当可怕的非凡“职业”:

    每一位“倾听者”都能直接听到对应的隐秘存在的耳语,所以,他们往往可以获得不少强大的、扭曲的、独特的能力,但相应的,“倾听者”如果无法获得晋升,那他们很难存活超过五年,另外,值夜者内部资料给予的评价是,所有的“倾听者”都是疯子,哪怕平时表现得很正常,也必然是隐藏的疯子。

    克莱恩在脑海内飞快过了一遍极光会的资料,初步判断西里斯是“秘祈人”。

    “从描述看,秘祈人和占卜家在遭遇战上面一样的烂,这倒是符合西里斯的表现,后来是重伤造成了失控?额,弗莱说过,每位非凡者死亡后,或多或少都会有些奇怪的变化……”克莱恩边想边在胸口点了四下,赞美女神。

    紧接着,灵性稍微恢复了一点的他按照顺序结束了仪式,解开了密封的灵性之墙。

    呜的风声吹拂,克莱恩强迫自己再次看向西里斯的尸体。

    他注意到西里斯血肉模糊的脸上还残留着一颗明显的肉瘤,深紫近黑的肉瘤,里面似乎有液体和光芒在晃动。

    “这究竟是什么变化啊?”克莱恩揉着太阳穴,没敢去触碰。

    他弯腰拿起手杖,让对方承担了身体的部分重量。

    经过刚才的反噬变化,他知道西里斯残留的灵性已彻底被毁坏,即使“通灵者”戴莉,也无法与对方沟通了。

    等待了一阵,克莱恩等来了队长邓恩和队友伦纳德、科恩黎。

    “我感觉你和非凡者,和邪恶力量有着宿命的羁绊,你这段时间遭遇的超凡事件,比我们以前一个季度见到的还要多。”伦纳德望了眼地面的尸体,状似随口地开了句玩笑。

    “或许不是巧合。”克莱恩霍然想到了“梦境占卜”中看见的那个红烟囱,以及上次看见的霍纳奇斯山脉主峰的巍峨宫殿和无形注视,于是趁着机会,点了一句。

    邓恩环视一圈,用幽邃的灰眸看着克莱恩道:

    “你尝试过通灵了?”

    现场的“圣夜粉”和纯露精油味道还有残留。

    “是的。”克莱恩坦然回答,“我担心你们到来太迟,残留的灵性出现消散迹象。”

    “看你的状况,不是太好?”矮个子的科恩黎关心了一句。

    克莱恩一边将西里斯还未寄出的信递给队长,一边从最初说道:

    “我去地下交易市场购买仪式材料时,忽然想到赛琳娜曾经到过恶龙酒吧,而且是海纳斯.凡森特引她进入的,这就表明海纳斯属于那里的常客,所以,我怀疑画像上的先生,与海纳斯有一定关系的先生,可能曾经也到过地下交易市场。”

    “我拿着画像询问了老板斯维因,他给予肯定答复,告诉我这位先生试图购买霍纳奇斯主峰相关的文物和古籍,这让我一下联想到了这里,联想到我借阅对应的期刊杂志时,有人刚刚归还……”

    伦纳德微笑旁听,忽然插嘴道:

    “于是你拿着见习督察的证件和特殊行动部的徽章来到这里,调查那些期刊的借阅记录?其实,我很好奇,你为什么会和这位先生发生冲突?即使你们直接遭遇,以你的做事风格,也应该装做不认识,尽快离开图书馆,到佐特兰街找我们帮忙。”

    “是的,你没必要冒险,只要确定了目标,只要他还没离开廷根,后续总会有方法找到的。”浏览信件的邓恩跟着补充了一句。

    克莱恩顿时有点尴尬:

    “图书馆的管理员认出了他,大声喊警官帮忙。”

    “我不可能假装没听到……”

    伦纳德和科恩黎当即对视了一眼,一个没掩饰笑意,一个将头扭向了旁边。

    邓恩轻轻颔首,让目光从信上移开道:

    “通灵有什么收获?”

    “我看到了一个雕刻着倒吊巨人的坠子,看见巨人的独眼闪过血红,然后就退出了仪式。”克莱恩如实描述道。

    他暂时没说“小丑”魔药的事情,这是基于两方面的考量:

    一方面,如果邓恩等人能在后续的追查里,从西里斯的藏身处找到对应记载,那他说和没说毫无区别,不会额外增加功劳。

    另一方面,要是邓恩等人没有找到,他可以在将来找机会上报,为申领材料、调配魔药积攒更多的功劳,这就是一份功劳分成两次领的办法,来源于老尼尔这段时日的言传身教。

    “极光会吗?”邓恩若有所思地低语了一句,然后问了一些相关的问题。

    等到克莱恩一一回答,他看了眼对方疲惫的神态,扬了扬手杖道:

    “不错,你破坏了一起针对廷根市的阴谋,你可以回去休息了,科恩黎,你去找老尼尔过来。”

    吩咐完,邓恩摇头苦笑道:

    “序列6之前,‘不眠者’途径的非凡者缺乏许多辅助能力,甚至连仪式魔法都只能掌握最简单最基础的几个。”

    “队长,你的意思是,从序列6 开始,‘不眠者’途径的非凡者会得到相应的增强?”克莱恩好奇反问道。

    “嗯。”邓恩给予了肯定的答复。

    …………

    离开德维尔图书馆后,乘坐公共马车返回水仙花街的克莱恩好几次险些在途中睡着。

    他强撑着进门,取下帽子,脱掉外套,就着沙发就睡了过去。

    不知过了多久,他猛然醒来,掏出怀表,啪地安开。

    “梅丽莎还有半个小时回来,班森还有四五十分钟……得让他们等一个半小时才能享用晚餐了……”克莱恩揉着额头,走入厨房。

    他先用冷水洗了把脸,然后取出中午就买好的牛尾、西红柿、胡萝卜和洋葱等食材。

    做完准备,他忽然有些怔住,总觉得这和下午遭遇的事情不太搭。

    “我可是刚拯救了廷根市的男人……”克莱恩好笑地嘟囔了一句,穿上白色的围裙,提起菜刀,开始了忙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