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阿兹克先生能看出我是非凡者?他的能力还真是厉害啊……克莱恩怔了一下,坦然回答道:

    “是的。”

    他想了想,又补充了一句:

    “因为韦尔奇和娜娅那件事情。”

    “果然和我猜想的一样……”阿兹克叹息一声道,“那次来学校询问我和科恩的警察里,就有两名具备凡能力的人。”

    那应该是队长和伦纳德,韦尔奇的案子是他们接手的……克莱恩微不可见点头,没有插话。

    阿兹克微扬了下手杖道:

    “你应该已经进入了那个圈子,我希望你能帮助我找到我来历的线索,这不需要你特意去做,遇到的时候记住就行了。”

    说到这里,他泛起了一抹苦笑:

    “除了你,其他具备凡能力的人,我都不认识……你永远无法想象,一个没有过去的人会有怎样的情绪,那就像是漂泊在大海上的船只,最可怕的事情不是遇到暴风雨,而是找不到港口,找不到抵达6地的航线,只能一次又一次地迎接灾难,永远没有尽头,永远感觉不到平静和安全。”

    不,阿兹克先生,我很能理解你的感受,因为我也是同样的人,幸运的是,我有原主的记忆碎片,我有班森和梅丽莎……克莱恩无声回答了一句,转而问道:

    “阿兹克先生,拥有如此神奇能力的你为什么不自己进入类似圈子,自己寻找有用的线索?”

    阿兹克看着克莱恩的眼睛,自嘲一笑道:

    “因为我害怕危险,害怕死亡。”

    他叹息着道:

    “我习惯了现在的生活,也喜欢这样的生活,不想也没有勇气去冒险,只能拜托你了。”

    克莱恩没再多说,承诺道:

    “如果能遇见相关的线索,我会特别注意的。”

    “好了,我们该回办公室了,等科恩办完事情回来,一起去享用午餐,你还记得吧?学校里的东拜朗餐厅相当不错,呵,我请客。”阿兹克扬起手杖,指着来时的方向。

    抱歉,我真的不记得,读大学的时候原主哪有钱去东拜朗餐厅,即使韦尔奇他们请客,他也会拒绝这种相对奢侈的地方……克莱恩按了下帽子,跟着阿兹克返回了历史系的三层灰石小楼。

    走了几步,阿兹克忽又开口道:

    “学校里的事情忙完了,我将迎来我的暑假,你之后可以到我的家里做客,或者写信给我。”

    克莱恩点了点头,随意闲话道:

    “阿兹克先生,我还以为你会去迪西海湾度假。”

    “不,现在的南部太炎热了,我并不喜欢所谓的日光浴,你看我的肤色,很容易就被晒黑,相比较而言,我宁愿去凛冬郡,去弗萨克帝国的北方,滑雪,看风景,钓海豹。”拥有古铜色皮肤的阿兹克微笑回答。

    我也想……刚入职的值夜者克莱恩露出了艳羡的神色。

    用过午餐,回到家中,他小睡片刻,开始复习和研究符咒、护身符的进阶知识,希望能尽快掌握它们,制作出能勉强用于战斗,能初步帮助到自身的产品。

    下午三点还差几分钟的时候,克莱恩收拾好物品,用灵性之墙密封了卧室。

    …………

    灰雾之上,恢弘雄伟的神殿中,古老而斑驳的青铜长桌静静安放。

    笼罩着浓郁灰白雾气的克莱恩端坐上,看着依然模糊不清的正义和倒吊人出现于他们固定的席位处。

    咦,正义小姐的情绪不太稳定啊,担忧,不安,以及迷茫……早开启了灵视的克莱恩仅仅扫了一眼便察觉到塔罗会唯一女性成员的异常。

    奥黛丽.霍尔现在的心情简直无法用语言来描述,苏茜突然会开口说话的事情给了她强烈到极点的冲击。

    在她的预想里,将来的展应该是大侦探或者知名心理医生奥黛丽小姐带着助手大狗苏茜,可如果变成大狗侦探苏茜带着助手奥黛丽小姐,那就,有些,有些……

    不,不是有些,那非常奇怪,让人不知所措!奥黛丽突然坐直了身体,想开口向愚者先生和倒吊人请教。

    她话到嘴边,突然又咽了回去:

    “额,这该怎么问,我的宠物出现异常该怎么办?”

    “怎么和一只智商不错,能开口说话的宠物相处?”

    “不不不,这是塔罗会,不是宠物饲养经验分享会,我敢打赌,我要真这么问,我在愚者先生和倒吊人心目中的良好形象就直接破碎了!”

    奥黛丽念头急转,终于组织好了语言:

    “尊敬的愚者先生,总是帮助我的倒吊人先生,我有一个问题想要请教,一只拥有非凡之力的宠物能帮助主人做什么?简单来说,就是它能有什么作用?”

    话音落下,她现愚者先生和倒吊人同时陷入了沉默,气氛顿时变得有点古怪。

    喂喂喂,你们说话啊,不要用那样的眼神看我,我什么都没有做!真的,我帮我朋友问的!奥黛丽羞愧得想要找个地缝钻进去。

    她深深悔恨自己为什么要问这样的问题。

    结合正义小姐以前问普通动物服食了序列魔药会怎么样的事情来看,她是让本身调配的魔药被自家宠物分享了?这果然是正义小姐能做出来的事情啊……拥有这样的成员,我这个“邪教”组织Boss总感觉凉飕飕的……克莱恩抬起右手,抵住额头,捏了两下,未做回答。

    倒吊人阿尔杰.威尔逊默然了十几秒,语气略显古怪地回答道:

    “这必须看那只宠物拥有什么样的凡能力,比如,它是‘观众’,那它能代替你在某些场合观察和旁听,你知道的,人们会警惕同类,但不太可能怀疑宠物偷听,即使这只宠物就蹲在他的脚边。”

    有道理!很多时候,爸爸和其他贵族、议员、大臣商量重要事情的时候,会避开我,会反锁书房的门,但苏茜只要能躲过最开始的清除,就不会被驱赶……还有那些夫人和小姐们,也喜欢私下里小圈子交流……奥黛丽听得眼睛一亮,当即浮想联翩:

    而且苏茜现在能说话了,可以直接把它听到的内容告诉我……苏茜真棒!我要好好对你,我要教你认识单词和标准的音……

    额,是教苏茜贵族式的音,还是正常一点的贝克兰德腔,它以后出门和别的狗打招呼,会不会被听出来历,等等,我为什么要考虑这个?它和别的狗交流又不会用人类的语言……

    等一等,倒吊人先生,你为什么直接用“观众”举例?

    难道,难道你们都猜到了什么?

    奥黛丽脸色一变,重新坐直,浅笑说道:

    “愚者先生,我又找到了一页罗塞尔大帝的日记。”

    这是从佛尔思.沃尔那里得到的。

    “很好,你欠下的债务全部还清了。”克莱恩心情不错地回答。

    “很抱歉,这一页日记的内容并不多。”奥黛丽在具现的羊皮纸上表达出了自己记住的内容。

    克莱恩右手一抬,让羊皮纸直接出现于自己掌心,并随口说道:

    “这不影响我的承诺,而且上次你拿来的日记有正反两面。”

    ——正义和倒吊人搜集到的日记都不是罗塞尔大帝的原版,属于后来研究者的誊写和抄录版,而有人为了保存,会单面记载,有人为了方便,依旧是原样不变。

    说话间,克莱恩斜垂视线,望向日记的前几行:

    “十二月二十日,又要开始新的一年了,但66续续获得的反馈让我非常迷惑和为难。”

    “这个世界竟然找不到石油!竟然找不到石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