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妹啊,你真是太爱操心了,不,想得真是太细致了!克莱恩听得精神一振,当即笑道:

    “梅丽莎,你的担心非常有道理,我确实还有点饿,嗯,我先上去换套衣服洗个澡。”

    虽然他已经在悄悄吞咽唾沫,但确认“教唆者”特莉丝的下落更加重要!

    谁也不知道这个家伙接下来会不会更加疯狂地报复社会!

    “嗯。”梅丽莎没有抬头,继续着学习。

    蹬蹬蹬,克莱恩飞快跑到二楼,进入了卧室。

    他反锁住房门,脱掉外套,卸除腋下枪袋,从抽屉内拿出了一把朴素的银制小刀。

    用灵性之墙密封住房间后,他吸了口气,平稳住心情,逆时针走了四步。

    伴随着“福生无量天尊”等咒文,已越来越习惯那疯狂呓语撕扯精神的克莱恩又一次出现于灰雾之上的巍峨宫殿内。

    今天使用了好几次仪式的他略感疲惫地捏了捏太阳穴,让青铜长桌之上出现了一张黄褐色的羊皮纸。

    克莱恩认真想了想,斟酌着写下了占卜语句:

    “特莉丝的下落。”

    他不确定这个名字正确,但有对方具体的形貌特征和详细信息作为引导。

    拿着那张羊皮纸,克莱恩后靠住椅背,先在脑海内回想了一遍特莉丝相关的事情,接着默念了七遍占卜语句。

    他放空精神,闭上眼睛,在冥想的辅助下,很快进入了梦境。

    一片雾蒙蒙的虚幻场景里,他看见了喷着浓烟和火花的蒸汽列车车头,看见了并排的皮质座位,看见了干净整洁的车厢。

    脸蛋较圆,眼睛狭长,温文甜美的特莉丝正坐在靠窗的位置,面前的桌上放着一顶边缘镶嵌着细格黑纱的帽子。

    克莱恩仔细分辨,试图确认车次,但都无法看到。

    没过多久,他难以承受地退出了梦境,眼中映照出古老斑驳的青铜长桌和虚幻深红的星辰。

    “只能确定特莉丝正乘坐蒸汽列车离开廷根,没有更多的线索……哎,看来这片神秘空间主要是帮我排除干扰,对我本身占卜水平的提升并不夸张……”克莱恩用手指轻敲着桌缘,思索起接下来的行动。

    通过这次占卜,他完全确认目标就是曾经的“教唆者”特里斯,但在对方已逃离廷根的情况下,他不觉得刚才的结果能更好地帮助到邓恩。

    “队长已经说过了,要电报给贝克兰德,给恩马特港,给铁路沿线的主要站点,全国通缉特莉丝……我就不去汇报这次的占卜结果了,免得被怀疑……”克莱恩迅做出了决定,因为不管有没有他的提醒,邓恩都在用最正确的方式布置后续。

    而在梦境占卜无法看清楚车次的情况下,换用灵摆等方法也不会获得有效的结果,即使采用依次排除的手段。

    类似的状况也包括红烟囱之事。

    这时,他感觉到了精神的空乏,没在灰雾之上过多停留,用灵性包裹住自身,模拟出下坠的体验。

    等他“回”到房间,脑海里已全是油汪汪的小羊排。

    “必须撒点小茴香……赞美女神!”克莱恩吞咽了口唾沫,风一般解除了灵性之墙,拉开了房门。

    …………

    第二天八点四十分,他提着手杖进入了黑荆棘安保公司。

    “上午好,克莱恩,一个好消息!”接待台后方的罗珊兴奋地挥了下手。

    克莱恩眼睛一亮道:

    “抓住特莉丝了?”

    “特莉丝?她是谁?”穿着淡绿色长裙的罗珊一脸茫然。

    “……你不用认识她,有什么好消息?”克莱恩岔开了话题。

    罗珊笑容灿烂地回答:

    “队长的申请得到批准了,警察部门将调两位接触过凡事件的警员来做文职!我终于不用经常熬夜了,赞美女神!”

    “真是一个好消息……”克莱恩诚恳地附和。

    和罗珊寒暄几句后,他通过隔断,走向地底,打算继续神秘学课程。

    路过队长办公室和值夜者娱乐室的时候,他探头望了几眼,现邓恩、伦纳德等人都在,这表明昨晚的搜寻和排查没有获得好结果,接下来只能移交给警察部门,由他们去做繁琐的后续。

    本来克莱恩想找队长聊几句,掌握最新的情况,但看见他正忙碌着书写文稿,拍电报,只好默默退走,不去打扰,准备中午再问。

    他沿着那一层层阶梯进入地底,看见了金属栅格围出的两排典雅煤气灯,看见了穿透玻璃的光芒和寂静冷清不变的走廊。

    呼吸着清爽阴冷的微风,克莱恩走了几步,忽然停住。

    他猛地将目光移向那些煤气灯,眉头渐渐皱起。

    他现自己犯了个常识性的错误!

    因为有地球常识才会犯的错误!

    昨晚在灰雾之上的占卜中,克莱恩看见特莉丝正乘坐蒸汽列车远去,于是下意识判断为这是正在生的事情。

    但是,但是,这个世界还没有谁明电灯,明类似的装置,天黑以后几乎不会有载人的蒸汽列车运行,而这被见惯了绿皮火车夜间行驶的克莱恩本能就忽略了!

    也就是说,那不是昨晚的事情!

    那是他预见的未来画面!

    那是今天或者明天白昼将要生的事情!

    克莱恩心中一紧,来回踱了几步,蹬蹬蹬又跑回了楼上。

    他敲开娱乐室的房门,看见伦纳德正站在窗边背诵诗歌,一脸的无奈。

    无视了正在打牌的科恩黎、洛耀和西迦.特昂,克莱恩望向伦纳德道:

    “我有问题请教你。”

    “难道你想学怎么逗小姐和女士们开心的技巧?”伦纳德放下《罗塞尔诗选》,调侃着说了一句。

    他走出娱乐室,跟着克莱恩来到通往地底的阶梯中部,盯住对方的眼睛,轻笑开口道:

    “看来你昨晚做了一次卓有成效的占卜。”

    克莱恩没做解释,直接说道:

    “我占卜出特莉丝乘坐蒸汽列车远去。”

    经过昨天在西区济贫院的沟通,他已不介意在伦纳德面前表现出少许“特殊”。

    “蒸汽列车,最早那班是七点……”伦纳德掏出放在衬衣口袋里的怀表,啪地按开看了一眼,“不能耽搁了!我会告诉队长,我收到了一个可靠的情报。”

    他快步上楼,直接出了黑荆棘安保公司,在楼下待了几分钟后,重新返回,进入邓恩.史密斯的办公室。

    克莱恩松了口气,目送打牌的值夜者们被召集,跟着又了封电报的队长急匆匆出门。

    回想刚才之事,他的感觉颇为复杂,与燕尾服小丑的死给了他警醒不同,这一次性质类同的错误生在了他自己身上,这让他似乎明白了很多,教训更加深刻。

    拐向武器库,进入看守房,他熟稔地摘下帽子,脱掉外套,将他们挂在了衣帽架上。

    老尼尔刚折腾完手磨咖啡,美滋滋地喝了一口道:

    “来一杯吗?”

    “好的。”克莱恩坐了下来,就像回到了家一样自在。

    老尼尔瞄了他一眼,嘟囔道:

    “还是三块糖,一勺牛奶?你真是一个喜欢甜食的家伙,这对你的牙齿和身体都不好。”

    “不不不,我只是在喝咖啡的时候喜欢甜一点,而煎牛排、烤肉的时候,更倾向于玫瑰盐、黑胡椒粒和小茴香等调料。”克莱恩一直觉得自己是全口味党。

    老尼尔很快弄好咖啡,推了过去道:

    “是休息一下,还是直接开始?”

    “让我平静几分钟,队长他们有了特莉丝行踪的情报,正赶去蒸汽列车站,不知道会有怎样的结果……”克莱恩感叹道。

    老尼尔啧了一声道:

    “情报详细吗?确定是哪一班吗?”

    “不,不确定。”克莱恩抿了下嘴道。

    老尼尔顿时笑了起来:“这样的情况下,不成功的概率远远高于成功的可能,特莉丝应该有序列7,这个等级的非凡者不是那么容易被抓到的,呵呵,不要想着依赖占卜,占卜不是万能的,你只会获得象征,一不小心就解读错误,或者忽略掉什么。”

    克莱恩再次回想这次犯的错误,听得深有感触,自内心地点头道:

    “是啊,占卜不是万能的。”

    说完这句话,他一阵唏嘘,身心灵忽然进入了某种奇妙的状态,于是往后微靠,试图吐气,可这时,他的耳畔却突地响起了虚幻的破碎声。

    他愕然现体内似乎有什么事物在溶解,在与本身的精神融合。

    这是一种难以言喻的独特感受,克莱恩半闭住眼睛,静静地体会着。

    不需要别人提醒,他就知道这是占卜家魔药彻底消化的表现。

    …………

    塔索克河穿过廷根市后流经的第一座小镇叫做维尼亚,这也是离开廷根后,通往贝克兰德的第一个蒸汽列车站点。

    月台之上,特莉丝换了身米白色的长裙,头戴一顶圆边女士帽,细格黑纱从帽檐垂下,遮住了她大半张脸,让她的容貌变得朦朦胧胧,难以辨认。

    她已向廷根市的同伴拍了电报,提醒对方最近小心,自身则利用入室窃取到的财物,购买了通往贝克兰德的蒸汽列车车票。

    之所以不从廷根车站上车,而是顺流飘到维尼亚小镇,是因为特莉丝还有着刺客的本能和丰富的经验。

    呜!

    尖锐而悠长的汽笛声里,高大如同怪物的钢铁列车喷薄着带有些许火星的烟雾,停在了站台旁。

    特莉丝没有携带行李,直接登上了一等车厢,与此同时,她决定三个站后就立刻下车,改用别的方式去贝克兰德。

    …………

    圣赛琳娜教堂的地底,克莱恩闭着眼睛,后靠住椅背。

    他感受着魔药的彻底消化,隐约看见了一颗又一颗的虚幻星辰,那些星辰与他本身有着莫名的联系,似乎想要聚拢在一起,合而为一。

    一阵无法描述的饥饿和渴求感消退后,克莱恩恢复了正常,再没有额外的体悟。

    但精神轻松纯净了许多……他睁开眼睛,无声补了一句。

    这一刻,他知道自己已经是真正的、完整的“占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