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穿透玻璃的灯光照亮着武器库外面的看守所,老尼尔翻阅完报纸,喝了口咖啡,抬头看向克莱恩道:

    “现在感觉怎么样?平静下来了吗?或者需要一杯酒,一次提前的薪水,一天的悠闲假期?”

    此时此刻,彻底消化完“占卜家”魔药的克莱恩正在尝试着借助冥想改变灵视的“开关”,让它不再那么显眼。

    如今的他已经不再依赖于刺激特定的几个部位来开启灵视,所以能用更加隐秘的方式达成目的,比如拇指快掐中指两处关节各一次,比如左边牙齿连续轻叩两次。

    考虑到某些时候自身得一手持枪一手提杖,但又必须使用灵视,克莱恩最终选择了轻叩牙齿的方式,左边开,右边闭。

    不断暗示,做完改变,他睁开眼睛,微笑说道:

    “我只是太关注队长他们的行动,并不需要平静情绪。”

    与此同时,他左边牙齿轻叩了两下,尝试着打开灵视,以尽快熟悉这个办法。

    咳咳咳!老尼尔突然剧烈咳嗽了起来,咳得满脸通红,就像煮熟的龙虾。

    “怎么了”克莱恩怔了一下,关切问道。

    他认真审视了老尼尔的气场,现对方的健康颜色还算正常,只是因为年纪的关系,相对有点衰弱。

    老尼尔又咳了十几秒才缓了下来,他探手端起咖啡,缓缓抿了一口道:“每个人都有失误的时候,咳,我刚才被自己的唾沫呛到了……那我们开始今天的神秘学课程了?”

    “好的。”克莱恩右边的牙齿近乎无声地轻叩了两下。

    比预计快一到两周消化完“占卜家”魔药让他又是欣喜又是烦恼,欣喜自不用说,摆脱失控隐患,即将获得晋升,掌握更多的非凡能力,是足以让任何人都感觉高兴和激动的事情,烦恼则在于这打乱了他的安排和计划。

    考虑到还要在廷根市值夜者小队待很长一段时间,克莱恩认为悄然成为“小丑”不是好的选择,那会时刻担忧暴露,在需要配合的任务里丝毫不敢动用相应的能力,让自身陷入更大的危险中。

    他的计划是仿效“通灵者”戴莉,向高层提交特别申请,用积累的功勋换取配方和非凡材料的奖励,光明正大地成为序列8的值夜者。

    但一个月“掌握”魔药和一年掌握魔药是有本质区别的,克莱恩能承受圣堂一定的关注,也愿意成为重点培养对象,但绝对不希望引来上层的高度怀疑,他必须为自己的状态找一个具有足够说服力的理由。

    他原本的安排是,抓住“占卜家”魔药还未被彻底消化的这段时间,在队长那里逐渐做一些铺垫,比如提到每次去占卜俱乐部都感觉灵性活泼,比如假装随意地描述从一次次帮人占卜里总结出来的“占卜家守则”,比如预先说最近已基本没再出现听到不该听到声音,看见不该看见事物的情况。

    这样一来,值夜者高层会认为他在完成“任务”的时候无意识仿效了戴莉,并且做得更加彻底。

    而这会让他们将重点放在总结规律,往“扮演法”方向探索之上,极大地减少对克莱恩的怀疑,只做例行性的审查。

    嗯,还能藉此提醒队长,帮助他现“扮演法”……克莱恩默默在心里补充了一句,对他来说,邓恩.史密斯是个很好的队长,除了记性比较差,没什么大的缺点,所以希望减少他失控的隐患,让他变得更强。

    当然,克莱恩也可以选择等待一年再提交特别申请,那将不需要冒一点风险,但连续的巧合和梦境占卜里见到的红烟囱让他不得不尽快提升自己。

    “接下来用两周在队长那里做三到四次铺垫,然后正式提出申请……同时,也可以去地下交易市场看一看是否有相应的非凡材料……应该很贵……”克莱恩迅做出决定,将注意力放回了神秘学课程。

    时间一分一秒流逝,美好的午餐时光缓缓降临,老尼尔喝完杯里的咖啡,边收拾着桌上的杂物,边笑了一声道:

    “你的神秘学课程即将结束,从刚才的尝试来判断,你可以为自己制作符咒了。”

    “这正是我接下来几天的安排。”克莱恩满足地吐了口气。

    符咒与他之前给哥哥班森和妹妹梅丽莎的护身符不同,必须借助仪式的辅助来铭刻,具备一定的特殊能力,可以用于激烈的战斗里。

    但低品级的符咒同样不是万能的,它所具备的灵性会不断衰退,每两周就必须重新“制作”一次,而且还需要特定的咒文开启,不是想用就能立刻使用的。

    另外,值夜者能够掌握的符咒还局限于黑夜女神的“领域”,克莱恩目前可以制作的更是只有三种,一是“沉眠符咒”,效果类似于邓恩.史密斯和伦纳德.米切尔让人宁静让人入睡的吟唱,一是“安魂符咒”,能安抚鬼魂、幽影、僵尸和水鬼,一定程度上对付怨魂和恶灵,一是“梦境符咒”,能帮助施术者进入目标的梦境。

    这些效果和“不眠者”序列的“午夜诗人”和“梦魇”能力重复,所以邓恩和伦纳德等人几乎不用符咒,倒是“收尸人”弗莱和“不眠者”洛耀、科恩黎会随身携带一两块,但长期也派不上用场,还时不时得找老尼尔“充能”。

    这时,老尼尔瞥了克莱恩一眼,笑笑道:

    “我记得你这个月因为练习得太频繁,材料配额已经没有了,你打算去地下交易市场?”

    克莱恩先是一愣,旋即心疼地点头:

    “是的。”

    那些材料的价格他都清楚,只希望能一次成功,不要浪费……

    肩负起将午餐送到地底的任务后,克莱恩穿上外套,戴好帽子,拿住手杖,返回了二楼的黑荆棘安保公司。

    路过娱乐室的时候,他看见伦纳德等人已经返回,正在用餐。

    咚咚咚!他敲响了队长办公室的门。

    “请进。”邓恩醇厚的嗓音传了出来。

    克莱恩推门而入,取下帽子道:

    “队长,有抓住‘教唆者’特莉丝吗?”

    邓恩捏了下太阳穴,略显疲惫地摇头道:“我们没有在廷根站找到她,但据贝克兰德来的电报称,有乘客在最早班次的一等车厢见过她,遗憾的是,她中途就下车了。”

    “真是遗憾啊。”克莱恩早有心理准备地叹息道,“占卜不是万能的……”

    邓恩灰眸一扫道:

    “你不需要沮丧,序列7的非凡者不是那么容易被抓住的,至少我们破坏了特莉丝的邪恶仪式,挽救了至少四十名无辜者的生命,并且,我们还掌握了她现在的状况,让她再也不能像之前那样肆意犯罪了。”

    “她如果还想做类似的事情,就随时可能会被人注意,被人现,被人检举,迟早被我们值夜者,或者代罚者、机械之心找到,抓住,当然,更可能是杀死。”

    “希望是这样,愿女神庇佑。”克莱恩在胸口画了个绯红之月。

    紧接着,他顿了顿,斟酌着语言道:

    “队长,我过一周没听见不该听见的声音,看见不该看见的事物了,而且这还是经常冥想经常使用灵视的情况下。”

    “嗯?”邓恩疑惑地微皱起眉头。

    克莱恩当即补充道:

    “我感觉我距离完全掌握‘占卜家’魔药已经不远了,而这可能与我经常去占卜俱乐部帮人占卜有关。”

    “……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想法?”邓恩改变了坐姿,流露出迷惑的表情。

    克莱恩故意不流畅地回答道:“每次去,每次去占卜俱乐部,我都感觉到灵性变得活泼,而每次帮人占卜后,身、心、灵也会轻松不少,我还从中总结出了一套,嗯,一套‘占卜家守则’,并严格地遵守,就像窥秘人的‘为所欲为,但勿伤害’一样,呵,我正是从这句格言得到了灵感,尝试着、模仿着去制定占卜家的格言。”

    “我认为这或许是帮助非凡者尽快掌握魔药,减少失控的有效办法,就像戴莉女士,她一直在做‘通灵者’。”

    邓恩不知什么时候拿出了烟斗,放在鼻端轻轻嗅着,他似乎忘记了克莱恩,沉思了好几分钟才开口道:

    “不错的猜想,有趣的尝试……”

    克莱恩这次的目的只是点一下,做一做铺垫,所以没再多提,转而半开玩笑半打预防针地说道:“或许我会成为值夜者历史上最快掌握序列9魔药的成员。”

    “愿女神庇佑你。”邓恩没太当真地笑着祝福了一句,旋即又陷入了思考。

    见状,克莱恩起身告辞,退出了队长办公室。

    帮忙掩住房门的时候,他忽然想到了另一个难题,那就是怎么扮演“小丑”!

    不会让我加入马戏团吧?而且廷根市也没有固定的马戏团,都是巡回演出的那种……克莱恩的表情一下变苦。

    做占卜家还算有逼格,即使被熟人碰到,也抬得起头,要是去当“小丑”,毫无体面可言!

    也许,也许有另外的扮演方法,亵渎石板出世的时候,可没有马戏团,没有小丑……算了,还有两三周才能得到机会晋升,先不急着考虑这个问题……克莱恩逃避般地走向接待厅沙区域,走向罗珊、奥利安娜太太、布莱特等人,走向属于自己和老尼尔的午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