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找理由让女仆们暂时离开后,奥黛丽反锁住房门,回头望向不知还算不算自己宠物的金毛大狗苏茜道:

    “你听到了,额,或者遭遇了什么事情吗?”

    金毛大狗苏茜沉稳地蹲在那里,嗷呜了一声,震荡着周围空气道:

    “是的,我在书房听见伯爵和几位议员商量事情,他们说国王和首相达成了共识,放弃短时间内在拜朗东海岸报复弗萨克帝国的计划,拜朗东海岸在哪里?”

    见苏茜掌握鲁恩语的进度惊人,奥黛丽感觉愈发复杂,她默然几秒道:“我明天给你一张地图……”

    “好的~”苏茜欢快地回答,“国王和首相认为目前最重要的事情是推进之前那个改革计划,用公开考试的办法确定政府事务人员,他们希望在十月份之前让这件事情在上院和下院都得到通过。”

    “真的?”奥黛丽惊喜地反问道。

    这可是她成为“观众”后,尝试着用本身能力隐蔽引导的第一件事情,如果它能变成现实,那会让她充满成就感!

    苏茜非常老实地回答道:“我不能给你确定的答案,这只是我听到的内容,我甚至无法深刻理解它们是什么意思,毕竟我只是一条刚开始学习的狗。”

    “……”奥黛丽短暂呆滞,旋即绽放出笑容道,“苏茜,你做得棒极了!这是给你的奖励!”

    她从一个装饰华丽的柜子里拿出一个袋子,扯开封口,放到了苏茜的面前。

    这是“贝克兰德关爱宠物公司”用面粉、蔬菜、肉类和水制作的狗类饼干,是苏茜非常喜爱的零食。

    端正坐着的苏茜抽了下鼻子,一只爪子扬了扬,似乎在考虑该怎么进食才符合自己现在的身份。

    几秒钟后,它放弃思考,遵循本能,猛地扑往前方,叼着那袋干粮就冲向了房门。

    它直起身体,单爪开门,一路出去,躲到阴影里,哼哧着开始享用零食。

    …………

    周日下午,在家里补完因值守查尼斯门而缺少的睡眠后,克莱恩乘坐无轨公共马车,再一次抵达恶龙酒吧。

    他之前本打算用占卜的方法寻找“怪物”阿德米索尔,探究对方最近古怪的缘由,但被代罚者的突然失控打断,只好换到今天再来。

    穿过桌球室,进入地下交易市场,这一次克莱恩不用寻找,就看见阿德米索尔正缩于角落,瑟瑟发抖。

    这位黑发凌乱油腻,脸色苍白难看的年轻人察觉到克莱恩的靠近,顿时捂着眼睛,贴着墙壁,想要移向侧门。

    但克莱恩已快步赶了上来,堵在他的身前,并悄然轻叩了左边牙齿两下。

    在他的灵视里,阿德米索尔的气场相当不健康,不管哪种颜色,都有点黯淡,也就是说,虽然对方没什么大的疾病,但身体非常虚弱。

    与此同时,克莱恩发现“怪物”的情绪颜色透出明显的害怕和紧张,且完全缺失理性思考的蓝色。

    他的星灵体表层从以太体的最深处扩张了出来,颜色是浑然统一的透明无色,就像由纯净的光芒构成一样,这就是天生“怪物”的特殊?克莱恩微不可见点头,盯着阿德米索尔的脸孔,直接开口道:

    “你最近看见了什么,遭遇了什么?为什么要躲在角落里发抖,说都死了,都是尸体?”

    这时,阿德米索尔低下了脑袋,望向自己的脚尖,似乎不敢直视面前之人。

    穿着灰蓝色长裤、破旧亚麻衬衣的他浑身颤抖,惊慌失措地回答道:

    “不,我没有看见什么,没有,没有,我只是做了一场梦,梦里都是血,满地都是死人,哈哈,呜呜呜,死人里还有我,还有我!我要死了,我要死了!我不想死,我不想死!”

    他又笑又哭,回答的内容让克莱恩感觉自己的思绪都变得混乱。

    揉了下太阳穴,克莱恩沉声又问:

    “你为什么要害怕我?”

    阿德米索尔愣了几秒,突然蹲了下去,惶恐到极点地喊道:

    “不要啊!”

    “不要啊!”

    ……

    一道道目光随之望来,克莱恩顿时就尴尬了。

    我没对你做什么啊……为什么要喊得像是被怎么着了一样!他干笑两声,见阿德米索尔蜷缩颤抖,只是求饶,再没有别的语言,只好与对方拉开距离,装做路过。

    嗯,也许得去请教一下阿兹克先生,只是他上上周就去弗萨克帝国的北地度假了,得下周四五才能返回……在此之前,先汇报队长……克莱恩捂嘴打了个哈欠,转身离开了地下交易市场。

    在领到这周薪水后,他的私房钱止血回到8镑10苏勒,但对那些非凡材料,也还是只能看一看,当然,如果不怕利息太高,可以去找老板斯维因做一个拆借。

    走出恶龙酒吧,等待公共马车的同时,克莱恩思绪发散地想着接下来的事情:

    “还剩一周,最开始支取的12镑就要还清了,拿回家里的钱终于能够达到每周3镑,梅丽莎这下就没有借口再拖延雇佣杂活女仆的事情了……另外的3镑再瞒段时间,再攒些私房钱……”

    “还有,尽快从达斯特.古德里安那里拿到‘读心者’配方或者找到相应的线索,以给手下经费为理由,从正义小姐那里换取现金……这可以通过银行不记名户头的方式完成,过程中,我再用占卜办法做一定干扰,这就非常安全,不会暴露我的秘密了……”

    …………

    上了公共马车,克莱恩没直接去黑荆棘安保公司,打算先到占卜俱乐部坐两个小时。

    这是为接下来再一次铺垫本身在“消化”魔药的事情做前置准备。

    而且,对克莱恩来说,他在占卜这一“行业”也算有些名气了,过去的老顾客有再次“光临”的,也有介绍朋友前来的,如果刚好凑巧,他一下午甚至可能有超过十桩生意。

    这样一来,即使他一周基本只去两次,也能得到半镑左右的收入,对贫穷的愚者先生来说,这不无小补。

    “哎,可惜当初把话说得太好听,将形象树立得太完美,没法随意更改占卜费用了……”坐在俱乐部的会议室里,克莱恩一边喝着锡伯红茶,一边无奈地想着。

    以他目前的名气,即使一次收4苏勒,也有的是人来占卜。

    但是,作为一名尊重命运的占卜家,他只能继续维持8便士的价钱。

    虽然克莱恩现在已彻底消化了魔药,但他不愿意冒风险去违背自己之前总结出来的“占卜家守则”,这包括不用占卜获得超常的利益,毕竟他不知道这是否会导致失控或别的不好的事情发生。

    ——值夜者内部的资料没有“消化”这一概念,所以克莱恩无法从上面判断彻底消化魔药后是否还存在一定风险,不能做出违背相应“规则”的行为。

    就在他考虑着这些事情的时候,漂亮的接待女士安洁莉卡进来,走到他的旁边,低下身子,小声说道:

    “莫雷蒂先生,有人找您占卜,‘红玛瑙’房。”

    “好的。”克莱恩来之前有确认今天是否宜于到俱乐部,从占卜里得到了肯定的答案。

    他拿上半高丝绸礼帽,走出会议室,看见了等待在“红玛瑙”房门口的顾客。

    这位顾客是个十六七岁的少女,身穿淡蓝色有荷叶边的长裙,手拿一顶同色纱帽,有头天然卷的褐发,有张婴儿肥的可爱脸蛋,有双青涩漂亮的浅蓝色眼眸。

    “伊丽莎白?”克莱恩认出这是妹妹的好友,就读于伊沃斯公学的伊丽莎白。

    他曾经帮对方挑选过护身符,也在对方帮助下解决了赛琳娜魔镜占卜事件。

    伊丽莎白同样脸露惊喜道:

    “莫雷蒂先生,真的是你?我看到名字的时候,就在想是不是你。”

    “毕竟我是一个神秘学爱好者。”克莱恩无奈地解释了一句,接着补充道,“不要告诉梅丽莎,嗯,还有赛琳娜。”

    我占卜的结果明明是适宜来俱乐部,怎么会遇到伊丽莎白呢?他边暗自摇头,边转身打开了“红玛瑙”房的大门。

    与此同时,他轻叩了左边牙齿两下。

    缓步进入房间,坐到占卜师的位置后,他抬头望向了伊丽莎白。

    只是一眼,他的眉头就皱了起来。

    这位少女的气场颜色染上了一层带着些许浅黑的阴绿!

    被鬼魂怨灵缠身的征兆……克莱恩冷静做着判断,直接开口问道:

    “你最近是否经常做噩梦,而且梦中有些事物在重复?”

    刚反锁房门的伊丽莎白还未来得及坐下,就惊得愣在了那里,好半天才回答道:

    “是的……这正是我找你的目的。”

    克莱恩往后微靠道:“你做了什么梦?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从我在拉姆德小镇度假的最后两天开始,唔,我家在那里有个小的庄园。”伊丽莎白也算是半个神秘学爱好者,对相应的情况早就回想得比较清楚,“我在梦里总是会遇见一个身穿黑色全身盔甲的骑士,他手提一把巨大的阔剑,脸部完全被头盔的面甲遮住,只能看见一双闪烁红光的眼睛,他一直在试图靠近我,我就害怕得逃跑,距离一次比一次近……”

    克莱恩想了下问道:“在做类似的梦之前两三天,你是否接触过古董,古代遗迹,或者陪葬品和陵寝?”

    伊丽莎白回忆了十几秒道:“我,我在那几天去过拉姆德小镇附近的山上,那里有一座废弃的古堡。”

    这是标准的灵异小说开头……克莱恩无声吐槽了一句,追问道:

    “那你是否有遗留什么物品在古堡?或者从古堡带走了什么物品?”

    伊丽莎白皱起好看的眉毛,过了一阵才不太确定地问道:

    “我当时被荆棘扎出了血……有血液遗留算不算?”

    克莱恩郑重点头,沉声回答:

    “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