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听到克莱恩的回答,伊丽莎白顿时有点紧张,不自觉加快了语速道:

    “能帮我占卜下究竟是什么原因吗?如果能占卜出解决的办法就更好了……”

    占卜顶多能给出解决的方向,而且还是充满象征意义,模糊不清,容易解读错误的那种……当然,你很幸运,我不只是单纯的占卜家,还是真正意义上的神秘学者……克莱恩腹诽了女孩的问题两句,庄重严肃地说道:

    “既然与梦境有关,那我建议采用这方面的占卜法。”

    “好的,好的。”伊丽莎白小鸡吃食般点头。

    克莱恩保持着一本正经的专业范道:“我需要你在这里睡一觉,再现那个梦境,没有问题吧?”

    “没有问题,我相信你。”伊丽莎白抿了下嘴唇,毫不犹豫地回答。

    但她很快又结巴着补充道:“可是,可是我,我无法保证,一定,一定会做那个梦。”

    “只是一个尝试。”克莱恩用温和的笑容安抚着对方。

    然后,他指了指“红玛瑙”占卜房侧面的长沙发道:“请。”

    “不,不需要,我就在这里睡。”伊丽莎白轻轻摇头,摆出双手交叉环抱的姿态道,“我在公学里感觉疲惫的时候,就会趁下课的间歇这样睡一会儿。”

    她边说边以双臂为枕,前倾上半身,趴到了桌子边缘。

    “好的,你可以假装我不存在。”克莱恩笑着观察起对方的气场和情绪颜色,以此判断女孩是否入睡成功。

    “嗯。”伊丽莎白闭上眼睛,将脸埋进了臂弯,努力让呼吸变得均匀。

    克莱恩没再说话,向后靠住了椅背,房间内顿时变得异常安宁。

    那是让人心灵平静,忘记外在的安宁。

    过了一阵,确认伊丽莎白进入睡眠状态后,克莱恩从衣服口袋里拿出了一个半圆形的银制薄片,薄片之上布满常人难以看懂的赫密斯语单词和各种充满象征意义的符号、数字、标识。

    这是克莱恩在昨天上午制作成功的“梦境符咒”!

    与此同时,他还完成了两枚“沉眠符咒”,两枚“安魂符咒”,前者用的是长方形的银制薄片,后者是三角形的,以便他在激烈的战斗中光凭手感就能区分。

    “绯红!”克莱恩低沉发声,念出了一个古赫密斯语里的单词。

    这是他设定的开启咒文,因为还有后续灌入灵性的环节,所以没必要与别人不同,只要适合记忆且足够简短就行。

    蕴含神秘意味的嗓音回荡之中,克莱恩感觉到掌心的“梦境符咒”一下变得轻飘,似乎短暂失去了重量。

    等到灵性灌注入内,他立刻将符咒放到了自己面前的桌子上。

    透明的火焰无声腾起,包裹住符咒,燃烧出幽深宁静的黑色。

    这黑色飞快弥漫,一下将克莱恩与伊丽莎白笼罩。

    克莱恩抓住机会,进入冥想的状态,用灵性看见前方有一团虚幻朦胧的椭圆形光球。

    这光球四周只有无垠的深黑,衬托得它异常孤单。

    克莱恩不敢耽搁,立刻蔓延灵性,触碰向那团不够真实的光球。

    无声无息间,他周围的场景开始颠倒闪烁,但很快固定为一片黄褐色的平原,平原之上倒毙着诸多马匹和人类,到处都有鲜血和兵器。

    伊丽莎白穿着羊腿袖的宫廷长裙,头戴垂下了薄纱的帽子,正茫然地四处张望。

    她一下捕捉到克莱恩的身影,脸上刷得浮现出惊喜的笑容:

    “莫雷蒂先生,我们又见面了!我之前和赛琳娜到占卜俱乐部找人占卜的时候,就怀疑名册上那位克莱恩.莫雷蒂是你,后来我又去了几次,但由于平时要上课,和你的时间总是错开……”

    “等到放了暑假,变得空闲,我却被父亲和母亲带到拉姆德小镇度假了……”

    “你一定能够帮助到我,对吧?”

    听着女孩的絮叨,克莱恩短暂竟有些怔住:

    原来伊丽莎白早就怀疑我在占卜俱乐部兼职,而且还特意来找过几次……

    她刚才竟然一点异常都没有表现出来!

    嗯,惊喜是实实在在的,正好掩饰住了真实的想法……

    果然,每个人在梦境里都是诚实的,除了我这个“愚者”先生……

    他思绪纷呈间,伊丽莎白的梦境出现了变化,一个身高超过一米九的高大骑士倒拖着能触及地面的阔剑,一步一步走了过来。

    这名骑士穿着黑色全身盔甲,行动间有轻微的金属碰撞声传出,两团火焰般的红光从他面甲的缝隙里透出,死死盯着克莱恩和伊丽莎白。

    一个怨魂的意念……还达不到恶灵的程度……本就处于灵性状态的克莱恩此时无需再开启灵视。

    在值夜者内部资料的划分里,残留的怨念和不甘是最弱小最容易处理的魂类事物,之后依次是幽影和怨魂,恶灵则属于非常棘手的魂类怪物,最恐怖的恶灵据说不比高序列强者弱。

    想到这里,克莱恩上前一步,挡在了伊丽莎白的身前,然后右脚重重一踏,让梦境瞬间支离破碎。

    无数萤火虫般的光芒纷飞,克莱恩的灵性回归了他的身体,让他的眼睛重新看见了光线昏暗的“红玛瑙”占卜房,看见了摆有各种占卜道具的桌子,看见了燃烧完毕只留少许余烬的“梦境符咒”。

    望着这幕场景,想到黑夜女神领域的符咒都是纯银制作的,克莱恩就忍不住一阵心疼:

    这玩意儿就是在烧钱啊!就算不考虑我的劳动力成本,光算各种材料,平均下来也得6到8苏勒一枚!

    嗯,想想永恒烈阳教会的非凡者,感觉平衡了不少,毕竟他们是烧黄金的……

    ——太阳领域的对应金属是黄金。

    这时,伊丽莎白轻轻“嗯”了一声,缓慢苏醒过来,重新端正坐直。

    她有些躲闪地看了克莱恩一眼道:

    “莫雷蒂先生,有占卜出结果吗?”

    “有。”克莱恩相当正经地点头道,“不超过一周,噩梦就会自行消失。”

    我会汇报队长,让他及时派人去拉姆德小镇处理……克莱恩在心里补充着没说的部分。

    “真的?太好了!谢谢你,莫雷蒂先生!”伊丽莎白一下变得兴奋和激动,然后突地皱起了眉头。

    “怎么了?”克莱恩关心地问了一句。

    “没有什么事情,只是想到必须回家了。”她动作缓慢地取出早就准备好的1苏勒纸币,将它放到了桌上,然后拿着帽子,矜持地与克莱恩告别。

    离开“红玛瑙”占卜房后,她步伐轻盈地走向了大门外的楼梯,确定没人看见的时候,忙急抖两条手臂,低声痛呼道:

    “好麻,好麻……”

    …………

    黑荆棘安保公司内,邓恩揉了下额头,灰眸凝望着对面的克莱恩道:

    “你突然返回,是不是又遇到了什么非凡事件?”

    喂,队长,你怎么一副嫌弃的语气……克莱恩清了清喉咙,毫不犹豫地回答:

    “是的。”

    “什么事件?”邓恩.史密斯再次揉了揉额头。

    克莱恩条理清楚地回答道:

    “两件事情,一件是我之前去地下交易市场购买符咒材料的时候,发现‘怪物’阿德米索尔蜷缩在角落里,害怕得全身发抖。”

    在此处,他疯狂地暗示材料费用需要报销。

    至于寻找达斯特.古德里安的侦探费用,因为牵涉红烟囱的事情,他反倒不好提及,并且深深地后悔当时没有分别委托给两家侦探社。

    邓恩似乎没听出克莱恩隐藏的意思,轻轻点头道:

    “阿德米索尔发生了什么事情?”

    克莱恩无声吐了口气,详细描述道:

    “阿德米索尔做了一场梦,梦见满地的血,满地的死人,其中包括他自己,于是被惊吓得非常厉害。”

    邓恩仿佛在思考般缓慢开口道:

    “作为占卜家,你觉得这象征着什么?”

    “一场灾难,一场波及范围比较广的灾难,但除此之外,没有别的信息,而且阿德米索尔的梦境未必每一个都具备象征意义。”克莱恩斟酌着回答。

    “我将提交给圣堂,看他们会给予什么意见。”邓恩摇头自嘲道,“这不是我所擅长的事情。”

    克莱恩也没有别的思路,转而说起了伊丽莎白被怨魂意念纠缠的事情。

    “拉姆德小镇……那位小姐是女神的信徒吧?”邓恩思索着问道。

    “是的。”克莱恩做出肯定的回答。

    “那就没有问题了,你和我现在就去拉姆德小镇,争取在那里享用晚餐,嗯,再带上弗莱,死尸和鬼魂相关的事件里,他的能力非常有用。”邓恩揉着太阳穴,努力思考自己有没有遗忘什么。

    ——如果伊丽莎白不信仰黑夜女神,那必须按照她具体的信仰移交给“代罚者”或者“机械之心”,要是她的信仰甚至不在三大教会内,则归属于负责郊区的“机械之心”。

    克莱恩没再说话,安静等待了一阵,终于听见邓恩补充道:

    “还有,我们是三个人行动,可以申请使用封印物‘3—0782’。”

    “3—0782”?克莱恩苦苦思索了一阵才想起对应的封印物是“变异的太阳圣徽”。

    这枚圣徽的超凡效果似乎能维持很久很久,作用是不断净化周围十五米内的死尸和鬼魂,缺点是,还会同时净化正常人的灵魂,研究数据显示,正常人如果在它十五米范围内待上1个小时,就会变成只知道“赞美太阳”的白痴,非凡者的极限是6个小时。

    至于鬼魂和死尸,不超过一分钟就会溃散。

    咦,队长竟然记得这件封印物的代号……我去,感觉记忆力还不如他了……克莱恩突地一怔,差点找根面条上吊。

    就在这个时候,邓恩.史密斯往后一靠,灰眸幽邃地问道:

    “你又去占卜俱乐部了?这两天感觉有变化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