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那里有点问题。”克莱恩指着分隔客厅和餐厅的那节台阶,严肃慎重地说道。

    他在值夜者的内部资料里看到过,灵感中若出现类似情况,往往意味着目标位置隐藏有邪恶的、污秽的事物,如果本身没有把握,最好不要尝试触动,否则很容易丢掉生命——有的时候,哪怕仅仅只是看了一眼,都会承受不可逆转的伤害。

    邓恩跟随望了过去,灵感同样很高的他立刻就发现了不对,侧头看向克莱恩,沉稳吩咐道:“你占卜一下探索那里是否会顺利。”

    进古堡之前,队长都没有让我占卜,相当地有信心……这说明他认为隐藏的事物可能比怨魂更加危险……克莱恩无声点头,收起左轮,将手杖递给了旁边的弗莱。

    然后,他解下了自己袖口内的黄水晶吊坠,用左手持握住银制链条,并斟酌出适合的占卜语句。

    瞬息之间,他的眼眸转为深色,四周有无形的微风在打旋。

    “探索古堡的隐藏地点会顺利。”

    “探索古堡的隐藏地点会顺利。”

    ……

    默念七遍之后,克莱恩的眼睛恢复正常,看见黄水晶吊坠正在做顺时针转动。

    虽然幅度不大,但它确实是在做顺时针转动!

    这意味着探索将会顺利。

    已成为真正占卜家的克莱恩当即对邓恩和弗莱点了下头:

    “危险在可以解决的范围内,或者没有。”

    邓恩将“变异的太阳圣徽”戴到左胸,伸手按了下自己的丝绸礼帽,快步走向那节台阶,熟稔地寻找起机关。

    已将铁手套拾取的弗莱把手杖还给克莱恩之后,提着左轮,警惕地戒备起四周,似乎在害怕有敌人突然冒出。

    我还是不够专业啊……在值夜者这个领域……克莱恩打起精神,重新抽出自己的左轮,跟着做起警戒。

    过了几分钟,半蹲下去的邓恩.史密斯不知按到了什么,台阶位置顿时发出扎扎扎的沉重声音。

    那里的地板裂了开来,露出向下的阶梯,阴冷而肮脏的感觉充塞弥漫,几乎快要凝成实体。

    邓恩望了一眼,摘掉胸前的封印物“3-0782”,直接将它丢进了暗门里。

    当当当的跳跃了几下后,“变异的太阳圣徽”不知道在什么位置停了下来。

    如果里面有死灵类生物,肯定会把“3-0782”捡起扔回来……那就有意思了……克莱恩凝视着向下的阶梯,耐心等待了起来。

    盘旋不去的阴冷与肮脏很快就像冰雪遇到太阳般化去,温暖与纯净笼罩住了暗门入口。

    “克莱恩,我们两人下去,弗莱留在原地,防止有别的敌人破坏机关。”邓恩经验丰富地做出决定。

    “好的。”克莱恩没再怯场,上前两步,走到了邓恩身旁,弗莱则轻轻点头,没有放松戒备。

    啪,啪,啪,邓恩率先沿着阶梯往下,脚步声寂静回荡。

    他没有准备马灯或者火炬等事物,因为对“不眠者”序列的非凡者来说,黑暗不是阻碍,而是眷顾。

    在这样的环境里,他们的视线不受影响。

    下行几步,邓恩忽然回头,望向克莱恩道:“我忘记你没有黑暗视觉了,我习惯不准备那些照明的物品……”

    “……队长,你不用在意,我有灵视。”克莱恩发现自己竟然一点也没有惊讶的感觉。

    刚才那样帅气的队长果然不是常态!

    他的灵视里,前方的黑暗充塞着灰蒙,虽然这非常模糊,但已能让他勉强看到阶梯。

    嗯,队长很健康嘛,精神状态也很好……克莱恩小心伸脚,缓步下行。

    这段楼梯并不长,斜着往下十四五阶后就触及了地面。

    封印物“3-0782”正躺在这里,散发着温暖,传播着纯净,并照耀出微光。

    借着这点光芒,克莱恩看得更加清楚了,他环视一圈,发现这是个不算大的地下室,原本的阴凉不见,但潮湿犹存。

    地下室的正中央摆放着一具黑色的棺材,上面的铁钉呈暗红之色。

    棺材的盖子已被推出一道缝隙,能够看到里面躺着具白骨,无头的白骨。

    邓恩先四下看了一眼,才弯腰拾起“变异的太阳圣徽”。

    “队长,这具棺材,嗯,它的作用是防止里面的死者变成僵尸或者怨魂……”

    克莱恩审视着黑色棺材上的那一根根暗红铁钉,审视着它们的排列方式,依靠自己还算不错的神秘学知识辨认出那是一种古老的仪式,预防尸变的仪式。

    与此同时,他在心里嘀咕道:但是,正常情况下,谁会没事就提防自己的亲眷尸变?呃,帮忙下葬的人也不一定是亲眷……嗯,将棺材放在地下室,而不是墓穴里,就是怕被人发现啊……

    这时,佩戴好封印物“3-0782”的邓恩靠拢棺材,仔细看了一阵道:

    “死者应该是中毒死亡的。”

    “那就是下毒杀害他的人用仪式魔法防备他尸变报复……这应该是一千三四百年前的事情了吧?他最后竟然还是变成了怨魂……这份意念简直太惊人了!”克莱恩也走到棺材前道,“他的脑袋呢?那个仪式并不需要割掉脑袋啊……”

    邓恩想了下道:

    “我有个推测,这怨魂并非一直存在,而是最近才出现。小镇到古堡只需要步行一刻钟,历代的捣蛋鬼们肯定时常过来,但在这次事件前,并没有古堡出现怨魂的传言。”

    克莱恩微不可见点头道:

    “队长,你的意思是,最近有人来到这里,打开棺材,取走了死者的脑袋?”

    “嗯,那个仪式防止了死者尸变,但也将它的怨念锁在了棺材里,变相保存,等到棺材被打开,仪式解除,那些怨念就很快借助本身的铁手套化成了怨魂……”

    “那个打开棺材的人没留下尸体,不是普通人啊……而且他拿走死者的脑袋做什么?”

    邓恩凝望着棺材内的白骨尸体道:“怨念能存留这么久,除了仪式的原因,应该还有死者本身的缘故,他生前可能是非凡者,或者属于至少处在中序列的非凡者的两代以内后裔,嗯,我是说以前定义里的中序列,序列6或者序列5。”

    “而这样的尸体总有些特殊,他的脑袋或许,或许能在某些仪式,某些场合里派上用场。”

    说到这里,邓恩顿了下道:“我之前说的都是推测,但有一部分可以验证,我们等下分头在小镇里做调查,看有谁小时候来过古堡,并在这里受了伤,嗯,如果他还活着,就证明怨魂确实是最近才出现的。”

    “富有逻辑的思考方式。”克莱恩赞了一句,又搜查了地下室一遍,没发现有别的物品。

    他尝试着用仪式魔法描绘出曾经进入地下室的那位“客人”,但由于相隔至少超过了一个月,且怨魂长期徘徊于此地,影响了环境,没能得到有效的结果。

    之后,他替换弗莱下来,让这位尸体领域的专家做更进一步的检查。

    过了十五分钟,太阳即将消失于地平线上时,邓恩和弗莱沿着阶梯回到了古堡大厅。

    前者摸索着关闭暗门,后者简短描述道:

    “确实是中毒死亡,颈部的痕迹是最近三个月内才出现的。”

    这就是说有人来过的可能很大……克莱恩思索着点头。

    接下来,三位值夜者抢在天黑前回到拉姆德小镇,在旅馆订了两间客房——拿到封印物“3-0782”的成员需要带着这件危险物品去镇外无人的地方散步,两个小时轮换一次,所以只需要两间客房。

    简单用过晚餐,克莱恩和邓恩、弗莱立刻分头前往小镇各处,询问那些长期居住在这里的居民。

    而类似的场景里,警察的证件分外好用。

    ……

    “警官,你为什么要询问这件事情?我记得我小时候经常去那座废弃的古堡……受伤?肯定有,小孩子怎么可能没有摔倒之类的情况,我记得,嗯,我被古堡外墙的锋利石头划伤过……”一位四十来岁,黄发柔软的男子疑惑地看着克莱恩,老实地回答着问题。

    这是克莱恩询问的第十四位对象,其中有两位清楚地记得自己小时候在古堡受过伤。

    队长的推测是正确的……克莱恩做出判断,收回证件,微笑说道:

    “感谢你的配合,我没有问题了。”

    没拿手杖的他正待离去,那位四十来岁的男子转了下眼珠道:“警官,你对那座古堡感兴趣?我家有古堡初代男爵的画像,那是我祖父的祖父的祖父……呃,总之是很久前的事情,他从古堡里拿走了一副油画,上面据说是初代拉姆德男爵的肖像。”

    “你想要吗?这可是真正的古董!”

    如果是真正的古董,你家早就卖掉了……这家伙胆子很大嘛,警察都敢骗,等下要不要拔枪吓唬他?克莱恩腹诽两句,抱着看看又不花钱的心态道:

    “谁知道它是不是真的古董,我相信我的眼光和判断。”

    “你把它拿出来让我看看。”

    那位黄发中年立刻堆起笑容,返回房屋,一阵翻找。

    过了会,他抱着副油画走了出来。

    克莱恩漫不经心地扫过油画上的肖像,看见那位戴着顶白色卷曲假发的初代男爵五官柔和,皮肤古铜,眼睛里藏着难以言喻的沧桑。

    这,好像阿兹克先生啊!克莱恩的眼睛霍然睁大,下意识望向所谓初代男爵的右耳垂。

    然后,他看见附近有颗不起眼的黑痣。

    这与阿兹克教员黑痣的位置一模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