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这滴金色液体的来源。”

    默念七遍占卜语句后,克莱恩拿着羊皮纸,握住虚拟的金色液体,往后靠向了椅背。

    他不知道依靠这纯粹凭借感觉分离具现出来的物品是否可以进行占卜,只能大胆假设,小心求证。

    没过几秒,克莱恩眼眸转深,由褐变黑,进入了冥想状态。

    他的眼皮垂了下来,“看”见了虚幻而朦胧的梦境。

    那片灰蒙蒙且呈现支离破碎模样的世界里,突然跃出了一轮金色的、耀眼的太阳!

    一道低沉的哼声隔着无数的虚空传来,纯粹明净的光芒瞬间点燃了一切,金色而灼热的火焰疯狂席卷往外。

    轰!

    克莱恩一下脱离了梦境,浑身颤抖着翻倒向侧方,身体已然变成了火炬,正熊熊燃烧。

    此时此刻,他的思绪完全狂乱,没有一个正常念头浮现。

    轰隆隆!

    灰雾之上的神秘空间出现剧烈的摇晃,巍峨宏伟的宫殿一寸寸坍塌,古老而斑驳的青铜长桌被砸出了坑洞,砸成了几段。

    这可怕的变化只维持了三秒钟,灰雾之上又恢复了寂静,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克莱恩身上的金色火焰也逐渐熄灭,他表面焦黑地翻滚着,惨叫着,直到思考的能力初步回归。

    他撑住高背椅的扶手,艰难站了起来,对刚才的遭遇又惊恐又茫然。

    在此之前,他完全没想过仅仅一次占卜会带来这样的后果!

    他喘了几口气,抬头环顾四周,发现亘古不变般的巍峨宫殿和古老长桌都遭遇了破坏,这对从来没什么异常的“灰雾之上”来说,简直是前所未有的伤害。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我的占卜是不是指向了某位不可思议的存在?”克莱恩稍微恢复了一点,边让身上的焦黑脱落,边对事情做着猜想,“要不是有灰雾之上这片神秘空间挡着,我恐怕已经连灰都不剩下了……难道那滴金色液体是神血?我刚才看见了‘永恒烈阳’,或者祂麾下的强大天使?不,那是一轮太阳,我感觉更像前者……我去,难道我直视了神灵?”

    克莱恩越想越是后怕,觉得自己险些就彻底交待了:

    “真是无知者无畏啊,不作死就不会死……以后不能什么东西都拿来占卜一下,谁知道会看见什么!”

    “再来一次的话,我真不知道这片神秘空间还能不能帮我挡住最致命的伤害……到时候就死透了……”

    “嗯,如果继续用金色液体尝试,肯定是不行的,刚才那疑似‘永恒烈阳’的存在,也是受到了灰雾之上占卜隐秘、诡异和突然的影响,没来得及做出更多反应……如果祂有了准备,这片神秘空间恐怕真挡不住……”

    想到这里,克莱恩的身影恢复了正常,不再焦黑,但相比之前,黯淡虚幻了几分。

    他抬手揉了揉太阳穴,给出了恢复宫殿和长桌的想法。

    那巨人居所般的宫殿和青铜铸就的长桌瞬间复原,一切又回到了之前的样子。

    克莱恩坐了下来,靠住椅背,自嘲一笑道:

    “这也不完全是坏事,至少我弄清楚了这片神秘空间的极限大致在哪里,有了确定的目标……得接近神灵的天使才能完全撬动灰雾之上的力量吧?”

    “哎,我的‘占卜家守则’必须再添加一条内容了:‘不得随意占卜可能涉及高位格生物的事情。’嗯,也不要乱开灵视,如果直视了什么不该直视的东西,或许就当场Game Over了,在外界可没有这片神秘空间为我抵御绝大部分不好的影响……”

    又缓了几秒,克莱恩的表情突然变得古怪,因为他的脑海里在回荡着一些知识。

    对,知识!

    刚才与那位疑似“永恒烈阳”的存在接触的短短瞬间,克莱恩是一直处于占卜状态的,所以本能地从对方身上占卜出了一些事情和知识。

    他赶紧用“梦境占卜”的技巧回忆和整理了不在最初目的内的收获,拿起具现出来的黑色圆腹钢笔,一条一条写道:

    “1.不可直视神。”

    “2.纯白天使。”

    “3.‘日炎符咒’的制作技巧……这是相对比较高级的太阳领域符咒,效果能维持一年才衰减……可以不用举行仪式,向‘永恒烈阳’祈求,而是用封印物‘3—0782’代替,从这枚变异的太阳圣徽内窃取力量……”

    “4.对风暴之主、知识与智慧之神非常敌视。”

    “5.‘歌颂者’魔药配方:主材料,结晶太阳花一朵或者一只成年火石鸟的尾羽或者纵火鸟的尾羽……海妖之石一块或者歌唱葵一朵……辅助材料,仲夏草一根,七月酒汁液五滴,精灵暗叶一片。”

    “6.‘祈光人’魔药配方:主材料,光辉石一块或者炽白之魂的粉末或者……镜猬的血液或者熔浆巨怪之心……辅助材料,金边太阳花一朵,附子汁液三滴……”

    “7.‘光之祭司’魔药配方:缺主材料,辅助材料有,迷迭香5克,金手柑汁液7滴,岩水……”

    “8.序列4‘无暗者’魔药配方,主材料可用变异太阳圣徽内提取的金色神血,另外还能使用成年太阳神鸟的三根尾羽和神圣光辉石一块代替,辅助材料缺……”

    写完以上八条,克莱恩忍不住敲起了青铜长桌边缘。

    这收获比他想象得要多不少!

    对他而言,能在刚才那次冒失鲁莽的占卜里存活下来就已经很满足了,谁知道还有这额外的“生存奖励”。

    从值夜者内部的资料里,他知道“永恒烈阳”教会掌握的序列途径叫做“太阳”,而序列9正是“歌颂者”,一个以歌声为自己和同伴带来勇气和力量,带来虔诚和服从的“职业”,他们的口号是:“让我们赞美太阳吧!”

    对应的序列8是“祈光人”,能施展一些太阳领域内的法术和仪式,非常克制死尸和鬼魂,序列7则叫做“太阳神官”,在本领域内的法术和祭祀能力都得到了极大提升。

    “也就是说,我获得了‘太阳’途径序列9和序列8的完整魔药配方,嗯,与以前那些不同,这一次的魔药配方还列出了可替代品或不同时期的材料名称……不愧是直接从‘永恒烈阳’那里占卜到的配方!”克莱恩欣慰地想道。

    对于白银之城那位少年的请求,他原本的打算是看“倒吊人”能否解决,毕竟风暴之主教会和永恒烈阳教会同为最古老的正统教派,时而合作时而对抗地过了几千上万年不止,在前者内部收藏有“太阳”途径的起始序列简直再正常不过。

    “倒吊人”之前或许不关注这方面的事情,没申请调阅过相应的资料,但以他很可能是序列7“航海家”的身份,真要去获取,还是比较简单的,不过,现在不需要他了,我自己就解决了,以一种匪夷所思又极端危险的方式解决了……正义小姐,倒吊人先生,太阳同学,你们的愚者差点就变成焦尸了……克莱恩还有点后怕地在心里吐槽着。

    他又低头审视了羊皮纸上的记录,思考起另外的配方:

    “‘光之祭司’难道是‘太阳神官’的古称,不对,值夜者的内部资料根本没这么提过,而且我占卜到的内容也没有标注……这是序列6,还是序列5?”

    “序列4,‘无暗者’……这是我收获的第一份高序列配方!可惜啊,缺辅助材料的名称,不知道有什么办法补齐……那滴金色液体果然是神血,封印物‘3—0782’恐怕比所有人想象得都要强大,在我看来,它足够成为‘1’级封印物。”

    “嗯,应该是以前的值夜者只验证了这件物品有没有活着的特性,对周围人类的危害有多大,控制影响的难度有多高,是否可以对付死尸和鬼魂,没有也缺乏办法弄清楚那种特殊的源头。”

    “这枚变异的太阳圣徽恐怕都能对抗恶灵了……当初的验证人员怎么可能轻松找到恶灵来实验……”

    “作为一个合格的值夜者,我没办法成为封印物‘3—0782’的主人,但,嗯,可以找机会制作‘日炎符咒’,窃取它的力量……哎,这次是不可能了,我根本没准备相应的材料,我一个黑夜女神的值夜者怎么可能随身携带太阳领域的材料?”

    克莱恩遗憾地揉了下额角,见灰雾之上再没有别的动静,终于放下了心,确认“永恒烈阳”没有顺藤摸瓜地找到这里。

    “不可直视神,不可直视高位格生物,一定要记住这句话!”

    “永恒烈阳对风暴之主、知识与智慧之神的敌视简直强烈到了极点,为什么呢?”

    “纯白天使是什么玩意?”

    ……

    思绪纷呈间,克莱恩感觉到了脑袋的空乏和疼痛,而且他认为时间已经过去许久,必须尽快返回外界,免得被谁发现异常。

    ——之前他以为也就是在这片神秘空间占卜两三次,不到一分钟的事情,而且有灵性之墙间隔,一旦被触动,在灰雾之上的自身立刻就会有感应,所以觉得非常安全,没去考虑太多意外因素,结果,险些作死成功,耽搁了不少时间。

    因为害怕出去之后迎面就是一道“净化之光”,或者发现“变异的太阳圣徽”被损毁,他提起了一颗心,让灵性包裹住自身往下急坠。

    绯红色的月光映入眼帘,黑暗深沉地隐藏于内,克莱恩重又看见了稀疏的树林,看见了前方的杂草,看见了掌中完好无损的封印物“3—0782”。

    提心吊胆了几秒钟,他终于相信自己安全了。

    呼……克莱恩吐了口气,有种在死亡边缘疯狂试探后的深切疲惫。

    PS:第一更送上,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