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克莱恩看了眼严肃正经的邓恩.史密斯,突然露出笑容道:

    “队长,我昨天想明白了一件事情。”

    “什么事情?”邓恩重复了一遍刚才的问题,向后微靠住椅背,交握的双手松了开来。

    克莱恩回忆了下之前打好的腹稿道:

    “我在总结我之前的经验,我认为魔药的名称本身就包含了一整套一系列的规则,帮助我们掌握魔药,避免负面影响的规则,而当我们遵循这套规则去处理事情的时候,似乎就成为了相应职业的人士。”

    “同样的,这些规则是暗含的,没有谁直接告诉你,只能从相应的职业里一点一点总结,然后再根据不同的效果反馈进行修正。”

    “所以,当我在占卜俱乐部成为一位真正的占卜家,拥有属于自身的‘占卜家守则’后,困扰我的呓语和幻视就消失了。”

    “这就是我想明白的事情。”

    说完这番话,克莱恩暗自吐了口气,除了没直接点出“扮演”,他该说的都说了。

    哎,只希望队长不要在教会派人询问的时候,说出我已经有这么清晰的想法,那样会让我受到更多的关注……再加上“占卜家”途径和安提哥努斯家族的因素,到时候,说不定会有不小的麻烦……不过,队长也是见过诸多风浪,有着丰富经验和不低智慧的人,一旦他明悟“扮演法”,肯定会察觉教会在相应问题上的隐瞒,知道自己该说什么,不该说什么……克莱恩脑海思绪纷呈,略有些混乱。

    但是,他很快就下定了决心,有了计划:

    如果队长这样都还没能明悟“扮演法”,或者没察觉教会的隐瞒,那我就在提交特别申请前直接点醒他!

    嗯,到时候先做个试探,确定下口风……

    邓恩安静听完了克莱恩的描述,灰色的眼眸变得更加幽邃。

    他默然十几秒,伸手揉了下额角,然后拿起烟斗,嗅了一口。

    嗅完之后,他仿佛忘记了值夜者小队的规定,随手掏出了火柴盒。

    青白色的烟雾徐徐腾起,邓恩半闭上眼睛,似乎在品味烟草。

    又过了一阵,他睁开眼睛,对克莱恩笑笑道:

    “抱歉,忘记你不抽烟了。”

    “吸烟有害健康。”克莱恩一本正经地回答。

    邓恩拿着烟斗,想了下道:

    “我似乎也明白了一些事情。”

    不,队长,你什么都没明白!反正不要经常往我梦里游荡!克莱恩没开口反问,只勾勒出温和的笑容。

    “也许,你不需要太久就会来提交特别申请……”邓恩深深吸了一口夹杂薄荷的烟草味道,半开玩笑半感叹地说道。

    明天可以吗?克莱恩在心里回答了一句,掏出怀表,看了下时间道:

    “队长,我得去找老尼尔了,今天的神秘学课程要开始了。”

    “好的。”邓恩拿着烟斗,一直目送克莱恩出门。

    关上队长办公室的房门,克莱恩心情不错地走向通往地底的阶梯,在路过文职人员办公室的时候,他看见里面有一男一女两个陌生人。

    新来的文职人员……克莱恩若有所思地点头,并在心里补了一句:

    “再隔两天,这周之内,就向队长提交特别申请!”

    然后通过一系列的考查,成为序列8的“小丑”!

    …………

    幽沉安静的地下通道内,克莱恩拐向武器库,推开了看守室虚掩的大门。

    “你发生了什么事情?”他一看见老尼尔的样子,就吓了大跳。

    老尼尔精神萎靡,脸色青白,不断地打着哈欠道:

    “我最近有些便秘,昨晚尝试了一个解决这方面问题的仪式魔法,结果,结果我整晚都没有睡好,一直往盥洗室跑,到了后来,我差点在马桶上睡着。”

    嗯,便秘问题得到解决了……见不是大问题,克莱恩顿时有点想笑。

    但他克制住了自身,转而问道:

    “现在好点了吗?”

    与此同时,他关切地让左边牙齿轻叩了两下,用“灵视”观察起老尼尔的健康气场。

    消化系统的黄色,排泄排毒位置的橘色,有点黯淡和斑杂,但还好,在合理范围内……克莱恩暗自松了口气。

    “没事了,我找弗莱要了点止泻的药剂。”老尼尔就像烟鬼般打了个哈欠道,“今天的神秘学课程你自修,反正也就最后两三天的内容了。”

    “好的。”克莱恩客气了一句,“或者我在这里看守武器库,自修神秘学课程,你去休息室补眠?”

    老尼尔瞬间弹直腰背,目光炯炯地回答:

    “小莫雷蒂,你果然是值夜者里面仅次于弗莱的有良心者!”

    “武器库就交给你了!”

    他拿起铺在膝上的毛毯,旋风般冲出了看守室,留下克莱恩一个人在那里发呆。

    …………

    上午时分,黑荆棘安保公司接了单额外的生意,护送一位富商去码头和人交易,伦纳德、科恩黎轻松完成,赚了不少外快,让克莱恩颇为羡慕。

    而他依旧按部就班地深入神秘,练习枪法,被不知受了什么刺激的高文老师发了疯般“折磨”。

    呼,呼……克莱恩张着嘴,大口喘着气,好半天才恢复去洗澡换衣的能力。

    离开高文家后,他继续忙碌,花费2苏勒雇佣了一辆出租马车,依次路过剩下那十处有红烟囱的房屋。

    当最后一个暗红色的烟囱从他视线里远离时,克莱恩的表情变得非常凝重。

    “我占卜中见到的‘红烟囱’房屋不在最近更换过租客的行列……这样一来,事情就麻烦了,一千六七百的房屋,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排查完……哎,这件事情,又没法找别人帮忙,毕竟只有我面对目标,才有那种灵性上的熟悉感……”

    “不能气馁,不能放弃,只要有空,就去排查,争取三个月,不,两个月内找到目标!说不定,我明后天排查的那些就包含了目标呢?”

    “嗯,回去整理资料,根据远近区域规划好之后每天的排查路线!”

    克莱恩鼓舞着自己,让沮丧的情绪远离。

    有了决定的他正打算吩咐车夫拐往水仙花街,突然发现这里与阿兹克教员的住所很近。

    “阿兹克先生去旅游前,写信告诉我,说他这周会回来,但没提具体是几号,正好顺路过去看一看,留张纸条给他,嗯,出租马车2苏勒1个小时,现在差不多要到时间了,就以阿兹克先生家为终点,之后换公共马车……”克莱恩迅速做出了决定。

    过了四分钟,他走下马车,来到阿兹克家门外。

    这里的档次明显好于水仙花街,但又不如豪尔斯街区,房屋前方有草坪,后面附带小花园。

    叮!叮!叮!

    克莱恩拉动门口的绳索,敲响了屋内的铃铛。

    等待片刻,他听见里面有脚步传来,接着便看到大门被打开。

    五官柔和肤色古铜的阿兹克出现于了克莱恩眼前,因为在家,他只随意地穿着白色衬衣、棕色马甲和棕色长裤。

    “克莱恩?我正想写信给你。”阿兹克热情地招呼道,“我昨晚刚到家。”

    克莱恩深深看了眼他右耳下方的那颗细小黑痣道:

    “阿兹克先生,我找到你过去的线索了。”

    “真的?”阿兹克的表情一下变得激动,带着沧桑意味的眼眸都失去了淡然。

    “我们,进去说。”克莱恩左右看了一眼。

    阿兹克飞快点头,让开位置,任由客人入内。

    他锁住大门,引着克莱恩来到一楼的起居室,坐至柔软的沙发上。

    “你发现了什么线索?”他迫不及待地问道。

    克莱恩没想到今天就能遇见阿兹克先生,组织着语言道:

    “我最近接受委托,去拉姆德小镇外的废弃古堡除掉了一个怨魂。”

    “拉姆德……”阿兹克低声重复着这个名称,眉头一点点皱起。

    克莱恩看着对方的表情,放缓语速道:

    “除去怨魂的过程里,我们发现了一些事情,于是到小镇做深入调查……”

    “有位镇民声称拥有初代拉姆德男爵的画像,试图向我兜售,我好奇地观看了这幅油画,发现画像上的人,除了发型,五官与阿兹克先生你非常像,就连耳朵下方的那颗黑痣,也有着同样的位置和同样的大小。”

    “那位镇民在我的审问下,交待油画是四十多年前的作品,但模仿的对象确实来自废弃古堡,确实是那里挖出来的一副肖像古画。”

    “你知道的,我们这种具备独特能力的人都拥有初步鉴别谎言的技巧,而这个技巧告诉我,那位镇民并没有撒谎。”

    阿兹克身体前倾地听完,交握住双手,好半天没有说话,始终保持着无言的沉默。

    过了五六分钟,他才吐了口气道:

    “你的描述并没有让我回忆起更多的东西,或许,或许我得亲自去看下那座废弃的古堡。”

    “你能带我过去吗?”

    “这是我的荣幸。”克莱恩早有准备地回答道,“但我需要回家一趟,免得哥哥和妹妹担心。”

    “没有问题。”阿兹克刷得站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