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夜枭的叫声伴随着虫鸣,回荡在废弃古堡通往小镇的道路上,阿兹克目视前方,默然几秒道:

    “虽然还没有完全肯定,但已经有了一定的想法。”

    “也许,也许我是一个活了很久很久的人。”

    阿兹克先生,其实你真的可以慎重考虑下自己是否还在“人”这个范畴内……克莱恩于心中回复了一句,但没敢说出口。

    这荒郊野外,这夜深人静,总是让人变得软弱……

    “我应该是付出了某些代价,才获得了漫长的生命,从第四纪的尾声一直活到现在,就像一个游荡于大陆各处的幽灵……”阿兹克嗓音低沉,仿佛在压抑着内心的情绪,“我不记得过去,我遗忘了那些发誓要铭记的人和事……”

    克莱恩若有所思地用手杖拨着前方的杂草道:

    “阿兹克先生,我对你的状况有一个猜想。”

    “什么猜想?”阿兹克侧头望了同行者一眼。

    “我认为你的遗忘是循环的,或许你每隔几十年,就会死亡一次,清空掉之前的记忆,接着在一定的时间后,从黑暗的沉眠里苏醒过来,开始新的一段人生,只有这样,才能解释你那些不同的梦境,那是你不同人生里遭遇的事情。”克莱恩描述着自己的推测。

    阿兹克的脚步霍然放缓,似乎被黑暗拉住了衣角,他目光幽沉地望着前方,好一会儿才道:

    “这和我受刚才刺激而苏醒的一些记忆吻合。”

    受刚才刺激苏醒了一些记忆?克莱恩心中一动,脱口而出道:

    “阿兹克先生,或许你不需要离开廷根去追寻遗失的过往,你会慢慢回忆起来的!”

    “为什么?”阿兹克诧异侧头。

    克莱恩微微一笑道:

    “你的记忆并没有彻底失去,今天受刺激苏醒了部分就是证明。”

    “另外,你还记得你当初在贝克兰德一觉醒来,发现自己遗忘了过去的事情吗?”

    阿兹克郑重点头道:“这是一直困扰我的噩梦。”

    克莱恩点了下镶银的黑色手杖,具体解释道:

    “在今天之前,我并不觉得这件事情有什么问题,但结合你刚才的描述和我本身的猜测,它就显得有些奇怪了,当你从梦中茫然醒来,却有着新的身份证明和足够的金钱,以及不惊吓到他人的出场方式……这一切就像安排好的一样,让你很快融入了社会。”

    “那又是谁安排好的呢?”

    “答案只有一个,过去的你!”

    “过去的你恢复了记忆,知道即将迎来一段新的人生,于是安排好了之后的一切,尽量避免着被人怀疑。”

    阿兹克停了下来,望着远处小镇内稀疏昏暗的点点光芒,又一次陷入了长久的沉默。

    “也许我一直在寻找的‘父母’,就是过去的我……”他叹息出声,变相承认克莱恩的推理很有说服力。

    “所以,你什么都不用做,只要耐心等待,就会慢慢恢复记忆。”克莱恩给出结论,宽慰着对方。

    阿兹克无意识挥舞了下手杖,然后整个人似乎化身为了大理石雕成的塑像。

    良久之后,他目光深远地回答道:

    “也许,也许旧的人生进入尾声时,我才会彻底恢复记忆。我不想等待那么久,我想有充裕的时间去弄清楚并摆脱这个宿命,所以,我必须主动地寻找过去,一点一点刺激自身,提前完成你推测里的觉醒,而等待只会让我重复之前的循环。”

    “这确实是最值得期待的选择。”克莱恩没有再劝解对方,转而说道,“阿兹克先生,在彼此帮助,找出让我命运不协调并取走你孩子头骨的罪犯之外,我是否能恳请你帮一个忙,微不足道的忙?”

    阿兹克轻轻颔首道:

    “你需要我做什么?”

    克莱恩组织着语言道:“我希望你在下周,或者下下周,到廷根周边的小镇里,乘坐马车抵达的时间最好在两个小时以上,五个小时以内的小镇里,制造一些灵异事件,不伤害到人的灵异事件,嗯,我看你刚才根据血脉联系追溯罪犯的方式,应该很擅长死灵领域的某些东西。”

    “没有问题。”阿兹克毫不犹豫就答应了下来,未曾去问对方为什么要那样做。

    与此同时,他也默认了克莱恩对他能力的猜测。

    “谢谢,这件事情对我来说非常重要,嗯,你挑选灵异事件的目标时,只能选择黑夜女神的信徒,还有,不要留下线索。”克莱恩叮嘱了一句。

    只有这样,事件才会被转给廷根市值夜者小队,只有这样,他才能加入任务队伍,并提议使用封印物“3—0782”,只有这样,他才能在轮换看守时,窃取那件封印物,也就是“变异的太阳圣徽”内的神血力量,制造“阳炎符咒”!

    这是他目前能够获得的最强力物品。

    ——在居住于红烟囱房屋内的幕后黑手尚未离开廷根的情况下,在自身不断进行着排查的前提下,克莱恩必须尽一切努力变得强大!

    嗯,根据我获得的知识,只是窃取一点力量,不会造成“3—0782”的损坏,顶多让它的净化效果能够维持的年限减少一些……我这是为了廷根市的安宁与稳定!克莱恩在心里为自己辩解了两句。

    阿兹克并不在意对方的目的,依旧点头道:

    “我会提前告诉你小镇的名称和大致的时间,让你能够做好准备。”

    呼……克莱恩猛地松了口气,觉得拉姆德小镇没有白来:

    嗯,虽然只是揭开了阿兹克先生重重神秘的最外层纱幕,还有更多的未知与未解,但至少收获了他的友谊,在对付幕后黑手上找到了一个足够可靠的盟友!

    …………

    夜里11点半,克莱恩又累又困又饿地回到了水仙花街2号。

    “阿兹克先生竟然都没请我用个晚餐……哎,他现在的状态哪有心情吃东西……”克莱恩一边无声嘀咕,一边掏出钥匙,打开了大门。

    房屋内并不像他预料的那样昏暗,一盏典雅的煤气灯静静绽放出辉芒,让客厅温暖而光明,让孤独坐在沙发位置的班森披上了一层亮色的“外衣”。

    看见大门后敞,拿着书籍的班森正要开口,忽地打了个哈欠,不得不伸手捂住嘴巴。

    克莱恩关上房门,状似随意地笑着提了一句:

    “和阿兹克教员去了拉姆德小镇,那里有座历史悠久的废弃古堡。”

    班森顿时恍然,笑了笑道:

    “没有月亮的夜晚,废弃千年的古堡,阴冷森然的环境,再加上只有两个人的考古队,这就是标准的灵异小说开头啊。”

    今晚发生的一切还真算得上灵异事件……克莱恩想到了阿兹克先生制造出的那扇诡异大门,想到了那一声声婴儿啼哭,略有点后怕地说道:

    “那样的环境里,确实有这种感觉。”

    班森又打了个哈欠,于是合拢书籍道:“我得睡觉了,自从开始学习文法,开始阅读古典文学,我的睡眠质量就变得非常好。”

    克莱恩暗笑一声,忽地想起“正义”小姐提到的事情,于是压低嗓音道:

    “班森,你知道的,我们公司和阿霍瓦郡警察厅有一定关系,我最近听说,贝克兰德那边传来一个流言,称国王、首相、大臣和议员们都厌倦了拖沓没有效率的政府,打算进行改革,以公开考试的办法选拔人才,担任处理具体事务的官员,就像大学入学考试那样。”

    班森先是茫然,接着眼睛发亮地反问道:

    “公开考试的办法?”

    “对,只要能通过考试,你也能成为政府处理具体事务的雇员,我猜测,嗯,我猜测,考试内容的设置会仿效大学入学考试,文法,古典文学,一定的数学与逻辑能力,以及基本的法律常识……”克莱恩趁机灌输着自己的想法,末了道,“班森,这件事情必须保密,而且你也不要抱太大希望,谁都不知道它会不会被上院和下院通过。”

    “我会记住的,我明白我只需要努力地学习。”班森露出笑容,接过话茬道,“不管有没有这件事情,我都会努力学习,争取尽快摆脱目前的处境,找到更好的工作。学习,是人和卷发狒狒最大的区别。”

    不,科学研究表明,狒狒智商不低,拥有一定的学习能力……克莱恩默默吐槽了一句,目送班森走向二楼。

    然后,他笑着摸了摸瘪下去的肚子,迈步靠近厨房。

    找出之前的剩菜和梅丽莎特意留下的部分鸡肉,克莱恩心情彻底放松地准备起“晚餐”。

    此时,外面万籁俱寂,夜色浓重,绝大多数人都已经入睡,附近只有他在呼吸着混杂香味的微凉空气,制造出滋滋滋的些微动静。

    一切都是那样的安宁和悠然。

    …………

    吃饱喝足,洗过餐具,浸泡好自身,克莱恩回到卧室,反锁住木门。

    他打了个哈欠,强提起精神,抽出仪式银匕,用灵性之墙密封了整个房间。

    他要去灰雾之上占卜召唤“不属于这个时代的愚者”是否有危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