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灰白朦胧的雾气亘古不变般弥漫,深红虚幻的星辰或远或近地悬挂,克莱恩坐在巨人居所般的恢弘宫殿内,静静望着眼前熟悉的一切。

    过了几秒,他收回视线,让面前浮现出一张黄褐色的羊皮纸,然后提笔写下了自己改动过咒文的召唤仪式:

    “点一根蜡烛,象征自己;”

    “用灵性之墙制造圣洁的环境;”

    “往烛火滴入满月精油,洋甘菊纯露,深眠花粉末等材料(注释:在这一步,不需要太讲究,因为是召唤自己);”

    “诵念以下咒文:”

    “我!(古赫密斯语、巨人语、巨龙语、精灵语,必须低喊)”

    “我以我的名义召唤(赫密斯语):”

    “不属于这个时代的愚者,灰雾之上的神秘主宰,执掌好运的黄黑之王。”

    ……

    认真审视了三遍,克莱恩于最下方书写出占卜语句:

    “在外界进行以上仪式有危险。”

    呼,他吐了口气,放好钢笔,解下袖口内的银链,用左手持握。

    等到黄水晶吊坠静静悬浮于羊皮纸上方,只差一点就接触到占卜语句,他收敛住心思,进入冥想状态。

    “在外界进行以上仪式有危险。”

    “在外界进行以上仪式有危险。”

    ……

    默念七遍后,克莱恩睁开几乎全黑的眼眸,看见黄水晶吊坠在做逆时针转动。

    这意味着否定,意味着没有危险!

    “可以试一下了。”克莱恩忙让面前具现而来的物品消失,延伸灵性包裹住自身,模拟出往下急坠的感觉。

    回到卧室后,因为早用灵性之墙密封了整个房间,克莱恩直接就清理书桌,将一根有薄荷味的蜡烛立在了最中央。

    他将右手虚按在烛蕊之上,用灵性摩擦的方式腾得一下将对方点燃。

    摇曳昏黄的光芒里,克莱恩往火焰中滴入了对应的精油、纯露和草药粉末。

    宁静悠然的香味瞬间弥漫,房间时而明亮时而黯淡。

    退后两步,克莱恩望着那根象征自己的蜡烛,用巨人语低喊出声道:

    “我!”

    紧接着,他改用了赫密斯语:

    “我以我的名义召唤:”

    “不属于这个时代的愚者,灰雾之上的神秘主宰,执掌好运的黄黑之王。”

    他话音刚落,顿时就感觉摇曳的昏黄烛火与周围的宁静香味混成了一个漩涡,疯狂吸纳着本身的灵性。

    “属于红月的深眠花啊,请将力量传递给我的咒文……”克莱恩忍着灵性被抽走的难受,将后续的咒文诵念完毕。

    这个时候,他看见烛火停止了摇晃,安静地屹立在那里,并且染上了灰白的色泽,往四周拉伸到巴掌大小。

    “没有召唤出任何事物……啊对,也许需要我去灰雾之上做个响应……自己召唤自己真麻烦……”克莱恩捏了捏空乏刺痛的额头,无声自语道。

    他缓了十几秒,逆走四步,再次来到灰雾之上,看见古老长桌的最上首有一圈又一圈荡开的光纹。

    这来自于对应高背椅后的古怪符号——由象征隐秘的部分“无瞳之眼”和象征变化的部分“扭曲之线”构成的古怪符号。

    克莱恩只是做出伸手触摸的动作,耳畔立刻就响起了“我!我以我的名义召唤”“不属于这个时代的愚者”“灰雾之上的神秘主宰”等咒文声,并看见涌来的灵性与荡开的光纹混合,化成了一扇虚幻的、未成型的大门。

    这大门摇摇晃晃,想要敞开,克莱恩当即有了灵感,给出推开它的强烈意念。

    几乎是瞬间,无垠灰雾和宏伟宫殿突地受到牵引,产生了微不可见的涟漪。

    这涟漪一圈接一圈,涌向着那扇虚幻的、未成型的大门。

    可是,不管克莱恩怎么推动,那扇大门都无法被打开,所有的动静最终又归于了沉寂。

    “因为‘召唤之门’没有完全成型?”克莱恩收回意念,微皱眉头地分析着失败原因。

    ——他随口将那扇虚幻大门命名为“召唤之门”。

    “嗯,是我灵性不足,无法构建完整的‘召唤之门’……等到我晋升序列8,成为‘小丑’,渡过初期的危险阶段,可以再尝试一下,也许那时候就没有问题了……”克莱恩轻轻点头,大概明白了是怎么回事。

    这次实验给了他极大的信心和强烈的鼓舞,因为这是占卜永恒烈阳那次事件之外,他初次让灰雾之上的神秘空间产生不一样的反应!

    “总有那么一天,我要弄清楚这里所有的秘密!”克莱恩于内心兴奋地做出宣告,在灵性包裹下坠入了无垠的灰雾。

    …………

    回到卧室,克莱恩赶紧灭掉蜡烛,结束了仪式,然后收拾好书桌,解除了灵性之墙。

    突然刮起的风里,他打着哈欠,倒至床上,刚裹好被子,就睡了过去。

    迷迷蒙蒙、支离破碎的梦境里,克莱恩忽地清醒,发现自己正坐在家里的客厅内,手里拿着份《廷根市老实人报》。

    ……队长不会又来了吧?他先是一愣,旋即好气又好笑地望向凸肚窗外。

    吱呀一声,大门打开,穿着黑色过膝风衣的邓恩拿着手杖和烟斗,缓步走了进来。

    他依旧戴着半高的黑色礼帽,依旧有着幽邃的灰色眼眸。

    邓恩来到客厅,坐至那张单人沙发上,悠闲地将右腿架在了左腿之上。

    他放好手杖,取下帽子,往后微靠,就那样静静地,仿佛在思考般地看着克莱恩。

    队长,你今天想做什么……克莱恩一阵茫然。

    为了不暴露自己知道这是梦境的事情,他假装没受到影响,继续看起了报纸。

    一分钟,两分钟,五分钟,他抬头望了眼对面的邓恩,发现队长还是在静静地、仿佛思考般地看着自己。

    五分钟,十分钟,十五分钟,将报纸翻来覆去了几遍的克莱恩,用眼角余光看见邓恩在静静地、仿佛思考般地望着自己。

    队长,你这样我很不自在啊……克莱恩有些坐不住了,他叠好报纸,放到一边,对邓恩微笑点了下头,然后去厨房拿出抹布,装模作样地擦拭起餐桌、茶几。

    队长,你看,我的梦这么简单这么普通这么无聊,没什么值得观察的,你快走吧!要不你变个鬼魂,我假装受到惊吓,让你完成“梦魇”的成就!他默默祈祷着,但抬头却看见了邓恩幽邃的、似乎在思考的灰色眼眸。

    在这样无声的、不变的注视下,克莱恩擦干净了家具,打扫好了房间,在梦里累得不行。

    而最让他心累的就是一直静静地、仿佛在思考般地看着自己的邓恩.史密斯。

    不知忙碌了多久,他终于看见队长放下右腿,站了起来,然后拿上手杖,戴好帽子,走向大门。

    克莱恩屏住呼吸,一路目送邓恩离开自家。

    他情不自禁地抬起右手,做出再见的动作。

    呼……等到一切恢复正常,克莱恩长长吐了口气。

    刚才真是一场噩梦啊!他欲哭无泪地想道。

    …………

    贝克兰德,西区,菲利普百货商店。

    这是鲁恩王国最高档的百货商店,只对贵族和拥有会员资格的富豪开放。

    它的外面总是停放着一辆又一辆的豪华马车,上面的徽章各有不同,这里除了是购物的圣地,也因为人员的严格限制,成为了知名社交场所。

    奥黛丽带着女仆安妮和金毛大狗苏茜,在侍者的殷勤接待里,走下马车,进入了大门。

    沿途之上,她时不时就能看见子爵小姐,伯爵夫人,或者父母有着显赫地位的少女。

    她保持着优雅的姿态,用规范却不生硬的礼仪一一打着招呼,借助不同的切入点和不同的贵族短暂交流,比如,面对某某伯爵夫人,就得夸赞她的新裙子是多么的合体,与某某男爵夫人寒暄,就得说她的丈夫在上院的表现多么出众。

    以前的奥黛丽在这个环节总是做得不够好,太过任性和自我,但现在,她甚至不需要多花费心思,就能完美应对。

    “观众”的眼里,大部分贵族女性的情绪和想法就像写在了脸上一样。

    来到二楼,奥黛丽转向了卖成衣的店铺。

    店铺内的侍者是位青涩矮小的少女,她穿着黑白交错的衣裙,有着一头倔强的及肩金发,正是“仲裁人”休.迪尔查。

    奥黛丽没有表情变化地对大狗苏茜使了个眼色,对方瞬间弄懂了她的意思,欢快地奔跑向另一个柜台。

    女仆安妮只好快步跟上,试图将苏茜拉回来。

    干得漂亮!奥黛丽暗赞一声,走到休.迪尔查旁边,假装在观看不同式样的衣裙。

    “……你约我在这里见面有什么事情?”休一边大声介绍,一边小声询问。

    她的嗓音很是稚嫩,就像小孩子一样。

    “原本的侍者呢?”奥黛丽不答反问。

    休观察着四周道:“我说服了她,她很高兴能休息一个上午。”

    奥黛丽望着不同款式的衣裙,从提着的小羊皮手袋里拿出张叠好的纸,隐蔽地递给了休:

    “‘飓风中将’齐林格斯秘密潜入了贝克兰德,这是他的肖像,我希望你能帮助我找到他,嗯,不要惊动他。”

    休接过那张纸,快速展开看了一眼,发现上面是栩栩如生的素描,是有着独特宽下巴的三十来岁男士。

    我在绘画方面也是经常受到老师表扬的……奥黛丽瞄了眼休,微扬起脑袋。

    她补充道:

    “王国对齐林格斯的悬赏金额是1万镑,如果真的能抓住他,哪怕只是提供线索的人,也肯定可以获得至少几百镑的奖励。”

    她话音刚落,就不出预料地看见休的眼睛亮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