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独具特色的宽下巴,古代骑士的发髻,噙着冰冷笑意的眼睛……休.迪尔查半躺半坐于沙发上,仔细研究着奥黛丽给的那张素描。

    在她眼里,这就是活生生的,能够走动的金镑。

    将大海盗齐林格斯的长相深深刻入脑海后,她往下阅读起附加的描述:

    “棕发,墨绿色眼眸。”

    “肖像画只做参考,因为目标拥有变形成他人模样的能力,持续时间未知。”

    肖像画只做参考……目标能变形成他人……只做参考,变形他人……那我为什么要这样认真地记忆素描内容……休的表情一下呆滞,似乎感受到了世界的恶意。

    她迷茫抬头,望向对面沙发上慵懒躺着的佛尔思.沃尔,自言自语般道:

    “这根本没有办法寻找,不清楚长什么样子,只知道是外乡人,贝克兰德每天新来的外乡人数量简直无法统计。”

    佛尔思腰部用力,想要坐起,可试了三次,都惨遭失败。

    “我只是学徒,不是仲裁人……”她嘟囔着伸手按住沙发靠背,成功从躺变成了坐。

    “那位小姐或许认为我们是预言家?”佛尔思开了句玩笑。

    休正要回答,忽然发现附加的描述还有很多。

    她低声念了出来:

    “建议从以下途径寻找:

    “1.齐林格斯身上有一件邪异物品,每隔一天就要吞噬一个活人的血肉和灵魂,考虑失踪的流浪汉。”

    “2.详细搜集齐林格斯的资料,从中总结出他的独特爱好和行为模式。”

    “3.一个人的五官也许能改变,但只要没经过特殊的训练,他总会表现得像是自己,比如喜爱的食物,走路的风格,习惯的动作,以及更多的细节。”

    佛尔思听得微微颔首道:

    “奥黛丽小姐并不像传闻那样是个单纯天真的少女,她有着细腻的内心和冷静的观察力。”

    “是吗?”休不是太确信地反问了一句,并未期待回答地转而提议,“我负责搜集资料,你来总结那堆金镑,不,那位海盗将军的爱好和特点?”

    佛尔思一下睁大了眼睛,摇晃着手里装卷烟的铁盒道:

    “你怎么忍心?你怎么忍心让一个纤细敏感的作家做这种归纳总结,分析推理的事情?”

    休瞥了好友一眼,不自觉展露出让人信服的威严:

    “你的《暴风山庄》里面有一段非常精彩的推理内容。”

    佛尔思缩了缩肩膀,低下脑袋,望着茶几道:

    “你知道我为了那段推理,掉了多少根头发,失了多少次眠吗?”

    她迅速抬头,看了休.迪尔查一眼,接着继续埋下脑袋,嘟囔道:

    “人生非常短暂,有太多需要去做的事情,我们为什么要浪费在这么无趣这么繁琐的工作上?”

    非常有道理……休险些点头附和,好不容易才维持住“仲裁人”的威严。

    “那你有别的办法解决这个问题吗?”她压着嗓子,让稚嫩的声音变得低沉。

    佛尔思认真想了十几秒,猛地抬头道:

    “我们可以请专业人士来做!你搜集好‘飓风中将’的资料后,我们抹掉姓名,拿去找优秀的侦探,请他帮忙总结归纳,推理演绎,这只需要付出咨询费用!”

    我怎么没想到……休的脑海一下空白,和佛尔思你看我,我看你,谁也没有说话。

    当气氛变得有些尴尬的时候,她清了清喉咙道:

    “就按照你的提议去做。”

    说完,她忙又补充了一句:

    “咨询费用由你来出!”

    …………

    豪尔斯街区,占卜俱乐部。

    “下午好,莫雷蒂先生。”负责招待的漂亮女士安洁莉卡惊喜地望着前方道,“您很少在周五过来。”

    为了排查红烟囱房屋累得不行的克莱恩笑笑道:

    “命运不会一直重复自己,总是要给我们带来些意外。”

    他刚好路过这里,出租马车的雇佣时间也到了,于是上来喝口红茶,休息一下。

    另外,这也是他最后一次的铺垫,有了新的占卜俱乐部“经历”,他就将符合逻辑地向邓恩.史密斯提出特别申请了。

    “您的话语总是充满哲理。”安洁莉卡由衷地赞叹道。

    克莱恩想了想,斟酌着说道:

    “我以后可能会很少来俱乐部,你不需要再向别人推荐我。”

    魔药消化完毕,他得向新的目标前进了!

    “为什么?”安洁莉卡惊讶又迷惑地说道,“您在俱乐部已经很有名气,大部分人都知道您的占卜非常准确非常神奇,我们甚至在考虑请您做周日的讲座老师。”

    如果每次占卜有1镑,那我再累再苦也要咬牙坚持……而且我还得多跑几栋有红烟囱的房屋,争取尽早揪出那个幕后黑手……克莱恩温和笑道:

    “女士,不要挽留,这是命运的安排。”

    “我并不是再也不来俱乐部,仅仅降低了频率,我的会费也将如期缴纳。”

    反正能够报销……我偶尔还是会过来监控下这里的……克莱恩默默补充了一句。

    “真是让人遗憾啊,希望我产生迷茫的时候,您刚好能来俱乐部。”安洁莉卡叹息道。

    度过最初的惊愕后,她发现自己对这件事情竟然没有想象中那么意外。

    或许这么神奇这么敬畏命运的占卜家确实不是廷根市的一个俱乐部能够长久拥有的……安洁莉卡仿佛在思考般笑道:

    “锡伯红茶?”

    “是的。”克莱恩回以微笑。

    他在俱乐部坐了十几分钟,稍做休整,喝掉红茶,就离开这里,乘坐有轨公共马车回到水仙花街。

    进门的时候,他习惯性打开邮箱,看见里面有一封刚投递不久的信。

    随手拆开,克莱恩发现这封信来自阿兹克先生:

    “……我将于周日前往莫尔斯小镇,周三返回。”

    莫尔斯小镇的镇民普遍信仰女神……周日前往,那按照正常的效率,周二,或者周三,值夜者才能收到消息,我正好能赶上……阿兹克先生居然记住了我的要求……希望他也能记得不要亲自出面,随便召唤个鬼魂,唬弄一下就行了……克莱恩微不可见点头,喷薄出自身灵性,用摩擦的方式点燃了信纸。

    他手一甩,火焰化成飞灰,缓缓落到了地上。

    …………

    周六上午,克莱恩穿黑色薄风衣,戴半高丝绸礼帽,提着镶银手杖,悠闲地走进了黑荆棘安保公司。

    和罗珊打过招呼后,他望了眼隔断位置,看见队长办公室的门敞开着,于是故意没控制音量地说道:

    “昨天傍晚,在占卜俱乐部,我看见一个和你很像的女孩。”

    “真的?”罗珊颇感兴趣地反问道。

    克莱恩毫无诚意地点头回答:“真的,我甚至以为她是你的姐妹。”

    “让你遗憾了,我没有姐妹,连堂姐妹表姐妹都没有。”罗珊嬉笑一声道,“你有记得她的名字吗?”

    “不,我为什么要去记忆她的名字?”克莱恩轻笑道,“看见你和看到她没什么区别。”

    “我能理解为你在赞美我吗?”罗珊总是不需要别人找话题,主动就问道,“克莱恩,你在占卜俱乐部一定赚了不少钱吧?作为真正的占卜家,你的水准不是其他业余爱好者能够媲美的。”

    不提这个话题,我们还是好同事……克莱恩咳了一声道:

    “占卜家得敬畏命运,不能用占卜来谋求不正常的利益。”

    “你在总结自己的占卜家格言吗?”罗珊好奇问道。

    “是的。”克莱恩坦然回答。

    和对方又闲聊了几句后,他挥手告别,拿着帽子,走向隔断。

    咚咚咚,他望着正在折腾咖啡的邓恩.史密斯,轻轻敲响了敞开的房门。

    “请进。”邓恩抬头看了他一眼,忙端正了自身的姿势。

    克莱恩这两天已经试探过队长的口风,确定邓恩.史密斯在尝试“扮演法”的同时没有对别人提过哪怕一句,明显在忌讳着教会高层。

    于是,他随手关上房门,坐到对面,表情郑重里透着些许激动地说道:

    “队长,我感觉我已经彻底掌握‘占卜家’魔药了。”

    “我想提交特别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