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沉淀好心情,克莱恩走入地底,来到查尼斯门外,敲响了看守室敞开的大门。

    坐在里面的洛耀.莱汀,早收拾好个人物品,看见轮班者抵达,立刻理了下头发,起身准备离开。

    互相颔首致意后,克莱恩突地开口道:

    “我掌握魔药的进度不错,刚和弗莱他们分享了经验,你可以找他们交流一下。”

    没什么表情的洛耀略显诧异地看了对方一眼,嘴唇翕动了几下道:

    “好的。”

    女士,但愿你等下也能保持这种冷静的状态……娱乐室里现在坐了一堆木头人……克莱恩笑了笑,来到桌子后面,熟稔地拿起了邓恩.史密斯装费尔默咖啡的镶银锡罐。

    弄好一杯浓香四溢的咖啡后,克莱恩悠闲坐了下来,望着门外寂静无人的过道,放任思绪翩飞:

    “希望阿兹克先生的行动一切顺利,不要留下什么线索……不,就算有什么线索,我也会假装没发现……”

    “不知道‘变异的太阳圣徽’在查尼斯门后封印于什么地方……嗯,它不具备活着的特性,留出足够的空间就行了……”

    “说起来,我到现在都还没进过查尼斯门,不清楚里面的状态……能够让那大大小小奇奇怪怪的几十件封印物不造成损害,不脱离监管,肯定有不同寻常之处,比如,圣赛琳娜的骨灰?”

    ……

    各种念头纷呈间,克莱恩突然听见了急促的脚步声,忙将注意力收回,望向门口。

    他看见身穿黑色古典长袍,手拿同色毡帽的老尼尔出现于走廊上,快步进入看守室,立在对面,一句话不说,就那样上上下下地审视自己。

    “……尼尔先生,出了什么事情吗?”克莱恩干笑两声,端起香浓的咖啡抿了一口。

    老尼尔又打量了他几眼,叹了口气道:

    “你竟然从‘窥秘人’的格言和戴莉的事例里找到了灵感……”

    “这必须赞美女神,也感谢您的教导。”克莱恩一本正经地回答。

    老尼尔吱呀拉动椅子,猛地坐了下来,略显颓丧地说道:“如果,如果再早二十年,就好了,就好了……”

    知道对方的年龄和身体状态已经不允许他再服用魔药,哪怕彻底消化掉了之前那份也不行,克莱恩保持住沉默,没有开口。

    他觉得这种情况下,说什么都是在刺激对方。

    “我最早也试图从窥秘人的格言里找出快速掌握魔药的思路,遗憾的是,一直没能走到正确的路上,后来戴莉的成功虽然给了我启示,但那时候我都超过50岁了,已经放弃了努力,下意识就认为那是天才的特殊,正常人无法模仿。”老尼尔揉了下额角,低沉地描述着自己的失落。

    他默然几分钟,抬起脑袋,看着克莱恩道:

    “真是让人遗憾啊,我在这样的年纪才明白自己错过了什么。”

    老尼尔对“扮演法”应该是有点模糊的认知,被我分享的经验点了一下,立刻就想明白了一些事情……克莱恩宽慰道:

    “其实也不会有太大的差别,教会没有‘窥秘人’对应的序列8。”

    “或许圣堂有……不,他们有的话,至少会把名称告诉分部……地下交易市场也不是没可能……”老尼尔呢喃了几句,以手撑桌,摇头站起,笑笑道,“至少我没有失控,健全地活了几十年……赞美女神。”

    他在胸口画了个绯红之月,表情沉郁地离开看守室,失去了往常的狡黠。

    克莱恩看着他的背影消失在视线内,突然长长地叹了口气。

    他愈发地不能理解教会高层为什么要封锁“扮演法”了。

    良久之后,克莱恩回过神来,将注意力转移到面前的值夜者内部资料上。

    自从将白银之城的少年拉入塔罗会,知道那里对许多事物还保持着古称,他就有意识地加强了类似方面的学习,努力掌握着古今物名的对照。

    不知过了多久,他又听到了一阵脚步声,平缓而沉稳的脚步声。

    几乎是同时,他的脑海内一下就浮现出邓恩.史密斯身穿黑色过膝风衣的样子。

    彻底消化完“占卜家”魔药,我的灵感也有了提高……克莱恩若有所思点头,在几秒钟后看见了队长。

    “你的信。”邓恩右手抬起,腕部一抖,将掌中的信件仍向了克莱恩。

    克莱恩潇洒抬手,试图接住,但无论判断还是反应,都差了一点。

    啪!

    信件掉落在地,克莱恩的右手尴尬地竖立于风中。

    突然安静的气氛里,他的右手先是僵住,接着继续上抬,顺势理了下头发。

    “煤气灯的光芒还是不够明亮啊。”克莱恩随口敷衍了一句,弯腰拾起信件,扫了眼信封。

    霍纳奇斯先生……达斯特.古德里安的信……他恍然点头,拉开抽屉,拿出把裁信刀。

    ——按照值夜者小队的规矩,如果有明确的、正确的收信人,罗珊等文职人员会直接把信交给对应的那位,而遇到匿名或者查无此人的情况,则送至邓恩那里,由他来询问或决定。

    小心翼翼裁开信封,克莱恩抽出里面的纸张,快速展开,浏览了一遍。

    他发现疯人院医生达斯特在请求尽快见面,也就是今天下午两点。

    他拿到“读心者”配方了?或者有别的什么事情?克莱恩扬了下手中的信纸,抬头看向邓恩道:

    “队长,我的线人,也就是心理炼金会那位,希望在下午两点见面。”

    “有透露是什么事情吗?”邓恩早有预料般问道。

    “没有。”克莱恩摇了摇头。

    邓恩想了下,嗓音醇厚地说道:“等下暂时让伦纳德帮你看守查尼斯门,我跟着你过去,隐藏在附近,这种紧急见面的请求有不小可能是陷阱,我见过听过太多类似的事情,而且,如果真有重要情况,这样也能最快速度展开行动。”

    ……队长,你真是经验丰富啊……嗯,一遇到正事,你就是可靠的、值得信赖的、不会遗忘的队长……克莱恩当即点头:

    “好的!”

    …………

    下午两点,佐特兰街射击俱乐部,9号小型靶场内。

    克莱恩瞄了眼布满弹痕的靶子,望向略显不安的疯人院医生达斯特.古德里安道:

    “出了什么事情,竟然让你慌慌张张到猎犬酒馆找佣兵小队?”

    只有这样,猎犬酒馆的老板莱特才会立刻把信投递到黑荆棘安保公司,而不是等待克莱恩自己过去取。

    达斯特观察着克莱恩的细微表情和肢体动作,沉声回答道:

    “我感觉胡德.欧根最近有些不正常。”

    胡德.欧根就是将达斯特发展为心理炼金会成员的那位疯人院病患。

    “有什么不正常的表现?”克莱恩非常有职业精神地追问道。

    达斯特暗自松了口气,似乎找到了依靠,斟酌着说道:

    “他,他好像,好像真的疯了……”

    “真的疯了?”克莱恩愕然反问道。

    胡德.欧根不是为了锻炼精神领域的相应能力,才装病潜入疯人院,试图从正反两方面影响那些病患吗?

    他竟然真的病了,真的疯了?

    “我认为是这样……”达斯特略有些焦躁地来回踱步,“我之前能和他正常交流,并且得到如何正确使用非凡能力的教导,但最近这几天,他的思路,他的状态,变得很奇怪,经常没办法沟通,就像我面对其他的病患一样,虽然,虽然这也让我成功拿到了‘读心者’的配方,但我无法确认那是真的,还是假的,更害怕出现不可控的变化。”

    没关系,作为一名占卜家,拥有灰雾之上神秘空间的占卜家,真和假是不会混淆的……克莱恩先是松了口气,继而皱眉问道:

    “他出现不正常前,接触过什么人?”

    “只有那些病患,我,我无法肯定,我不是每一天每一个小时都在疯人院的,我也有休息的时间。”达斯特表情沉凝地回答。

    克莱恩轻轻颔首,一副这是小事的样子:

    “不用紧张,我会派人暗中保护你,你尽快弄清楚胡德.欧根之前接触过哪些人,另外,你必须小心他在试探你,额,你最好同时把这件事情通报给别的心理炼金会成员,看你们组织的高层有什么反应。”

    “好的。”达斯特推了下金边眼镜,恢复了观众特有的冷静,然后从衣兜里掏出一张纸,递给克莱恩道,“这是‘读心者’魔药的配方,我不确定是否正确。”

    “我们会验证的。”克莱恩笑笑回答,当场展开,看了一眼。

    “主材料:成年七彩蜥龙的完整脑垂体,法尔斯曼兔的脊髓液10毫升。”

    “辅助材料:栗树芽孢5克,龙牙草粉末8克,纯白精灵花3瓣,100毫升纯水。”

    “非常棒。”克莱恩赞美了一句,并叠好纸张,将它放入燕尾服正装内侧的口袋。

    又交流了几句,确认达斯特的“幻听”现象得到缓解后,他告辞离开,谨慎地来到属于值夜者的专属靶场,邓恩.史密斯正等待于里面。

    “队长,线人给了我一份‘读心者’的配方,感谢我帮他控制住魔药的反噬,但他不确定这份配方的真假。”克莱恩正经而严肃地将纸张递交给邓恩,“另外,他提到了一件事情……”

    邓恩边浏览配方,边听克莱恩描述胡德.欧根的事情,末了点头道:

    “我立刻组织人手,轮流监控疯人院,这种事情你还没有接受专业的培训,就不用参与了,回去继续值守查尼斯门吧。”

    说到这里,他深深望了克莱恩一眼道:

    “算上这份配方,等你通过了考查,无需再积累功勋,直接就能获得‘小丑’魔药……”

    PS:中旬了,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