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克莱恩还没来得及转过新的想法,就看见浑身僵硬的梅纳德议员双手一撑,夹着沉重的风声,直挺挺扑向了自己,扑向了自己的左边!

    换做以前,遭遇这种突发状况,他多半反应迟缓,难以躲避,就算提前有所察觉,也得连滚带翻才能及时逃出对方的扑击范围。

    但现在,克莱恩几乎本能就做出了应对,崭亮的无纽扣皮靴一蹬,整个人斜着跃开,跳到了高背椅上。

    由于晋升才一天,他对本身的力量、敏捷和速度还不算特别适应,慌忙之间,这一跳竟跳得太高太过,落脚的位置居然是高背椅椅背的顶端!

    那只有窄窄的一条,克莱恩心中一紧,快速控制身体,调整了重心。

    他摇晃了几下,竟那样稳稳站住了,如同一只炫耀着平衡能力的黑猫。

    而摇晃的同时,他左臂一挥,顺着“活尸”梅纳德的前扑之势,一手杖抽到了它的侧肋,抽得它失去平衡,踉跄着扑倒在地毯上。

    克莱恩立在高背椅顶端,右手急速上抬,探向腋下,试图从枪袋里拔出左轮,给面前活尸一发银色猎魔子弹。

    但就在这个瞬间,他忽然想到了该怎么处理手尾的问题。

    要是一枪在梅纳德议员的尸体上开了个洞,那事后该怎么向对方的家人向关心这件事情新党议员们解释死因?

    我只是对着他的尸体补了一枪?

    念头闪烁间,克莱恩右手伸入警察制服的同侧口袋,摸到了一块三角形的薄片。

    安魂符咒……他迅速做出判断,没有犹豫地拿出了那枚银制的符咒,并低喊出古赫密斯语里一个单词:

    “绯红!”

    随着开启咒文的回荡,符咒散发出了安宁静谧的感觉,克莱恩忙将灵性灌注入内,并把它扔向了挣扎着爬起的“活尸”梅纳德。

    冰蓝的火焰腾得浮现,包裹燃烧起那块三角形薄片,宁静而柔和的黑色迅速弥漫,消除着魂灵的紧张与不安。

    “活尸”梅纳德停在了那里,空洞的双眼呆呆注视着地面,口角的黏液一滴又一滴地落到了毯上。

    克莱恩松了口气,就要拿出材料,布置仪式,用净化的方式解决面前的不洁生物。

    可突然之间,梅纳德喉咙里再次发出荷荷响声,空洞的双眼又望向了克莱恩警察制服的左侧口袋。

    我擦……克莱恩纵身一跃,从高背椅顶端跳到了凸肚窗的窗台上。

    与此同时,他听见了高背椅摔倒并折断的响声。

    头皮微麻的克莱恩不得不又一次摸出块长方形的银制薄片。

    这是“沉眠符咒”!

    并非只有活人才需要睡眠,死者本身就处于“长眠”之中,必须出现异常才会苏醒,徘徊于地上!

    在某些神秘学书籍里,甚至这样描述某些“活尸”:

    它们在白天沉眠,于夜晚苏醒。

    “绯红!”

    克莱恩再次低喊出古赫密斯语咒文,打算这次再失败,就不考虑后果,拔出左轮,一通乱射。

    只有活着才能去烦恼后续的问题!

    感受到掌中银制薄片变得冰冷,克莱恩灌注入灵性,将它扔了出去。

    暗红色的火焰一下照亮了他的双眸,轻微的爆炸声噼里啪啦回荡于客房内。

    静谧安柔的力量散逸而出,带着让生物无法抗拒的疲惫,“活尸”梅纳德刚从摔坏的高背椅上爬起,立刻就摇晃了几下,闭住空洞的双眼,扑通躺倒。

    有着刚才的经验,克莱恩没敢放松,当即拿出夜香草、深眠花、洋甘菊混合蒸馏萃取的“安曼达纯露”和龙纹树皮、月亮花制作的“满月精油”等材料,迅速布置了一个祭台。

    紧接着,他借助“圣夜粉”,用灵性之墙封锁了附近区域,将祭台和沉眠的“活尸”梅纳德包含于内。

    默念咒文,点好相应的三根蜡烛,并往烛火内分别滴上纯露精油,洒上草药粉末后,克莱恩后退一步,边警惕地看着“活尸”梅纳德,边用赫密斯语诵念道:

    “比星空更崇高,比永恒更久远的黑夜女神;”

    “我祈求您的眷顾;”

    “祈求您眷顾一位您忠实的守护者。”

    “我祈求绯红的力量;”

    “我祈求安眠和寂静的力量;”

    “祈求您净化我附近的这个不洁生物,那曾经叫做约翰.梅纳德的先生。”

    ……

    “月亮花啊,属于红月的草药,请将力量传递给我的咒文!”

    “深眠花啊,属于红月的草药,请将力量传递给我的咒文!”

    ……

    无声无息间,仿佛从半夜吹来的凉风回荡在了灵性之墙内,“活尸”梅纳德身上则有一缕缕的淡薄黑雾蒸腾往外。

    等到一切平息,克莱恩用灵视用占卜方法反复确认了对方不会再“醒来”。

    看到结果,他彻底放下提着的那颗心,结束仪式并解除掉灵性之墙。

    “他怎么会突然诈尸?”克莱恩站在躺于地毯上的梅纳德前方,微皱眉头地往下俯视。

    对一位灵感不低的非凡者来说,死者会不会诈尸是有明显征兆的,更别提克莱恩还是“占卜家”,对类似的事情总会有些预感,但刚才的变化,完全出乎他意料。

    除非,除非有更加神秘的因素影响……就像燕尾服小丑那次一样……克莱恩仔细回忆起刚才的场景,隐约察觉到了问题所在:

    “活尸”梅纳德一直在试图攻击他警察制服的左侧口袋!

    左侧口袋?克莱恩将镶银黑杖交到右掌,让左手伸入口袋,拿出了安放于里面的一个古旧铜哨。

    这是一枚布满神秘花纹的铜哨,这是阿兹克借给他用来召唤信使的铜哨。

    “这枚铜哨导致了梅纳德活尸化?有可能,阿兹克先生不是死神后裔,就是与死神有一定的关联,他始终携带的神奇物品有类似作用符合逻辑……”克莱恩若有所思点头,掏出一枚铜便士,就刚才的判断做了个快速占卜。

    因为就在现场,因为正拿着相应物品,因为资料充分,他很快就得到了结论,看见铜便士翻滚往下,落至自己掌心,头像朝上。

    这表示肯定……阿兹克先生竟然没提醒我注意类似的问题,额……他是“失忆症”患者,不记得很正常,而且铜哨在他身上,未必会有负面影响,很大可能被压制住了……以后去墓园、古堡等尸体众多或者容易闹鬼的地方,不能携带这个铜哨,否则就是自己给自己加难度,疯狂找死……克莱恩默默记下这新总结出来的注意事项,不算费力地将没穿衣服的梅纳德议员弄回了床上。

    看着对方侧肋被抽打出的鲜明痕迹,克莱恩叹了口气,盖上白布,假装没有发现。

    这个问题就留给警察部门烦恼吧!嗯,刚才的两枚符咒属于任务消耗,可以报销的……他边想边收好物品,拿着画像走到门口,解除了反锁。

    吱呀一声,房门打开,克莱恩看见托勒督察就守在外面,不让任何人靠近。

    “刚才发生了什么事情?”托勒疑惑又担忧地问道。

    他隐约听见里面有不小的动静。

    克莱恩笑了笑,故意浮夸地回答道:

    “梅纳德议员活了过来,并试图给我一个热情的拥抱。”

    “不要开玩笑……”托勒无奈地望了眼房内。

    “为什么要这样严肃?”克莱恩摊了下手道,“因为暂时还不确定的问题,梅纳德议员变成了活尸,嗯,就是各种鬼故事里的那种,幸运的是,我还没有离开,及时用仪式魔法清除了不洁,让他重归于安宁的沉眠。”

    “这和他的死因有关系吗?”托勒表情严肃地问道。

    “我无法给你答案,我甚至不知道是出了什么问题,你应该清楚,在我们这个领域,无法解释的事情相当常见。”克莱恩敷衍了一句,转而摇晃着手中的画像道,“通灵的时候,我看见了梅纳德议员死亡前的场景,他正在和这位女士共享夫妻间才应该有的欢愉,并于最快乐的时候捂住了自己的心脏部位。”

    “你的意思是……他是那个死因?”托勒一副“你懂的”样子。

    “理论上是这样,有待于后续的解剖。”克莱恩将画像递给了托勒督察。

    托勒只瞄了一眼,就惊呼出声道:

    “雪伦夫人!”

    克莱恩一脸茫然地看着对方:

    “她很有名吗?”

    嗯,从长相和身材来说,应该比较有名……他在心里吐槽了一句。

    托勒左右看了一眼,略显兴奋地介绍道:

    “雪伦夫人是廷根市最有名最漂亮的寡妇,也是社交场合最受人追捧的女士,她是霍伊男爵的第二任妻子,但不幸成为了遗孀。”

    “她在贵族阶层,在新晋的有钱商人中广受欢迎,是能同时得到保守党和新党宴会邀请的名媛。”

    “据说,她和她的继子,现任的霍伊男爵,和贝克兰德的某些贵族,和几位政府高级雇员,都有着暧昧的关系,是位很有能量的夫人……想不到,她和梅纳德议员也是这种关系……嘿……”

    简单来说,一名出色的交际花……克莱恩暗自总结了一句,侧身指着屋内道:

    “接下来的环节不在我的任务内,具体该怎么审问雪伦夫人是你们的问题。”

    “嗯,净化之前,我抽了梅纳德议员一棍子,你们做一下处理,想好解释。”

    PS:端午节求推荐票和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