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什么?”棕熊般的托勒吓了一跳,看了看克莱恩,又望了望客房内,以一种本身不该有的敏捷姿态冲了进去。

    他拉开盖着尸体的白布,仔细审视了几遍,松了口气道:

    “比我想象得好,这不是太大的问题。”

    也许我该拔出左轮,送梅纳德议员五发猎魔子弹,看问题究竟严重不严重……克莱恩腹诽一句,指着门外道:

    “之后没有我的事情了吧?”

    “不!”托勒猛地喊了一声,“你再等一下。”

    克莱恩不解地反问道:

    “为什么?”

    托勒非常正经非常严肃地解释道:“我们必须预防意外,等问过雪伦夫人,做好口供,我再送你回佐特兰街。”

    死亡超过10个小时的梅纳德都可以“活”过来,还有什么事情不能发生?你走了,我怎么办?托勒在心里默默补了一句。

    “好吧。”克莱恩揉了下额角道,“你找个安静的房间让我休息。”

    才晋升一天的他各方面状态还不稳定,刚才又举行了好几次仪式,使用了两枚符咒,并受到不小的惊吓,所以,必须尽快冥想,排除问题。

    现在的克莱恩对于“失控”是异常警惕。

    托勒将白布拉上,明显放松了不少道:

    “没有问题。”

    他领着克莱恩进入靠近日晒屋的客房,指着里面道:

    “莫雷蒂督察,你可以放心,不会有人来打扰你,我先去找雪伦夫人。”

    克莱恩微微点头,目送对方离去,然后关上房门,合拢窗帘。

    昏暗宁静的卧室内,他缓步走到摇椅旁,舒服地躺了下去,任由身体有节律地前后摆动。

    数不清的光球幻象层叠聚集于脑海,克莱恩耳畔的嗡嗡声和头部的抽痛感一点又一点地消失不见。

    等到状态稳定,他睁开双眼,望着于黑暗里勾勒出轮廓的床铺、柜子等家具,身心平和地总结起之前的尝试:

    “几次较为浮夸的玩笑暂时没得到‘反馈’……”

    “也许是我还未真正控制住‘小丑’魔药的力量,还有负面影响残存……当然,不排除这种扮演作用不大的可能。”

    “……我个人是不太乐意扮演‘小丑’的,但既然选择了这条序列途径,只能硬着头皮往下走……”

    “其实,生活里每个人或多或少都有成为‘小丑’的时候,不用太排斥……”

    “得尽快弄清楚‘小丑’的核心要素是什么……”

    各种想法翻滚浮现之中,克莱恩突地掏出了一枚黄铜色泽的便士,面额为二分之一。

    他习惯性地要占卜一下梅纳德的死亡是否存在超凡因素的影响。

    这或许就是职业病……克莱恩摇头失笑,眼眸转深,反复默念道:

    “约翰.梅纳德的死亡存在超凡因素的影响。”

    ……

    铮!

    躺于摇椅上的他弹出了那枚半便士的硬币,看着它黄铜色泽的身躯在昏暗中翻滚闪烁。

    啪!硬币正正落在了克莱恩的掌心,二分之一这个数字朝上。

    “否定……也就是说约翰.梅纳德的死亡不存在超凡因素的影响……这家伙看来真是于极度欢愉下猝死……死者为大,我就不用中文俗语嘲笑他了……”克莱恩收起硬币,在黑色深沉晕开的房间内放空着自己的大脑,险些睡了过去。

    咚,咚,咚。

    缓慢有节奏的敲击声里,克莱恩整理了下衣物,戴上有警察纹章的软帽,离开躺椅,缓步来到门边。

    右掌刚触碰到扶手,他的脑海内突地出现了一副画面:

    棕熊一样的托勒督察立在门外,扯了下领口,神情间透着明显的烦乱与无奈。

    拧动把手,克莱恩不急不慢地打开了房门。

    托勒督察出现于他的眼中,扯了扯领口道:

    “非常抱歉,让你等待了太久。”

    “我们已经找过雪伦夫人,录好了口供,你可以返回佐特兰街了。”

    “真的很抱歉,耽搁了你宝贵的时间。”

    克莱恩没去问对方目前情绪的缘由,转而笑道:

    “雪伦夫人承认昨晚和梅纳德议员在一起了?”

    “是的,她说在大量酒精的催化下,她和梅纳德议员一时没能控制住自己,而发现对方猝死之后,她非常害怕,稍做处理就逃出了那个房间,躲回了属于自己的客房,我们暂时没有足够的理由指控她犯罪,只能让她离开,限制一定的自由,等待更进一步的解剖结果。”托勒督察详细地描述道。

    克莱恩略微偏头,敏锐笑道:

    “你是在向谁解释?”

    托勒愣了一下,旋即露出苦笑道:“是啊,我不需要对你解释什么,我被梅纳德夫人烦透了,才下意识说了这么多。”

    “梅纳德议员的夫人回来了?”克莱恩恍然反问。

    “是的,很遗憾,今天的蒸汽列车出现异常,没有晚点。”托勒用开玩笑的方式作出肯定的回答。

    克莱恩没再多问,检查了下随身物品是否齐全后就跟着托勒督察走向楼梯口,一路回到底层。

    “你们为什么不抓捕她?”

    “她是杀人凶手!我要控告她,我要控告你们渎职!”

    “我要请最好的大律师控告你们!”

    ……

    一声声略显刺耳的话语传入克莱恩的耳朵,他下意识望去,看见客厅区域内,一位丰满白皙的中年妇女在两个年轻人的搀扶下,怒视着对面,不停地斥责。

    “贝克兰德今年流行的宫廷风长裙……”经常会翻看《女士审美》这本杂志的克莱恩先是冒出这么一个不合时宜的想法,接着看见一位被几个绅士保护在身后的女子。

    这位女士穿着黑色的长裙,皮肤白嫩光洁,褐发如同瀑布,棕色的眼眸则像林中小鹿一样纯真可怜,让人不由自主就想要呵护她。

    雪伦夫人……克莱恩忽地想起了对方主演的“小污片”,忙抬起右手,抵住嘴巴,干咳了两声。

    他职业性地让左边牙齿轻叩了两下,用“灵视”观察起在场众人:

    梅纳德夫人的身体有些小问题,气场颜色比较稀薄……从她的情绪颜色能直观地感受到她的愤怒和她的憎恨……这和她外在的表现非常一致……

    咦,雪伦夫人的情绪颜色是代表理性思考和冷静状态的蓝色……这和她外表的慌乱紧张,楚楚可怜完全相反……果然,能成为交际花的人绝对不是什么小白兔……她的身体非常健康……

    审视完毕,克莱恩正待收回视线,突地看见雪伦夫人快速抬头,往自己这个方向瞄了一眼,接着又重新低下脑袋,一副胆怯颤抖的模样。

    如果不是能直观地看到你的情绪颜色,我恐怕都会被你的表现欺瞒过去……你应该考虑往“演员”方向发展……腹诽两句,克莱恩没再停留,和托勒督察一块走出了梅纳德议员的家,乘坐警察局安排的马车返回佐特兰街。

    替换出队长后,他继续轮值查尼斯门,并趁机手写了一份报销申请。

    一夜无事,克莱恩于清晨返回地面,从罗珊手里接过了委托她买来的早餐。

    “我喜欢这个馅饼!”他赞美了一句。

    早餐的费用,他已提前给了对方。

    “是吗?那我明天可以尝试了!”罗珊欣喜地回应道。

    ……克莱恩嘴角抽搐了一下,专注地对付起牛奶和馅饼。

    等到8点25分,他打了个哈欠,强忍着睡意,来到附近的射击俱乐部。

    他之前几天就约好了疯人院医生达斯特.古德里安在这个时间点见面。

    …………

    砰!砰!砰!

    小型射击场里,克莱恩和达斯特各自瞄准靶子,打完了一转轮的子弹。

    叮叮当当,达斯特抖甩出弹壳,颇感兴趣地侧头审视起克莱恩:

    “你比之前更加自信了。”

    当然,我都晋升序列8,拥有实战能力了……克莱恩心中映照着自己的面部表情和肢体动作,故意表现出自大的姿态:

    “因为我只用一个多月就彻底掌握了魔药的力量。”

    达斯特微不可见地撇了下嘴道:“虽然这是值得骄傲的事情,但并不需要经常挂在嘴边。”

    嘿,作为“观众”,你竟然没有看穿我的表演……这么看来,“小丑”颇为克制“观众”的能力啊……克莱恩有所领悟地笑了笑,转而问道:

    “胡德.欧根最近的状态怎么样?”

    “……他真的疯了。”达斯特默然一秒道,“我用各种办法试探过他,他确实疯了,我在考虑开对症的药物给他,看能否治好他。”

    作为序列7的“心理医生”,竟然假扮精神病人……即使有一定的治疗行为,但也不太符合魔药名称的核心要素……这属于模糊且错误地使用“扮演法”,疯了并不算特别奇怪……克莱恩想了下道:

    “在他疯之前,有谁接触过他,你有查到吗?”

    “除了疯人院的医生、病人、护士和杂工,没有外人接触过他。”达斯特肯定地回答道。

    克莱恩“嗯”了一声:

    “更早之前呢?是否有人来探望过他,或者说,他会不会定期离开疯人院一段时间?”

    为了遵守当初的承诺,克莱恩前面几次并没有具体打听胡德.欧根的事情。

    达斯特陷入沉思,好半天才道:

    “除了心理炼金会的成员,只有不超过五个人来探望过他,其中有一位来了三次,名字叫做埃尔。”

    不等克莱恩追问,他自顾自说道:

    “但我听胡德.欧根提起过,埃尔是假名。”

    “他的真名是兰尔乌斯。”

    PS:第二更求月票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