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对于现在的克莱恩来说,简单的仪式魔法已经像吃饭喝水一样熟练,没用多久,他就完成了材料的准备,点燃了象征自己的那根蜡烛。

    看着书桌上摇曳不定的那朵昏黄火焰,克莱恩莫名冒出了一个好笑的想法:

    “这算不算为自己点蜡?”

    “我去,我在瞎想些什么!”

    ……

    他收敛住思绪,拿起属于死亡领域的黑腐花粉末,轻洒向蜡烛,换来一阵类似于上辈子福尔马林的味道。

    紧接着,他又将黑夜的眷属“满月精油”滴了上去。

    兹兹兹的响声里,四周突然变得宁静,有无形的、微妙的感觉在涌动。

    克莱恩往后退了一步,用古赫密斯语低声诵念道:

    “我!”

    然后,他换成了赫密斯语:

    “我以我的名义召唤;”

    “徘徊于虚妄之中的灵,被人驱使的上界生物,独属于戴莉.西蒙妮的信使。”

    呜!

    风声激荡出了哭泣的声音,昏黄的烛火瞬间染上了幽蓝的色泽。

    在它的照耀下,书桌后面的墙壁位置荡漾开近乎透明的波纹,一张没有眉毛没有眼睛没有鼻子只得嘴巴的诡异脸孔凸显了出来。

    它张大双唇,吐出长而鲜红的舌头,上面镶嵌着一颗又一颗的不规则尖牙,另外,舌头的顶端还长着五根细细的手指,它们不断伸开,又不断捏拢,似乎在等待着投递。

    这就是戴莉的“信使”?和阿兹克先生的比起来,就跟小孩子一样……不,这还不能准确地描述出双方的差距,嗯,一个是成年的巨人,一个是人类的婴儿……不知道是那件神奇物品的原因,还是阿兹克先生本身非常强大的关系……我得调整对他的认知了,也许他是高序列强者……

    哎呀,我忘记了,我应该在信里问一问戴莉女士,问她“不眠者”途径的序列4和序列3名称分别是什么,阿兹克先生极大可能属于这个序列,当然,他未必是靠魔药晋升的,嗯,或许是靠祖传的染色体……下次再问吧,信使正等着呢……

    克莱恩认真地凝望了几眼,将早就折叠好的纸张放入信使的“手”里,看着它牢牢抓住。

    刷!

    信使收回了舌头,吞下了信件,那张透明的、诡异的、蠕动的脸孔跟着缩入墙壁,消失不见。

    不得不说,魔法的手段也是挺酷炫的,挺方便的,就是无法普及……克莱恩看着恢复正常的烛火,摇了下头,结束了仪式。

    …………

    周一上午,贝克兰德,皇后区。

    尼根公爵捐建的市政花园隐蔽角落里,金发杂乱而毛糙的休.迪尔查与气质慵懒的佛尔思.沃尔傻傻看着面前的接洽者,一时竟不知该用什么语言来问候。

    刚过1米5,矮小精致的休盯着摇晃尾巴、吞吐舌头的金毛大狗,理了下自己的见习骑士服,斟酌着开口道:

    “你就是奥黛丽小姐派来的信使?”

    “噢,我的女神,我为什么要这样认真地询问一条狗……”

    佛尔思用手指夹着纤细的香烟,嘿了一声道:

    “也许它是神奇生物呢?”

    “我没见过这么像狗的神奇生物……”休相当正经地回应道。

    苏茜一下坐好,闭上了嘴巴,并用爪子指了指自己的腹部。

    长而浓密的金毛里,绑着一个皮制小包。

    休左右望了一眼,确定无人关注,忙跨步靠近,弯腰解下了那个小包。

    佛尔思好奇地望了一眼,表情突然变得古怪:

    “鳄鱼皮的,而且有时尚设计师赛德斯先生的风格……她竟然用这种包来做交易……”

    “……也就是说,很贵?”休举了下那个皮制小包。

    佛尔思紧抿住嘴唇,认真点了点头。

    休的动作一下放慢到夸张,她小心翼翼地扯开拉链,取出了里面的信纸,仿佛手里正捧着一个古董花瓶。

    读完之后,她顺手将信交给了佛尔思。

    佛尔思认认真真看完,用香烟点燃信纸,目睹它化成黑灰,落到泥土里。

    “没有额外的情报提供。”休不自觉嘟了下嘴巴,从见习骑士服的口袋里拿出了一叠折好的纸张。

    她满是威严地望向苏茜,下意识叮嘱了一句:

    “这是最近几天的调查报告,你必须直接交给奥黛丽.霍尔小姐。”

    苏茜颤抖了一下,忙端正坐好,尾巴摇得飞快。

    休满意点头,将折好的那叠纸张塞入皮制小包,然后将小包重新绑到了苏茜身上。

    苏茜嗷呜了一声,一溜烟跑得不见了踪影。

    …………

    霍尔家的豪华别墅内。

    奥黛丽正坐在自己起居室的沙发上,拿着裁信刀,试图拆开面前的书信。

    那是她排行第二的哥哥从南大陆拜朗帝国寄回来的,和信一起抵达的还有一个包裹。

    就在这时,她看见苏茜推开虚掩的房门,小步快跑地冲了进来。

    苏茜端正坐到奥黛丽面前的地毯上,用爪子拍了拍那个皮制小包。

    “你真是一个优秀的信使!”奥黛丽丝毫没有吝啬自己的表扬。

    苏茜回头望了眼门口,震荡空气,小声说道:

    “你的朋友很严肃,看到她,我就想起了以前,那时候,会有专门的猎人来训练我们。”

    它是霍尔伯爵购买猎犬时的赠品。

    苏茜,你的鲁恩语越来越流利了……就是语言的逻辑上还有点问题……奥黛丽看着金毛大狗自己解下皮制小包,熟稔地扯开了拉链。

    她对苏茜使了个眼色,金毛大狗立刻心领神会,猛地站起,窜到出口,反锁住房门。

    “……还没有结果,但在贝克兰德桥区域发现了流浪汉失踪的现象,唔,这也无法确定,或许只是那个流浪汉突然改变了原本的活动轨迹……”奥黛丽翻完调查报告,认真思考起该怎么回复休和佛尔思:

    告诉休,只要她能发现“飓风中将”齐林格斯的行踪,我就直接买下“治安官”魔药配方送给她……不,这不够友好,会让她自卑的,嗯,我得这么说,休,我已经准备好了你的赏金,只要你能完成委托,450镑的现金就是你的了……哎,“读心者”的主要材料只找到了法尔斯曼兔的脊髓液,还差成年七彩蜥龙的脑垂体……格莱林特、休和佛尔思暂时也没有发现……

    奥黛丽,开心一点,至少你已经彻底消化掉“观众”魔药了!

    凑齐材料,你就能成为序列8的非凡者!

    ……

    奥黛丽收敛住思绪,拿起纸笔,快速写了封回信,重新塞到了皮制小包里,并委托苏西再跑一趟。

    目送金毛大狗的背影消失于门口,她拆开哥哥寄来的信件,嘴角含笑地开始阅读:

    “亲爱的妹妹:

    “我认为你也应该到南大陆来,到拜朗帝国的殖民区域来,这里有着充沛的阳光,清爽的空气,干净的环境,刚打捞起来的海鲜,各种独特的风俗,温顺听话非常适合做仆人的拜朗原住民,以及,自由的味道。”

    “而贝克兰德阴冷,潮湿,空气很差,常有灰雾,经常看不到太阳,并且,人口是那样得多,多到产生了各种各样的问题,嗯,还有永无止境的舞会、宴会和沙龙……那些社交场合呆板僵硬,让我一刻也不想停留,亲爱的妹妹,我想你也有同样的感受。”

    “我不是想逃离家庭,我只是在追寻自己的人生,但我们的哥哥肯定不会这么认为,他一直是个自私的人,当然,他对你并不吝啬,因为你能够分到的财富只有那么一点,而我,是他继承爵位的最大敌人,毕竟我们的父亲是位有着长远目光的伯爵,绝对不会被长子继承制束缚。”

    “只要他觉得必须,他能做出任何事情,就像当初他不顾强烈的反对,卖掉一半的田地和牧场进入银行业一样。”

    “我偶尔还是会想念贝克兰德,但主要是想念父亲,想念母亲,想念你,想念那几年里,你让我心情变好的笑容,你一定已经成为了贝克兰德最耀眼的宝石,但遗憾的是,我可能要过两年才能回来,事业是男人的自尊心,而鲁恩王国的优秀年轻人以世界为舞台。”

    ……

    “你可以转告我们亲爱的姨妈,拜朗帝国沿海地带非常适合度假,非常适合她每到冬天就酸痛肿胀的关节,我诚挚地邀请她来做客,如果你也能和她一起,那就更加好了。”

    ……

    “我没有给你寄太多的礼物,主要是一些有着浓郁拜朗风格的东西,比如特色的黄丝绸,比如充满死神崇拜色彩的饰品。”

    “我记得你一直都很喜欢神秘学方面的东西,我会帮你留意,这里的民俗有着太多的神秘。”

    ……

    看完书信,奥黛丽拿起垫板和纸笔,后靠住沙发背,抿了下嘴,认真写道:

    “我最亲爱的阿尔弗雷德:”

    “虽然只过去了不到一年,但你记忆中的小女孩已经长大,不再喜欢神秘学方面的事情,你不需要去搜集类似的东西。”

    因为这非常危险……奥黛丽鼓了鼓腮帮子,于心里补了一句。

    这段时日里,她在非凡者聚会中,在休和佛尔思的讲述中,听说了太多太多因神秘事物而发生的惨剧。

    她想了下,转而兴奋地宣告道:

    “我现在的兴趣在生物学领域,我最近特别着迷于七彩蜥龙等亚龙,你可以帮我打听一下,哪里能找到类似生物,或者它们保存完好的尸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