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分享完一些有趣的事情和贵族间的绯闻,奥黛丽停下书写的动作,摆出认真回想的模样。

    她靠着“观众”的优秀记忆力,将父亲霍尔伯爵的片段话语和偶尔教导,将宴会、舞会与沙龙里听到的部分消息,一一梳理出来,组织成段落。

    打好腹稿,奥黛丽才落笔写道:

    “关于你询问的贝克兰德政治局势,这不在我的兴趣范围内,我只能凭借印象,将我偶然知道的细节描述给你。”

    “就在前段时间,父亲告诉我,《谷物法案》被废除后,粮食价格直线下降,田地和牧场的租金标准也断崖式滑落,具体的幅度我并不清楚,只能以一个例子来让你明白。”

    “你知道的,尼根公爵是王室之外,拥有土地最多的贵族,号称有超过1200万镑的田地、牧场和山林,去年,他的地租收入达到了有史以来的最高水准,130万镑,而今年,可以预见的全部地租收入是85万镑,减少了足足45万金镑,这已经超过了我能够分得的全部财产。”

    “不需要我更多的解释,我亲爱的哥哥你肯定明白绝大部分老派贵族的特点,他们以拥有土地为荣,以地租收入为主,而且体面胜过一切,即使负债,也要维持足以匹配本身地位的生活,每年以万镑计算的城堡修葺费用,每年几千上万镑的衣物珠宝开销,以及持之以恒的狩猎活动,社交宴会,偶尔的盛大婚礼,奢侈葬礼,等等,等等。”

    “由于地租收入下滑严重,据我所知,有部分贵族出现了财政困难,为此沃尔夫伯爵卖掉了乡下84万公亩的土地,得到29万金镑,康纳德子爵则将价值55000金镑的收藏品卖给了国家美术馆。”

    “除了少量有魄力的贵族早就将重心转移到钢铁、煤炭、铁路、银行、橡胶等行业,其他人都在这次《谷物法案》风波里遭受了严重的损害,让我们在这里赞美一下我们亲爱的霍尔伯爵!”

    “父亲告诉我,财力的窘迫将使贵族们对党派政治对下院议席的控制力下滑,可以想象得到,出身土地贵族的议员数量将在明年的换届里减少许多。”

    “而保守党和新党为了筹措资金,都允诺不管是谁,只要没有犯罪记录,捐赠到足够的金钱后,他们就将为对方谋求封爵,当然,前提是那位先生拥有匹配爵位的最低土地面积。”

    “一个例子是,富裕的辛德拉斯先生购买了男爵爵位需要的最低60万公亩土地,然后向卡尔顿俱乐部捐赠了10万金镑,向保守党捐赠了40万镑,慈善活动累计捐赠30万镑,最终成功得到国王陛下的敕封,成为尊贵的男爵先生,在这方面,我听说有个价目表,从男爵是30万镑,世袭男爵是70到100万镑,子爵和伯爵没有明确的答案,但我想肯定足够的夸张。”

    ……

    “在这一年,不少财政出现问题的贵族开始认真考虑和富商们联谊的可能,仅仅两个月内,类似的婚姻就有三起,女方的陪嫁非常让人垂涎。”

    “另外,当初游行抗议《谷物法案》的那些工人们确实得到了食物价格的降低,但他们生活的质量并没有改善,甚至更低了,因为破产的农夫们进入城市,用低廉的薪水需求抢夺着工作,于是劳工阶层的薪水飞快下滑。”

    “我记得那一天,说完这些事情,父亲曾问过我,你觉得这次《谷物法案》事件的赢家是谁?”

    “亲爱的阿尔弗雷德,你一定知道答案,你肯定也能依靠自己的努力得到一个世袭的爵位。”

    …………

    得到奥黛丽回信的休.迪尔查和佛尔思.沃尔正乘坐着马车返回贝克兰德桥区域。

    金发凌乱的休望着窗外,眼眸明亮到仿佛有两朵火焰在燃烧。

    她不断自语着“450镑”这个词语,就像在诵念咒文,每念一遍,就能得到勇气和力量的增长。

    “达克霍姆今天还没有来找我们,告诉最近的调查情况,我们直接去他家一趟吧!”忽然,休扭头望向佛尔思。

    达克霍姆是贝克兰德东区一个黑帮的头目,控制着许多乞讨者和小偷。

    虽然他总是一副和善的样子,圆润的脸蛋上始终挂着充满亲和力的笑容,但休知道,这是位残忍狠毒的恶棍,他曾经踩断过一位十三四岁的小偷的手,只因为对方私藏了收获。

    如果不是必然,休甚至不愿意看见达克霍姆,但对方是最为了解这座城市流浪汉的人之一。

    佛尔思将微卷的褐发拨到耳后道:

    “只要不耽搁我的午餐。”

    “没问题!也许这周之后,我就会请你去吃一次因蒂斯大餐!”休自我感觉非常良好地许诺道。

    “我是不是得为此感谢神?”佛尔思好笑地反问了一句。

    她和休不同,她是蒸汽与机械之神的浅信徒。

    说话间,两位姑娘换乘了另外一辆公共马车,来到贝克兰德东区,找到了达克霍姆的家。

    这是一栋位于狭窄巷子里的联排别墅,墙上长着碧绿的植物,外面的环境颇为凌乱。

    休走至门口,抬起右手,有独特节律地轻敲了房门几下。

    吱呀一声,并没有关好的大门随着她的敲击向后敞开。

    休略显迷糊的表情瞬间转为严肃,就像一只炸毛的狮子。

    她抽出随身携带的三棱刺,小心翼翼地推动房门,缓步入内。

    佛尔思也改变了漫不经心的状态,不知从哪里摸出了一把匕首。

    她们都没有闻到奇怪的气味,但丰富的经验让她们敏锐察觉到了不对。

    一步,两步,三步,休和佛尔思进入了达克霍姆的家中。

    然后她们看见了搭在煤气灯上的苍白断臂,看见了茶几上的心肝脾肺肾,看见了一条又一条的血肉洒在地板上,挂在衣帽架上!

    一根根白骨则被剃得很干净,凌乱堆放于正对门口的地方。

    而白骨簇拥之中,有一个睁着空洞双眼的脑袋,正是达克霍姆。

    他圆润的脸上依旧保持着和善的笑容,似乎一切正常,而房屋内部也未弥漫血腥味道,一丝一毫也没有。

    作为曾经的诊所医生,后来的畅销书作者,序列9非凡者,佛尔思见过比这更加恶心的死亡场景,她一边拍了下浑身紧绷、状欲呕吐的休,一边四下打量,沉声说道:

    “齐林格斯?‘飓风中将’齐林格斯?”

    “他发现达克霍姆在调查失踪的流浪汉,于是反向跟踪,直接找上了门?”

    “或者说达克霍姆查到了他的行踪,但被他发现了?”

    休忍住恶心的悸动,表情肃穆地点头道:

    “不愧是以凶狠和狡诈闻名的海盗将军……而这里的诡异也符合他那件神奇物品的表现。”

    “狡诈……”佛尔思突然一惊,脱口而出道,“他会不会还等在附近,试图埋伏调查他的主使者?”

    休愣了一下,旋即略显慌张地回答:

    “很有可能!”

    那可是序列6的“风眷者”,是掌握着一件神奇物品的大海盗,而她们两个只有序列9!

    这属于非常简单和容易的对比!

    ……

    达克霍姆家对面的房屋内,一位有着独特宽下巴和墨绿色眼眸的三十来岁男子站在窗户边,冰冷地注视着休和佛尔思推开大门,缓步入内。

    这正是“飓风中将”齐林格斯!

    他左掌戴着的黑色手套突然像是有生命力一样地蠕动了起来,表面浮现出一层暗金色的细密鳞片。

    齐林格斯露出残忍愉悦的表情,墨绿的眼珠随之变成淡金色的、无情的竖瞳。

    ……

    佛尔思念头一转,忙拉着休跑到另外一边,躲开了正对房门的区域。

    紧接着,她一咬洁白的牙齿,取下了袖口荷叶边掩盖住的一串手链。

    这串银色的手链之上有着三颗暗青色的粗糙石头,石头的表面充满烧灼的痕迹,凹凸不平。

    佛尔思啪地扯下一颗石头,用古赫密斯语低喊道:

    “门!”

    她牢牢抓住休.迪尔查,看着那颗石头绽放出虚幻的浅蓝色光芒。

    两位女士的身影随之模糊,接近于无形。

    她们看见了一个个难以描述形体,甚至透明到仿佛不存在的事物,看见了一道又一道不同颜色的、蕴藏着无穷无尽知识的明净光华,她们进入了神秘的灵界,

    在那高于现实的古怪世界里,佛尔思拉着休往某个方向迈出了步伐。

    三个呼吸后,她们脱离了透明虚幻的状态,回到了现实,回到了贝克兰德。

    然而,她们所在的地方已不是达克霍姆的家,而是一个无人的墓园。

    ……

    戴着细鳞手套的齐林格斯悄然出现于了达克霍姆的门口,目光冰冷地扫向里面。

    他愣了一下,微皱起眉头,自言自语道:

    “‘旅行家’?”

    …………

    墓园里。

    “接下来怎么办?”佛尔思又心疼又后怕地喘着气道。

    那串手链是她在获得“学徒”配方和材料的那次奇遇中另外拿到的神奇物品,除了每个月满月的时候会让她听到一些奇怪的、模糊的呓语,并没有别的隐患。

    手链上原本有五颗石头,都能让她借助灵界穿行,做到类似于传送的事情,但现在,只剩下两颗了。

    休定了定心灵和精神,郑重点头道:

    “先通知奥黛丽小姐,然后,然后报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