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请进。”

    邓恩.史密斯醇厚和煦的嗓音传了出来。

    克莱恩拧动把手,推开房门,看见队长正在享用早餐,他右手边是散发浓郁香味的咖啡,面前是放于盘子里的白面包、吐司和培根。

    邓恩将夹了黄油的残余吐司放入口中,无声指了下办公桌对面的椅子。

    克莱恩没打扰队长用餐,噙着笑容,坐了下来,耐心等待。

    见他并不急迫,邓恩放松了挺直的腰背,端起咖啡,喝了一口,将嘴里的食物全部吞咽入胃中。

    他抽出柔软的纸巾,擦了下嘴角道

    “有什么事情吗?”

    克莱恩认真点头道:

    “我见过达斯特.古德里安了,那位疯人院医生,心理炼金会的成员。”

    说话的同时,他眼角余光一扫,发现队长面前还摆放着一本摊开的杂志。

    “他有提供什么情报?”邓恩双手交握,恍然问道。

    克莱恩简略描述道:“他告诉我,胡德.欧根疯掉之前,曾经有人频繁探望他,那个人叫兰尔乌斯。”

    “兰尔乌斯……”邓恩抬手揉了下额角,“我似乎在哪里听过……”

    “就是卷走了至少1万金镑的那名诈骗犯。”克莱恩提醒道。

    邓恩表情严肃地想了想,摇头表示没什么印象。

    队长,你对金钱一点都不敏感!克莱恩腹诽了一句,将兰尔乌斯相关的事情捡重点讲述了一遍:

    “这位诈骗犯谎称勘探出并购买下了一座高品相高藏量的铁矿,在廷根市私下募集资金开发,卷走了超过1万金镑,我在占卜俱乐部认识的一位朋友就遭受了损失,另外,还有一位姑娘被欺骗着和他订婚,怀上了他的孩子。”

    “他好几次探望过没疯之前的胡德.欧根……”邓恩沉吟着说道,“序列8的非凡者‘诈骗师’?‘偷盗者’那个途径……”

    队长,你在类似的事情上记忆真好……克莱恩好笑感慨,轻轻点头道:

    “这也是我的猜测。”

    “因为兰尔乌斯设立的钢铁公司在南区,受骗者各种信仰都有,所以这件事情最后并没有转给我们,即使警察部门有发现一些超凡痕迹,也是移交‘代罚者’小队。”

    邓恩终于明白了事情的原委,用幽邃的灰眸望着克莱恩道:

    “你想做什么?”

    咳,队长,不要这么敏锐嘛……克莱恩一本正经地回答:

    “我想借助通灵仪式和胡德.欧根交流,弄清楚兰尔乌斯找他有什么事情,弄清楚这是否属于他发疯的直接原因。”

    邓恩微微颔首道:

    “即使你不申请,等确认胡德.欧根是真的疯掉之后,我也会进行类似的尝试。”

    “不过,戴莉告诉过我,这种事情有不小的风险,你确定自己有把握?或者,我向贝克兰德教区申请援助,耽搁几天应该没有问题。”

    克莱恩成为非凡者的主要动力就是研究神秘学,找到回家的办法,能有机会做实践,且本身信心强大,他自然不愿意放弃:

    “队长,我已经掌握了这方面的知识,对此有一定的把握。”

    “当然,我需要‘安曼达’纯露、‘灵之眼’药水和‘宁静药剂’的辅助。”

    “宁静药剂……”邓恩咀嚼着这个名称,确认了克莱恩的专业性。

    他记得戴莉说过,这是通灵领域比较生僻但又非常有用的药水。

    斟酌了十几秒,邓恩.史密斯后靠住椅背道:

    “那你写一份申请,去查尼斯门后领取相应的药水,额……我也不知道还有没有成品的药水,如果没有,就领取对应的材料,自己调配炼制。”

    “好的。”克莱恩欣喜地回答道。

    但他没有就此起身,屁股稳稳地坐在椅子上。

    邓恩见状,抬手揉了下额角,仔细思索着道:

    “下午开始,正好轮到我监控疯人院……我们不能直接去找胡德.欧根,谁也不知道疯人院的医生、护士、杂工和病人里是否还藏着心理炼金会的成员,谁也不知道心理炼金会是否也在暗中监控胡德.欧根,我们的行动必须足够隐秘,不能暴露达斯特.古德里安已经成为我们线人的事情。”

    “……我们凌晨去,秘密潜入。”

    “嗯,我会守在旁边,防备意外。”

    这样最好!如果胡德.欧根只是假疯,我却对他使用通灵仪式,岂不等于翻入动物园,在老虎面前跳舞……克莱恩放下心来,诚恳说道:

    “是,队长!”

    他站了起来,转身走向门口。

    就在这时,他眼角余光扫到了队长面前摊开的那本杂志的内容标题:

    “南大陆雨林内的多宁斯曼树汁具有明显的促进毛发生长的效果。”

    ……克莱恩怜悯地收回目光,拉门走出了队长办公室。

    突然,他闪过了一个好玩的想法:

    其实非凡者不用那么麻烦,如果老尼尔还在,他多半会建议设计一个生发的仪式魔法,藉此向女神祈求援助,至于最后是否会长满体毛,变成卷毛狒狒,那就是另外的问题了……而女神会有什么反应?换做是我,肯定会说:MMP……

    这个想法顿时让克莱恩的快乐里染上了悲伤,悲伤里充满滑稽感。

    他进入文职人员办公室,坐到阿克森1346型机械打字机前,哒哒哒弄好了申请。

    等到邓恩.史密斯签好字盖上章,他拿着申请,深入地底,沿着煤气灯光芒照耀的过道,一步步走向了查尼斯门。

    直到这个时候,克莱恩才想到一个问题:

    这将是他第一次进入那扇神秘的大门之后!

    “不知道门后会是什么样子……”他隐含期待地加快脚步,来到了那扇对开的、给人仰望感的黑铁大门前。

    先将申请交给今日值守这里的西迦.特昂做了登记,克莱恩拿回多了个签名的文件,咚咚咚敲响了查尼斯门,只觉里面的回音空荡而遥远。

    等待了几十秒,他在没有听到脚步声的情况下,看见铭刻着七枚黑暗圣徽的对开大门沉重敞开,吱呀作响。

    查尼斯门敞开至只能一个人通过后就停顿了下来,而克莱恩也借助走廊两侧煤气灯的光芒看见了近处的场景。

    门后站着位皱纹很深、头发稀疏的老者,他穿着黑色古典长袍,提着一盏马灯。

    烛火昏黄的光芒透过玻璃照出,照得老者没有表情的脸庞明暗交错,照得他浅蓝色的眼眸仿佛冻结了千年的冰块。

    “文件。”他沙哑着吐出一个单词。

    克莱恩见过这位老者,因为每到黄昏的尾声,他和他的同伴就会从查尼斯门内出来,经过值守室,拐向圣赛琳娜教堂。

    他们是老去的值夜者,志愿的内部看守人。

    据克莱恩了解,这样的看守人有五位。

    “这是我的申请。”他将手中的文件递给了面前的老者。

    有着一双浅蓝色眼眸的内部看守人提高马灯,仔细看了一遍,确认无误后,才退到一边,让克莱恩通过。

    克莱恩缓步进入了查尼斯门,还没来得及打量四周,就感觉到一阵难以言喻的阴冷。

    这不是冬天的酷寒,而是让人连灵性都在颤抖的冰凉。

    抬眼望去,克莱恩看到了墙壁上的一座座烛台,看到了一根根雕刻有花纹的银色蜡烛,而它们燃烧的火焰都呈现幽蓝的色泽,没有丝毫的摇晃。

    吱呀!

    看守人关上了查尼斯门,四周一下变得极端安静。

    克莱恩眼前是一条宽阔的过道,铺着古旧石板的过道。

    过道两侧有一扇扇石门,分别标注着“材料”“药水”“资料”等字样。

    在过道的尽头,有一条往下的阶梯,它延伸入黑暗里,仿佛在通向深渊。

    那里应该连接着不同封印物的不同封印点,据说分为好几层……不知道圣赛琳娜的骨灰放在哪一层……克莱恩刚适应了门后的亮度,突然感觉空气里有无形的事物刮过自己的皮肤,一条一条,冰冷入骨。

    他打了个寒颤,忍不住开启了灵视。

    然后,他看见周围,看见整个查尼斯门后,充斥着一根根黑色细线,它们轻轻晃荡着,时而抱团,时而延伸,密密麻麻,没留空白。

    这……这就是查尼斯门后的封印之力?克莱恩微不可见点头,收敛思绪,跟着看守人进入了一扇厚重石门后的“药水室”。

    很快,他根据首字母找到了“安曼达”纯露、“灵之眼”药水和“宁静药剂”。

    前两者他曾经见过,后者还是初次接触,只见半透明的玻璃小瓶内,有幽蓝的液体在轻轻荡漾,光是看到,就让人仿佛回到了母亲的怀抱。

    瓶身上还贴着一个标签,注明了制作日期和半年内有效的提示。

    还好,能用……克莱恩收起三小瓶药水,在看守人陪伴下离开了查尼斯门,脱离了那种阴冷到灵魂深处的感觉,脱离了被一根根黑线扫过的诡异体验。

    等到查尼斯门关闭,他忍不住回头望向那里,暗自嘀咕道:

    “长期待在里面,不管身体,还是灵魂,都会受到影响吧?”

    “难怪看守人必须志愿……”

    …………

    凌晨时分,克莱恩用特别的方式反锁住卧室,推开凸肚窗的窗户,纵身跳向了下方。

    二楼的高度对现在的他来说没有丝毫的危险,他稳稳站住,未现摇晃。

    而值夜者队伍的马车已停在对面,等待着他。

    没有多余的交流,克莱恩很快抵达了位于北区的廷根市疯人院,根据提示,他绕到没有路灯的围墙一角,看见了等待在那里的邓恩.史密斯。

    “我们进去吧。”邓恩轻轻颔首道,“我确认过了,这附近没有人。”

    “好的。”克莱恩快步靠拢。

    进去……作为“小丑”,进入疯人院……这总让我想到一句名言:就像回家一样……他自我调侃了一句。

    紧跟着,他追随邓恩,借助墙上的某些凸起,轻巧而快速地翻入了疯人院,动作敏捷,平衡出色。

    邓恩回头望了一眼,轻轻点头,表示认可。

    两人伏低腰背,从阴影里和僻静处穿过草坪和活动广场等地方,进入了疯人院的三层楼房,来到位于顶楼某处的胡德.欧根房间。

    因为胡德.欧根疯了之后有一定的攻击性,所以他被安排在单人房,而值夜者这段时间的监控并没有白费力气,早就复制了一把钥匙。

    喀嚓!

    轻微的开门声里,邓恩当先进入,克莱恩的视线越过他的身影,看见了一个坐在床上的人。

    胡德.欧根脸庞瘦长,眼窝深陷,浅黄色的头发凌乱披着。

    他正用灰蓝色的眼眸望着有铁栏杆的窗户,望着外面的绯红之月。

    克莱恩关上房门,笑了一声,随意问道:

    “怎么还不睡?”

    邓恩怔了一下,旋即想到对方现在是序列8的“小丑”,于是保持住静默,退到了墙角。

    胡德.欧根转过头来,望着克莱恩,傻傻笑道:

    “我在等我的蛋糕。”